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先婚后爱 > 第八章(周三晚上的电话...)

  搬进别墅第一晚,秦墨岭失眠了。
  他睡觉从来不认床,也不认地方,一年至少有三分之一时间出差住酒店,最高记录一星期换了五家酒店,这五家酒店分别在不同城市。
  他没有认床的条件。

  现在住在自己家,居然睡到半夜醒来,之后怎么都睡不着。
  可能是因为他喜欢住高层,突然住二楼不习惯。

  这些年不管是住公寓还是住酒店,秦墨岭首选高层房间。他常住的那套公寓在五十几楼,能俯瞰半座城的繁华夜景。
  但现在,眼前能看得见的,只有院子里的草坪和一座不大的花园。
  天冷,花园里没什么景可看。

  秦墨岭关了窗帘,回到床上,靠在床头刷手机。他突然想起什么,打开简杭的微信,更改备注。
  简杭的英文名是Olive,小橄榄。
  他给简杭的备注是:Olivia

  不知道简杭给他的微信备注是什么,是他的名字,还是老公?

  秦墨岭看了会儿手机,依然不困,他干脆去书房加班。

  搬到别墅的第三天,秦墨岭晚上下班去了爷爷家,奶奶叫他回家吃饭。

  秦老太太听说孙子主动搬到婚房,别提多高兴,这桩婚事是她跟老爷子做主定下来,两个孩子过得好他们才放心。
  “住得惯吗?”她关心道。

  秦墨岭:“住不惯。”

  秦老太太:“住几个月就习惯了。”

  秦墨岭:“......”
  他原本还想说什么,又觉得没必要,不论他说什么,奶奶都会拿“慢慢就习惯了”这句话来堵他。

  老太太知道孙子心里怎么想,“没让你一直住别墅,等你跟简杭感情培养好了,你们爱住哪住哪,没人管你们。现在情况特殊,你将就点。”
  “简杭也搬过去了吧?”她问。

  “还没。”
  秦墨岭以为她会自觉搬过去,那天他专程在她办公室提到,他周末要搬家,就是想告诉她,她也可以搬了。
  结果她毫无反应。

  “简杭最近在争取一个大项目。”
  他找个理由搪塞奶奶,替简杭打圆场。

  秦老太太理解简杭,“不着急,让小杭安心忙项目,等拿下项目再搬也不迟。对了,到时你们俩回来吃饭,跟你们商量婚礼什么时候办。”

  秦墨岭不知道简杭忙什么,刚才那么说只是他信口瞎编。
  至于婚礼,他不想那么早办。

  --

  被秦墨岭无意说中,简杭确实在忙着争取大项目,为拿下万悦集团的并购项目,她暂时戒掉游戏,一个月后出关。

  林骁得知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他不是没其他朋友组队游戏,只是少了小橄榄,玩起游戏没意思。
  四年来,他跟秦醒和小橄榄成了默契的铁三角,所向披靡。跟其他朋友组队没有跟小橄榄配合时的默契度。

  他打游戏不单纯是为了消遣时间,毕竟他能消遣时间的娱乐项目数不胜数,打游戏是为了寻找碾压别人的刺激感。
  没有小橄榄和他们组队,他还怎么碾压别人?

  林骁越想越不甘:“小橄榄你不是有了新欢,打算踢掉我跟秦醒!”

  简杭:“......”
  【不比你们这些三代,想干什么干什么,不想干直接咸鱼躺平。我接下来一个月都得培训,考核万一不过关,我无法晋升,晋升不了就得滚蛋。】
  她把情况往严重了说。

  林骁拍着胸脯保证:“被开你来找我,我保证把你工作给安排得妥妥当当。你是想来我家公司,还是想去秦醒家公司,一句话的事儿。”

