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先婚后爱 > 第十八章(替她圆谎(三更)...)

  简杭和冯麦齐齐看过去。

  谁都没想到来人是秦墨岭。

  病房里的气氛瞬间尴尬, 冯麦不知道自己那翻话,秦墨岭听到多少。听到就听到,她又没胡说八道, 说的都是事实。

  她和秦墨岭熟得很,打个招呼。

  秦墨岭点点头,算是回应。

  他脱下西装, 这回没扔到床上, 直接搭在椅背, 看向简杭, 不动声色道:“听护士说,你对医生发脾气了,明天跟医生道个歉, 是我不准你出院,不是医生不许。”

  简杭蹙眉, 她什么时候对医生发脾气了?

  转瞬又明白, 他是特意说给冯麦听,让冯麦知道, 不是她赖着不出院, 也不是她眼巴巴等他来看她。

  是秦墨岭不准她出院。

  冯麦诧异, 没想到是秦墨岭安排简杭多住几天。她跟秦墨岭认识不是一两天, 她了解他, 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能让他撒谎。

  他不喜欢简杭这事,众所周知, 更没有理由替简杭撒谎。

  看来不是简杭赖在医院不走。

  秦墨岭去洗手, 出来时手里拿着一条毛巾, 慢条斯理擦手。他看看冯麦,问道:“你和简杭有合作?”

  他想问的是, 她们怎么会认识。

  冯麦:“我跟简杭是初中同学,还是大学校友,专业不一样。我们俩还有个共同认识的朋友,谈沨。”

  秦墨岭略微颔首,表示知道。

  他接着道:“谈沨也跟你们是校友?”

  “不是,简杭和谈沨是朋友,我跟谈总合作过几个项目。”

  冯麦又补充道:“谈沨还是简老师学生。”

  秦墨岭发现他对简杭一无所知,还不如冯麦知道的多。

  他忽而话锋一转,“最近不忙?”

  冯麦没设防,实话实说:“有点忙。出差刚回来。”

  “既然忙,用不着专程过来,简杭没大碍,电话里问一声就行。”秦墨岭擦干手,把毛巾折了几道,他转脸对简杭说道:“让你多住几天,是让你静养,调理身体。你就想着呼朋引伴来陪你解闷。你以为谈总和冯麦像你,闲得没事干。”

  简杭:“......”

  她什么时候呼朋引伴了?

  住院至今,只有谈沨和冯麦来探望她,严格来讲,冯麦不是她朋友,是过来专程看她笑话。

  再说,也不是她告诉了他们,她生病住院。

  虽然他讲话难听,在指责她,但细细一品,话里话外都在维护她,他是借此内涵冯麦闲得没事干。

  冯麦哪能听不出秦墨岭的嘲讽之意,即便他不喜欢简杭,也不会当着外人面让自己妻子难堪,简杭想要的那点骄傲,他还是给了。

  她及时缓和气氛,揽过责任:“那你冤枉简杭了,是我听说她住院,不了解什么情况,过来看看。”

  “喝点什么?”秦墨岭放下毛巾,问冯麦。

  病房没有第四个人,她要喝什么肯定是秦墨岭动手煮,以往去他办公室,都是秘书准备咖啡。

  好不容易有机会喝一杯他亲手煮的咖啡,冯麦没客气,“给我杯咖啡吧,谢谢。”

  秦墨岭说:“咖啡没有。”

  简杭疑惑,前几天他还煮了自己喝,不应该没有。

  秦墨岭拿了茶叶出来,又拿出茶杯。

  冯麦站在茶水柜前碍事,移步到病床旁边。

  秦墨岭在旁边,说话就不能不收敛。

  “最近又通宵忙项目?”她随意闲聊。

  简杭点头。

  “那也不能不顾自己身体。”

  冯麦两手插在风衣口袋,靠在床头柜上,身体往简杭那边侧了侧,放低声音,只有她们两人听得见,“高域老婆的事,我听说了。你这是第几次被人冤枉,被人看笑话了?真能忍。”

  简杭也记不清被人第几次冤枉。

  她大学期间就在尹林全球资本管理公司实习,毕业后顺利留在那。在尹林总部工作五年,前年回国。关于她跟尹林大老板庞林斌的婚外情传闻从来没断过,她在尹林实习期间,庞林斌和妻子离婚,公司里传,是她插足。

  几年过去,庞林斌和妻子又复婚,不少人私下嘲笑她,豪门梦破碎,小三就是小三,老板怎么会当真。

  庞林斌曾经说过她:我看你根本不忙,真要忙,哪来闲工夫听别人说什么。

  是让她没必要把旁人的闲言碎语放心上,别耽误赚钱。

  这些年,跟她有关的流言蜚语多了去,不止传她跟庞林斌。做项目时,经常有大客户的负责人追她,里面不乏已婚男士。

  明明她态度坚决,没跟任何人暧昧不清,架不住有人喜欢编故事。

  久而久之行内有这么一句话:跟简杭合作过的男人,没几个不对她动心。

  后来大家默认,她拿到的所有项目,都是睡来的。

  至于她的努力和实力,他们看不见。

  直到前段时间,高太太大闹她办公室,更是印证了她靠睡拿项目的“事实”。

  讽刺的是,跟她不对付的冯麦,却从来不信她靠睡拿项目。

  “我不知道尹林有什么值得你留恋。”冯麦站直。

  茶叶泡好,秦墨岭递一杯给冯麦。

  放在茶水柜上的手机振动,有电话进来,秦墨岭拾起来接听。半晌,他对电话那头说:“我现在过去。”

