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蔷薇迷宫[男A女o] > 舞会(圣诞快乐(上)...)

  「我反对针对无辜民众的暴力行为, 我不认可您想要和极端分子合作的想法」

  「请再给我一段时间」

  「我保证,不会超过一年」

  ……

  萝拉抱着书,经过宽敞明亮的拱形长廊, 墙壁上绘着精美的壁画,《受胎告知》《出逃埃及》《犹大之吻》……这些圣经上的故事被用颜料镌刻在墙壁之上,而作为创作者的阿斯蒂族人只能在晚上工作, 在月光和灯光下仔细描绘着这个城市的建筑, 在太阳出现之前, 悄无声息地离开。她的族人不应当只生活在黑暗和困顿中。

  萝拉还在这里遇到了安加斯, 对方佩戴着电子项圈,黑色衬衫、黑色裤子,嘴上戴着具备束缚作用的口罩, 依靠着白色的柱子坐。

  旁边还有三个人,同样是艾米莉亚的保镖, 不过他们似乎很讨厌阿斯蒂族人的身份, 不和安加斯说话,看到萝拉后, 露出和善的笑容, 毕恭毕敬地叫她:“萝拉小姐。”

  萝拉现在的身份很尴尬。

  亚瑟的妹妹, 凯撒的女友?或者Omega, 萨列里家族至今没有和平民通婚的前例, 凯撒也没有带萝拉去过其他的社交场合。

  无论如何,被凯撒永久标记之后, 萝拉身上就有了对方信息素的味道。除非强行洗去, 不然她会始终需要凯撒的安抚, 始终作为他的伴侣。

  这些被选拔做为艾米莉亚的保镖都是Alpha中的精英,他们自然能够清晰地闻到这些, 并礼貌地向萝拉低下头颅,脱帽致敬。

  哪怕关于这位漂亮小姐脑子很笨的传闻已经遍布整个庄园。

  萝拉笑眯眯地和他们打招呼,走到安加斯身边的时候,她也笑着叫对方:“安加斯,下午好。”

  和其他保镖不一样,安加斯的衬衫比较旧,洗过好几次,但他也是这几个人当中脊背最挺直的一个,像是挺拔的松树。

  听到动静,安加斯抬头,他客气而礼貌地回应:“下午好。”

  “你闻到花香了吗?”萝拉看着他的眼睛,“今天的太阳也不错啊。”

  安加斯沉默了。

  他注视着萝拉的脸,口罩让他连发声都有些困难。

  用这样一双冷淡的眼睛注视着萝拉,他就像一个机器,慢慢地说:“大小姐为我戴上口罩,我闻不到,抱歉。”

  萝拉深深吸一口气,有些惋惜地说:“好可惜。”

  简单的交谈只到这里,萝拉看了眼时间,装着满肚子的蔷薇花瓣,向教学楼走去。

  这一代的艾米莉亚小姐,聪慧有才气,但在数学和物理方便的天赋并不高;萝拉和艾米莉亚相反,她写不出辞藻优美、让老师给高分的文章,不过精通计算和物理。即使首相官邸中的教育大部分是洗脑化趋势,成绩也无所谓,萝拉也一直在努力地学习。

  除了刚开始有些无法适应外,现在的萝拉已经能够拿到高分值的试卷。

  她始终没有去看亚瑟的继父,听说那个老人患了一场风寒,身体不适,大部分时间都在昏睡。

  独自吃早餐,和艾米莉亚一起上学,一起吃午餐,独自吃晚饭——嗷,如果凯撒上将兴致高涨,会过来与她贴身切磋,以及要求萝拉穿一些奇奇怪怪的制服。

  萝拉感觉自己好像激发起对方什么了不得的属性。

  以上地点都是萝拉的卧室,她没有进入凯撒书房或者卧室的权限。在温暖的、刚刚换好的干净真丝软布上,萝拉的手指将枕头用力捏出皱褶,说不清楚是黑夜或者白天,刃锋模糊了夜与昼日的分界线,好像仅剩从咽喉里发出的破碎声音,凯撒用力掐住她的后脖颈,萝拉在烟花灿烂时仰起脖颈,像潮水如海,浓郁的Alpha信息素中,凯撒压住她,与她接吻。

  萝拉挣扎着从这一方短暂温洋中保持清醒,她拥抱住凯撒结实的背部,在呼吸中使用撒娇的语气:“下周亚瑟说家里面有个小庆典耶,您不可以带我出去玩吗?我在家很闷。”

  凯撒并没有拔Dior无情的习惯,在结束后也不会直接离开,他换了姿势,顺带着把扒拉着他的萝拉往被子里塞了塞。

  他说:“巴伯先生并不想再被你踹进水中。”

  萝拉嗯嗯两声,委屈巴巴地说:“上次只是意外嘛,我其实是好心肠扶他……”

  凯撒没说话。

  他不抽烟,现在也只是享受着萝拉小小身体带来的温暖。能够抑制的药物还没有研发出来,现在的凯撒在易感期仍旧只能选择萝拉来缓解不适。

  她很温顺,乖巧,一拍腿就知道乖乖趴好翘起来。

  这个漂亮的小东西又探头探脑过来,用她柔软的头发轻轻蹭着凯撒:“可以吗?我保证不说话,就乖乖地跟着您。”

  凯撒捏住她的脸。

  一张单纯无害的脸蛋。

  她努力撑起身体,在凯撒耳侧低声说:“如果您同意的话,我可以把另一处也——”

  凯撒掐住她脸颊的手指用力,他垂眼看着萝拉,问:“就算你不同意,你认为自己能阻止我?”

