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星河不语 > 第 46 章(安夏:我本来就是你的。...)

  这些文件甚至不能算是一份, 而是一摞。

  文件用一个牛皮纸袋装着,被晏北辰放在桌子上时,发出了因为过重而发出的沉闷声响。安夏看着文件纸袋, 抬头看了晏北辰一眼。

  晏北辰什么都没说,只是让她把文件给签了。安夏看过来时, 晏北辰也看着她。他神情里没有任何其他的表情, 像是在交代她做什么工作一样。

  看着看了晏北辰一会儿,伸手拿过文件纸袋, 把里面的文件拿了出来。

  文件厚厚一摞,不是一份,而是不知道多少份。每一份文件都已经装订好了,签字的页面都被折过, 安夏可以直接翻到。在签字的位置, 也都给她标注好了,她直接签就可以。

  在看了他一会儿后, 小保姆就默不作声地拿出了文件。文件被拿出来,她抬手拿过了办公桌上的签字笔,而后埋头在文件上一笔一划地签了起来。

  这是什么文件,为什么要她签这些文件?她没问,甚至也没看。她对于他的要求,有着百分百的有求必应。亦或者是,她对于他有着百分百的信任, 知道他不会用这些文件对她做什么。

  晏北辰靠在办公椅上,看着俯身签着字的小保姆。她低着头,别在耳后的碎发伴随着她俯身的动作垂在了她的脸颊旁。乌黑的发, 白皙的脸,安宁恬静。

  办公室里在安夏开始签字后, 就只剩下了笔尖在纸张上划过的沙沙声,还有签完字后纸张的翻页声。小保姆写字认真,但是她不看内容,只写自己的名字签得也快。

  没过几分钟的功夫,安夏将最后一份文件签完。她重新检查了一遍,像是高中时检查答题卡一样,确定没有漏签后,她将笔帽盖上,然后归拢了文件,推到了晏北辰的面前。

  小保姆将文件递了过来,晏北辰也收回了落在她身上的目光。他抬手将文件接过,翻看着刚才小保姆签字的文件。小保姆的字和她的人一样,清秀隽美,每一个字都一笔一划地写,写得十分认真。

  晏北辰三两下将文件检查完,检查完后,他把文件放到一边,抬头看了安夏一眼。

  晏北辰的眸光抬起看向了她,安夏也确定自己刚才签的字没有什么问题。她将合上笔帽的笔放到了书桌的笔筒里,而后,她看向晏北辰,抬手做了一句手语。

  安夏:喝水么?

  每次晏北辰在书房忙的时候,安夏都会给他倒一杯水。

  安夏的表情安静如常,刚才签的那些字和文件,对她来说不过像是完成了他交代的一些工作,跟让她做饭、浇花、倒水一个样子。

  现在,签字的工作完成,她要继续她接下来的工作了。

  晏北辰没有说话,他看着安夏,看了一会儿后,道:“我让你签字你就签字,你不怕我把你卖了?”

  晏北辰说完,安夏眼睫动了动,抬眸看向了他。

  晏北辰靠坐在他的办公椅上,书房的灯光下,男人坐姿慵懒散漫,但身形依然挺拔挺括。他的肤色依然苍白,只是比起第一次见时,看上去要健康了一些。这种健康体现在,他的气质里少了些阴鸷,只有凌厉和明媚不变。

  以前的晏北辰像是一条深海的人鱼,苍白的肤色让人看着就能感知到他冰凉的温度。现在他依然苍白,可是安夏握过他的手,感受过他手心里的汗,知道他也是温热的。

  晏北辰问完,安夏看着他的双眸一动未动。她望着办公桌后的晏北辰,抬手做了一句手语。

  安夏:我本来就是你的。

  晏北辰微抿了抿唇。

  因为在她心里,她对他是言听计从的,所以他对她也有着她百分百包容的处置权。他想对她做什么都可以。

  书房的灯光亮得发烫,晏北辰的身体和心脏像是都被灯光找的热了起来。胸腔里,心跳伴随着加热的体温而急促的跳动,敲击着他的耳腔。

  晏北辰看着安夏,他缓了一会儿心跳的频率,唇角浅浅地勾了起来。

  “你怎么这么会说话。”

