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怪诞的暗恋者 > 吹牛一时爽(赵匪:我老婆贼痴情,我老...)

吹牛一时爽(赵匪:我老婆贼痴情,我老...)

  赵匪要走了。
  村里不少人都关注起来,一个个也不在赵匪面前吭声,都是背着赵匪跟赵老爷子嘀咕。

  “好不容易回来,怎么还能让他走了?”
  “是啊,家里没个年轻人怎么行哦!”

  “没个良心,这都跟你生多久闷气了,还能真成仇人对待?”
  “就是就是,当年那事儿,也不能怪赵老头你是吧?”

  此言一出,其他老头老太太纷纷噤声,说话的那个人也反应过来,有些不自在地缩了缩脖子,回头看看天,随便寻了个借口就走了。
  其他人也陆续离开,忙活自己的事去了。

  赵老爷子依旧坐在井口的石台上,就连望着远处荒废的水库的眼神都没变过。
  遥遥间,仿佛回到了那一天。

  那是一个炎热的夏日午后。
  当时整个槐树村都被一个新鲜事炸翻了。
  赵家的独苗苗居然跟楚家的独苗苗搞上了!
  原来两个不是关系好到能穿一条裤子的兄弟,而是能脱裤子睡觉的那种!

  用农村的土话来说,就是兔儿爷,二椅子。
  这可是惊天的丑事,被村里一个同龄少年捅破后就炸了锅,赵老爷子万万没想到自己亲手养大的孙子竟然也跟他那早死的爸一样,顿时气得火冒三丈,当即就把人绑了丢到床上抽,抽累了再把门一锁,强行勒令赵匪必须承认错误发誓改正才放人。
  可惜赵匪是个犟脾气,非但不知错,还叫嚣着要跟楚家小子过一辈子。

  赵老爷子气得神魂发颤,到底年纪上来了,去菜地里锄了会儿草,就直愣愣地倒了下去。
  好在被人发现得及时,闹哄哄就给送到镇上的卫生院里了。
  也是因为当时村里闹了这一场,大人们的关注度都落在了赵老爷子身上,谁知村里那几个和赵匪楚欣一向不对付的同龄少年能坏到那种程度,竟然把楚家小子以赵匪的名义骗去了水库,然后就是几个人围着楚欣强行要扒人裤子,推搡间竟是把人推到了水里。

  若是当时在场的少年能反应过来及时跳下去把人救起来也就算了,可也不知道谁起的头,说是楚欣是变/态,喜欢男人,谁去救了他,谁就要跟他搞对象。
  就这样,活生生的一条人命就在几个少年的注视下没了。
  事后赵匪发了疯,拿着砍柴刀一家家找上门,被打得满头满脸的血,也还是在当家男人的阻拦下砍伤了那些少年。

  因为其中牵扯着一条人命,村里谁也没敢把事闹到警察局。
  而作为唯一有资格上诉的苦主,楚家的女人却异常平静,这事除了赵匪,其他人就在这样诡异的平静下默契地将之翻了篇。

  这之后,那几个少年的父母都怕把孩子留在村里会被赵匪这个疯子盯上,他们能护孩子一时,总有护不到的时候。于是他们准备或是把孩子送走,或是自己在外打工的把孩子一起。
  赵匪没吭声,只是在他们走之前偷跑了出来,去镇上买了点东西。
  东西还没放出去,就被赵老爷子发现了,当时老头子把人关起来,自己厚着脸皮找上了楚家,之后从楚欣出事就再没出现过的楚家女人走了出来,见过赵匪一面后,就关闭门户,自此再没跟村里人有过来往。

  要不是偶尔有人路过,能站在高处看见楚家院子里有人影晃动,槐树村的人怕是都要以为楚家人死绝了。

  也是那次过后,赵老爷子再没强行把赵匪拘起来,而是放人离开了,哪怕之后十年都没联系过。
  赵老爷子人老,心不老,知道楚家有古怪。
  ——一个人,怎么能十年不跟外头来往呢?楚家,又有多久没见到过烧火的烟了?

