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我有一个多宝阁[无限] > 第 121 章(佛宗圣子。...)

  黎少希时常被狐狸精的本性给颠覆三观。

  他属实没想到……

  灵力空了还能这么补。

  这还真是一种修行!

  原本一点力气都没有的身体, 手指头都不能动弹的他,在亲了亲涧暝后,一下子有劲了。

  他理智上觉得一大早做这个不妥当, 好歹等到天黑, 然而根本控制不住哆哆嗦嗦的手,非要去扯涧暝的衣带。

  偏偏他至今都没搞懂剑宗尊主这衣服的构造, 怎么就找不到衣带呢?到底要怎么解开?

  涧暝按着他手道:“我来。”

  黎少希莫名涌起了好学劲:“不, 我要……要自己……”

  涧暝一顿, 索性任他折腾了。

  黎少希折腾半天,抬头望他:“解不开, 教教我……”

  这尾音拖得, 愣是让涧暝没忍住,把他带回了寝殿……

  至于到底该怎么解开这衣带……

  好学的狐多多学了七八次,可算是弄明白了。

  要用灵力啊!

  这衣服不讲武德!

  它还真没有衣带这一说,只是有个卡扣,需要注入涧暝的灵力,它自然瓦解。

  其他人是真心搞不定这衣服,也就黎少希……

  汲取了涧暝的灵力后能做到。

  不知不觉中, 黎少希又过上了神仙难及的快活日子。

  有灵力的时候学习日冥剑法。

  没灵力的时候学习双修之术。

  在勤奋努力这一块, 黎多多属实是鲜少有人能及。

  中途乐熹熹来溜达了好几次——涧暝给他开了法阵, 可以自由出入。

  乐熹每次关心的都是:“怎样了, 崽崽……”

  黎少希每次都得强行分散他注意力:“要不要看看日冥剑法?”

  乐熹:“要!”

  三番五次后。

  乐熹终于爆出了那句惊天之语:“多多, 涧暝是不是不行啊,这都多少回了,你怎么还没借到种!”

  黎少希:“……………………”

  救命, 笨蛋师父不会被战圣一剑灭口吧!

  时到今日,黎少希当然知道涧暝的神识遍布铭山, 尤其是他这边,几乎时时都有涧暝的神识扫过。

  这话,必然被他听到了啊!

  黎少希赶紧把乐熹推入法阵,送回到逍遥山,顺便主动切断了传送法阵。

  短时间内别过来了笨蛋师父!

  小命要紧!

  涧暝也知道了他们师徒间的笑话,知道黎少希为了诳师父,扯了个乱七八糟的慌。

  借种什么的。

  小狐狸崽子什么的。

  嗯……

  还真不行。

  黎少希没想到的是,这居然就是他和乐熹最后的一次联系。

  日冥剑法共有九阶,学到第四阶的时候,黎少希卡瓶颈了。

  不是别的原因,单纯是白龙剑无法再驾驭那磅礴的灵气,也就使不出剑术该有的样子。

  黎少希又又又开始思念小魔剑了。

  涧暝已经在筹备:“虽说金生水,但你的佩剑不能是纯金属性,最好是火性的。”

  黎少希不懂:“为什么是火?水不是克火吗?”

  涧暝给他解释:“正是因为水克火,你才好驾驭它。”

  黎少希:“原来是这样!”

  涧暝又道:“所有神剑都是金本体,所谓的火属性是表象的,刚好便于你驯服它,同时又不会压制了它的神力。”

  黎少希懂了这其中的逻辑。

  假如小魔剑是火属性的话,它身为一柄剑本身一定是金属性的本体,而外显的火属性等于它的第二属性。

  银狐的水克火,刚好能够通过小魔剑的火属性来降服他,但又不会伤及它的本体属性,这样才能发挥它完整的力量。

  黎少希跃跃欲试:“不知去哪儿寻这火属性的神剑?”

  涧暝顿了下道:“后日吧,我带你去一趟佛宗。”

  黎少希:“佛宗?”

  涧暝:“嗯,佛宗圣子是淳土命,也只有由他打造,才能做出足以驾驭九阶日冥剑法的神剑。”

  黎少希明白了:“土生金!”

  涧暝点头:“对。”

  黎少希有那么一丢丢担心:“那佛宗圣子好说话吗?”

  听到佛这个字,黎少希心底多少是有点打怵的。

  在现世的固有观念里,佛修总是刚正不阿,尤其和妖怪势不两立,不说法海了,即便是温和的唐僧,都不知道送走了多少妖精。

  这里倒是没有那斩妖除魔的观念,佛修也好、妖修也好乃至魔修,都只是一种修行手段,并没有正邪之分。

  甚至眼前的剑宗,这冲天而起的煞气,更像现世意义上的“魔修”了。

  涧暝看出他的担忧,握住他手道:“有我在,不用担心。”

  黎少希一想……

  也对!

  同是人界两大宗门,剑宗和佛宗关系似乎还行,佛宗圣子总不至于不给剑宗尊主一丝薄而。

  黎少希还惦记着:“修本命魂剑,很难吗?”

