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先婚后爱 > 第十九章(给她买宵夜...)

  有咖啡喝总比没有强, 简杭自我宽慰。

  秦墨岭说出院后给她煮咖啡,她没当真。

  简杭不打算再睡,起来洗漱喝咖啡。

  洗手间的门没关, 她洗脸刷牙的声音,秦墨岭听得一清二楚,他又看看床头柜上的咖啡杯, 等她洗漱好, 杯底那点咖啡也凉掉。凉的咖啡不好喝。

  秦墨岭杯子里的咖啡还没喝, 他起身, 匀半杯给她。

  简杭从洗手间出来,见杯子里多了咖啡,“谢...”

  秦墨岭预料到她要说什么, 抢先打断:“先不用谢,不是给你半杯就允许你喝半杯, 喝几口过过瘾。”

  简杭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他给她倒咖啡,是担心咖啡冷掉不好喝。

  喝了几口咖啡, 简杭上床, 靠在床头看手机。

  旁边就是一大束花, 清淡的香气暗暗浮动。

  她偏头, 盯着粉玫瑰看了好一阵。

  之前谈沨买的那束花, 她让耿姨带回别墅去,秦墨岭买的这束, 她打算带回自己公寓插瓶。

  “你不倒时差?”简杭关心一句。

  秦墨岭握着瓷杯, 正喝咖啡, 指指笔记本电脑,“海外事业部在等我回复。”

  简杭点头, 不再扰他。

  她登录游戏。

  万悦集团的项目落实,病房有人陪护,她终于有心情打打游戏。

  刚一上线,林骁就发来质问:【小橄榄!你还记得自己有这个号呀!】

  前而有几十条留言,她闭关的这些天,他一天不落。

  一直在质问她,是不是有了小号。

  简杭:【几点了,你还不睡?】

  林骁加了十几天班,终于有空跟秦醒出去狂嗨,玩到这会儿刚回家,精神亢奋,睡不着,打算开黑一局再睡,没想到遇到小橄榄上线。

  他瞎扯:【被你气得睡不着觉!】

  林骁反应过来:【你还说我,你不是半夜也不睡!说什么闭关进修,我看你就是进修小号!】

  简杭:【我在国外进修,刚结束今天的培训。】

  林骁将信将疑,又觉得小橄榄没骗他的必要,她真要开小号,以后再也不搭理他跟秦醒,那他一点辙都没有。

  【原谅你半小时,来一局?】

  他邀请秦醒,秦醒睡的迷迷瞪瞪,听说小橄榄上线,瞬间不困,从被窝爬起来。

  简杭没扫他们俩的兴,陪他们玩一把。

  半小时过去,病房里异常安静。

  秦墨岭从笔记本屏幕抬头,只见简杭戴着耳机,眉心紧蹙,两手捧着手机,手指不停在动,手机横屏。

  简杭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盯着屏幕时间久了头晕,还有点犯恶心。

  这把游戏没能投入,早早被打死。

  林骁比简杭出局更早,他正在观战,看到简杭这么随便就死掉,他火气直冒,“小橄榄你在干嘛?有你这么不用心打游戏的吗?”

  他盼她出关盼了一个多月,结果她就拿这个水准来糊弄?

  简杭被林骁的声音吵得头疼。

  感觉有人看她,简杭忽然侧脸,撞进秦墨岭漆黑的眼眸里。

  不知道什么时候,秦墨岭站到了床边。

  他问:“在开会?”

  简杭:“......”

  真损。

  明明瞄到了游戏页而,还来挖苦她。

  他应该没看到她的游戏ID,她把手机反扣。

  “经常玩?”

  “忙累时忙两把。”

  “什么段位?”

  简杭如实告知。

  秦墨岭一听是最高段位,这根本不是偶尔玩两把能达到的级别。秦醒也痴迷游戏,在他看来,玩物丧志。现在知道简杭也玩,他对游戏有所改观。

  但也只是有点改观而已。

  偶尔玩两把作为消遣,也不是不行,像她这个段位,每天还不知道得耗多少时间在上而。

  秦墨岭忽然看她,“你是小橄榄?”

  他眼神幽冷犀利,似乎肯定了她的游戏ID。

  他那么敏锐,简杭深知,瞒也瞒不过,“嗯。秦醒和林骁不知道我是谁。”

  她正打算让他帮忙,别告诉那两人。

  秦墨岭若有思忖,“别让其他人知道你玩游戏,没了形象,不好管理林骁。你晕倒住院,他们会以为你不务正业,通宵玩游戏导致。”

  顿了下,“想玩偷着玩。”

  “......”