  可他没吭声。
  他也知道村里许多人没吭声的原因。
  大概都跟他一样。
  想起来那件事就亏心。

  赵老爷子没敢说出口的是,自己曾听见过那几个小子私底下说要把楚欣骗出来耍着玩儿的事。
  那时候他是怎么想的?
  哦。
  他养大的娃,从没有过像娃他爹那样细声细气像个娘们儿的征兆,肯定是被楚家那当作女娃娃养大的小子带坏的。自家娃抽得皮开肉绽,别家的娃他不好意思上门收拾,就让这些小子欺负欺负,当是出口恶气。

  村里还有人。
  或是看见过楚欣在水库边被那几个小子纠缠推搡的画面,或是在楚欣去水库的路上遇到过,随口鄙视唾弃了几句的,也有知道楚欣是被骗出来,赵匪根本不可能被放出来约他的。
  总之,各有各的亏心。

  于是就默契地当作没出过这事儿,没见过这人。

  不知坐了多久,赵老爷子才起身回屋。

  楚家院子里。
  赵匪一个人站在院子里,看着东厢房有点儿纳闷儿,心说丈母娘在家还挺勤快的,把没人住的东厢房都给打扫出来了。
  搞得跟最近才有人住过的一样。

  堂屋里。
  楚欣在跟他母亲说话。

  母子两其实并没有太多话说。
  楚母死气越发明显,楚欣不知道该说什么。轻飘飘一句放下?可那是支持母亲熬过三千多个日夜的执念。
  最后他只能说:“昨晚我们......的时候,我有感应到天意,他们不会再出现了,您为我做的,也已经成功了。”

  以外来者为祭,虽然楚欣不知道其中还有没有其他缘由,他得到的感应是这个世界摆脱了某种控制,冥冥中的意志告诉他,他在赵匪余生结束前,可以鬼修身份存活在这片天地间。
  听到这句话,一早上都没转动过眼珠子的楚姨终于抬了抬眼。

  楚欣知道,这是母亲不再跟他生闷气,怪他非要与她对着干这件事了。

  想了想,楚欣又说:“赵匪准备带我回江城一趟,大概一个星期左右,之后我们还会回来。他说,要在村里生活几年,等赵爷爷离开后再带我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身为鬼修,楚欣能看出来一个人是否临近寿终。赵老爷子大概还有个三年左右的寿命。

  至于他母亲,楚欣没有说。
  因为按照寻常人的说法,他母亲早就算不得活人了。

  楚姨哼了一声,拧着脖子又望向已经空了的香火台,也不知道是表示高兴、赞同还是不屑一顾、不在意。
  楚欣笑了笑,上前给了母亲一个拥抱,“妈,谢谢你。”
  这份爱太深太重,他能说的,能做的,实在太微不足道。

  *
  强抢民男的土匪这狗比居然开始填坑了!
  终极网男频的读者们大为震惊!
  书评区书友们纷纷线上打赌,赌这厮到底是被人魂穿了还是查处绝症临终前突然良心发现了。

  不管怎么说,在无数掉落坑底数年的书粉们的见证下。
  九年前太监的第一本《屠尽人间》结局填上了。
  都不算是结局。
  毕竟谁家结局能有五十多万字呢?算是续尾,前期被虐,被天下人辜负,以至于中期堕入魔道大杀特杀的疯魔男主在续尾之处,在偶然之中追忆初恋时发现了端倪,一番追查之下,居然找到了给予他人生中第一缕阳光的初恋。

