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先婚后爱 > 第三十六章(索取)

  这是他第三次还是第四次给她道歉, 简杭没细数。

  之前道歉都是说很抱歉,这次直接说,是他不对。

  看上去都是道歉, 直观感受却不一样。

  他的手臂围住她的腰,没用力,跟他那声“是我不对”一样温和。

  简杭看他递来的那块表, 之前在伊亚小镇, 他拿表试探她的态度。

  今天, 他又拿表来和好。

  在领证前, 她从来没奢望他能在婚姻里放低姿态。

  毕竟相亲时有过不愉快。

  如果第一次相亲,她没鸽他,不知道他们现在会是什么相处模式。

  简杭从他手里接过手表, 把这段小摩擦给翻篇。

  秦墨岭另一只手绕到她后背,很轻地抱抱她, “谢谢。”

  他道歉, 他递手表,他手臂箍在她腰间, 都不如这轻轻一个拥抱, 对简杭有杀伤力。

  就在这一刻, 简杭被蛊惑, 心想, 如果以后再有矛盾,他不用道歉, 像这样一个拥抱, 她就原谅他。

  秦墨岭松开她, 去整理刚刚提进来的箱子。

  简杭的理智又瞬间回来,瞥他一眼, 改变想法,如果再有矛盾,这么短一个拥抱,肯定不行。

  还是让他道歉吧。

  她要去倒水,把他的手表放在他那侧床头柜。

  衣帽间里,秦墨岭打开箱子,他刚才只是象征性收拾了几套衣服过来,其他衣物明天有空慢慢搬。

  他将自己的衬衫挂在简杭那个柜子里。

  简杭去伊亚小镇拍婚纱照的箱子在吃饭前只收拾了一半,还有不少零碎东西没归置。

  他收拾好自己的箱子,顺带把简杭箱子里的东西整理出来,按照她的习惯,整齐归纳好。

  东西整理好,秦墨岭出去。

  简杭倒了水回来,正坐在电脑前忙。

  他抬手解衬衫纽扣,径直去了浴室。

  内嵌冰箱里的几瓶精油,一瓶未动,外包装都还没拆开。

  还有两个月的质保期。

  他关上冰箱,走到浴室门口,对简杭说:“那个牌子的精油,你要不喜欢,让耿姨再给你换。”

  简杭抬头,被问懵,“什么精油?”

  秦墨岭:“冰箱里泡澡的精油。”

  简杭放下鼠标,走过去,“哪有冰箱?”

  秦墨岭:“......”

  在秦墨岭的提示下,简杭才见到冰箱的真颜。

  是她孤陋寡闻,不知道现在的冰箱门都已经这么精致。

  她拿出两瓶精油看,一瓶樱花精油,一瓶玫瑰花精油,都是她喜欢的味道。

  秦墨岭从她脸上瞧不出她喜欢还是不喜欢,“快到质保期,你平常都用什么精油,告诉耿姨。”

  “还有两个月到期,能用。”简杭把精油放冰箱,“耿姨应该早就放进去了,是我没注意这里有冰箱。”

  秦墨岭道:“我放的。忘记跟你说。”

  “?”简杭眼神疑惑。

  秦墨岭解释:“刚搬家时就放了。”除了放手办那晚,平常他从来没私自进来过。

  简杭点头,不好往下接话,她干脆沉默。

  一开始他就没想过分房睡,是她自己提出住次卧。

  “你洗澡吧。”简杭关上浴室的门离开。

  她想起来衣帽间的箱子还没整理完。

  推开衣帽间的门,不见衣柜前的箱子。

  首饰台上,秦墨岭把她所有物品都整理了出来。

  她突然觉得相亲挺不错,虽然秦墨岭没有爱情给她,但该有的细心和贴心,一样不少。

  简杭准备好明天上班要穿的衣服,坐回电脑前。

  今天的工作不多,已经完成,眼前的资料不是今晚必须要看完,她迫使自己平静下来,沉入到资料里。

  浴室的门开了,随即有脚步声出来,简杭没抬头。

  秦墨岭走到床边,目光定格在自己的手表上。

  在伊亚小镇酒店那晚,简杭用一条丝巾垫在手表下,以防表磨损,今天她直接把手表往床头柜一放,丝毫不关心表会不会磨。

  他转身看一眼简杭,不确定她心里还有没有气。

  简杭不知道秦墨岭心里想什么,刚才,他摘下手表时,顺手放在床头柜,他自己都直接放,简杭以为能随意放,便也放在上面。

  秦墨岭又看了眼被简杭不当回事的手表,去书房,拿了褪黑素来,他和简杭这几天的时差混乱,明天还有工作要忙,休息不好,她有晕倒的危险。

  “我睡了,你也早点睡。”

