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被道侣捅死后我带着天雷回来了 > 第 22 章(战!)

  第二十二章

  顾仙仙和翰墨鬼君的对决已经惊动整个酆都,就连不问世事的后厨都听说了,纷纷跑上街头,看热闹。

  于是,整个酆都便都看见,那半空中交错的两道身影,一白一素,如龙虎相交争,刀光剑影,锐利凛然!

  “天啊!那顾仙仙真是找死,她知道她挑战的是谁吗?那可是翰墨鬼君,当初可与昏镜鬼尊一战的超强剑修!若不是他修为不及,也不可能败在昏镜剑下。”

  “听闻翰墨鬼君年少时也是绝世天才,就连当今的第二陈都不及他当年万分。”

  “他还曾立下凌云壮志,要劈开天幕结界,带领鬼蜮重返人间——”

  “之前都当他是少年傲气,可我曾在他和昏镜鬼尊大比时一剑劈天,虽然只劈开了一道三尺宽的口子,存在不过数息,但这已经很了不起了呀。”

  “输了呀!顾仙仙输定了!”

  “顾仙仙当真找死——”

  “……”

  顾仙仙手中的二手剑已经舞到了极致,她和翰墨鬼君的比斗早已不在灵力修为,也不是你死我活,而是剑术,最纯粹的剑术!

  九霄剑舞九霄剑,驰骋鬼蜮数百年,终于遇到了可与他一战的对手!

  此刻,在翰墨鬼君眼中,顾仙仙已经不再是那个胆大妄为的区区小鬼,也不再可能和天雷有关的嫌犯,更不是万千鬼心女修之一,她变成了一把剑,一把锋利到可以插入他的眼睛、深入他的脑海、直入心脏的剑!一把利剑!

  她和她手中的二手剑融为一体,平凡普通,漆黑冰冷,却凌厉,不容忽视!他的九霄终于出了鞘,与之相接时,炸裂出火花、剑影——

  “噌——”

  两剑相接时,似有万千剑光闪过。
  只是一息时间,又仿佛过去了数万年。

  九霄剑似从天而降,直冲顾仙仙面门而来,二手剑自顾仙仙手中转出剑花,这一刻,似有万道剑影凭空而生,又仿若万剑归一,直冲翰墨鬼君!

  在场修士发现自己手中佩剑竟然纷纷震动,竟然受这磅礴剑意影响,想要破鞘而出!不由得惊讶万分,按住剑鞘,制止住这奇怪的异动!
  有些沉醉于顾仙仙和翰墨鬼君的比试中,反应不及,只见佩剑倾巢而出,想要臣服,又似害怕,一时间乱作一团。

  待好不容易封住作乱的剑,不由从心底发出感叹:

  “喝!如斯可怖!”

  这俩人,一个行云流水,一个势如破竹;一个撼天动地,一个气吞山河;一个超凡入圣,一个出神入化!
  这二人的剑术,竟已登峰造极到如此地步!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三天,四天……

  “这个顾仙仙,她到底什么来头?”

  这是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心中的疑惑。

  这个顾仙仙到底什么来头?她竟然可以和翰墨鬼君对战如此之久,就连剑术也如此高超!

  她如此天资,竟然只是一分宗小鬼吗?

  顾仙仙和翰墨鬼君还未分出胜负高下,围观众人也从最开始的兴致勃勃,精神抖索,变得头昏眼花,神情不济,差点吐血。

  这些围观修士在这一刻,既是观众,也是学生;既然观战,也是学习;他们最开始还能稍稍领悟到一些剑道真意,但是随着时间的推长,便连观战都变得疲惫起来,最先累倒下的却不是顾仙仙和翰墨鬼君!

  越来越多的修士原地打坐,闭眼静修。

  ……

  第三兰也在第五天时不得不放弃观战了,她眼睁睁看了五天,头晕得厉害,再坚持不下,不得不放弃观战,原地静修。

  第三兰已经是不错了,一起观战的同门中,她是少数能坚持到现在的人。

  她坐下的时候,发现身周已经坐了一大片,场面很是壮观,心里好歹有些慰藉:她不是最蠢的,可也不是最厉害的。

  她颇为不甘的看眼半空的顾仙仙,同为鬼心女修,她竟比自己强出这么多!谁能甘心?她定要加倍努力,超越顾仙仙!

