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大世界 > 第 48 章(你跟你的朋友接吻了。...)

  

  奥斯汀回国了。

  在佟小南和聂冰原快要把“可疑分子”帽子扣实在他身上时, 这位年轻富豪低调离开,挥一挥衣袖,只留下有钱人的传说和风采。

  南北极得知这个消息, 是在九月下旬的这天。

  早上还暖风拂面的晴朗天气, 第二节课就下起暴雨, 拍得教室窗户猛烈作响,浇得外面升起一片白色水雾。

  但是瀑布般的雨声也别想盖住王松的声如洪钟, 这位最近重燃教育之魂的生物学老师,仍在讲台上全情投入。

  “开普狮,十九世纪灭绝, 袋狼,二十世纪灭绝,巴厘虎,二十世纪灭绝, 尽管如此, 却仍然有人成为了这些科属的觉醒者, 那么有同学问了,既然存在觉醒已灭绝科属的现象, 人类是否有机会觉醒更遥远的史前生物?老师明确告诉你们, 有可能, 这就是我们这节课要讲的,觉醒基因遗传性、筛选性和偶然表达性……”

  人中赤兔:真走了?

  蛇帝:据可靠消息来源, 上星期就已经回国。

  明天不想吃土豆:我说这两天怎么没在学校里看见他。

  我不狗: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老旧窗缝在暴雨拍打中渗漏进来少许水珠,迸溅在手机彩屏上。

  佟小南随手擦掉, 抬头看一眼王松,确定王老师没注意这边, 才回头跟后桌的许焰确认:“奥斯汀回国了?”

  许焰没看手机,难得在认真听课,被突然问到愣了下,才咕哝:“好像是吧,反正有几天没在试验田看见他了。”

  天天去试验田打卡报到的火烈鸟都这么说,那就是确凿无误了。

  佟小南顿时有些迷茫,这就好像你瞄准一个靶子瞄了半天,咔咔给自己造心理压力,仿佛如果不能先发制人、一击即中,这靶子就要扑过来反杀你。

  结果人家痛痛快快就撤了。

  “佟小南,上课不要溜号,”橘猫老师的声音穿透层层雨声,“老师在前面讲,你往后看能看见黑板?”

  帝企鹅同学迅速转回脑袋,坐姿乖巧。

  待王松老师继续讲课,佟小南瞥一眼旁边趴在课桌上的北极熊:“怎么光抓我溜号,不抓你睡觉?”

  “因为老师知道我没睡,”北极熊将刚发完一条群聊的手机塞回课桌,侧脸仍枕在手臂上,“只是在以一种比较放松的状态认真听讲。”

  “哦,”佟小南直接问,“那刚才讲了什么?”

  聂冰原:“觉醒基因在遗传过程中的偶然表达机制。”

  佟小南:“……”

  “接受现实吧,”聂冰原趴着都能灵活挑眉,神采飞扬,“我就是这么出色。”

  佟小南已经有日子没看见北极熊这么嘚瑟了,外面狂风暴雨,聂同学倒是阳光灿烂。

  心跳有点加速。

  以前他一直觉得嘚瑟的北极熊非常欠揍,最近才明白过来,那是控制不住心动的恼羞成怒。

  “你别这么一直看我,会让我分心,影响听课质量。”聂冰原说着低头,从桌子里拿出手机,查看群聊的最新进展。

  佟小南:“……”

  语言和动作搭配在一起,真的毫无说服力。

  然而帝企鹅冤枉北极熊了,群聊不仅没影响聂冰原的听课质量,还因为聊天内容过于舒心,而让他分出的那一半听课注意力,事半功倍。

  东南醒狮:重建完成之后,他还会回来吧,参加个新楼落成仪式什么的?

  蛇帝:应该不会,听说他以前给国外高校捐赠,也是捐完就撤,不再露面。

  最好是这样。

  聂冰原对那条网纹蟒横竖看着都不顺眼,虽然目前看来许多怀疑可能有过度之嫌,但走了最好。

  花小喵:唉,自古帅哥留不住。

  大杀雕:唯有杀雕得人心。

  花小喵:……

  阔少:单身太久了,六个点点都能闪到我。

  北冰大洋:那家伙帅吗?

  小马不怕冷:哈哈哈,北冰洋不乐意了。

  我不狗:他没你帅,哥们儿绝对站你。

  人中赤兔:我觉得风格不同,没有可比性。

  明天不想吃土豆:@北冰大洋,你什么时候开始计较颜值了?

  阔少:主要是以前没遇见颜值能打的,现在棋逢对手,胜负心就起来了。

  哥的眼泪会骗人:话别说那么绝对,南极洲颜值不能打?

  好虎架不住群狼:这么聊就没意思了,他俩比什么,他俩得是组团出去跟别人打。

  聂冰原翘了翘嘴角,这个“好虎”同学,的确是一匹有见识的狼。

  明天不想吃土豆:@北冰大洋,怎么没动静了?

  人中赤兔:估计暗爽呢。

  哥的眼泪会骗人:我多问一句,是暗爽我们对他帅气的肯定,还是我们谈北冰洋必带上南极洲的自觉行为?

  花小喵:我觉得都有。

  大杀雕:@南极大陆,@北冰大洋,我有点忍不住了,我能不能……

  藏着八卦不说是很辛苦的,聂冰原非常能理解。

  没什么迟疑地在输入框里打下“随便”,只差发送,一条比他更快的回复弹了出来。

  南极大陆:你试试。

  大杀雕瞬间脖子一凉:我什么都没说,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不狗:虽然不知道你俩在说啥,但南极洲你这语气……确定没有被盗号?

