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我上交了三个海归哥哥 > 救世主(公安确定了刘马克是曹桂的...)

  林珺一个翻身, 爬前夫身上了,手掰他的下巴:“孩子呢?”

  “她确实有孩子,还是个儿子, 但没有证据的话不能乱说。”顾谨却说。

  “可你刚才不是已经说了, 顾谨, 你是不是又在哄我?”林珺再掰他的下巴。

  顾谨上下其手, 终于嘘了口气,说:“明天吧,明天我就有证据了。”

  所以他这又是在哄她, 而这人吧, 他想说什么,就会直接告诉你,要不想说的话,你即使撬他的嘴巴都没用, 他的嘴是撬不开的。

  所以他分明就是哄着她想干点啥的,林珺好气,翻个身就想滚走,但这时心黑狡猾的顾大博士已经把她给扒光啦。

  他这种行径,只有四个字可以形容:卑鄙无耻。

  ……

  其实, 曹桂的背景远比林珺能想象到的要深得多。

  CX公司的离岸账户,被举报涉及洗钱, 按理至少要冻结三个月的。

  可离岸交换行一路绿灯, 查完,给她放行了。

  而且她举报王剑锋的几件事都有模有样,正是公安工作中比较常犯的纪律, 作风方面的问题,一般都会一查一个准, 所以她背后肯定有高人指点。

  专案组已经把她列入了被调查人名单,现在顾谨着手,就是要调查她。

  第二天是周一,他早早起来,就去拘留所了。

  在延长拘留十五天后,他和小宪又有了一次会面机会,这趟不讲课,他是来见小宪的,当然,主要还是为了调查曹桂。

  而一去,孙所长就说:“实在对不起,博士,小宪被关禁闭了。”

  顾谨不太开心,说:“您当时承诺的,要把他们调开,难道他们现在还在一个监舍里。”

  拘留所是这样的,它是个大监舍,总共分七个房间,小宪在一号监舍,留学生们在七号房,但是只有一个大型的,淋浴加公用的厕所,而犯人们打架斗殴,都是集中发生在厕所里。

  这个无法避免的,毕竟人有三急,憋不住了总得上个厕所。

  可那些留学生呢,专门等着,就在厕所,等小宪脱了裤子之后跟他打。

  原来的小宪不懂反抗,可现在他不但会反抗了,还拿拖把当武器,把五个留学生打的鼻青脸肿,打架嘛,败的就医,赢的,当然还得被关禁闭。

  小时候的小宪和小民捉迷藏,曾经被小民误锁在柜子里,整整一天,所以他有幽闭恐惧症,最怕被关小单间了,关禁闭,于他来说是特别大的噩梦。

  顾谨听了当然难过。

  还有二十多天了,不打吧,得挨揍,打吧,就得关禁闭,

  饶是孩子再胖再挨揍,这样也不行啊。

  见顾谨皱起眉头,孙所长说:“博士,实在不行您找老领导们批个条子吧,您在厅里认识那么多老领导,随便找哪个领导批个条子,我们就能放行。”

  所谓批条子,就是打白条,现在的领导们流行打白条,条子上只要写个我是某某某,恳请贵单位帮个什么样的忙,下属单位见条如见人,就会帮忙放人的。

  “不了,给我见见那帮留学生吧。”顾谨说。

  中央三令五申,说要查白条风气,这时他顶风作案,就得丢光他爸的脸。

  五个留学生,是在两天前跟小宪在厕所打的架,刘马克伤的最重,鼻青脸肿,眼睛像熊猫,走路还一瘸一拐的,被狱警提溜出来,本以为能见着父母,见等他们的是顾谨,顿时仇人相见,份外眼红,刘马克脖子一扭,问:“叔叔,是来看Jack的吗,让我荣幸的通知你,他又被关禁闭了。”

  另一个留学生形容说:“他现在瘦的像具骷髅,活该啊,让他打,我们奉陪。”

  有幽闭恐惧症的儿子频繁被关禁闭,当爹的却无能为力,作为一个极其护短的爹,可以想象顾谨得有多痛苦,但即使再痛苦,他面上不会表露出来的。

  他说:“你们不太行啊,我家小宪,我给走了关系,马上要出去了,你们没关系吗,难道还要在这儿再呆一个多月,你们就这点门路,这点社会关系?”