  简杭:【我忙了。】
  她退出游戏。

  一直到第二天中午,林骁还在为小橄榄闭关一个月而郁闷。
  有无数个瞬间,他怀疑小橄榄是不是彻底抛弃他跟秦醒,申请小号跟新欢去虐菜了。

  午休时,小橄榄没上线。
  林骁留言:【闭关的第一天。你会不会有新欢!】

  秦醒给他打来电话,“忙不?我去瞧瞧你。”
  “你在哪?”
  “在你公司楼下。”秦醒过来见客户,客户就在隔壁写字楼,他顺道来跟林骁吹吹牛。

  林骁有气无力,“给我带杯热美式。”
  他需要热咖啡暖暖心。

  秦醒打包了两杯咖啡,一杯给简杭。他每次过来都会跟简杭打个招呼。

  “嫂子。在忙呢?”
  简杭办公室门没关,秦醒象征性敲两下门。

  简杭起身,热情招呼他进来坐,“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在隔壁谈事。”秦醒放一杯咖啡在简杭桌上,又给林骁发消息:【过来拿你的咖啡。】

  林骁火气直往上窜:【操!你让我去女魔头那里拿咖啡?】
  【她现在跟我是一家人,你说话注意点。】

  林骁想反驳来着,又发现秦醒的话没毛病。他忍气吞声,不情不愿去了简杭办公室。
  现在是午休时间,就算简杭是他顶头上司,也管不了他在私人时间说什么。
  他跟秦醒抱怨道:“小橄榄肯定背着我开了小号,跟其他人好上了。”

  正在电脑前的简杭,很无语地扫他一眼。

  秦醒给林骁使个眼色,提醒他别在上司面前胡言乱语。秦醒打岔过去,问简杭:“嫂子,你玩游戏吗?”

  “不玩。”简杭脸不红心不跳道:“玩游戏上瘾。我没时间。”

  秦醒不疑有他,“嫂子,你跟我哥一样。我哥也不玩游戏。他最烦我打游戏,说玩物丧志。”

  林骁有被内涵到,他不服气,忽地坐直,“你哥他自己还玩车呢,怎么不说了?”

  秦醒:“可能他觉得他玩的不是车,是钱。”
  林骁:“......”

  简杭心里愁的是,她跟秦墨岭是彻彻底底没有共同语言。本来还想着,等住到一起,她跟秦墨岭组局打游戏,时间一久,总能有话说。
  秦醒一句话,让她幻想破灭。

  待了一杯咖啡的时间,秦醒告辞。

  简杭下午还约了人,她示意林骁,“跟我出去一趟。”
  “去哪?”
  “万悦。”

  在业务上,林骁烂泥扶不上墙,用他自己的话说,我已经是咸鱼,我就是再翻身,我还是咸鱼呀。
  但简杭始终没放弃他,只要有新项目,她都带上他,耳濡目染,总能开开眼界。

  她对他的这种好在林骁眼里,是赤.裸裸报复,是给他穿小鞋。
  林骁每天睡前最后一件事是打游戏,再跟小橄榄和秦醒讨论一下战术,次日睁眼第一件事是,祈祷简杭快点晋升调走。
  如果哪天简杭离职,不在尹林干了,他一定要买烟花庆祝,在郊外放上个三天三夜。

  林骁回办公室拿上外套,跟简杭一道下楼。
  迎面遇到从外面回来的同事,跟简杭打招呼:“Olive,好。”

  林骁感觉自己魔怔了,听到Olive莫名想起小橄榄。他偷偷瞄一眼身边的简杭,人跟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小橄榄多好一人,再看女魔头。
  唉。

  林骁怎么都想不通,简杭这样的女人,他爸和他妈怎么会欣赏的起来?他妈妈居然想让简杭做儿媳妇,还鼓动他去追简杭。
  他有多想不开去追简杭,再说他对姐弟恋没兴趣。

  可他妈妈说,女大三抱金砖。可算了吧,他要金砖砸自己的脚吗?要是跟简杭在一起,他下辈子的幸福彻彻底底完蛋。
  终于终于,简杭领证结婚,他妈妈这才死心消停。

  去万悦集团路上,简杭认真看资料,坐她旁边的林骁生无可恋,叹口气,认命地拿份资料假模假样看起来。

  万悦集团负责收购案的是钟妍菲,她是万悦老板的女儿,钟家的大千金。钟妍菲已经结婚,还有个小几岁的妹妹,叫钟妍月。

  简杭不认识钟家的姐妹俩,是高总替她约到钟妍菲。

  约了四点钟见面,简杭三点半就到了万悦集团楼下,等到三点五十,她跟林骁上楼。

  接待他们的是钟妍菲的助理小章,小章送来咖啡,“钟总还在开会,你们稍等。”

