乌拉格 > 言情 > 蔷薇迷宫[男A女o] > 刺杀(夜莺蔷薇)

  被凯撒捂住嘴巴后, 萝拉才看到他身后的医生。

  医生一脸凝重。

  萝拉眨了眨眼睛,虽然被凯撒抱住,但她仍旧努力地伸出手, 在空气中晃了晃,友好地打招呼。

  医生没来得及回应,萝拉就被凯撒抱进她的房间, 卧室门重重地关上。

  他能够深刻体验到此刻凯撒上将的复杂内心。

  凯撒现在的心情极度糟糕。

  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近一年来给予凯撒的全部“惊喜”, 每一件都能让凯撒用枪抵在她脑袋上扣动扳机。

  但对方完全不要脸。

  譬如现在, 哪怕刚刚让人听到这种话语,她也没有丝毫羞、耻心,当被凯撒抱起来的时候, 萝拉甚至还主动用两条腿勾住他的腰,拽住他的睡衣边缘, 还在发出兴奋的声音:“凯撒老师, 您不可以欺负自己的学生——”

  凯撒面无表情:“现在是谁欺负谁?”

  他不应该送她去学校,而是去专业培养影视演员的地方。

  这个小混蛋。

  萝拉就像没有听到, 她热切地投入自己为自己设定的「因为学习完成的很糟糕而遭受无良老师责罚」学生角色扮演中, 在凯撒命令她下去的时候, 她反倒勾住对方脖颈, 用甜蜜味道的唇贴到对方脸颊上, 亲亲热热地蹭了蹭。

  凯撒呵斥:“别蹭上你的口水。”

  萝拉不听话。

  哪怕凯撒抱着她放到柔软的沙发上,萝拉的手也没有松开, 她甚至亲了亲凯撒脸颊旁侧, 如同探险家发现金子, 她兴高采烈地叫起来:“哇,您这里有一粒胡渣耶。”

  凯撒不想理会她。

  萝拉坐在他腿上, 像之前养过的警犬幼崽,蹭到他脸上左嗅右嗅:“老师,您身上的味道真好闻。”

  凯撒说:“把你这身衣服脱掉,还有,不许叫老师。”

  她那两个双马尾让凯撒心中罪恶感更重,这个低劣的、无耻的、美丽小东西,故意装扮成这种会让他下不去手的模样,还要用这种语气和他讲话。

  萝拉用她柔软的马尾轻轻蹭凯撒的鼻子,他清晰地闻到淡淡的茉莉花香味。香味浓处,他的手被萝拉抓住。

  她掌心很柔软,温热清晰,看上去似乎没什么力气,唯独凯撒知道对方在射击和投掷上的精准度。越过她毛绒绒、蓬松的双马尾,凯撒看到墙上贴着的靶心图。

  故意的、人为投掷、训练准星,她的目标从不是靶心。

  就像故意在大部分人面前露出无辜、笨拙的一面,萝拉也在刻意伪装着她的“笨”。现在,这个“笨拙”的家伙,捏住凯撒的手腕,轻轻地探入藏蓝如海的百褶裙,她仰脸,柔软地笑:“只穿了裙子喔。”

  凯撒喉结动了一下。

  他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这个无论在什么事情上都想要和他对着干的家伙,应该被狠狠地钉死在这里,用他的枪,或者配枪。

  他说:“不许穿这身衣服,还有你的头发——”

  话没有说完,萝拉捧着凯撒的脸颊,低头亲上他的唇。

  凯撒没有动。

  他没有闭眼,清晰地看着近在咫尺、萝拉的眼睛。

  她闭着眼睛,睫毛轻轻颤动,柔软干净的肌肤像是在茉莉花中泡过,一个精致而美丽的小东西。如同小孩子第一次品尝新糖果,她小心翼翼舔着凯撒,与刚才大胆的语言不同,在亲亲这件事情上,她就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生涩笨拙,只有柔软和温暖的唇。

  但这些温度都是虚假的。

  凯撒的手仍在藏蓝百褶下,他没有离开,在萝拉舌尖触碰到自己牙齿时,藏蓝百褶已经彻底覆盖住他的整个手、整只手腕。

  她刚才说的的确是真话。

  满口谎言的小骗子,在这个时候终于难得诚实。

  只有裙子。

  凯撒精准无误地触碰到茉莉。

  他意识到了问题。

  就像花朵主动脱去绒毛,她竟然也做了这种事情。

  萝拉用额头轻轻蹭他,她似乎很喜欢这个吻。

  凯撒说:“你这个坏家伙——”

  萝拉垂着眼睛,她终于发出正常情况下、学生面临责罚时候的懵懂声音:“凯撒老师?”