  本来几个留学生笑的既嚣张又狂妄的,一听顾谨这话,顿时全歇菜了。

  他们原本是在等着爹来捞的,可现在他们的爹也被关了,谁还能捞他们?

  “这个国家是讲关系,讲后门的,你们连出去的关系都没有,还狂什么狂,傲什么傲?”顾谨负手,目光扫过这帮鼻青脸肿的混子,一字一顿:“一群底层的窝囊废,也就敢在牢里横,有种就早点出去,我跟你们打。”

  刘马克帽子一摔,手指顾谨:“这可是你说的,大叔你别狂,老子有的是关系,既然你能把Jack保出去,我肯定也可以,不信咱们走着瞧。”

  “那咱们就走着瞧。”顾谨说。

  周日,犯人是可以往外打电话的,刘马克第一个抢到电话室去排队,边排,还边看着站在远处的顾谨,时不时要比个耶,再比个杀鸡抹脖子的动作。

  顾谨双目沉沉,远远看着他,掏出那只小巧的摩托骡拉,一个电话敲到了专案组:“现在,监听海花港的公用电话,鱼,已经上钩了。”

  临走时再看一眼禁闭室,它只有1.5平米,小宪那样的大高个儿,人又胖,睡都睡不展,转身都很困难的,也不知道他在里面是怎么熬的。

  ……

  再说林珺,因为天真的半夏满口答应了要帮Leo夫人治病,她只好再去趟海花港。

  今天周末,小民休息,本来她想带着小民一起去的。

  因为她想让小民意识到,资本企业能给职工高福利的原因,以及他们的排外和打压,扩张,她不会阻止儿子赚大钱,可她想让儿子看到国医的精神。

  救死扶伤,救苦救难,不是随便说说的。

  但小民谢绝了,他还是年青人的性子,讨厌谁就不想见谁,只喜欢干自己喜欢的事,要呆在家里学习,给拒绝了。

  给Leo夫人开好方子以后,林珺让林东用浓缩合成的技术,把药全合成了冲泡的颗粒状,配了七副药,然后,带了一副可以全身针灸的银针,让法典给自己当小苦力,提东西,带上半夏,就准备去海花港了。

  “妈妈,那个洋爷爷那么凶,我们凭啥还给他们送药。”法典不太开心。

  半夏说:“不是给爷爷,是给奶奶送药啊,洋奶奶人很好的呀。”

  “我可没觉得她好,我觉得她特别丑。”法典还在以貌取人的阶段,大周末的,不能去打篮球,得给妈妈当苦力,他也好烦的,一歪,靠妹妹肩膀上了。

  半夏摸摸他的脑袋,说:“我一开始也怕洋奶奶,还怕她会吃了我,可后来我发现她温柔,很可爱,所以我们不应该……”

  “以貌取人。”林珺说。

  “对,不能以貌取人。”半夏说。

  法典若有所思:“以貌取人好像是个成语喔。”

  “成语说的就是对的事情呀,所以我们现在做的是对的。”半夏说。

  林珺时常觉得,自己三个儿子加起来都没有半夏个五岁的小丫头可爱。

  她学习能力强,记东西快,记各种药材的知识也特别厉害,而在人情世故方面,也比几个男孩强得多,要说四个孩子里谁能赶得上顾谨,大概只有她了。

  但这事不能让仨傻儿子知道,否则他们会受打击的。

  到了海花大酒店,停了车,到前台问了一下,打听到Leo夫人的房间号,打过电话,确定可以上去了,林珺带着俩崽,提着药就要上电梯了。

  林珉和曹桂,Leo先生夫妻是住在同一层楼,房间也是并排的。

  虽然顾谨昨天晚上承诺过,说今天就能找到证据,所以曹桂跟史瑞克的签约,会因为不可抗力而终止。林珺以为,今天,顾谨会专门跟林珉谈谈曹桂的情况。

  然后苦口婆心,阻止他被曹桂利用,阻止签约。

  可她万万没想到,她看到的,直接是公安针对曹桂的抓捕现场!