  人中赤兔:绝对被盗号了,还是被北冰洋盗的。

  聂冰原巨冤,他向来待人接物很温柔的好吧,有目共睹,有口皆碑。

  不过眼下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

  聂冰原看向旁边。

  回完信息的帝企鹅继续听课,看不出任何异样。

  两个人接吻的事,聂冰原虽然无所谓大家知不知道,但佟小南过于明显的拒绝和抵触,还是让他有点闷闷的。

  明明两个人相处的时候,怎么亲都行,但无论是石头通话时胡灵予和梅花鹿的调侃,还是班级群里的玩笑,帝企鹅的态度都很明确——不接茬,不发散,必要时干脆转移话题。

  前段时间聂冰原觉得这样稀里糊涂也没什么不好,就像当初高中的时候,他跟佟小南打了又好,好了再打,稀里糊涂到最后也成了好哥们儿,顺其自然往往能收获不错的结果。

  但现在顺不下去了。

  暴雨一直持续到傍晚,天塌一样的下,第四大校园里积水最深的地方能没腰,秋鹜湖水位已经漫过警戒线。

  全校同学被要求待在宿舍,图书馆、教学楼全关。

  几天后就是期中考试,没了复习场所,大家只能在宿舍里努力,好在一年级都是单人宿舍,倒也没什么影响。

  除非正在复习的你,被某些不请自来的同学打扰——

  218,火烈鸟宿舍。

  许焰:“啊?”

  聂冰原:“啊什么啊,给点意见。”

  特地“登门谈心”的北极熊,自带小板凳,坐在火烈鸟书桌旁边,一改往日散漫,神情认真。

  发懵的火烈鸟还没进入状态,但手里越转越慢的笔已经感到一丝不详:“你再把问题说一遍?”

  “就是你跟你的朋友接吻了,而且是亲完还想再亲,现在只要看见人就忍不住想亲,这种情况正常吗?”聂冰原说完,又欲盖弥彰补了一句,“假设你们两个都是男的。”

  啪。

  笔掉了。

  不用假设,火烈鸟白皙的脸已经肉眼可见往头发的颜色发展:“你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意思,”聂冰原第一次跟人请教,也有点不太自在,故作潇洒地爬了爬头发,“你帮我分析分析。”

  火烈鸟彻底炸毛:“分析个屁,就是一时昏头了,不代表任何意义!”

  正凹发型的北极熊愣住,就算他的问题有那么一点点超纲,这个反应是不是也太强烈了?

  “束放跟你说的?”没等回答,许焰已经给束放同学定了罪,“行,那小子死定了。”

  后知后觉的聂冰原,终于意识到,好像有“意外收获”?

  叩叩。

  几不可闻的两声敲击从窗外传来,险些被暴雨掩盖。

  聂冰原最先听见,转头,然后惊讶起身。

  只见窗外一个若隐若现的半兽化鸟科身影。

  “束放?”隔着被暴雨冲刷的玻璃,聂冰原看不太清。

  “除了他还有谁会砸我玻璃。”许焰走过去,直接开窗。

  疾风骤雨倾泻而入,瞬间打湿窗台、地面。

  湿漉漉的猛禽收紧翅膀迅速从狭窄的窗口进来,看动作可不像第一次爬窗户。

  “我过来看看试验……”束放说到一半,才看见屋里的北极熊,微微愣住。

  聂冰原莫名生出一种自己好像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微妙感觉。

  “我来找许焰聊聊天。”直觉告诉北极熊最好第一时间说明情况。

  半分钟前还说要让对方死定了的火烈鸟,从盥洗室拿来一条毛巾,丢到猛禽脑袋上,然后问:“试验田怎么样?”

  “不太好。”束放只说了三个字,直到沉默地擦完头发,才又道,“可能还得重头再来。”

  九月都快过去了,十月的温度和入冬没有太大区别,还能再来吗?

  聂冰原看着天气恶劣成这样也要跑过来查看的猛禽,大概明白,不太乐观。

  “晚上吃东西没?”许焰问。

  束放摇摇头。

  “等着。”许焰转身去柜子里翻储备粮,最后翻出来一包红薯干、两包烤鱼片,不情不愿塞给猛禽,“你也就饿肚子的时候能想到我。”

  束放低头撕开红薯干:“不饿的时候也想。”

  许焰:“……”

  聂冰原:“……”

  北极熊忍住了没开口,因为他现在开口就只能蹦出一个词儿——卧槽。

  这么刺激的吗!

  许焰余光瞥见聂冰原脸上的表情,忽然想起什么,一把抢过刚塞给猛禽的三袋东西:“你还是饿着吧!”

  突然两手空空的束放,看看火烈鸟,再看看北极熊,很快锁定后者:“我来之前,你们聊什么了?”

  “我向他请教一些问题。”聂冰原实话实说。

  束放疑惑:“然后呢,惹他生气了?”

  聂冰原:“我只是问了一个假设性的,如果和自己的朋友接吻了……”

  “啪!”

  盥洗室门重重关上,火烈鸟遁了。

  束放怔了怔,眼底因为试验田被毁的沉郁,稍稍化开些:“我想你知道答案了。”

  聂冰原却摇头,把猛禽按到火烈鸟座位上,自己再搬着小板凳坐到猛禽面前:“首先,祝福。”

  束放:“谢谢。”

  聂冰原:“其次,我发现不应该咨询他,应该直接找你。”

  束放:“?”

  聂冰原:“你很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