  他关了壁灯。

  简杭点点头,道:“我也快忙完。”

  又看了几页资料,关电脑睡觉。

  走到床边,简杭才看清,秦墨岭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从衣帽间拿了一床被子。

  他平躺着睡,呼吸听上去均匀,应该睡着了。

  她床头柜上有一杯水,还有两粒褪黑素,秦墨岭给她准备的。

  简杭拿起药放嘴里,喝了几口水,水温正好。

  熄灯,简杭平躺下。

  房间里冷气足,她伸手,把他的被子往上拉了拉。

  秦墨岭没睡着,想按住她的手,把她拉怀里,又忍住。

  简杭一觉睡到天亮,醒来时,身边的人已经起床。

  洗漱下楼,秦墨岭也不在餐厅。

  耿姨见她下来,笑着问好,急忙替秦墨岭表功,“今天早饭吃虾仁蒸蛋,墨岭做的,他说今天早上约了人,来不及跟你一起吃饭。”

  简杭舀一口蒸蛋吃,还是以前那个味。

  --

  简杭辞职的消息,尹林内部只有高层知道,暂时还没在分公司传开。

  不过冯麦消息灵通,知道了这事。

  冯麦一刻没耽误,确认消息无误后,先去父亲办公室坐了半小时,从父亲办公室一出来,她迫不及待打电话给简杭,预约见面的时间。

  上次见面还是在叶家长辈的寿辰宴上,期间没有任何联系,简杭不知道冯麦又有什么事,“冯总,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冯麦语气正常,没有一点揶揄。

  “听说你辞职了。”她单刀直入:“来我们宜硕银行,整个资管部归你管。”

  冯麦家的公司是宜硕银行的控股股东,而宜硕银行就是高域任职的那家银行,高域就是资管部老总。

  简杭微笑,“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冯麦:“大清早,我没喝酒,没说胡话。”她知道简杭想问,高域离开资管部后去哪里。

  “他马上就要升副行。”

  高太太闹简杭办公室那件事,让高域因祸得福。

  银行内部因为他太太那个视频,想借此把他搞下来的人不少,那几天高域被内部人匿名举报。

  后来银行启动了对高域的调查,发现他还真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婚外情。所有给客户的人脉和资源输送,都是为了银行利益最大化。

  能管住自己下半身,在做决策时,往往比常人更加理智冷静。这也是高域在不到四十岁时,在没有任何背景下,就爬到这个位子的原因。

  等高域的任命下来,资管部老总的位子需要人接手。

  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简杭,恰巧,简杭这个时候辞职。

  她向父亲推荐简杭,父亲不考虑,说简杭资历不够,高域都快四十岁才胜任那个位子,简杭多大?董事会不可能答应。

  她跟父亲说:爸,简杭可是庞林斌带出来的徒弟,庞林斌都能放心把分公司交给简杭,分公司这两年的业绩,大家有目共睹,还有什么工作是她胜任不了的。那些觉得她不行的人,可能是自己还没到伯乐的火候,也没有伯乐的胸襟。毕竟不是谁都能做伯乐。

  后面那句话一说,可把父亲给内涵坏了。

  不过激将法还真好用,男人嘛,都好面子,她父亲也不例外。

  父亲憋了半天,说可以跟简杭见面聊聊,也只是聊聊。

  只要聊了,那就有戏。

  眼下,只看简杭愿不愿意去跟父亲聊。

  再过几天,等业内知道简杭辞职,还不知道有多少人来抢,她必须得手快,不然抢不到简杭。

  简杭一个人能干一个团队的活,不是传言。

  “电话里说不出清楚。”挖人这种事,得有诚意,冯麦问:“你今天有空吗?”