  法典提着药箱,半夏牵着妈妈的手,仨人等电梯上楼时,来了几个人,看他们的样子,一个个身高体拔,皮肤黝黑,一看就是军人出身。

  “妈妈,他们是便衣。”法典悄声说。

  林珺点头,又说:“嘘。”

  法典认识其中一个,悄悄给对方竖了个大拇指,对方也给他竖了一个。

  林珺摁的6楼,这几个人一看,就没再摁,显然,他们也是去6楼的。

  Leo夫人就在楼梯口等着,一见林珺就搂了过来:“Hi!”

  林珺也说:“Hi.”

  半夏举手比耶:“okok。”

  Leo夫人连亲带搂:“你可真是个小天使。”

  几人打完招呼,边走边寒暄着,这时稀奇的事情发生了。

  几个便衣敲开一扇门,对里面的人说:“请问,您是刘马克的母亲,曹桂女士吗,今天上午十点,码头公话亭里,那通来自刘马克的电话,是不是你接的?”

  林珺止步,就看到穿着睡衣,夹着细支烟的曹桂仿如被雷劈了一样。

  她也惊呆了,所以,刘马克还真是曹桂的儿子?

  这时林珉也出来了,穿的睡衣,问:“怎么回事?”

  “对不起,先生,您妻子涉及到了前段时间发生的,留学生越狱一案,我们有理由怀疑,是她用公用电话联络的方式,策划,并教唆了整个越狱案件。”便衣说着,亮出了公安证。

  昨天顾谨只是随口说说,今天公安直接确定刘马克就是曹桂的孩子了?

  而且她还涉嫌教唆刘马克越狱?

  而曹桂今年45岁,刘马克是28岁。

  这就意味着,如果真是她生了刘马克,那她就是17岁时生的孩子。

  于林珉来说,曹桂可是圣女贞德,30岁的处女。

  可现在公安告诉他,她在17岁时就生过儿子,而那个孩子,还是跟小民小宪玩得特别好的哥们,刘马克?

  “不不,你们搞错了,刘马克的爸叫刘华强,他跟我们夫妻没有任何关系。”林珉挡在妻子前面,说着就要关门。

  但公安上门,当然是有证据的,且证据经得住推论的,公安脚抵门:“这个我们知道,但您的爱人确实是刘马克的母亲,她在上午十点跟刘马克通过电话,而那通电话,我们进行了录音,录音能够证明,她确实参于了教唆犯人越狱一事。”

  林珉又懵了,刘马克的爸爸是刘华强,也是曹桂介绍他认识的,巨有钱的有钱人,当然,跟温柔专情的他不一样,是个拥有很多情人的男人。

  可他难道还另有个身份,是曹桂的前夫吗?

  是她骗了他,还是公安们搞错了?

  正好看到林珺在,他突然又变聪明了:“珺珺,又是你搞的吧,这帮人是你派的?”见林珺只瞪着他不说话,嬉皮笑脸的说:“我猜得没错吧,你可真是,为了阻止大哥赚点钱,啥事都能干得出来?”

  林珺还要给Loe夫人扎针,冲药,懒得管大哥,就跟Loe夫人去她房间了。

  法典和半夏还在围观,林珺要东西,喊了法典一声,俩孩子才跑了。

  这时公安对林珉说:“这位先生,上午十点左右,曹桂女士出去过吧,她在码头接电话的时候,我们的便衣拍了照,有存证的,而且我们对公用电话的通话进行了录音,如果你不服,可以到海花县公安局进行申诉,三个工作日内,我们会通知你去听录音的。”

  他们示意:“曹桂女士,走吧,请跟我们去趟专案组。”

  林珉完全懵了:“达令,他们是在撒谎,对吗,你没有生过孩子,对吗?”