  凯撒行动了,他能感受到对方紧张的肌肉,但只有一瞬,又立刻乖乖放松,准备欢迎他。

  凯撒大手扣在萝拉后脑勺上,强迫她和自己接吻。

  萝拉没办法脱身,她现在甚至连站起来都坐不到。像是被钉子钉在地上的蔷薇,她任由凯撒手指深深插入她的发间,压住她的脑袋。

  真的像是被不安好心的教师欺负的学生了。

  凯撒狠狠地掐了一把,声音咬牙切齿:“弄死你。”

  凯撒不打算折断她。

  他要弄到她再也不会用这幅可恨的模样来诱惑他,让她往后缩起来不敢再这样吻他,要她被铁链锁起来,只能等着他投喂信息素。

  他早该这么做。

  凯撒不需要对她怜惜。

  萝拉没有拒绝,她拥抱着凯撒,就像拥抱荆棘的荆棘鸟,任由荆棘穿透咽喉和身体,也要发出渴望黎明的鸣唱。

  这是属于夜莺的职责,也是注定的命运。

  是她为此而诞生的目的。

  昼夜颠倒,萝拉说不出话,她双眼失神,只感受到凯撒的手掌心盖在她的眼皮上,用一种复杂的语气说:“不如弄死你算了,小东西。”

  ……

  萝拉已经想不起来自己昨天是如何存活下来了。

  Omega和Alpha的体能优势在近身搏斗中展现的淋漓尽致,凯撒甚至不需要用全部的力气去压制她,萝拉就已经不能反抗,只能任由对方拥抱。

  校服就像被哈士奇撕咬过,只剩下可怜兮兮的碎片,萝拉真庆幸凯撒并没有将她当作校服对待。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

  最糟糕的一点是萝拉在次日下午两点钟醒来,被迫翘掉了一上午的课程。

  凯撒帮她请的假,理由是因为校园暴力受到惊吓。

  昨天那两个扯萝拉头发的Omega男性家长特意打电话过来道歉,而学校老师也再次强调,不可以故意欺负同学。

  这些事情还是萝拉在两天后听说的,她和同样憔悴的艾米莉亚一起坐上车子。

  不过艾米莉亚憔悴的理由是生病。

  在保镖入住塔楼的第一天晚上,她就发起高烧,休息了三天才离开塔楼。

  久病初愈的艾米莉亚身上气息比之前稍稍浓了一些,萝拉贴贴她的时候,清晰地闻到属于安加斯的味道。

  ——并不是永久性标记,味道其实不算重,如果不是萝拉这样抱住她闻,一般闻不到。

  安加斯坐在前排,仍旧珍惜地抱着艾米莉亚的包,像一个被彻底驯化的狼。

  萝拉都没有和他交谈过,对方似乎不喜欢说话。

  萝拉软软地靠在艾米莉亚身上,甜甜蜜蜜地问她中午想不想一起吃午餐。

  艾米莉亚没有推开她,点了点头,又绷着脸提醒:“不许吃太多肉,哥哥让我注意你的身体健康,避免你昏厥。”

  萝拉嘟囔着:“也不想想我昏厥的原因是什么啊混蛋……”

  这样小声抱怨着凯撒,并不影响她和艾米莉亚亲近。

  艾米莉亚想自己大概知道哥哥默许萝拉在自己身边的原因了。

  谁能拒绝一个柔软又可爱的香喷喷小漂亮呢?更何况这个小漂亮的脑袋很笨……

  艾米莉亚轻轻地掐了掐萝拉的脸颊,低声说:“如果你和我一样就好了。”

  萝拉什么都没说,抱着她呼呼呼睡着了。

  冬天降临的时候,首都内的第一轮清扫活动暂时告一段落。

  这次排查一共排查出三百四十五名隐藏在帝国公民中的阿斯蒂族人,根据行为不同而被判处不同的刑期。

  最严重的十四名罪犯,和之前的极端恐怖组织有联系,被判处死刑,定期执行。

  这件事还上了新闻,推送给每个公民的手机中。

  凯撒近两个月都在为这件事情忙碌,除了易感期,他不会来萝拉的房间。

  萝拉没办法成功接近他,即使主动示好,对方也无动于衷。

  除了易感期,易感期时候的凯撒就像一匹恶劣环境下生长的狼。

  针对制造暴力的阿斯蒂族人死刑执行的时候,萝拉正坐在课堂中,学习历史,为了升学做准备。

  历史课上讲,在五百年之前,曾经的帝国公民成功登陆这片土地,给生活在恶劣条件中的阿斯蒂族人带来现代化的机器、知识、文明。两个种族曾经和平共处了三百年,但在某一天,阿斯蒂族人结成组织却残忍地刺杀了多位帝国重臣,要求给予他们更多的权利。

  萝拉面无表情地合上书页。

  书上将阿斯蒂族人定义为一个卑劣、贪得无厌、出尔反尔、热衷制造暴力的种族。

  但萝拉知道不是这样。

  事情不是这样。

  她和艾米莉亚一起,坐在宽敞明亮的食堂中吃了午餐。午休过后,离上课还有一段时间,萝拉独自去了安静的蔷薇花园背诵外语单词。

  艾米莉亚知道她有这个一个怪癖,随着她去了。

  现在的蔷薇花园安安静静,直到晚上,被雇佣的阿斯蒂族人才会带着自己的工具过来,整理,照顾这一片郁郁葱葱的花园。

  萝拉心不在焉地背诵着单词,一边顺手扯着蔷薇花瓣往嘴巴里面送。在摸到边缘第十五株玫瑰的时候,她停下脚步,指尖触碰到花瓣上不平整的边角。

  她扯下一片花瓣,攥在手心中,翻过背面,看到上面细细打好的、看似无规律的小圆点。

  通过特有的摩斯电码分析可以转换成阿斯蒂族人才会使用的语言。

  镌刻在上,清清楚楚。

  「如果夜莺确认无法获取信任,我们将考虑和他们合作,刺杀凯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