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先婚后爱 > 第二章(解决麻烦)

  很快,简杭拿到了结婚证。
  她和秦墨岭不熟悉,各自保管自己那本结婚证。

  两人一前一后从民政局出来,全程无交流,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今天来办理离婚手续。

  她跟秦墨岭完全是按照两家长辈的意思在走流程。秦奶奶说今天日子不错,催促他们领证。
  于是就这样,没有求婚,没有任何承诺,没有浪漫的仪式感,她嫁给了秦墨岭。

  她的车子停在路对面的停车场,秦墨岭的车由司机开过来,在前面缓缓停下。

  车停稳,秦墨岭没等司机下来开车门,他径自拉开后车门坐上去。他看简杭一眼,没什么好说的,对她微微颔首,关上车门。

  “秦墨岭。”简杭想起什么,快步走过去。

  秦墨岭滑下车窗,“还有事?”

  简杭扬扬手里的结婚证,“你打不打算隐婚?”

  秦墨岭反问:“你跟尹林签的劳动合同里有不许结婚这一条?”

  这哪跟哪,简杭道:“没有。”
  秦墨岭:“那隐婚干什么?又不是明星。”

  她不是看他连领证都不情不愿,非要选下午,所以事先问清楚,别到时她跟别人说了她老公是他,他又不想公开,搞得她上赶着倒贴一样。

  简杭跟他确认要不要隐婚,还有一个原因,“你如果没隐婚的打算,我向董事会交代高太太那事时,顺便说一下我的婚姻情况。”
  她和秦墨岭的结婚证,是她没有插足高总婚姻的一个有利证据。

  秦墨岭再次给了她确定答案:“隐婚不如不结婚。”

  所以她可以拿结婚证当挡箭牌。
  简杭没把他当老公,习惯性道:“谢谢。”

  秦墨岭支着下颌,深幽如谭底的目光在她脸上停留几秒,之后望向车流如梭的马路,“尹林董事会为难你了?”

  简杭迟疑一下,暂时不清楚,庞林斌都看到了那个视频,董事会其他人应该也会看到,总有好事之人看热闹不嫌事大,不可能不传给其他董事。

  “董事会现在还没有找我。”她道。

  秦墨岭点头,其他没说。
  车窗滑上去,司机发动车子驶离。

  简杭去路对面找自己的车,她没搞明白刚才秦墨岭为何打量她几眼,像在看她,但又像在思考什么事情。
  她看不透秦墨岭,也没精力去猜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启动车子回公司。

  办公室工位上,五六个人正围坐在一起吃下午茶,咖啡和甜品,人手一份。
  几人边吃边说笑,引来简杭也全然不觉,直到林骁一个转脸,看到简杭站在门口,正在悠悠看他手里的甜点。

  林骁愣住,他不知道简杭去领证,以为她今天早早回家了,他可是亲眼看见她拿着包和车钥匙走向电梯间,哪知道她突然杀个回马枪。
  不应该呀。
  被高总的原配打上门,在所有下属面前社死,换谁也得怀疑人生,得回去好好调整一下自己,再严重一点,辞职也不是没可能。
  可简杭完全一副没事人的样子。

  林骁确定自己没眼花,他从简杭脸上看出轻松愉悦的神色。不由心里突突直跳,简杭越平静,意味着后面有疾风骤雨在等他们。

  “老大,我们...”林骁讪讪一笑,“我们准备通宵加班,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

  现在是下午四点半,说是为了通宵加班提前吃晚饭,也提前太多,林骁刚才解释时,心虚不已,原本两腿翘在桌上,立即老老实实拿下来,笔挺坐好。

  其他几人默默低头,嘴里还有甜品,来不及咀嚼,提心吊胆咽下去,差点被噎死。
  老大今天心情本来就不好,他们趁她不在时还这么逍遥,这不是自己找死往她枪口上撞么。

  简杭问:“下午茶谁买的?”
  林骁:“我。是我主动买的,也是我拉他们堕落。老大你要怪就怪我一个人。”