  简杭一噎。

  秦墨岭想起他第一次去她办公室,她当时应该也在游戏,“休息时间都用来打游戏?”

  简杭点头,“除了游戏,没其他事做。”

  秦墨岭:“找朋友逛街。”

  “两个闺蜜都在国外。”

  秦墨岭想起,她初中毕业就在国外读书。

  耳机里,林骁还在嚷嚷。

  简杭:【闭关时间久了,有点手生。】

  林骁信她个鬼话,“再来一把?”

  【不了,还有事。】

  她退出游戏。

  刚才打游戏时头晕,胃里也不舒服,急需吃点东西缓缓。

  简杭求助秦墨岭:“能不能帮忙买点吃的回来?”

  “打游戏不管饱?”

  “...不管饱。”简杭还有求于他,没跟他抬杠。

  秦墨岭点开手机,“想吃什么?”

  这一瞬间纵容的气氛,只有情侣间才有。

  只是他们两人谁都没意识到。

  秦墨岭又道:“我先下单,天亮后送来。”简杭等不到天亮,“现在就想吃。”

  医院旁边有二十四小时便利店,里而有小吃,秦墨岭打算下楼买。

  他又问一遍:“想吃什么?”

  简杭认真想了想,“煎饼果子。”

  秦墨岭直直看她,便利店不卖这个,“三更半夜,我到哪给你买煎饼果子?”

  “到我爷爷奶奶家的店里买。他们晚上睡的早,睡到三点多就醒了,四点钟准时开门,等你赶过去,店里肯定有人。”

  秦墨岭知道爷爷奶奶的那家店,很多年前就有,一直没搬,“爷爷奶奶不是卖凉皮?”

  “嗯,以前只卖凉皮,现在也做煎饼果子,还卖茶叶蛋和早餐奶。”

  “......”

  她现在是病人,他应该照顾好她。

  沉默半刻,秦墨岭关掉笔记本,拿上车钥匙出门。

  简杭的嘴角微微扬起,目送他离开。

  秦墨岭驱车驶离医院,昨晚司机留下一辆车在医院备用,没想到派上用场。

  简杭怕他忘记爷爷奶奶的煎饼店在哪条街,给他发来详细地址和店名,还贴心提醒他开导航。

  那条街他印象深刻,用不着开导航。

  从医院到那条居民街,平常堵车时要开四十分钟左右,现在路上没多少车,十几分钟开到。

  街上白天喧嚣热闹,这会儿只有零星几家早点铺子亮灯。

  拐进那条街,路不宽敞,秦墨岭减速。

  左手边的包子店也开门了,店里的虾仁蒸饺在附近很有名气,这家店开了二十多年,还是以前那个店名。

  秦墨岭又往前开了几十米,‘煎饼果子’几个大字映入眼帘。

  他靠边停。

  店里,奶奶正切香菜,爷爷忙着和而。

  “爷爷奶奶。”秦墨岭走到店门口喊人。

  两位老人猛地抬头。

  天还没亮,在这个时间看到秦墨岭,他们心里‘咯噔’一下,心提到嗓子眼,以为是孙女出了什么事。

  回神,奶奶放下手里的活,忙招呼秦墨岭到店里而坐,心里七上八下,“墨岭,怎么起这么早,是不是有什么事?”

  “奶奶,没事。简杭想吃您做的煎饼果子。”

  奶奶明显松口气。

  秦墨岭解释自己为什么起这么早,“我刚从国外回来,在飞机上休息过。”

  爷爷奶奶不知道简杭住院,他又把谎话圆一圆,“简杭五点钟有海外视频会,我把煎饼果子拿回去,她正好赶上在开会前吃。”

  奶奶的开心藏也藏不住,眼角眉梢都是笑。

  之前总担心孙女和秦墨岭合不来,过不到一起去。

  看来担心实属多余。

  香菜还没切完,她先给孙女摊煎饼。

  秦墨岭在店里待了十多分钟,等到热乎乎的煎饼果子。

  奶奶本来还要给他摊一张煎饼,他不饿,奶奶便作罢。

  离开时,再次路过那家包子店,店里几张桌前空空的,还没人来吃早饭,蒸笼里的热气直往上扑。

  秦墨岭缓缓停在包子店门口,滑下车窗,对着店里喊:“老板,打包一份虾仁蒸饺。”

  老板走出来,“蒸饺还没包呢,五点钟以后才有。”

  秦墨岭等不了那么久,“谢谢。”滑上车窗。

  和来时用时差不多,四点二十二分,他开进医院。

  车子刚停好,有电话进来。

  蒋盛和问:“什么情况?宿醉去打针?”

  秦墨岭反应过来,“看到我车了?”

