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高岭之花 > 第 2 章(“圣子”必须无欲无求,还...)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叶呦僵在那里,恨不得原地消失。陆烬听到声音,视线顺势看了过去,和叶呦在半空中交汇。

  ……

  时间仿佛都静止了,只有偶然过堂的风吹起了叶呦的裙摆和长发,像平静的湖面上掀起了一丝涟漪,灵动又迷人。风过之后,叶呦终于回过神,她飞快捡起地上的拜帖,挡在了自己的脸前:“对不起打扰了。”

  她说着脚步飞快地往厅堂外走去,跟那天从房间逃出去时如出一辙。

  眼见她就要走出遥香厅了,钟叔叔在后面叫住了她:“小叶,你要去哪里?不帮你妈妈求字了?”

  叶呦的脚步一顿,想到自己要是把叶女士交代的事情搞砸了,她还不知道要怎么收拾自己。心里一番天人交战,叶呦最后还是妥协地折返了回来。

  她在距离主人位最远的太师椅上坐了下来,低头看着地面,继续用拜帖挡着脸。

  刚才叫他们的小厮走过来,朝她微微躬了躬身,礼貌地抽走了她手里的拜帖:“谢谢。”

  叶呦:“……”

  小厮把厅内六个人的拜帖都收走了,整齐地摆放在一旁。叶呦悄悄抬了抬头,正好瞧见陆烬正在看自己。她连忙收回视线,用手拨了些长发挡住自己的脸。

  救命,他肯定认出自己了!她这辈子就没这么无语过!!

  “既然大家都到齐了,我们就开始吧。”说话的是站在陆烬身旁的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他身着唐装,戴着眼镜,是山庄的总管,大家都叫他喜叔。

  叶呦这会儿也没心思注意听他说了什么,只大致知道等会儿摇号是用签筒摇。她从头到尾一声没吭,倒是坐在她斜对面的大哥意见挺多:“搞这么复杂做什么,你就直接开个价,一个字多少钱?”

  叶呦偷偷瞄了他一眼,这人是在她后面来的,她刚进门时没看到他。这大哥叶呦认识,姓马,是靠拆迁款发家的,她之前在聚会上见过他两次。

  马大哥自从发家后,一心想混入A市名流圈,经常在各种聚会上露面,没想到连鹿鸣温泉山庄的热闹都要凑一下。

  马志华的话说完,陆烬没作声,他身旁的喜叔开口道:“马先生,山庄有山庄的规矩。”

  “规矩?”马志华嗤笑了一声,“也就你们这些人爱瞎折腾,这样吧,我来也不是为了求护身符的字,我是想让陆先生写副毛笔字给我。”

  坐在他旁边的女人看了他一眼:“马先生还懂毛笔字?”

  马志华不屑道:“这有什么不懂的?我知道陆先生是郑老的徒弟,郑老现在已经封笔了,他的字是千金难求。好在还有陆先生呢嘛,他得了郑老的真传,写的字也一样值钱。”

  女人笑了笑没再说话,喜叔开口道:“不管求什么字,都是抽签决定。”

  马志华哼了一声,声音里明显带着不满:“不就写个破字吗,还真把自己当盘菜了。”

  叶呦眉头皱了皱,也顾不上挡脸了,看着对面的马志华刺了他一句:“是啊,就是个字而已,要不你自己写呗,巴巴地跑这儿来做什么呢?刚才也爬楼梯了吧,舒服吗?”

  起先的女人轻笑一声,马志华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按他的脾气,肯定是要骂两句的,但他认得叶呦,知道她是叶家的人,所以只是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她道:“叶家的小丫头,关你什么事呢?我刚才看你不是都要走了吗,怎么现在又管起闲事来了?”

  叶呦双手扶在太师椅的扶手上,坐得稳稳当当的:“嘿我现在又不想走了,刚才人家说了,不管求什么字都是抽签,多我一个人,就能拉低一点你中签的概率,我还偏要留下来。”

  “嘿你……”马志华本想发飙,但转念一想,又朝叶呦笑了起来,“你要是这么闲,不如多去跑跑投资,我听说你那个小公司,最近资金不够啊?要不马哥给你投点儿?”

  叶呦的嘴角轻轻扯了一下。她大学的时候,和高佳雨一起开了个游戏公司。当时她们团队总共就七个人,叶呦一个人负责了全部二十万字的文案,高佳雨带着个小徒弟,画了游戏所有的立绘和CG图,至于编程代码有关的工作,都是一位计算机系的学姐在负责。

  因为那会儿资金和经验都有限,她们决定只做一个单机乙女游戏。毕业那年游戏终于上架了,虽然是单机买断制,但卖得意外火爆,做的周边也脱销好几次,为她们赚了不少钱。叶呦顺势扩大了公司,着手搞乙女手游。但研发手游比叶呦想的还要烧钱,她们之前赚的已经全部投到了新游戏里,还又自己拿了不少钱出来,眼见游戏要准备二测了,资金又没了……