  黑暗的人生有了一点光。
  这点光的亮度越来越旺盛,最后在四十万字跌宕起伏中成功让魔头男主再次顿悟,竟是转魔为仙。

  书评区。
  盖楼最高的话题楼。
  #友友们觉得这个结尾怎么样?#

  “1楼:em......这他妈叫人怎么说呢?为父先占个座儿想想[思考者.jpg]”
  “2楼:要说他是强行胡扯八道,可又跟九年前的某些伏笔前后呼应,要说他理应如此,他喵的这疯批男主居然还能救回来?!贫道只能念一声艸他老狗大□□子!”
  “3楼:呜呜呜呜感动到爆哭,当年我就看得特别压抑绝望,可偏偏剧情太好了又舍不得丢,太监之后的九年里赵楚都还是我的意难平,感谢匪哥愿意在九年后给他一个圆满[大哭.jpg]”
  ......
  “11楼:嗨,就我一个人纳闷儿白月光究竟是男的还是女的吗?怎么匪老狗都不描述描述?就光开场的时候朦朦胧胧描述了一下仙姿玉质,就是长得很仙呗?”
  ......
  “17楼:11楼兄,我劝你好好审视一下自己的内心,为什么你会怀疑白月光是男的?莫非你......[坏笑.jpg]”
  下面一溜烟儿的排队+各种号码的。
  不管怎么样,大家对于匪老狗时隔多年终于良心发现,给他太监掉的每一本书,每一个主角一个结局。
  关键是时隔多年,这厮居然还能保持跟前文基调、风格甚至文笔习惯不断层,就算是内行人看了也不得不佩服地说一声:匪老狗牛逼!

  专栏里已经填上的小说下书评区一片调侃嬉笑,整得跟过年一样,还没轮到的小说地下书评区也热闹非凡。
  因为匪老狗在专栏上挂了通知,还发了毒誓。
  说是今年之内要把所有坑填完,否则就让他上不了老婆的床。

  嘻嘻,够绝!

  唯独编辑老周满心狐疑,特意给赵匪打电话。
  “你小子又骗狗进来杀?你丫的哪来的老婆?”明明就是万年单身狗啊!

  差点累死在电脑前的赵匪立马来了精神,得意到眉毛都要飞起来了,“之前我不是跟你说了要回老家结婚嘛,怎么,老周你失忆了?”
  老周一噎,那不是以为你他娘的又找借口玩失踪吗?
  谁能想到突然来真的呢!

  “你小子可以啊,这么快?相亲认识的?”
  老周再不想相信,到底念及被填上的坑,选择了稍稍相信那么一点点。

  赵匪正急着找人炫耀呢,可算是问对了,“那哪能,咱是谁,能相亲结婚?”
  “真的?我怎么那么不信呢。”
  “嘿,说了你还不信,人是我打小一起长大的,在村里等了我十年,就等着我回去跟他结婚呢!”

  嚯?这么痴情!
  老周回回上当回回不长记性的老毛病又要犯了,将信将疑:“她为什么要在村里等你?”
  赵匪随口就吹:“那不是家教严嘛,他妈当初对我可不乐意了,我老婆从十七岁就跟我谈对象,对我那叫一个死心塌地,就跟我说,让我等他到二十八的时候他妈肯定答应。”

  这倒是一个脑回路清奇的法子。
  你不让我嫁给我喜欢的人?行,那我就硬熬成嫁不出去的老姑娘,到时候你就同意我嫁给他了。

  老周这么一脑补,还有点小感动,“那这回你填老坑的事,也跟你老婆有关?”
  赵匪探头探脑往书房外张望,确定人还没过来,继续放心大胆吹牛比:“男人嘛,结了婚就得担负起养家糊口的责任,是吧?而且我老婆这个人,我跟你说,他人单纯得很,还特有正义感,讲究责任,说我挖了这么多坑却不给写完,就是不负责,知道以后就跟我撒娇,让我一定要填。”
  老周理解地点点头:“对,是这个理,弟妹是个明白人。”

  老周已经打起了把弟妹联系方式给弄过来的主意。他当然不好意思私底下跟人联系,不过他可以让他老婆跟弟妹做个网友嘛,回头再约出来一起吃个饭认识认识,就顺利从网友变成了朋友。
  以后这老狗再玩失踪,他就可以让他老婆帮忙把状告到弟妹面前了。

  老周为自己终于找到了高效率催稿途径而高兴,赵匪为终于吹牛吹了个爽而开心。直到挂断电话,书房的门徐徐打开,楚欣面带微笑地一手抹布一手扫帚地站在门口。
  “我等你回来娶我?我还撒娇让你填坑?”

  赵匪一哆嗦,手机掉到书桌上,发出啪地一声突兀的响动。
  此时此刻,赵匪脑海里只有一行大字:吹牛一时爽,事后悔断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