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人生读档中 > 完结(一辈子幸福...)

  第126章一辈子幸福

  明天就是文佳木动手术的日子, 叶淮琰把她带到S市一个风景区的崖顶上,伸出手邀舞。

  手机里播放着舒缓的舞曲, 头顶是璀璨的繁星,周围是温暖的和风。这样的场景完全契合了文佳木曾经做过的一场美梦。

  在那个梦里,叶先生也像现在这样,躬着身,伸着手,静静地等待自己把掌心放上去。

  于是文佳木就真的放了上去,与叶先生在繁星下, 在和风里, 在悬崖上漫舞。

  “你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跳舞啊?”文佳木好奇地问。

  “我也不知道。我总觉得应该带你跳一次舞。”叶淮琰认真凝视女友甜美的脸庞,然后心生触动, 竟然把手臂伸到她腿弯下,一把将她抱起,漫舞了两圈。

  文佳木惊呼着搂住叶先生的脖颈, 问道:“你干嘛忽然抱我啊?”

  叶淮琰笑着吻了吻女友的唇瓣,然后满足地说道:“我也不知道,总觉得还有力气的时候应该多抱一抱你, 不然以后老了就抱不动了。”

  文佳木愣了好一会儿才渐渐意识到,叶先生竟然在完成他倾吐于琉璃珠中的愿望。他在用实际行动证明,他可以在孤独的时候陪伴她,也可以在脆弱的时候保护她。

  如果这个世界还有他,那么他就会拥抱她, 亲吻她,陪她度过未来的每一天。

  他没有记忆, 可是他的灵魂记得他们之间的一切……

  文佳木把头埋进叶先生怀里默默流泪,然而她此刻的心情却是极度喜悦的。

  叶淮琰仿佛知道她的感受, 此刻并不打扰她,而是低下头吻了吻她的发顶。

  等文佳木整理好心情,景区的工作人员走过来,给他们拴上安全绳,送到崖下的床垫上。今天晚上他们要在万丈深渊里过夜。

  虽然有过相同的经历,但文佳木还是有些傻眼。

  “明天就动手术了,今天为什么在这里睡啊?我觉得好奇怪。”她死死抓着安全绳,蜷缩在男友怀中。

  “不在这里的话,我怕你跑了。”叶淮琰搂紧女友纤细的腰,沉声说道。

  “我为什么要跑啊?跟你在一起特别开心,我根本不会跑。”文佳木傻乎乎地说道。

  “因为我要给你这个。”叶淮琰从兜里取出一个小盒子,递到女友面前。

  “如果不把你带到这里来,我怕你拒绝,然后一个人跑了。木木你愿意吗?如果你不愿意,我们就不上去了。”叶淮琰打开盒子,取出一枚钻戒,紧张不安地注视着女友。

  文佳木睁大眼睛看着这枚钻戒,嘴巴张了张,似乎想尖叫,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没有鲜花,没有烛火,没有起哄的人群,甚至也没有单膝跪地。在这万丈深渊之下,她竟然得到了叶先生的求婚。

  他把她带到这里,只是害怕她离开。这份感情之于他,恰似吊在悬崖下的被困者,上去无路,坠落即是终结。得了绝症的女友,时时刻刻都会拖拽着他,让他落入最绝望也最痛苦的深渊。

  当心爱的人离开后,他将怎样面对孤独的未来?

  答案隐藏在浓雾中。他不知道。他完完全全无法想象。

  可他还是求婚了。

  爱上一个时时刻刻会被死神带走的人是什么感受?

  文佳木心想,那就是吊在悬崖下的感受吧?

  然而即便如此,叶先生也从未退怯过!每一次得知女友患上绝症,他的选择总是拯救她,陪伴她,与她一起坠入无望的黑暗。

  文佳木以为自己已经很勇敢,可是直到现在她才发现,叶先生才是最勇敢的人。

  自始至终,他的选择都没有动摇过。他的爱永不改变,亦坚定不移。

  不能再想下去了,要不然又该嚎啕大哭了。文佳木眨了眨湿漉漉的大眼睛,然后便夺过戒指,飞快套在自己的无名指上。

  “我愿意嫁给你叶先生。我哪儿也不去,我陪你过一辈子。”说完,她抬起脑袋,急切地吻住了叶先生的唇。

  叶淮琰只是微微一愣就加深了这个吻。

  星光在他们头顶闪耀,风也变得越发温柔,一切都很美好。生生死死,来来去去,聚聚散散,这就是最好的安排……

  ---

  一年之后,穿着白色婚纱的文佳木站在酒店宴会厅的门外,手里捧着那串暗红色的琉璃珠。

  在鲜红地毯的衬托下,她的婚纱显得越发洁白。

  她把琉璃珠贴在心口,低声呢喃:“妈妈,今天我要结婚了。这个女婿你满意吗?我猜你一定很满意,因为你看得见吧?我很爱叶先生,叶先生也很爱我,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会互相照顾,互相理解,互相包容。我们会生儿育女,一起老去。我们一定会很幸福。妈妈,我的手术很成功,谢谢你的保佑。妈妈,我很想你,虽然我看不见,但是走上红毯的时候,你一定会陪在我身边吧?”