  她看着马志华,抿唇朝他笑了笑:“不劳马大哥费心了,资金的问题我自己会解决,你还是把钱留着买陆先生的字吧。哦,前提是你能抽中。”

  马志华动了动嘴角,还想说什么,就被喜叔打断了:“马先生,既然来了山庄,就要遵守山庄的规矩,如果您不同意,随时可以离开。”

  马志华皱着眉头,虽然不太高兴,但还是坐了回去。

  叶呦看他吃瘪的样子,嘚瑟地笑了一下,然后感觉陆烬的视线又落在了自己身上。

  她连忙用手挡住脸,缩了回去。

  陆烬移开视线,开口说了第一句话:“既然大家都没有异议,那就开始吧。”

  声音清冷悦耳,如同他给人的感觉。

  抽签的流程很简单,他们每个人的拜帖上都标注了数字,竹签上也刻了相应数字,抽中的竹签上是几号,便是几号中签。

  喜叔把准备好的签筒拿到陆烬旁边,陆烬扫了一眼,从里面抽出一根竹签,微垂眸子,念出了上面的数字:“三。”

  旁边的小厮对比了下拜帖,看着叶呦的方向道:“恭喜叶小姐中签。”

  叶呦刚才看陆烬抽签看得正入迷——她不知道为什么一个这么简单的动作,他做出来这么好看!

  这会儿忽然被cue,叶呦还有点儿没反应过来:“啊?”

  喜叔看着她道:“叶小姐,这边请。”

  “哦、好。”叶呦连忙站起身,跟了过去。

  厅堂里有一张专门写字的案几,上面摆着笔墨纸砚。陆烬就站在案几前,身形笔挺修长,腰间黑金刺绣的腰封,将他的腰线勾勒得更加漂亮。

  “带符纸了吗?”陆烬微微侧头,看着她问。

  “嗯嗯。”叶呦收回视线,从包里拿出叶丽兰给她的香囊和符纸。来的时候叶丽兰跟她交代了,这香囊和符纸都是在清净寺里求的,陆先生提了字,就将符纸装进香囊里。

  她正准备上前将东西递给陆烬,就被像个护法一样杵在旁边的喜叔拦了下来:“叶小姐,交给我就好。”

  “哦……”叶呦把手里的东西给了喜叔,然后看他转交给陆烬。

  陆烬把符纸在案几上展平,拿起毛笔蘸了点墨:“要写什么字?”

  叶呦道:“和,家和万事兴的和。”

  “嗯。”陆烬应了一声,提笔写了起来。

  叶呦伸长脑袋去看,这会儿她才闻到,陆烬身上有一股清冽的松柏香气。

  不是香水,像是线香熏染上的。

  “好了。”陆烬提好字,将毛笔放在一旁的笔搁上。字迹很快被吹干,陆烬把符纸叠好,装进香囊,然后将香囊递给了喜叔。

  喜叔再转交给叶呦。

  “……谢谢。”叶呦把香囊放进了包里。

  一旁候着的小厮走上来,朝叶呦恭敬地道:“叶小姐,请。”

  他的手指着门口的方向。

  叶呦:“……”

  其余人已经先行离开了,叶呦也被小厮一路护送到了山庄大门口。

  下山前,她又朝身后的大门看了一眼,然后回过身走了。

  她到家没一会儿,叶丽兰也回来了。叶丽兰已经知道叶呦中签的消息,一进门就喜上眉梢地看着她:“运气不错,你钟叔叔去了两次都没中,你这是开门红啊。”

  “呵呵。”叶呦勉强笑了两声,把香囊交给了叶丽兰。任务完成了,叶呦还杵在原地没走,叶丽兰见她欲言又止的样子,问了她一声:“你还有什么事?”

  “那个,我想问一下啊,就是那个……”

  “哪个?”叶丽兰拿着香囊,看了她一眼,“有话就直说,别吞吞吐吐的。”

  “咳。”叶呦干咳了一声,眼睛瞄着别的方向,“就是那个陆先生吧,他这个设定我懂,就跟玄幻、武侠小说里的圣子圣女差不多,必须无欲无求,还得保持处子之身。我就是想问一问啊,如果他不是处子之身了,他写的字还灵验吗?”

  “……”叶丽兰难得的沉默了,她看着叶呦,眼里带着丝探究,“你为什么会这么问?陆先生自幼长在山庄里,凡是和他打过交道的人,都知道他的品行。”

  “我不是怀疑他的品行,我的意思是……”叶呦斟酌着语言,“你们老说他禁欲、不近女色,但你们怎么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呢?你们难道躲他床底下偷听了吗?如果他不是,那你们整这么多,不都白忙活吗?”

  叶呦说完,叶丽兰沉默得更久了:“那你为什么就觉得他不是呢?你也躲他床底下偷听了?”

  “我当然没有偷听!”叶呦否认得极其干脆。

  她只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当事人罢了。

  “那你在这里说这么多,有什么意义吗?”叶丽兰问。

  叶呦:“……”

  叶呦沉默了半天,憋出一句:“要不你下个国家反诈APP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