  ——这一刻,不用再比,她早已知道自己打不过顾仙仙了。

  第二陈盘膝而坐,他的眼睛一直看着顾仙仙和翰墨鬼君,那一招一式映入眼中,一晃而过,他眼冒血丝,脸色疲倦,但神情却是兴奋的,激动的。

  师父都说他是天生剑修,他是为剑而生的,是世间少有的天才。可是和顾仙仙、翰墨鬼君二人比起来,他似乎又显得极不够看了。

  乌昭晨也早就放弃观战,盘膝而坐;乌起领也强自支撑,已是强弩之末;乌阳伯手握重剑,冒着精光的双眼,木然的看着半空交缠的两道身影,他额上冷汗,青紫嘴唇都变得惨白起来——

  雾染修为太低,看过几眼便承受不住,只能抱着脑袋,偶尔看上一眼,或者是听周围人说,确定顾仙仙还好好活着,不曾落败。

  但她的脑海里却一直浮现顾仙仙站于人前,明明是灰扑扑的形象,可她只是一笑,长剑一指,便光芒万丈,那瘦小身影,竟然也给她一种可以撼天动地之感。让她的心,也生出一种豪情。
  ——她也想像顾仙仙那般活着,灿烂的活着。

  她看着周围盘膝而坐的修士们,就连先前维持秩序的玄衣卫,也顾不得维持秩序,在此刻盘膝而坐了。

  华长老和小伙计坐在人群之中,对于当前这一幕,也是久久无法回神。

  谁能想到,顾仙仙竟然真的敢挑战翰墨鬼君呢?她不仅敢挑战,甚至还要赢!

  ……

  陈翁和工友们原是被押在审判台上,幸而顾仙仙终于来到,戒律堂长老不像翰墨鬼君那般蛮不讲理,免了他们刑罚,还同意他们外出观战。

  此时此刻,工友们也全都傻眼,顾仙仙在他们眼中虽然厉害,但更多的印象还是觉得她傻乎乎,眼下那个和翰墨鬼君打得上天入地的,当真是那个“努力修炼积极找死”的顾小铁吗?

  陈翁远远看着顾仙仙,他很懒,所以从未想过努力修炼的顾仙仙会像今天这样光芒万丈;他太懒了,也从未想过为什么顾仙仙会那样执着的修炼,没有雷劫,便自己动手去抓,拼着一死也不愿混沌度日。

  如果还有机会,他准备问一问顾仙仙,为何如此执着于修炼?

  ……

  离境、少咸、泰泽三宗的掌门和长老也都站到了山门前,他们眼中早已经不再是之前的“离境长老怎么能和一个鬼心女修较劲比试?”的荒唐,而是震惊,十足的震惊!

  他们震惊于顾仙仙竟有如此剑术,不仅和翰墨鬼君打得不分上下,还丝毫不露落败的趋势;更震惊于整个酆都的修士,竟然都前来观战领悟剑道了!

  就连他们,在观战时,竟然也被顾仙仙的剑意影响,心中澎湃,想要一剑天下,挥斥方遒!
  又感受到翰墨剑意,孤傲冷绝,凛然众生。

  “可惜,翰墨虽然压制了修为,但他灵力比顾仙仙澎湃许多,顾仙仙没有足够的灵力支撑,必败。”

  “不然,顾仙仙没有灵力不支,快要落败的趋势。”

  “迟早而已!”

  “不过,我倒是想把顾仙仙收入门下,她此等资质,又如此心性,必登仙途!”

  “这可要问问顾仙仙的意愿了,毕竟你宗又是绑架又是威胁,她可不一定愿意呢。”

  “……”

  顾仙仙和翰墨鬼君大战数天,顾仙仙强在剑法妙绝,虽是至刚至阳,但合她豪迈洒脱的心性,加上她的火灵根,以及至阳的雷电之力,将《九阳玄极剑》发挥到了极致!翰墨鬼君则强在他天生剑骨,少时剑挑四方,他的天赋和阅历非顾仙仙可比。

  两人对峙,将将平手,谁也不愿落下半招!也不曾输那一招!

  所谓一招定胜负,便是如此了。

  这些掌门长老们看着,竟然也都纷纷从储物袋中取出物什,盘膝而坐。

  直到第五天过去了,六天,七天,八天,到了第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