  他拿着手机快步走出病房。

  秦墨岭一走,她们两人不用再装。

  冯麦端起茶杯,病房里的茶具一般,煮出来的茶只能凑合喝。

  她悠悠品着茶,摆弄两下她带来的那束玫瑰,“不知道你喜欢什么花,给你买了一束红玫瑰。你应该也收不到秦墨岭送的玫瑰花,我给你弥补遗憾。”

  字字扎心。

  不管简杭愿不愿听,事实也是如此,秦墨岭不可能送玫瑰花给她。情人节,还有领证那天他都没送她花。

  冯麦大方道:“我们多年老同学,以后你生日,鲜花我来送。”

  “不用破费,我对花粉过敏。”简杭为了面子,第一次撒这种谎:“秦墨岭知道我花粉过敏,从来不送花,过节都是送房子送珠宝。”

  真不要脸。

  “是吗?”冯麦拉长尾音,嘲笑的意味明显。

  还没等她揭穿简杭,秦墨岭推门进来,手里抱着一束鲜花,粉色系花束,里面还配了几朵粉玫瑰。

  是高秘书订的鲜花,他来医院前,高秘书问他要不要订束花,他没置可否,高秘书默认他同意,订花留了他的号码。

  快递小哥进不来病区内,让他到电梯口签收。

  冯麦眼底闪过惊讶,没想到秦墨岭给简杭买花。

  不过很快她便找到心里平衡,刚刚简杭说什么?说秦墨岭知道她花粉过敏,所以不送花,都是送房子,送珠宝。

  这下不用她打脸简杭,秦墨岭这束花直接替她打脸。

  她做不出背后离间他们夫妻关系的事,可有机会当面无情嘲笑简杭时,她怎么可能放过。

  冯麦抿一口茶,笑着说:“你这个老公当的不合格呀,一点不了解简杭,她对花粉过敏,她说你知道。”

  她指指床头柜上那束玫瑰花,“我正打算带下去处理了,正好我连你那束一起带下去。”

  简杭盯着秦墨岭手里的那束花,她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孽,第一次在冯麦跟前撒谎,就被他给拆穿。

  秦墨岭的目光在简杭和冯麦之间巡睃,短短两秒,他明白怎么回事。

  他回冯麦:“简杭确实花粉过敏,这次住院,顺便给她做了脱敏治疗,我买花试一下脱敏效果。”

  冯麦:“......”

  简杭:“......”

  这个反转,简杭怎么都没想到。

  再待下去也没意思,冯麦喝完茶,找个借口离开,“我晚上还约了人。等你出院,我们老同学一起聚聚。”

  今天来探望,看简杭笑话只是顺带的事,主要想跟简杭聊聊,要不要从尹林资本离职。最近简杭经历那么糟心的事,身体又熬垮,她不知道她会不会动辞职转行的念头。

  她虽然跟简杭针锋对麦芒,但她还是挺欣赏简杭的能力,想借机把简杭挖到自家银行去。

  谁知道秦墨岭今天在病房,有些话不方便当着秦墨岭的面聊。

  冯麦临走时说了句人话:“你好好休息。我们电话联系。”

  既然简杭已经“脱敏”,红玫瑰她没带走。

  秦墨岭还是客气一下,打算送她到门口。

  冯麦让他留步,“不用见外,你照顾简杭。”

  简杭望着冯麦的背影,这个女人嘴巴欠的时候,是真欠,像个人的时候也没那么讨厌。

  秦墨岭把冯麦买的红玫瑰拿到旁边去,只留他那束花在床头柜上。前几天谈沨过来探望,买的花好像也是放在这个位置。

  简杭闻到了淡淡的香气,“刚才谢谢。”中间隔了几秒,“我这人挺虚荣的,还跟冯麦说,你过节都是送我房子,送我珠宝,提前跟你说一声。”

  说完,她转身背对着他,“我睡一会儿。”

  秦墨岭没说话,她不知道他什么表情。

  简杭醒来时房间有微弱的亮光,她以为是秦墨岭离开病房时给她留了一盏壁灯。

  翻身,想拿手机看看现在几点。

  手机没摸到,她吓一跳。

  旁边的沙发上有人。

  秦墨岭开了笔记本,正在处理工作。

  “你怎么没走?”简杭出声。

  秦墨岭不答反问:“睡足了?”

  简杭顺手开灯,拿手机看时间,凌晨三点半。

  她昨晚应该在八点钟左右睡着,睡了七个多钟头。

  她放下手机,“你不困?”

  秦墨岭道:“时差乱了。”

  简杭微微一怔,他这几天没来医院原来在国外出差。

  秦墨岭放下鼠标,抬头看她,“不睡了?”

  “嗯。”

  秦墨岭站起来,走到茶水柜前拿出咖啡机。

  没过多久,咖啡香味在充斥消毒水的病房里漫开来,格外诱人。

  简杭突然馋咖啡。

  “能不能多煮一杯?”她问道。

  “不能。”秦墨岭毫不留情拒绝她。

  简杭躺下来,打算一会儿自己煮。

  秦墨岭本来不想给她喝咖啡,一时心软,还是决定匀一点给她尝尝。他弯腰打开茶水柜,拿出一只干净瓷杯,倒了一点在里面。

  秦墨岭走到床前,把瓷杯放在床头柜上,一股香浓的咖啡香扑鼻。

  简杭眯着眼,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只好睁开。

  秦墨岭下巴对着瓷杯一点,“你的。”他端着自己那杯咖啡,坐回沙发上。

  “谢谢。”简杭愉悦坐起来,只是看到杯底那点咖啡时,“这么少?”不够她两口。

  秦墨岭在看笔记本,头也没抬,“自己身体什么情况,你没数?”

  简杭:“那也太少了,不够喝。”

  听她语气失落,顿了几秒,他又答应她:“等出院,我给你煮满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