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先婚后爱 > 第三十五章(道歉)

  秦墨岭还在公司, 事业四部的事耽误了他下班时间。

  六月,饮料销售旺季,四部的所有产品, 销售平平。

  他们市场部和销售部的矛盾越来越尖锐,就在下午,四部市场总监周义和销售总监郑炎束, 直接在会上争执起来。

  会议室其他人都不敢吱声, 后来惊动了秦墨岭。

  秦墨岭分别找两人谈了谈, 暂时平息怒火。

  周义有背景, 家里是乐檬的股东之一。周义今年三十岁,能力还行,但在市场总监这个位子上, 现有能力不足以不服众。

  而郑炎束,三十二岁, 去年就升任销售总监, 个人能力和执行力有目共睹,不过性格倨傲, 难管。

  就连已经离职的前事业四部总裁郁鸣, 那么有手段一个人, 对他们俩都无可奈何。

  处理完两人的矛盾, 秦墨岭准备回家。

  郑炎束走到办公室门口, 又转头问:“秦总,我们部总裁还没任命?”

  他知道, 这个总裁不可能是他, 更不可能是周义。

  秦墨岭:“没。”

  郑炎束点点头, “秦总您忙。”

  到了秦墨岭办公室外面,他松松领带。以前尽管跟周义意见不和, 不会闹到台面上,今天算是和周义彻底撕破脸。

  不管谁来四部,这个烂摊子也难收拾。

  高秘书迎面走来,两人打个招呼,错身过去。

  周义和郑炎束激烈争执的事,她听说了,这两人天生气场不合,年纪差不多,长得又帅气,总是被大家放到一起比。

  谁也不服谁。

  高秘书收到了旗舰店送来的手表,过来向秦墨岭汇报。

  手表是给秦醒的生日礼物,抢了他的手办,给他一块表补偿。以后就算秦醒知道了那个手办的存在,也不会怪他。

  秦墨岭交代高秘书:“明天把表送到蒋盛和办公室。”至于蒋盛和什么时候把手表给秦醒,那是蒋盛和的事。

  --

  别墅里,简杭正在收拾行李箱,庞林斌的电话进来。

  应该看到了她的辞职信,简杭接听。

  庞林斌的语气里尽显纠结,“你的辞职报告我看了。说实话,我不想批。”

  说着,他无奈笑笑。

  天下无不散的筵席,人往高处走,他都懂。

  尹林的高层,每年都有变动,他习以为常,但简杭不一样。

  简杭是他一手培养出来的得力帮手,将任何事交给简杭,他从来没担心过。不管事情多困难,简杭都会克服,将事情办妥,办得让所有人满意。

  简杭的性格和他有点像,不服输,不认输,有本事你就把我踩死,踩不死,我还是会站起来。

  他对自己儿子倾注的心血,都没有对简杭多。

  当然,简杭对得起他的栽培,她以数百倍的利益,回报给了他。

  简杭不欠他,不欠尹林。

  简杭跟他一样,还有野心,不会满足现状。

  “知道你跟秦墨岭领证时,我就预感,尹林留不住你了。没想到这么快。”

  他了解简杭,以她的性子,嫁给秦墨岭,她不会甘心仰视秦家,仰视秦墨岭,做不到俯视秦墨岭,那至少,她要争取跟秦墨岭平视。

  而一直留在尹林,她就没机会跟秦墨岭平视。

  简杭没插话,静静听庞林斌一个人说。

  其实她也没话要说,想说的,都写在了那封辞职信里。

  煽情的场面话,她和庞林斌都不需要。

  她对庞林斌一直心存感激,从不谙世事到如今坐到尹林董事总经理这个位子,离不开他的栽培和信任。

  庞林斌亲手带出来的人不多,她很幸运,是其中一个。也因为这事,在公司里,她跟庞林斌的绯闻就没断过。

  关于辞职,他们只聊了几句,庞林斌道:“已经批了你的请辞,在找到合适的人接手你工作前,还得辛苦你几个月。”

  简杭暗暗呼口气,辞职被批,她没有如释重负,从大学实习,到今年,在尹林九年,怎么可能对公司没感情。

  “不辛苦,应该的。”

  她和庞林斌都不喜欢拖泥带水,通话结束。

  挂了电话,简杭又回想起,庞林斌说找合适的人接手她工作,那就是说,不从公司现在的高管理任命,要去挖人来。

  至于挖谁来,不是她操心的事。

  “小杭。”耿姨在门外喊她。

  简杭回神,“阿姨,什么事?”