  四点二十,小章再次进来,抱歉道:“有个项目出了问题,钟总赶去现场了。”
  意思再明显不过,钟妍菲今天下午没时间跟他们面谈。

  简杭礼貌笑笑,“没关系,下次再约。”

  下次再约不是客套话,她回去路上就给高域打电话,让他帮忙再跟钟妍菲约个时间。

  高域一听简杭没见到钟妍菲,心里瞬间有数,想要拿下万悦集团这个并购项目,比他们想象中要难。

  简杭不是头一天混职场,有些事她跟高域心知肚明,两人更是心照不宣。钟妍菲是甲方,有资本决定见或不见一个人。

  至于钟妍菲为什么不见她,可能真的临时有事,也可能钟妍菲看中其他家金融机构,没打算跟她们尹林合作。
  这些已经不重要。
  简杭关心的是,下次能不能顺利约到钟妍菲,只有见到钟妍菲,她才有机会争取到项目。

  高域:“这事交给我,我再约。”

  简杭回到公司,一头扎进项目资料,晚饭是助理叫的外卖,吃完后接着分析资料,忙起来没注意时间。
  放在桌角的手机振动,她看一眼号码,拿起来接听。
  “什么事?”

  秦墨岭淡声道:“今天周三。”

  简杭看手表,刚好十点半。这个时间是他们商量好每周打电话的时间,她早就忘得一干二净。
  如果不是无名指的戒指,她经常恍惚自己是不是已婚。

  “忙糊涂了。”
  简杭揉揉额角。

  秦墨岭问:“还在公司?”

  “嗯。”简杭拿起手边水杯喝水,水已经凉透。

  秦墨岭在家里的书房,手边压着一张纸,上面有他列的今晚打电话的提纲,旁边备了一支笔,随时记录她讲话的重点。
  “这几天都在忙什么?”
  说罢,他抄起笔。

  简杭:“忙工作,手头有三个项目,其中一个快要收尾。最近忙着争取万悦集团的一个并购项目。”
  “每天两点一线,家,公司。除了工作还是工作。”她没提游戏,已经打算戒游戏一个月,更没有提的必要。

  简杭站起来,拿着杯子去兑热水。

  秦墨岭放下笔,她的生活过于单调,没什么需要记的。
  他又问:“没爱好?”

  有啊,被他称为玩物丧志的游戏,就是她的爱好。但她没打算告诉他。
  简杭想了想才说:“有一个。”
  “什么爱好?”
  “赚钱。”

  她除了赚钱就是游戏,现在不玩游戏,剩下唯一一个爱好可不就是赚钱。

  秦墨岭无话可说。
  静默片刻。
  见简杭也没其他事要跟他说,接下来他说了说自己这几天做了什么,只挑了几件重要的事说给她。
  和她差不多,秦墨岭大多时间都在忙工作,不过他的业余生活比她丰富。
  “昨晚跟蒋盛和在会所打了一晚的牌。”

  简杭知道蒋盛和,她还在尹林资本总部时,跟这位商业巨佬打过两次交道,简杭顺口问道:“你们关系很好?”

  “嗯。”秦墨岭没深聊,他和简杭打电话了解对方干了什么,是用来应付家里人,有些事知道个大概即可,没深聊的必要。
  “你什么时候回去?”

  简杭兑好一杯温水坐回来,“还有十几页资料,看完再走。”

  秦墨岭看时间,等她忙完,估计得十一点半,“太晚,我让司机接你。”

  简杭拒绝:“司机的话就算了,麻烦人。”如果是他来接,她就在公司等等再走。

  秦墨岭不傻,听得出她话里潜台词,她想让他去接。
  他从来没给谁当过司机,没专程去接过谁。

  转而又一想,简杭是他老婆,不再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不管感情如何,他对她有最基本的责任和关心。
  他去接她是责任,不是他心里想去。

  做好心理建设,说服了自己,秦墨岭单手把桌上那张电话提纲纸胡乱折了几道,塞进抽屉,顿了顿才说:“那你在公司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