  “都是谁教你的啊。”

  晏北辰坐在那里看着她笑着问了她两句,在看到晏北辰笑起来时,安夏的笑容也慢慢在漆黑的眼睛里漾开。

  她没有回答晏北辰的问题,只是抬起手臂又问了他一遍。

  安夏:要不要喝水?

  -

  吴总和双胞胎儿子的官司在经历了两个星期的拉扯后彻底结束了。

  双胞胎儿子证据齐全,又有名律师团队加持,最后协议生效,双胞胎儿子获得了吴总在晏氏集团的股权。

  在双胞胎儿子得到晏氏集团的股权之后,同时也宣布了将晏氏集团的股权卖掉的消息。和汪总的股权不同,晏北辰没有找别的买家过渡,直接将双胞胎的股权收入。在晏北辰买卖双胞胎的股权的消息传出后,晏北辰蛰伏一年后的真面目也彻底托出。

  晏北辰原本就有晏氏集团上任老总切分三份之后的三分之一的股权,原本晏氏集团上任老总的股权是晏氏集团最多的,但是切分后,晏北辰也就持股百分之十左右。而其他三位,汪总和吴总都有晏氏集团的百分之二十左右的股权,在吴总的股权被晏北辰购入后,晏北辰目前持股百分之三十,又加上有陌生股权人卖给晏北辰的股权,现在晏北辰对晏氏集团的持股已经高达百分之五十。

  晏氏集团股权庞大,但凡占有百分之五以上的股权就拥有股东会的高层权益。而在晏北辰之前,即使是上任晏氏集团的老总,也不过才持股百分之三十。

  这样一来,晏北辰成为了晏氏集团的绝对掌权者。

  而在掌权了晏氏集团后,晏北辰也一改往日的颓废散漫形象,先引入了提前培养的管理团队,将晏氏集团的管理层置换。而后各分公司也安插了他自己的人,用来全程掣肘,最后,不光股权,晏氏集团的管理层也已经被晏北辰的势力彻底侵入。而晏北辰不过用了一年的时间,不但将晏南源和晏南新兄弟俩赶出了晏家,同时也悄无声息地做完了兄弟俩先前没有做完的事情。

  晏氏集团在进驻了新的管理团队后,因为前期管理的磨合,集团内部陷入了一团燥乱。在这种燥乱之下,晏北辰沉稳周旋,平静调和。不出一个月的时间,晏氏集团在晏北辰的带领下,慢慢平稳,且开始发展。

  一时间,晏氏集团像是一部庞大运转的老式机器。在置换了全身的关键零件,在一阵短暂的低迷中,在新零件的带领下,更为迅猛的运转了起来。

  而将这个机器带动运转的晏北辰,也一改往日大家对他的印象,在晏氏集团,甚至在南城都得到了不菲的评价。

  晏北辰在南城声名鹊起,名声大噪。

  而这样就导致晏北辰不光晏氏集团的事情多,晏氏集团外的事情也多了起来。商会、晚宴各种邀约不断,晏北辰忙得像个陀螺。

  不过晏北辰虽然将汪总和吴总的势力剔除出晏氏集团,却没有动程昭康在晏氏集团的势力。程昭康像是晏氏集团这部机器唯一留下的老部件,现在也被程心岑顶替,在他遗留下的势力里没有什么威胁,但却有一定地位的运转着。

  一个多月的时间,晏氏集团终于慢慢平稳了下来。

  时间也一晃到了七月。

  七月份,南城的夏天彻底来了。

  海边的南方城市,在夏天时,往往比别的城市更为闷热。即使没有下雨的天气,空气中都漂浮着一层闷潮的热气。

  晏北辰从高层会议室出来,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着。在走到休息区的时候,朝着落地窗外看了一眼。