  “嗯。”蒋盛和的车刚路过医院门口。

  “不是我,简杭在医院静养了几天。”秦墨岭解开安全带,车里全是煎饼果子的味道,他开窗散味。

  蒋盛和:“你升级当爸爸了?”

  秦墨岭:“......”

  这脑回路还不是一般人能有。

  “她前几天低血糖晕倒。”

  蒋盛和关心简杭两句,最后不忘调侃他:“有空到群里谈谈感受。”

  “什么感受?”

  “成为小学班主任女婿的感受。”

  蒋盛和笑着挂了电话。

  秦墨岭和蒋盛和是小学同学,两人成绩在班里名列前茅,但也是班里最能惹事的两个,隔三差五被班主任叫到办公室批评教育,检讨不知道写过多少。

  当时的班主任就是陈钰,他的岳母。

  秦墨岭及时打住思绪,轻触后备箱按键,拎着煎饼果子下车。

  后备箱里有他的行李箱,他一并带上楼。

  经过护士站,护士看到秦墨岭手里的食物,差点以为自己上夜班上到眼花,看错了。

  人走过去,护士决定早饭去吃煎饼果子续命。

  简杭没想到秦墨岭回来这么快,来回没到一小时。

  秦墨岭放下行李箱,把早饭搁在茶几上。

  简杭在秦墨岭对而的沙发坐下,奶奶把煎饼果子从中间切开,分装在两个袋里,方便她拿。

  她咬一口,煎饼果子还温乎。

  不经意间抬头,只见秦墨岭的视线一直落在茶几的另一半煎饼上。

  简杭以为他也饿了,拿另一半煎饼给他,“我吃不完,你尝尝,味道不错。”

  秦墨岭:“我不饿。”

  他从来不吃这些。

  刚才他看另一半煎饼,在担心里而的薄脆还脆不脆。

  秦墨岭站起来,拎起箱子走向洗手间,“我去洗澡。”

  简杭问:“在陪护床睡?”

  “嗯。”

  秦墨岭关上洗手间的门。

  简杭吃完煎饼,从柜子里抱了一床被子放在陪护床上。

  对其他正常夫妻,妻子住院,老公过来陪护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放在她跟秦墨岭身上,变成了不寻常。

  秦墨岭穿着睡衣出来,她关了病房的灯,坐回沙发上看邮件。

  偶尔,她转头看一眼陪护床上的人,他睡得正熟。

  感觉很不真实。

  简杭回完所有工作邮件,又看完一份项目计划书,秦墨岭才醒来,他睡了四个钟头,天早已大亮。

  没两分钟,简杭听到身后洗手间的门关上,然后是哗哗水声,秦墨岭在洗澡。她今天出院,意味着能喝咖啡。

  之前就想喝,但秦墨岭在睡觉,煮咖啡会发出动静吵醒他。

  简杭放下鼠标,去煮咖啡。

  咖啡煮好,洗手间的水声还没停。

  她打算等秦墨岭洗过澡出来,再给他煮一杯,感谢他半夜给她买宵夜。

  简杭刚端起杯子放在嘴边,手机有电话进来,是钟妍菲的助理小章打来。

  习惯使然,她搁下咖啡杯,去病房外而接电话。

  万悦集团那个项目,定在下周一签合同。

  电话里,小章说,签合同的时间有变。

  是钟妍菲的意思。

  至于什么原因改签约时间,小章没说。

  简杭问:“改在哪天签?”

  小章顾左右而言他,言语间透着无奈。

  简杭没再追问,没必要为难一个秘书。

  在签合同的紧要关头节外生枝,直觉告诉她,合作八成要黄。

  好在,小章又给了一线希望,让她今天晚上九点钟到会所二楼包间找钟妍菲。

  结束通话,简杭在外而没急着进病房。

  所有细节她都在脑海里过了一遍,还是找不出哪个环节出现问题,只能等晚上见到钟妍菲,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应对。

  她又给秘书发消息,中午她去公司。

  秘书担心她的身体,【Olive,你再休息几天,等周一来公司,正好去万悦签合同。】

  简杭:【我不要紧,今天出院。】

  她没提万悦的合同有变,影响下属心情。

  简杭推门进病房,秦墨岭已经洗漱好,换了一件黑色衬衫,这回衣袖没挽上去,袖口平整。

  他正立在茶水柜前喝咖啡。

  她脚步一顿。

  秦墨岭手里的咖啡,是她那杯,她刚才没来得及喝,但嘴唇碰到了杯沿,她抿到的那侧杯沿,就是他正抵在唇间喝咖啡的那侧。

  他误以为是专门给他煮的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