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先婚后爱 > 第十章(看展)

  秦墨岭不可能自己送票给简杭,之前给她送情人节礼物,去她办公室拿钱包,还给她买咖啡,昨晚又不忍心她一个人那么晚回去,主动去接她,已经破例太多次。
  要是再给她送画展门票,难保她不多想,他是想见她才找这么多借口。

  他打算让秘书送过去。

  翌日。
  秦墨岭想起之前借了简杭的车,还没还给她,他给司机打电话,不用来接。
  吃过早饭,他开简杭的车去公司,抽空把车还给她。

  上次开简杭的车是晚上,秦墨岭没开顶灯,车内装饰只看个大概,没注意到扶手箱上还有个手办。
  他想象不出简杭那种冷淡的性格,竟然喜欢幼稚的手办。
  拿起来看了看,做工精致。

  秦墨岭不玩游戏,不知道这个手办是游戏里的联名公仔。

  乐檬的地下车库,有秦墨岭的专用车位。
  他直接将车停在专用车位上。

  今天高秘书也早早到了公司,和秦墨岭的车前后开进地库,她眼见前面那辆白色汽车,直接停在老板的专用车位上。
  心想,是哪个新来的员工,反正乐檬的老员工不会把车停在那。
  她忙打开车窗,想跟对方说一声,把车挪一下,那是老板的专用车位。
  “您好,不好意思,打扰一下...”
  话说一半,顿住。
  白色汽车的门推开,下来的人是秦墨岭。
  “秦总,早,不知道是您的车。”

  秦墨岭颔首,关上车门,说:“我老婆的车。”

  高秘书:“......”
  老板开简杭的车来上班,说明他们夫妻关系,并不是外界传的那样。
  老板主动说是谁的车,用的是‘我老婆’,而不是‘我太太’,太太这个称呼更正式,而称呼‘老婆’更自然更亲近,那说明老板今天心情不错。
  老板心情好,她工作时的压力才能小一点。

  秦墨岭锁车,去电梯间。
  他是专梯,不用等。

  高秘书看见老板站在电梯前没摁电梯,她明白,老板是有事交代她。
  脚下像生了风,她一路几乎小跑过去。

  秦墨岭递给她一个信封,“送到尹林,给简杭。”
  “好。”高秘书不多问,接过信封。

  高秘书随老板一起,乘坐专梯上去。

  秦墨岭忽然想到一个比秘书还合适送票的人,秦醒。有些话,他方便直接跟秦醒说,不方便跟秘书多讲。
  他跟简杭的婚姻,是私事,不想让外人知道太多。

  走出电梯,他又问高秘书要回那个信封。

  高秘书以为老板要亲自给简杭送去。

  到了办公室,秦墨岭没急着开电脑,先打电话给秦醒,问他起来没。

  “这都几点了我还不起来,你以为我是林骁啊。”

  秦墨岭听过林骁这个名字,可能也见过本人,但没什么印象,秦醒狐朋太多的缘故。
  “来我办公室一趟。”

  “什么时候?”
  “现在。”
  “嘛事儿?”
  “来再说。”

  秦醒最不喜欢别人卖关子,但这人是秦墨岭,他完全可以忍。

  开着那辆拉风的跑车,秦醒直奔乐檬。

  秦墨岭刚搁下手机,高秘书敲门,一同进来的人还有秦三叔。
  秦三叔依然是乐檬的挂名董事长,他来找秦墨岭自然不用任何预约。

  刚才高秘书见到秦三叔也吃了一惊,来不及跟秦墨岭汇报,陪着秦三叔过来。

  秦墨岭示意高秘书去忙,他亲自给三叔倒水,三叔刚疗养出院,不宜喝茶,他接了一杯白开水。
  “三婶不在家?”
  他不是揶揄三叔,就是正常聊天。

  秦三叔叹口气,自我打趣:“她要在家,我还敢来。”
  他昨天出院,妻子自己有事要处理,不可能一天二十四小时跟着他。在医院那么久,他正好出来透透气,不知不觉就走到乐檬。
  自从他动过手术,妻子不许他再过问公司的事。他只能把公司全盘交给秦墨岭,一开始秦墨岭根本不愿接手。
  后来好说歹说,秦墨岭才勉强答应。

  乐檬高层最近动荡,尤其是事业四部,四部总裁郁鸣,被秦墨岭抓到把柄,郁鸣这事到时要牵出不少高管,如果高管大批离职,后果不堪设想。
  “你这么大动作,小心乐檬股价跌停。”

  秦墨岭不以为然,“跌了我正好回购。”