  “是我们自己想吃。”
  其他几人异口同声。

  林骁好心请他们吃下午茶,说今天老大开会时,他们各个都神经紧绷,必须要来一杯咖啡压压惊。
  林骁买之前他们是知道的,也没拒绝,让林骁一个人背锅不厚道。

  简杭看向林骁,“下午茶的钱找我报销,我请你们。”

  所有人目瞪口呆。

  “咖啡要慢慢喝。”简杭转身回自己办公室。

  高太太那件事,她必须占据主动权,要是等董事会要求她给个交代,她就变得被动。
  现在只有庞林斌问她怎么回事,在某种意义上,庞老板的询问不代表董事会,她是庞林斌任命的分公司的负责人,发消息问她怎么回事,有关心的成分在里头。

  原本她打算弄清事情原委再仔细汇报给董事会,现在决定提前汇报,看看董事会那边什么反应,她好有所准备。

  简杭没有长篇大论,言简意赅将事情来龙去脉说清楚。
  没用二十分钟就全部搞定,给庞老板发过去,又顺带抄送其他董事。

  曼哈顿那边现在是凌晨五点钟,他们不会这么早看到邮件。
  简杭叉掉邮箱,靠在椅背里安静几分钟。

  今天一个下午比平时一个月的时间都漫长。

  简杭从包里拿出结婚证,拍了发到家庭群里。
  两分钟过去,群里没人回应。

  爷爷奶奶应该正在店里忙活,母亲今天可能又出去爬山了,父亲大概还在上课。母亲退休后经常约朋友爬山,父亲今年带初三毕业班,课时也多。
  简杭退出群聊。
  她拿起结婚证,目光凝结在上面的证件照上,她和秦墨岭成了夫妻,然而他并不爱她。高太太打上门的视频传到庞林斌那里时,她以为她跟秦墨岭这婚结不成了。

  定定神,简杭收起结婚证,开始忙工作。

  快下班时,手机里的消息一条接一条,家庭群里热闹起来。
  爷爷奶奶把她和秦墨岭的证件照差点夸成花。

  母亲问她明晚有没有应酬。

  简杭:【应该没有。】
  母亲:【那你跟墨岭明晚回家吃饭?给你们庆祝庆祝。】

  简杭盼着回家吃饭,不代表秦墨岭乐意庆祝,说不定他还有其他安排,根本没空。
  她先跟秦墨岭确定时间:【明晚有空吗?我妈喊我们回家吃饭。】

  秦墨岭只回了她两个字:【没空。】
  简杭:【好,我知道了,你忙。】

  他没有任何解释,也没再回她,简杭把这句话加工一下,发到家庭群里:【妈,秦墨岭没时间,他明晚有应酬,推不掉,改天吧。】

  母亲:【行,等你们有空再说。反正今晚你们自己会庆祝。我们给你们庆祝早一点晚一点都无所谓。】

  难怪母亲选明晚让他们回家,母亲以为,今天晚上她跟秦墨岭会过领证纪念日。
  其实不然。
  秦墨岭娶她不是心甘情愿,怎么可能庆祝领证。

  她不知道其他女人在领证那晚有什么安排,反正她跟平时没什么两样,在公司加班到八点钟才回家。
  刚进家门,庞林斌给她打来电话。

  庞林斌:“你跟高域那事,解决了。秦墨岭半个钟头前给我们董事会每个人都打过电话。”

  简杭错愕:“秦墨岭说什么?”

  “说你们俩从小认识。”

  简杭一怔。
  她跟秦墨岭是相亲认识。
  小时候根本不认识。

  “秦墨岭还说,你们两家长辈早就有心撮合,因为你们俩太熟悉,又没有早结婚的打算,一直拖到现在才领证。”

  秦墨岭的意思很明确,简杭连嫁给他都一拖再拖,怎么可能为了一点利益去做高域的情人。
  他打电话给尹林的董事,不仅是解释,也表明态度,如果简杭和高域有什么负.面新闻,受影响最大的不是尹林资本,是他,是秦家。
  所以尹林资本没什么可担心的,他会善后。

  秦墨岭一通电话,解决了简杭所有麻烦。

  庞林斌在得知简杭和秦墨岭结婚时,震惊不已。
  他突然想起来,“你之前住院躲相亲,就是躲秦墨岭?”