  萝拉不吭声。

  “还没有到可以和我谈条件的时候,”凯撒说,“萝拉,赌之前,你先看看自己的底牌大小。”

  说完这些,凯撒松开手。

  没有看蜷缩成一团的萝拉,他捡起地上散落的军装一一穿好,月光从没有遮掩的窗户中落下倾斜、完整的平行四边形。

  凯撒离开了。

  这个美丽的小东西的发热期已经基本可以和凯撒同步,今晚,得到大量信息素、满到溢出来的她能够睡个好觉,但凯撒不行。

  公民和阿斯蒂族人对立的情绪越来越高涨,逐渐白热化。自从安吉拉被处死之后,首相的身体越来越差,能否成功活到下年任期都未可知,更不要说参加下一届的选举。

  帝国中各个党派也开始积极运作,暗中较劲儿,都想将自己的人推到首相这个位置上。

  凯撒也不例外。

  他无法坐到那个位置上,但他的傀儡可以。

  凯撒需要聚集民心,获得更多的选票,以及得到内阁赞同。

  现在,最方便、快捷的途径就是解决积怨已久的阿斯蒂族人问题。

  哪怕是试图争取权利的阿斯蒂族人,内部也分成好几个派别,温和一些的会天天写联名信寄往首相官邸,或者国际人权组织,希望能够得到更多的权益;而极端的则是有组织、或者报复性地制造自、杀式袭击,抢劫、打砸、破坏城市稳定。

  在凯撒强有力的措施下,后者大大减少,而牢狱中的阿斯蒂族人越来越多。

  其中不乏未成年人、以及二十多岁的无业青年。

  这些是无目的地妨碍安全,而针对凯撒的暗杀从未停止;他是此次事件的主要负责人,几乎所有阿斯蒂族人都将仇恨点发泄在他身上。上周,凯撒的车子被检查出动过手脚,放置微型炸、药。

  “那些人以为杀了你就算胜利,”库里讽刺地笑,“如果不是萨列里公爵投出的重要一票,这些人连活着的机会都没有。”

  凯撒没有抬头,他说:“想杀我的不一定只有阿斯蒂族人。”

  尽管前几个月的清扫令阿斯蒂族人对凯撒恨之入骨,但不可否认的是,凯撒接手之后,首都的恶性犯罪事件大幅度减少。

  收拢民意的同时,暗处的政敌也蠢蠢欲动,企图借着阿斯蒂族人的名义来除掉凯撒。

  关上电脑,亚瑟将黑咖啡送过来,没有加糖加奶,苦涩从舌尖慢慢往下蔓延。凯撒喝了一口,看着落地窗外的高楼灯火,远处广场上的巨大圣诞树已经装饰完毕,大家都在期待着圣诞节的到来。

  下雪了。

  凯撒放下咖啡,听到库里在身后提醒他:“上将,您需要留意弗朗西斯。”

  凯撒喝了口咖啡,平静地说:“他还不值得我去花心思。”

  库里犹豫了。

  过了一阵,他吞吞吐吐:“嗯……我的意思是,他最近和萝拉小姐走的很近。”

  “没……什么?”

  凯撒猛然转身,他看着库里,皱眉:“什么时候的事情?”

  没有等库里回答,凯撒又转身,喝了口咖啡,面无表情:“……那个美丽废物应该不至于这么蠢,不用管她。”

  十分钟后。

  只被喝了两口的咖啡还没有凉透,仍有温度,孤零零地被放置在桌子上。

  咖啡的主人——凯撒乘坐着黑色的车子,顺利抵达萝拉和艾米莉亚所在的学校。

  在圣诞节前夕举行舞会是学校的传统,凯撒知道。在舞会上,学生可以自由邀请舞伴,上个月最后一次见面,萝拉就跪坐在床上,眼巴巴地问他想不想参加。

  凯撒拒绝了。

  他不会陪一群中学生胡闹。

  没有邀请柬,凯撒被学校雇佣的守卫拦下。但这不是什么问题,亚瑟亮出自己证件后,这些人立刻行礼,毕恭毕敬地请他们进去。

  根据定位设备,凯撒轻而易举地找到萝拉在的地方。贵族家的学生都有着独立更衣室,萝拉和艾米莉亚的更衣室离得很近,上面有着属于萨列里家的标识。

  过来需要经过有着萨列里家族保镖的走廊,凯撒简单看了下,只有两个保镖在值班,安加斯和另外一个不在,应该是去轮值吃饭。

  艾米莉亚的更衣室门紧闭,里面放着大声的重金属摇滚乐,似乎将门也撞到震颤。

  凯撒没有在意为什么妹妹忽然喜欢上这种口味的音乐,他走到萝拉的更衣室门前,敲门。

  他已经想好该怎么教育这个四处惹火的美丽废物。

  半分钟后,里面传来萝拉欢乐的声音,脆生生,像是哼着歌:“是谁呀?是可爱又迷人的弗朗西斯——”

  凯撒沉着脸,摘下黑手套。

  “是你Dad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