  秦三叔:“你说得轻松。有些事根本就不可能完全按照你的想法一步步往下发展,一旦脱离掌控,你无力回天。”

  “三叔,您好好养身体。放心,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秦三叔不是不放心,也不担心侄子的能力,他是怕节外生枝,到时风险变得不可控。“等郁鸣离职后,四部总裁的位子,先空一空。”四部水深,找个压不住场的没用。

  三叔这个想法和秦墨岭不谋而合,“我心里有数。”

  秦三叔坐了一杯茶的功夫,杯子里的水喝完,他站起来准备回家。
  还不等抬步,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随之门推开。

  看到进来的人,秦三叔觉得今天喝白水都塞牙缝,他好不容易避开妻子,谁知又被儿子给撞见。

  “爸,您怎么在这?”

  秦三叔面不改色:“散步走到这,上来喝杯水。你们聊。”

  秦醒送父亲去坐电梯,秦墨岭没过去。

  秦三叔似是不经意提起:“你哥说,那辆跑车是送你的生日礼物,还缺什么?”

  秦醒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爹打算拿钱收买他,让他别告诉母亲偷偷来乐檬这件事。其实就算父亲不给他生日礼物,他也不可能去告状。
  拿人的手短,父亲这是有备无患。
  “爸,我什么都不缺。”

  秦三叔:“今年你请客的钱算我的,酒水随便喝。”

  秦醒每年都有生日趴,酒水消费是大头,今年可以放开了喝。
  “谢谢爸。”只是他生日还早。
  “爸,您还没坐过我那辆新车呢,您这成天闷着,不利养病,马上天暖和,我到时隔三差五带您出来转转。”

  这句话有好几层意思,其一,他不会告诉母亲,父亲来了乐檬。
  其二,以后只要父亲想来乐檬,尽管拿他当幌子,他随叫随到,随时开车带父亲来乐檬。

  男人之间,有些话不用挑明,心神领会就行。

  秦醒替父亲摁电梯键,陪着父亲等电梯,谁看了都觉得父慈子孝。

  一直将父亲送到楼下,秦醒才回办公室。

  “哥,什么事?”

  秦墨岭指指桌上的门票,“帮忙送给简杭。”

  秦醒拾起门票,他欣赏不来画展,“你自己怎么不送?”

  秦墨岭答非所问:“我妈给我的票,这个展我在国外看过。”

  秦醒秒懂,这是大伯母刻意安排的约会,堂哥不乐意去,还找借口说自己以前看过。
  “两张票都给嫂子?”
  “嗯。”
  “你说你这么嫌弃嫂子,当初干嘛要领证,你找虐呢。嫂子也没得罪你呀,你这样让她面子往哪放?谁还没个自尊心。”
  秦醒只是有感而发,也不是要声讨秦墨岭。

  秦墨岭皱眉,“看个展,能不能别想那么复杂。”
  他喝了几口咖啡,对秦醒说:“你把票给简杭,她要感兴趣,约朋友一块去看。如果她不想看,可以把票送人。”

  秦醒咕哝一句:“万一嫂子想看,她朋友又没空呢。一个人看展多没意思。”

  中间有几秒的停顿,秦墨岭说:“她朋友要都没空,找我去也行。”他不会主动陪她,但如果简杭找他,基于责任,他也会陪她去看展。

  秦墨岭说了那么多,秦醒只抓到最后一句重点。
  原来堂哥不排斥和简杭去看展,只是放不下姿态。
  早说呀。
  “我中午就把票送过去。”

  --

  简杭中午只有半小时休息时间,闭关游戏前,她每天打一把游戏放松,现在吃过饭,她靠在椅子上放空自己,再想想怎么拿下万悦集团的项目。

  秦醒这个不速之客,带了四杯咖啡来尹林,前台一杯,给简杭秘书一杯,那杯热美式是林骁的。

  这回秦醒没让林骁到简杭办公室去拿咖啡,直接送到他工位。

  林骁正在玩游戏,玩得没滋没味,两分钟前刚被人打死,没兴趣观战,点开小橄榄对话框,不知道说什么,发了一串愤怒表情包,叉掉聊天框。
  “你怎么又来了?”
  反正秦醒不可能专门送咖啡给他。

  秦醒:“替我哥送个东西。”

  林骁退出游戏,手机扔桌上,吐槽:“小橄榄真行,她不打游戏,连上线都不上,东西也不收。”

  秦醒替小橄榄说话:“她跟我们不一样,我们天天混吃等死,她光玩游戏不吃不喝了?说不定她现实里真遇到什么难处。”