  公安都来了,人家还猝不及防的录了音,这时曹桂想赖也赖不了了,她先是手捂脸,再一软,整个人就往林珉身上倒了,说:“不不,达令,是的,曾经,在我16岁时,发生过一场殴打和强.奸,我当时还是个孩子,我是被迫的,达令,我是欺骗了你,但那是因为我太爱你了,天啦,我为什么要骗你呢,达令,如果可能,我想瞒你一辈子的,可现在瞒不下去了。”

  看丈夫一脸懵,她摇头,泪如雨落:“达令,永别了。”

  刚才林珉还在想,是不是林珺找了道上的人,故意来搞事。

  可妻子转眼就亲口承认了?

  而且她并非三十岁的处.女,在16岁的时候,就跟刘华强发生过性.关系了?

  瞒了那么多年,她居然瞒的滴水不漏。

  牵涉到越狱,曹桂要被请去喝茶,临走时不停的在喊:“达令,我的挚爱,永别了。”

  林珉脑子彻底混乱了,不过他总算还有点理智,突然一拍脑袋,扑房间里打电话去了,因为在周五的时候,他已经填好了七十万美金的支票,把账进到了银行,这要现在不打电话紧急紧急取消,等周一,他的钱就到曹名扬的账户上了。

  男人就这么现实,以为妻子忠贞时,啥都可以给她。

  但当发现她不但有儿子,儿子都快三十了时,最先想到的就是保护自己的钱。

  可到底是怎么回事,曹桂怎么就牵涉到教唆刘马克越狱了?

  她难道不知道越狱不成,抓回去还要多关两年的吗?

  她说永别了,那是不是意味着她会死。

  毕竟是夫妻,而且是相伴整整十五年的夫妻。曹桂在生活中还是一个非常温柔的,富有情趣的女人,她人有点傻,性子温顺,而且非常崇拜林珉,总说他是她的Hero,warrior和knight,林珉于她是真爱,而且他不是个狭隘的男人。

  虽然刚开始听到真相时有点懵,可思考了会儿,就变的既难过又愤怒了,妻子在未成年时被人强.暴,且生了孩子,他不该恨她,而应该怜悯她的呀。

  永别,就意味着她要死,林珉又怎能接受?

  但公安把她带哪去了,他该怎么找她,营救她?

  可怜他从年青的时候就出国,在国内毫无关系,也不认识几个人。

  翻了半天的电话簿,发现自己唯一可以求助的人,居然是他向来瞧不起的黑心货,他的妹夫,无良的黑心律师顾谨!

  拿着电话,林珉又气又憋屈,直接嚎出了声。

  ……

  再说林珺这边,Leo夫人是个非常细心,体贴的女人,给半夏和法典准备了饮料和小点心,还打开了电视机,让他们去看。

  法典哪会看电视,他更好奇隔壁的热闹,眼不丁儿的就溜了。

  Leo夫人体内的邪风肆意乱窜,而这,向来是中风的前兆,中医治疗中风,针灸是老传统,所以她今天带了一套银针,打算给她来个全身的针灸。

  半夏还是头一回看妈妈浑身上下,给病人针灸,捧了罐可乐,耐心看着。

  Leo先生和妻子不住一间房,正在午睡的,曹桂那边有响动,吵醒了他,但等他出来的时候公安已经走了,正好林珺来,他以为是林珺闹出来的动响,也就没多管。

  此时进了妻子房间,看妻子脱的光光的,浑身扎满了针,又觉得可笑吧,又有几分好奇,索性也坐在一旁看了起来。

  边看,还边要给林珺施加点压力:“林女士,明天史瑞克将和名扬公司签约。”

  曹桂都被带走了,林珉现在都是无头的苍蝇,正在四处乱碰,他签的啥约?

  但林珺懒得跟Leo这种狂妄自大的人说话,所以只装听不见。

  真正的好医生针灸起来,效果是立竿见影的。

  一套针灸半个小时,灸完,人会觉得浑身气森,气血通畅。

  Leo夫人此时就觉得浑身无比轻松,舒适,等林珺拔了针,长长伸个懒腰,感叹说:“林,如果你是我的私人医生,每天都能帮我这样灸一下,该有多棒。”

  出过国的林珺思想并不狭隘,相反,非常开放。

  而且,曾经沈四宝打着中西医结合的招牌四处骗人,但林珺有意识,有想法,想要真正把中西医结合起来,来研发新药,她是很愿意史瑞克在国内合资办厂的。

  并且在时机成熟的时候,她也想跟这种世界级的大厂合作的。

  所以她说:“其实你们最好跟东海制药签约,那是一家成熟的,拥有各种资质的老厂,当你们合作,从厂区的建设到药品的研发,都会非常快,而等你们的实验室建起来,我想我们应该摒除偏见,来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相互尊重的合作。”

  Leo夫人觉得林珺这个想法很不错,于是扭头看丈夫:“你的意思呢?”