  耿姨道:“墨岭回来了,十分钟后开饭。”

  “好。”

  简杭加速收拾箱子,箱子里零碎东西多,十分钟也没收拾好,她放在一边,先下楼吃饭。

  秦墨岭坐在餐桌前,正等她。

  听到楼梯有脚步声,他转头看过去。

  不知道是不是简杭的错觉,两人自从睡过,秦墨岭看她不再掩饰,目光直接又透着无法言喻的欲念。他每次这么看她,她就想到两人在床上时,他也是这样的眼神,还必须让她也看他。

  他们这样互看,落在耿姨眼里,那就是小两口的感情好。

  还是得经常出去,旅游最培养感情。

  耿姨这么想。

  在餐厅影响他们独处,她快步回厨房去。

  简杭洗过手去餐厅,夕阳还没落下去。

  这是进入职场以来,下班最早的一回,托离职的福。

  她在秦墨岭对面坐下,桌上摆了一盘寿司,寿司的造型和上面的点缀都独一无二,是国内最有名的一家寿司店里的寿司,只有一个大厨做得出来。

  想要吃到,得提前一个月预约。

  “你喜欢吃寿司?”简杭不确定是不是他特意买给她,于是问出来。

  秦墨岭:“一般,谈不上喜欢。”

  他很少吃寿司,去苏城出差之前,她打包过SZ的寿司回来吃,他想到有个大厨做寿司很有名,便预约了一份。

  “给你买的。”

  这份贴心,谁能抗拒。

  简杭这么理智冷静的人,都不能免俗。

  秦墨岭把寿司放到她面前,“今晚不用加班?”

  简杭道:“加班,一个小时差不多能忙完。”庞林斌已经批了她的辞职信,很多重要的邮件,都不会再发给她。

  工作量锐减。

  礼尚往来,她也问他一句:“你呢?”

  “不忙。”秦墨岭将手机放一边。

  各自拿筷子吃饭。

  餐厅只有他们俩,不用顾及用餐礼仪,秦墨岭伸腿。

  他腿长,微微伸了下,便能贴到简杭的小腿。

  两人在伊亚小镇时这么贴过,简杭不排斥桌下这样的暧昧动作。

  她在吃寿司,头也没抬,全然不动声色。

  之前在伊亚,他中途离开去洗手间,没能多陪她一会,今天在自己家,秦墨岭不用担心有了反应怎么办。

  等他们吃完,耿姨撤掉餐盘,给他们端来饭后水果。

  简杭拿了一片西瓜吃,秦墨岭没吃,打开手机看,陪她吃水果。

  这期间,他们的腿一刻不曾分开。

  简杭轻轻脱了一只凉拖,赤脚踩在他的脚背上。

  秦墨岭抬眸看她,简杭若无其事地咬西瓜。

  他什么也没说,让她踩着,他低头接着看手机。

  搁在以前,两人吃完就回自己房间去,今晚谁都没走。

  简杭吃完一片西瓜,秦墨岭没有要回房间的意思,她也不着急上楼加班,刷手机打发时间。

  顺手刷了刷今天的热搜榜,不感兴趣的话题她直接划拉上去,看到一个跟乐檬代言人有关的话题。

  乐檬产品多,代言人也多,谈莫行是乐檬的代言人之一,他代言的是事业一部的产品。

  “乐檬跟谈莫行的代言到期后,还续签吗?”她问。

  秦墨岭听到这句话的第一反应,谈莫行是谈沨家的亲戚,不然她不会关心一个代言人续不续约。乐檬不是只有谈莫行一个代言人,没见她关心其他代言人。

  他淡淡道:“不知道。”