  自从知道涧暝没有本命魂剑之后,黎少希对这玩意多少有点怂。

  总觉得连涧暝都没有,他想修出来也是难上加难。

  涧暝:“以你的天赋,元婴期必然成剑。”

  黎少希蹙眉道:“可是您……”

  谁会比涧暝天赋更高?

  他竟然没有本命魂剑。

  太不科学了!

  涧暝:“是我的体质问题,每次成剑都会折损。”

  黎少希担心他:“对您有伤害吗?”

  涧暝摇头:“不会。”

  黎少希还是不懂:“为什么会折损呢?”

  涧暝顿了下,道:“圣金的悖论。”

  黎少希愣了愣,似乎懂了一些,又不敢以自己浅薄的认知去评价。

  涧暝对他没什么隐瞒,全都讲给他听了:“圣金是天地至金,反倒是修不出命剑,因为没有哪柄命剑的本体属性可以比圣金更加至金。”

  慢慢的,黎少希明白了……

  所谓本命魂剑,属于剑修的一个过程,修行到一个阶段,将自身灵力化作一柄魂剑,等同于自身的延续。

  无论是什么属性的剑修,最后都会修出一把本体为金元素的魂剑。

  这柄剑一定是比修士本身的金属性要强悍的,否则没有诞生的必要。

  涧暝因为自身是天地至金,反倒没法再修出比圣金更纯粹的金,自然也就修不出本命魂剑。

  黎少希多少是有点惋惜的,但他很快就打起精神:“不是您修不出本命魂剑,而是您根本不需要命剑!”

  涧暝知道小狐狸是在安慰他,心中熨帖道:“嗯,你说得也对。”

  黎少希:“本来就是,您都这么厉害了,再有命剑的话,还给不给世人留活路了!”

  涧暝被他逗笑:“有道理。”

  黎少希喜欢看他笑,凑上去亲了一下。

  涧暝握着他腰道:“要清斋两天,否则去不了佛宗。”

  黎少希:“???”

  涧暝故意道:“连烧鸡都不能吃。”

  黎少希:“!!!”

  一整个大垮掉好吧。

  佛宗果然是个很可怕的地方!

  涧暝之所以定在后日前往佛宗,为的正是涤心。

  小狐狸天性重欲,有他护着自然可以去佛宗,只是碍于那边的清规,提前帮小家伙清斋两天,也不至于被天罚盯上。

  黎少希大体知道了佛宗的情况。

  那叫一个怂上加怂。

  好家伙!

  果然不是妖怪该去的地方!

  佛宗位于人界和魔界交界处,与剑宗镇压天地煞气一般,佛宗镇压的是天地间的至恶。

  佛宗修的是空无道。非善非恶,亦善亦恶。

  崇尚天地本空无的佛宗,主张的是洗涤天地。

  与其说佛山是镇压天地之恶,不如说是洗涤万恶。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正是佛宗的凛然大义。

  之所以要小狐狸清斋两天,是因为佛宗遍地天罚,稍有不慎就会被波及。

  有涧暝在,黎少希当然不会受伤,只是防患于未然,涧暝不想他有任何闪失。

  清斋两天后。

  涧暝直接在铭山之巅开了传送阵。

  黎少希好奇道:“直接传送至佛山吗?”剑宗和佛宗看来是真关系不错!

  涧暝伸手给他:“来。”

  黎少希握住他的手,多少还是有点点紧张。

  不全是对佛宗的恐惧,倒像是自己遗漏了什么,敏锐的第六感在给予警示。

  遗漏了什么?黎少希想不出。

  涧暝轻轻环住他:“没事,有我在。”

  黎少希回神,心安地弯起嘴角:“嗯!”

  抵达佛宗时,黎少希被眼前的一幕震住。

  和想象中的素白神圣毫无干系,这里的佛山被无数从深紫到黑色的云雾环绕着。

  山下是透亮的镜而,折射着山上的诡谲和空洞。

  旋涡状的云雾有些像太空中的星云,有一丝丝深蓝、翠绿乃至金色和鲜红点缀在浓郁的深紫中,像破碎的虚空,席卷了世间万物。

  完全看不到佛山的模样,只有一扇宏伟的门。

  它狭长的立在山下,孤零零地站在一片阴霾之前,仿佛背后是深渊地狱。

  涧暝牵起黎少希的手,径直走了过去。

  向前走着的黎少希莫名想起了那个任务——打开虚空之门。

  虚空在哪儿?

  虚空之门又是什么?

  眼前的佛宗必然不是虚空,这扇门也不可能是虚空之门。

  可黎少希莫名紧张起来,好像推开门的那一瞬,会看到什么……

  会看到什么呢?

  门开了。

  漩涡一样的深紫色光淡去,取而代之的是废墟一般的寺庙。

  它笼罩了整座佛山,宛若一个没了血肉的巨人,空荡着一身骨架,坐落在天地之间,任由一切善恶穿梭其中。

  黎少希看到了站在远处的男人。

  他穿了身干净古朴的淡色僧衣,身上没有任何其他点缀,只有眉间悬着一道金色法印,映得眉眼清俊公正。

  毫无疑问,他有着玉雕一般精美的五官,有着最质朴的僧衣也遮不住的完美体形,更有着哪怕立于天地之恶中间,依旧不染尘埃的脱俗气质。

  让黎少希心空了半截的是……

  他长得和涧暝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