  “都七月份了。”

  外面像是个火炉,晏北辰甚至能从玻璃后看到那种蒸腾起来的热气。

  李泽正整理着手里刚才开会时的文件,听了晏北辰的话,他也抬头看了一眼窗外,后应了一声。

  “是的。”

  “太热了。”晏北辰站在凉风徐徐的大厦里,却像是能感受到外面的炎热,他有些热燥地说了那么一句。

  晏北辰平白无故地慨叹起了天气,而在晏北辰说完后,李泽又看了一眼窗外,跟着慨叹了一句。

  “是啊。”

  “我去休个假吧。”

  李泽慨叹完,晏北辰说了这么一句。

  李泽:“……”

  晏北辰在说完休假后,就笑着回头看向了李泽,在看向他时,还冲着他眨了眨眼。

  李泽看着站在面前的晏北辰,点了点头。

  “可以。”

  晏北辰:“……”

  晏北辰突然提出要休假,他以为李泽肯定会炸毛拒绝他,并且开始罗列他要做的各种工作。他没想到他说完后,李泽竟然答应了。

  这下换晏北辰不可思议了。他一脸震惊地看向李泽,抬手扶住李泽的肩膀,道:“小李你没事吧小李!你真的让我放假?小李!你还是我的小李么小李!”

  被晏北辰跟叫魂一样摇晃着双肩的李泽:“……”

  晏北辰还没有停止摇晃他的肩膀,李泽面无表情地随着他去了,在晏北辰一句接一句的确认中,李泽:“就算我不同意你最后也还是要去,我又管不了,索性摆烂吧。反正现在晏氏集团,有你没你都差不多。”

  李泽说完,晃着李泽肩膀的晏北辰:“……”

  被李泽评价了这么一句,晏北辰皱了皱眉头,松开了他的肩膀,道:“你这话说的,我现在在晏氏集团的价值也还行吧。你看看现在,南城谁不夸我,哪家不想把女儿嫁给我。”

  晏北辰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将晏氏集团的态势整个扭转。他做出了多少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最近对晏北辰私下联络的家族也确实多了不少,其中不乏有联姻意向的家族。

  但是……

  “你娶么?”李泽问。

  “不娶。”晏北辰道。

  “那你嘚瑟什么?”李泽道。

  晏北辰:“……”

  晏北辰发觉,李泽最近变得愈发伶牙俐齿了。

  “那是因为我有……”

  “三天。”

  晏北辰还没反驳出个什么来,李泽给了他休假的期限。晏北辰也无暇去反驳什么了,听到期限后,眉头就皱了起来。

  “才三天……”

  李泽:“不要就算了。”

  李泽说完,晏北辰眉头舒展,道:“三天也不错。”

  看着面前这个跟期待要去春游的小学生一样的晏北辰,李泽实在想象不出刚才在高层会议室里,三言两语将几个高层说的气都不敢大声喘的晏北辰竟然和这个晏北辰是同一个晏北辰。

  不过他确实也该出去放松一下了。这段时间,最累的就是晏北辰。他要做的事情太多了,不光在公司里,回家,甚至说周末,他都有数不清楚的事情。

  现在集团稳固下来,而且有晏北辰自己亲自带的团队,对晏氏集团和晏北辰都是忠心耿耿,晏北辰也可以短暂地休息那么几天。

  原本准备讨价还价的晏北辰,在李泽说完“不要就算了”后,很快接受了三天的假期。李泽也没再继续跟他开玩笑,看着他这一个多月来,终于松弛下来精神的晏北辰,问道。

  “准备去哪儿?”

  李泽说完,晏北辰警惕地看向了他。

  李泽:“……”

  “不能告诉你。”晏北辰说。

  “我要告诉你了,万一公司有事儿,你带人去把我抓回来了怎么办?”

  李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