  Leo先生因为刚刚去过一趟非洲,加上长久的旅途劳动,也浑身不适。

  看妻子仿佛很享受的样子,也想尝试一下针灸,当然,甭看他嘴上说中医没有价值,可史瑞克系统研究过复方半夏胶囊,知道它的疗效跟他们的特效药相比,并不差什么,所以将来复方半夏胶囊上市,将会对特效药的销售产生巨大的威胁。

  像林珺这样的专业型中医,会有一种独有的魅力。

  她温柔,娴静,但又不是居家型的贤妻良母,她自有一种专业的,让人心生仰慕的魅力,Leo先生于她,比曹桂更尊重,也更想跟她合作的。

  此时他又换了一种思路,说:“林,其实我们现在就可以合作的,如果你愿意把复方半夏胶囊的专利卖给史瑞克,我们将能大幅提高它的利润空间。”

  林珺将银针擦拭干净,一枚枚归整了,要教Leo夫人如何冲药,冷笑一声,问:“怎么提高,把成本只值两元钱的东西,卖二百块?”

  “当然,疾病是人类的头号杀手,作为掌握医药的人,我们是救世主,我们应该籍此获得财富和成功,而依靠我们的运营,你的财富将以百倍的方式增长。”Leo先生说。

  林珺自幼诊病,见惯了穷人,苦人,困难人,见了太多人为了看病东凑西借,还有人因为穷,有病不看,熬着,生生把自己熬死。

  而中医为什么是野草野菜,为什么要说悬壶济世,因为从医,本就不是发财的行业,它赚的是良心钱,医者,要先讲良心,有医德,才能有医术。

  一代代的中医,是受这种观念教化,并行医的。

  可你看看如今的资本家们,为了赚钱,剥削病人,简直恬不知耻。

  要不是有孩子看着,一杯滚烫的药,林珺就该泼到Leo先生的脸上了。

  可饶是如此,她还是给气的不轻,而一生气,她就会暴躁,发病。

  这不,林珺险些就要发病了,可这时半夏忽而说:“妈妈,老爷爷的脸不对。”

  “不管他,咱们该回家了。”林珺说,为了不吓到女儿,她把气给忍了。

  这时半夏指着Leo先生,说:“他和老奶奶应该是一个病,只是要轻点。”

  中风这种病,因为源自生活环境和饮食习惯,所以夫妻同患的比率非常大。

  他们俩口子应该是去非洲的时候,旅游劳顿,加饮食不注意,才邪风侵体的,只是妻子的要严重点,丈夫的要轻一点。

  为医者,看到人生病,自然要帮忙诊治,而趁中风轻的时候灸两针,把邪风逼出去,再辅别的药,效果就会好得多,所以林珺上手就准备给Leo先生扎针。

  可他居然尖叫了起来:“这个东方女人意图对我实施巫术,救命,救命!”

  “你要中风了,快停下,我帮你扎针。”林珺追着,试图给他扎一针。

  Leo先生居然连躲带跳,跑走廊里去了,一路喊着Help me,就好像林珺要杀他似的,Leo夫人非常尴尬,追着丈夫,试图让他冷静。

  可他居然说:“这是东方式的邪术,巫术,萨满,她是想迫害我。”

  世界第三大的药厂要在国内建厂,市级报社是派了记者的,这会儿下午,正好记者来例行访问,一上走廊就见林珺拿着根针,在追Leo先生。

  不明究里,可记者举起相机就啪啪,拍了几张照。

  Leo先生冲到记者面前,又喊起了Help ,这下可惹怒林珺了。

  她把银针一收,指着Leo先生的鼻子,吼说:“别喊啦。”