  简杭:“......嗯。”
  当时她高烧,又急性肠胃炎,应酬时酒喝多的缘故,其实不用住院,但她不想跟秦墨岭相亲,于是借口住了几天。
  但最终还是没能逃脱相亲的命运。

  在旁人眼里,她家庭这么普通,能嫁到秦家,是上辈子烧了高香。
  只有她自己清楚,嫁给秦墨岭,她什么优越感都没了。她跟秦墨岭的差距太大,打拼这么多年,她所有身家加起来,顶多买他戴的两三块手表。

  今天领证时,她瞥见秦墨岭手腕上的表,要八位数。

  “别妄自菲薄,你的能力足以匹配秦墨岭。”庞林斌宽慰她两句,转而道:“刚才我们简单开了一个会,决定高总这事到此,交给你自己处理。”

  “谢谢庞董。”

  “别急着谢,我还没说完。至于高太太,你私下解决恩怨的时候不要撕破脸,知道你委屈,可简杭你得学会权衡,到底是出气重要,还是利益人脉更重要。你那边好好解决高太太的事,最好事情圆满解后,高域的人脉还能继续为你所用。”

  “嗯,我有数。”个人委屈不重要,公司利益才是一切。

  挂断电话,简杭脱下大衣挂起来,去厨房倒水。
  半杯水喝下去,她才回过味来,原来在民政局门口,秦墨岭看她那几眼,是在想着帮她怎么善后。
  她们尹林的董事会成员,除了庞老板,其他都是欧美人,秦墨岭不见得都认识,还得找朋友搭桥牵线。

  秦墨岭还为了她撒谎。
  她跟他根本不熟悉,相亲那天,是人生有印象以来,第一次见面。
  更没有两家长辈一直想撮合他们俩这回事。
  秦墨岭只是她母亲的学生,母亲是小学老师,秦墨岭小学毕业后,跟母亲也没任何联系。

  简杭感谢秦墨岭:【谢谢帮我解决了这么大麻烦。】

  秦墨岭:【不客气。】
  隔了半分钟,他又发来一条:【你不用放心上,我这么做是为秦家,为我自己着想。】

  简杭懂他什么意思,【我知道。放心,不会因为你帮了我,误会你喜欢我或怎么样。】她拎得清自己,不会自作多情。
  【还是很感谢。】

  秦墨岭盯着手机屏看了几秒,没回,扔下手机去洗澡。
  还没走到浴室门口,手机连着振动两下。

  他脚步顿了下,似乎有犹豫,最终还是折回去看手机。

  以为简杭又在解释,点开来,是堂弟秦醒的消息:【哥,你跟嫂子不是今天领证吗?】

  秦墨岭:【嗯。怎么了?】
  【也不见你发朋友圈。】
  【你以为我跟你一样?】

  这话秦醒不爱听,【喜欢发朋友圈怎么了?那叫热爱生活,懂不懂?】
  他对堂哥发不发朋友圈一点兴趣没有,受奶奶之托,确定一下堂哥和简杭到底领没领证,奶奶就怕堂哥糊弄家里人,嘴上说领,其实没领。

  【你不发朋友圈,那至少在家庭群里发发呀,让我们沾沾喜气。】

  秦墨岭这种人就不可能把自己结婚证发到群里,他打开家庭群留言:【以后跟我们两口子有关的事,你们找简杭商量,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随后,他把简杭拉进群。

  秦家家庭群里几十人,纷纷欢迎简杭进群。
  简杭刚进来,看不到秦墨岭之前的那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