  “那她跟我们说呀,我们认识又不是一天两天,能帮的肯定帮呀。我就差拿着身份证拍照给她,证明我是谁,她呢。没意思。”
  林骁实在不理解:“又不是网恋,怕见光死,我们就当哥们处,有什么不能奔现。”

  秦醒拍拍他肩膀,去给简杭送门票。

  门票装在一个信封里。

  “是什么?”说着,简杭打开来。
  她在朋友圈刷到过这个画展,有朋友去体验,说体验感不错,她这段时间忙项目,没顾得上关注展出消息。

  说话是门艺术,秦醒登峰造极。
  “大伯母喜欢看展,我哥要了两张票。我正好过来找林骁有事,就让我顺带捎过来。”
  “我哥怕你明天忙,不一定有时间去,就把票先放你这,你要是有空,他陪你,你要没空,他也不打算去,你到时把票送给喜欢看展的朋友。”

  简杭把票塞回信封,“我到时跟你哥商量一下。”

  秦醒圆满完成任务,去找林骁吹牛。

  简杭等秦醒离开,又拿出票,是明天下午三点钟的场次。她每周再忙也给自己放半天假,看展的时间还是有的。
  她给秦墨岭回复:【票收到了,我明天有空去看。】

  她也没说其他,秦墨岭以为她约了朋友去,他回:【好的。】

  简杭以为这个“好的”,是确定明天一起看展。
  票是秦墨岭给的,又特意选了她有空的周末下午,他肯定知道进场时间,她就没多此一举再把票面信息拍照发给他。
  再说,他要是不知道入场时间,刚才就问了。

  虽然秦醒说画展的门票是秦墨岭问婆婆要的,但简杭清楚,以秦墨岭的性格,不可能那么主动跟她约会,十有八.九是奶奶,或是婆婆给秦墨岭票,秦墨岭没拒绝。

  这样已经不错,至少他不排斥去经营这段婚姻。
  她也不排斥。

  简杭了解过画展展出哪些画,色彩都非常鲜艳大胆,她考虑了一晚,决定穿白色大衣。
  站在五光十色里,白色显眼又清爽。

  周日那天,简杭上午照常加班,中午从公司出来先去看爷爷奶奶。每周的半天休息时间,她都会匀两个钟头陪他们。

  知道她中午过来,爷爷奶奶给她备了水果,店里面也提前收拾一遍,看上去干净利落。

  简杭每次过来都是吃半份凉皮,再加上半张煎饼,吃完再好好夸上一通,爷爷奶奶脸上乐开花。

  爷爷开始给她拌凉皮,奶奶忙着摊煎饼,简杭端着一个盘子,里面是奶奶给她洗的水果,她吃着水果,在爷爷奶奶之间闲闲晃着。

  奶奶和她闲聊:“下午不去逛街?马上到春天,买几件好看衣服。”奶奶笑着说:“买来我给你报销。”

  简杭也笑,“那我多买几件。”
  玩笑过后,她说今天不逛街,“跟秦墨岭约了看展。”

  奶奶脸上的笑容更深。

  简杭站在炉子旁,奶奶给她摊了一小张煎饼,只有正常煎饼一半大小。
  煎饼上冒着层层热气,奶奶抓了一把葱花撒上面,沁绿沁绿的,一阵煎饼香迎面扑来。

  吃过中饭,简杭又在店里待了半小时,两点钟准时出发去展馆。

  到了展馆检票处,时间还有余。
  简杭没看到秦墨岭,给他发消息:【我到了,你在哪?】

  秦墨岭在公司加班,他看手表,再有二十分钟检票入场,她这么问,肯定是问他什么时候到展馆。
  【在公司。你不是约了朋友?】

  简杭:【?】

  秦墨岭:【画展我在国外看过,觉得不错,给你留了两张票。】

  简杭和秦墨岭同时反应过来,中间有误会。

  简杭:【不好意思,可能我没理解秦醒的话。】
  秦墨岭:【跟你没关系,是秦醒表达有误。也有我的原因,没一个字一个字跟秦醒说明白。】

  事已至此,再追究秦醒到底说了什么,没任何意义。不管是秦墨岭还是她,都不是一味把错误推给别人的人。
  如果那天,她和秦墨岭在消息里能多问对方两句,也不至于造成误会。

  简杭看手里的票,要浪费一张,挺可惜。【没事了,你忙。】

  秦墨岭决定再破最后一次例,毕竟是秦醒没说清楚,她现在也来不及约朋友,他再次主动:【那我过去陪你看?公司这边的事,我处理得差不多。】

  简杭:【随你。】
  她又发过去:【你要来,我就等你。】

  秦墨岭:【你先进去看,到了我打你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