  这东方式的母老虎终于吓到了Leo先生,他不喊了,还举起双手,表示投降。

  记者倒不会拍照,但也兴致勃勃的旁观着。

  而这时,半夏扑过来,也抱上了林珺的大腿。

  话说,一开始林珺很生气的,可在半夏抱上她大腿的那一刻,她突然就不生气了,事实上,不仅国际上一直在抬西医,贬中医,国内也是,中药厂想申请一味药的准字号,得递几百次的材料,政府也是磨磨蹭蹭,一点都不热心。

  可这些西方祖宗,西方列强们来了,政府还会派记者天天采访呢。

  此时林珺不该生气的,相反,这是个非常好的,宣传中医的机会啊。

  她用手指自己的脑壳,先用英文说了一遍,再用中文说:“不出七天,Leo先生必定要中风,重则瘫痪,轻则半身不遂,届时,我会去医院看望他的。”

  牵起半夏的手,她说:“咱们走。”

  记者刷刷的写着,问林珺:“真的?”

  “当然是真的,您是日报社的记者吧,麻烦记下我这句话。我是慈心中成药厂的书记林珺,我是一位中医,我敢为我今天的话负。”林珺说完,扬长而去。

  记者还真是,认认真真的,把这段给写下来了。

  下了楼,林珺把半夏抱了起来,从她笑的皱皱的眼睛再看到她圆翘翘的小鼻梁,跟闺女碰了一下鼻子:“你个小机灵鬼儿,你怎么发现洋爷爷情况不对的。”

  半夏老老实实:“我怕他会吃我们,所以我一直在悄悄看他。”

  要不是她,林珺发现不了Leo先生的中风。

  而孩子的世界,天真到匪夷所思,而又让人忍俊不禁。

  Leo,老资本家,他还想来这个国家掠金,金掠不得,等着半身不遂吧他。

  作为一名医者,这是林珺头一回见死不救,但她心里没有一丁点的愧疚。

  ……

  法典不知跑哪去了,林珺得找着他,然后就得回家了,她正四处喊法典呢,没喊来法典,倒是喊来了气喘吁吁,满身大汗的林珉。

  “珺珺,你大嫂被逮了,十万火急,你知道海花港的港口在哪儿吗?”他问。

  林珺问:“你问这干嘛?”

  林珉先说:“你大嫂是有个儿子,但是她在十六岁时生的,而且是因为强.暴才生的,我很愤怒,愤怒于她的欺瞒,但我也很悲痛,毕竟她不像你,从小一直生活在很好的环境里,她的家庭条件太差了,被人欺负是再所难免的。她是犯错误了,可她是被迫的呀。”又说:“顾谨说他们把你大嫂带到码头去了,我找了一圈儿没找着人,你对这儿熟悉吧,走,赶紧带哥去码头。”

  林珺心说,自己这情圣大哥,接受起新事物来速度够快的呀。

  曹桂被逮也就两个小时吧,他已经说服自己,接受对方有儿子的事了?

  当然,一个十六岁的少女被强.暴,且产子,作为亲戚,他们不应该鄙视的,相反,应该同情,并积极的接受她才对,因为她是个可怜的,被欺负的弱者。

  可曹桂真的就那么无辜,只是因为被强.暴而生了个孩子。

  林珺拔通了顾谨的电话,问:“你跟我大嫂在一起吗,在哪儿?”

  “我们怀疑她跟上次码头,集装箱的爆.炸案有关,现在在码头,怎么,你要过来?”顾谨反问。

  林珉其实也凑着在听的,听完顾谨的话,愣了一愣:“珺珺,什么爆.炸案?”

  那是上个月,小民刚回来不久时,码头发生了一桩爆.炸案,有三个公安受伤。

  林珺来吃饭,赶上了,还曾参于过急救,当时刘马克等人也在海花港。

  而现在,公安确定了刘马克是曹桂的儿子,同时,还怀疑她跟爆 .炸案有关。

  林珺很想同情大哥,也很想怜悯曹桂。

  但显然,大嫂身上的惊喜太多,容不得林珺来同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