  “今天安排满了。”

  “那明天,不能再拖。”

  冯麦要求不高,“你中午抽二十分钟给我,不会耽误你太久。”

  简杭:“来了你也会失望,我考虑转行。”

  “你来不来宜硕,是你的事,但我得争取,争取不到我也没遗憾。”冯麦不给她拒绝的机会:“还不知道你办公室长什么样,正好去讨杯咖啡喝。”

  就这么定下来,明天中午见面。

  简杭开始倒计时在尹林所剩不多的工作日,一个没留神,就到了下班时间。

  六点钟时,秦墨岭给她发消息:【我晚上有应酬。】

  秦墨岭没有报备行程的习惯,只是因为昨晚有了矛盾,今早又没陪她吃饭,怕她误会他冷战,于是主动跟她说一声。

  简杭回:【我今晚在公司加班。】

  她开始着手整理辞职交接的项目资料,资料多,带回家不方便。

  辞职的事,她暂时还没和秦墨岭提。

  等关系缓和,她再跟他说。

  不知道秦墨岭对她以后的职业规划,有什么建议。

  他对她少言寡语,想听到他的真心话,估计有点难。

  十点一刻,简杭从公司回家。

  秦墨岭应酬还没回来,她旁边的停车位空着。

  洗过澡,简杭顺手收拾盥洗台,将上面的瓶瓶罐罐,按高矮胖瘦,码成整齐的两排。耿姨按她的喜好,买了水培绿植和几盆玫瑰花放在浴室。

  她又给花花草草浇了水。

  简杭刚躺床上,秦墨岭回来了。

  “还没睡?”他问。

  “马上。”

  秦墨岭去洗澡,简杭迷眼睡觉,一直没睡着,听到浴室的门开了,听到有脚步声走到床边,听到悉悉索索弄被子的声音,又听到他的脚步声往衣帽间走。

  很快,他又回来。

  简杭自始至终也没睁眼。

  秦墨岭关了卧室所有的灯,家里不比伊亚小镇的情侣酒店,酒店的房间连着观海露台,外面都是灯火,就算关了灯,借着外面的光,还是能看清对方。

  家里完全不行,遮光帘全部拉上,只能看到彼此一个模糊轮廓。

  秦墨岭没到自己那边,等眼睛适应屋里的光线,他走到简杭那侧床沿。

  简杭睁眼,他两手撑在她枕边,吻覆下来。

  简杭自然而然圈住他脖子,尴尬了两天的气氛,终于随欢愉消散。

  “没有套。”她提醒他。

  秦墨岭哑声道:“有。”

  搬进来就想过一起住,所有东西他都备了,还以为今年用不到。

  说完,秦墨岭吃她的唇瓣。

  简杭喜欢他亲她,浅吻,深吻,她都喜欢。

  秦墨岭的吻从她的唇离开,亲她的下巴,简杭还觉亲吻不够,她双手捧他的脸,主动贴上他的嘴唇,不让他亲其他地方。房间里暗,她看不见他的表情,但她明显感觉到,在她亲他的那一瞬,他的呼吸停滞了几秒。

  下一瞬,秦墨岭整个人压下来,将她锁在怀里,再次堵住她的唇。

  舌尖抵着舌尖。

  还是不满足。

  不论是她,还是秦墨岭,都想索取更多。

  于是吻更深。

  简杭被他紧紧抱怀里,这一刻,她才感觉秦墨岭是属于她一个人的。

  他的气息,他的怀抱,他的身体,都属于她一人。

  秦墨岭看着她的眼,光线昏暗,看不清也盯着看,“还气不气了?”

  简杭没反应过来,“气什么?”

  秦墨岭:“昨天那条热搜。”

  “......不气了。”她又道:“没生你的气。”

  秦墨岭又低头亲她,深吻浅吻,交错着来。

  他亲了十几分钟,简杭心满意足。

  秦墨岭手掌拖着她的背,手臂用力,强势将她捞起来。

  简杭跟他面对面,坐在他腿上。

  两人严丝合缝。

  房间静下来时,已经深夜。

  两人身上的汗交融在一起。

  简杭打开手机看时间,比她加班时睡得还晚。

  嗓子干,她喝了一大杯水。

  秦墨岭扯下套,扔进垃圾桶,问她:“水够不够?不够我再去倒。”

  “够了。”简杭没看他,赤脚去了浴室。

  冲过澡,清清爽爽。

  简杭没像昨晚那样平躺,今晚侧卧,面向秦墨岭那个方向。

  床上只有一条被子,之前她听到悉悉索索弄被子的声音,是秦墨岭把被子抱回了衣帽间。

  秦墨岭也冲了澡出来,两人的枕头隔着四五十公分,他躺下来,简杭闻不到他身上的气息,但能感觉到他就在旁边。

  秦墨岭关灯,和她一样,侧躺下来,两人面对面。

  两人同盖一床被子,她把手搁在被子外。

  忽地,她手腕上一沉。

  秦墨岭也将手放在被子外面,不小心搭在她手腕上。

  简杭没把手抽回来,他的手也没拿开。

  二十多分钟过去,两人才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