  的确不知道,下面还没人汇报这事。

  简杭点进话题,谈莫行在拍戏片场,喝的也是乐檬旗下的产品。

  他的路人缘很好,连耿姨都是他的粉丝,上次他主演的爱情电影上映,耿姨还专门请假去影院支持。

  “他今天上热搜了,粉丝说他是乐檬的移动广告牌。”

  秦墨岭眼皮也没抬,敷衍“嗯”一声。

  简杭翻看了不少评论,有评论说,谈莫行跟乐檬的合同到期后,可能不续约,还说乐檬找了新的代言人。

  “如果事业一部不打算跟谈莫行续约,我觉得四部的汽饮可以找他代言,他更适合四部的产品。今年四部的汽饮,销量好像一般,换个代言人试试。”

  她话音落,餐厅沉默。

  秦墨岭没接话。

  “我只是说说我个人的看法,不是要插手你公司的事。”

  她和秦墨岭的相处,或许更适合沉默。

  聊天反倒会引起不必要的矛盾和误会。

  简杭抬脚,从他脚背拿下来,穿好凉拖。

  秦墨岭的脚背上突然空荡,没了温度,他看过去,简杭站已经站起来。

  “刚才在想别的事。”他解释为何没接她的话。

  气氛被破坏,简杭不打算再多待,没应他的话,说道:“我还要加班。”

  她回楼上,留秦墨岭一个人在餐厅。

  两分钟前还好好的,莫名其妙就有了矛盾。

  秦墨岭没心情看手机,锁屏,手机丢桌上。

  简杭回到卧室,打算好好泡个澡。

  她带来的精油用光了,浴室里没找到其他精油,耿姨给她准备了各品牌的洗护用品,唯独没有精油。

  “叩叩—”

  刚开始,简杭以为自己听错,她走出浴室,敲门声还在继续。

  “简杭?”

  秦墨岭在门外喊她。

  简杭走到门口,“什么事?”

  她声音很淡,有距离感,秦墨岭听得出。

  他不喜欢隔着门讲话,“你开门。”

  简杭没开,“有什么话,你直接说,我能听见。”

  秦墨岭不知道这算不算吵架,如果算,他会道歉。

  他点开手机,确定了一下时时热搜榜,“你关心的那个热搜刚才是第22,状态是‘新’,现在升到第2位,后面有个紫色的‘爆’。”

  简杭:“......”

  她突然失笑。

  不知道是被他气笑,还是觉得好笑。

  “嗯,知道了。”

  她像他刚才那样,敷衍了他一句。

  秦墨岭始终没等到门开开来,“忙完早点睡觉。”

  隔了半分钟,简杭听到他的脚步声渐远。

  她没时间生气,也不喜欢跟谁置气,找出睡衣去洗澡。

  没有精油,她只好淋浴。

  从浴室出来是半小时后,涂过水乳,她又把头发吹干。

  时间还早,简杭不困,游戏又没法玩,打开电脑整理交接资料。

  刚进入工作状态,卧室的门又被敲响。

  “简杭,开门。”秦墨岭又来敲门。

  不知道是不是那条热搜又上升了一位,他专门过来告诉她。

  简杭穿着睡衣,开门前找了一件外套罩身上。她跟秦墨岭如果没有刚才那点小摩擦,她即使穿着又薄又透的睡衣,也会直接开门。

  现在不行。

  门打开,秦墨岭立在门口,他旁边是一个行李箱。

  秦墨岭不确定简杭还生不生气,“我把箱子先送过来。”如果她还没消气,他人再缓一缓搬进来。

  简杭看看他,又看看箱子,他都主动搬进来,她肯定不会给他脸色看。

  她什么都没说,但也没关门,转身回去,门留给他。

  秦墨岭提着箱子进来,直接关门,反锁。

  把箱子拎到衣帽间,他边从衣帽间走出来边解手表,右边床头柜上放了她的手机和几本书,他脱下手表放在左边那个床头柜上。

  刚放下,秦墨岭又把手表拾起来,不知道她消没消气。他住进来了,手表放在哪,是个可聊的话题。简杭正在工作台前,他走过去。

  简杭杯子里的水喝光了,站起来,拿着杯子要去倒水,秦墨岭挡在她身前,单手环住她的腰,没让她走,递给她手表,“是我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