  琉璃珠没有回应,却传递出微微的温暖。

  文佳木把珠子贴在脸颊上,闭着眼睛默默感受这份温暖。

  就在这时,旁边宴会厅的大门推开了,一个满面怒容的男人走出来,叫嚷道:“宋慧我他妈受够你了!已经给了三十八万,你还要再加二十万,你他妈是来结婚的还是来抢劫的?你——”

  更多脏话被男人硬生生打住。看见穿着洁白婚纱站在红毯上,美得宛若天使的女孩,他咕咚一声咽下口水。

  “文佳木?你怎么来了?你还穿着婚纱?”男人愣了一会儿,然后便欣喜若狂起来:“你是看见周丽丽他们发的朋友圈,所以跑过来抢婚的吗?好,我娶你!”

  男人大步朝文佳木走去,兴奋得脸颊通红。

  追出宴会厅的宋慧气得鼻子都歪了,正想扑过去撕扯文佳木,却见文佳木对面的大门也开了。

  一名身材高大,容貌英俊的男人走出来,身上穿着纯黑的燕尾服。跟在他身边的贵妇人拉住文佳木的手关切地问:“木木,你调整好了吗?你真的打算一个人走红毯,不要妈妈陪吗?”

  “叶叶叶,叶淮琰?”男人,也就是李远帆,用极度不敢置信的语气喊道。

  宋慧也吓得打了一个嗝,然后急切询问:“你们俩今天结婚?”

  “你们是谁?”廖秀兰皱眉问道。

  她打扮得太过奢华,气势又极具压迫感,倒叫李远帆和宋慧不敢开腔了。

  意识到文佳木不是来抢婚,而是来嫁人,且嫁的还是普利奖得主叶淮琰,两人的脸颊臊得火辣辣地疼。文佳木怎么会攀上这么高的高枝?

  文佳木轻声说道:“妈,他们是我大学同学,今天也在隔壁结婚。妈,我准备好了,我自己走进去。我不是一个人,我妈妈就在我身边,只是你们看不见她而已。”

  “好,那我们在里面等你。”廖秀兰看了看儿媳妇空无一人的身侧,心里泛上密密麻麻的疼惜。

  叶淮琰抚了抚妻子的脸颊,又倾身吻她微凉的唇。

  “别怕,我在。”吻毕,他用温热的手掌覆住妻子的双眼,又垂头吻了吻她已经开始发烫的唇。

  于是所有焦虑和恐惧都散去了,文佳木绽放出最美的笑容。

  伴随着结婚进行曲,文佳木一步一步走进宴会厅,朝站在台上等候的丈夫行去。她一只手握着花束,另一只手悄悄垂落,做了个抓握的动作。

  身旁无人,本该抓到一团空气,然而一团充盈的,温暖的东西却出现在文佳木的掌心。她眨了眨眼,然后才在极度错愕的情绪中意识到,那是一只手,一只苍老却坚定的手,一只枯瘦却有力的手,一只属于妈妈的手。

  妈妈真的来了!她没走!她要见证女儿最幸福的时刻,她要践行一个母亲最后的职责。

  不要哭啊文佳木!千万不要哭!你一定要让妈妈看见你最开心的笑容!文佳木不断告诫自己,却还是红了眼眶。

  她紧紧握住那只无形的手,舍不得有一丝一毫的松懈。

  站在台上凝视她的叶淮琰也红了眼眶,感动的泪水在瞳仁里轻颤。

  未等妻子走上台,他就已经伸出手,焦急地等待了。

  文佳木扔掉花束,也朝他伸出手。

  两只手紧紧握在一起的时候,被文佳木握着的另外那只手却忽然消失了。惊惶的感觉让文佳木猛然转头看去,然而不等她焦急地喊一声妈妈,戴在她手腕上的琉璃珠就断裂了,圆滚滚的珠子滴滴哒哒四散开来。

  文佳木惊慌失措,连忙弯下腰去捡珠子。

  叶淮琰知道这串手链对妻子而言是多么重要,便也不顾台下的宾客伸手去捡。

  但珠子刚被两人捏在指尖就化成盈盈的光点在他们周身漂浮,又像雾气一般消散。这般美妙奇幻的景象却只有他们能看见,台下的宾客都露出莫名的表情。

  文佳木伸出手去抓这些光点,却发现它们消失的速度变快了。

  到头来她什么都没抓住。

  看见妻子的肩膀开始颤抖,眼里也凝结泪珠,叶淮琰以为她想哭,却又见她破涕而笑。

  “我妈妈走了。因为她知道嫁给你之后我一定会很幸福,所以她彻底放心了。”文佳木流着泪幸福地笑着:“我们没有永远了,只有这一辈子。”

  “那我就给你一辈子幸福。”叶淮琰伸出手把妻子抱进怀里。

  文佳木点点头笑了笑,然后又点点头笑了笑,泪水滚滚而落。真好啊,一辈子幸福这几个字真好啊!比永远更好!

  两人含着泪珠吻在一起,舌尖却漫上甜意。

  就这样过一辈子吧,你在哪里,我也会在哪里……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