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被道侣捅死后我带着天雷回来了 > 第 26 章(堪称顾师)

  第二十六章

  雾染已经在武道场很久了, 自从顾仙仙随翰墨鬼君进了离境宗,她就一直在这里,未曾离开。

  她蹲在地上, 看着青石地板上的剑痕。

  她伸出手,想要抚摸,却能感觉到一股冰冷剑意,快要将她手指划破。她怅然的收回手,愣愣的感知到:这便是顾仙仙的力量吗?

  她向往顾仙仙的随意洒脱,如果她也有这等剑术,该多好?

  在宗门她未曾好好修炼,师兄师姐都告诉她,活着便好,努力修炼也不可能飞升成仙, 反而极大可能成为雷下亡魂。

  活上百年比一朝灰飞烟灭要好太多,好死不如赖活着。

  以至于她看到那般灿如明珠,无惧无悔的顾仙仙时, 便大受震撼。有些羡慕, 有些喜欢,又有些嫉妒。

  她定也要灿烂的活着!

  ……

  “咚, 咚,咚——”

  顾仙仙被悠长的钟声敲醒。

  三声钟响, 是晨钟, 是早上了。不过鬼蜮的早晨和晚上没什么区别, 这里常年黑暗,有的只是夜光石带来的光亮罢了。

  顾仙仙睁开眼睛, 只觉神清气爽,她换了身干净衣服, 洗漱一番,这才联系陈翁。陈翁和工友们也都调息完毕,平息丸的效果很好,一颗下肚,就又活蹦乱跳了。

  公上月怕顾仙仙不认路,亲自带她到了暂时安顿陈翁等人的住处,一边解释道:“宗内现在忙于尊上大婚一事,全宗上下昨夜几乎彻夜未歇,实在没有时间,只有等大婚之后,才能过来安排他们是归谁名下。”

  顾仙仙道:“此事不急。”

  公上月想到什么,笑了一笑:“其实我宗上万人,本不该这么缺人手的。”却是还有更多的宗门弟子在山门前打坐未醒,他们又不能把人强行叫醒,所以才会显得如此忙碌。

  顾仙仙也明白过来,无奈道:“我也没料到会如此。”

  “怎会?顾道友对自己的剑道造诣不够了解吗?”

  “我没想到会对外人造成如此情况。”

  “一般比试,确实不会。但你和翰墨鬼君不同,翰墨鬼君在数百年前就是世间罕逢敌手的剑术高手。其实当时我听说你要挑战翰墨鬼君,第一反应便是:还真是一个不知死活的小鬼,可要惨了。”公上月叹息一声,“如今想来,倒显得我是井底之蛙了。”

  顾仙仙想到翰墨老头,他虽然压制了境界,但自己到底是鬼心期的小鬼,能打他打了九天并打成平局,确实世所罕见。但其实仔细想想,未变成鬼魂前的原主已经是渡劫期修士,距离飞升成仙仅一步之遥,是胜过翰墨老头的。

  再则原主本就是剑道高手,又和决明日常切磋三百年,自己和他打成平局,未免没有这其中原因。只这些就不需要和外人说了。

  她和公上月边走边聊,很快到了安置陈翁等人的小院,工友们也都在,他们已经换上了离境宗外门弟子的新制服,因为因祸得福,此刻喜气洋洋,好不开心。待见到顾仙仙时,便又是开心,又是惭愧,又是惊叹。

  “小顾,对不起,我们之前把你的事情都说出来了……”

  “我们确实不够义气,这是离境宗给的补偿,分一半给你!”

  “我等实在惭愧,惭愧——”

  顾仙仙抬手道:“无碍,你们只是据实已告,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况且这只是误会一场,现在误会已经解开,大家不比如此。至于这些补偿,你们也是被我连累,你们拿着我才能安心,再则,我也有离境宗给的补偿。”

  工友们见顾仙仙确实没有生气,才终于松了口气,又好奇起来:“小顾,没想到你的剑术如此厉害!”

  “亏我之前还当你是小打小闹,我真是眼拙!”

  “小顾,你现在可不得了了,掌门真人可有说让哪位长老收你为徒?”

  “小顾剑道如此高超,可以和翰墨鬼君平手,如今谁能教她,做她师父?”

  顾仙仙说:“我和翰墨鬼君打成平手,是因为他压制了修为,若不然,我也只是他的收下败将。我没有外界传的那般厉害。”

  “话虽如此,但也很了不起了!”

  “然也,换做是我,只怕一剑必败!”

  陈翁走上前来,顾仙仙看到陈翁,立刻拱手道:“陈翁,连累你受累了。”

  陈翁扶她手臂,对身边工友们道:“你们自己且去修炼。”

  工友们便依依不舍的,依次散去。

  顾仙仙跟着走到陈翁的住所,陈翁有一个单独的房间,格局和顾仙仙暂住的房间大致相同。陈翁给顾仙仙倒了一杯茶水,顾仙仙接过,仰头一饮而尽,在桌前坐下。

  陈翁道:“今后你有何打算?是否留在离境宗?”

  顾仙仙道:“能成为大门派的弟子,就是我们这次来酆都的目的啊,只是事与愿违,我大出风头,现在三宗要我,只怕有一部分原因是想要我的剑谱。”

  顾仙仙没有自家传承不能传于外人的观念,她如今在意的,便是要平衡三宗关系。毕竟她如今的自由,就是靠三宗平衡、互相钳制换来的。

  她虽不喜欢这种算计,却是不惧,她轻笑一声,云淡风轻:“无碍,陈翁勿要为我担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大不了亡命天涯去,就是条件刻苦一些。”

  陈翁看着顾仙仙,被她说得一笑,这倒是很像顾仙仙。

  “当时你就一直坚定的要修炼,不管不顾,你这么执着是想飞升大道?”这还是陈翁第一次克服了懒惰咸鱼,问了他早就准备问的问题。

  “不!”顾仙仙双眸明亮,在夜光石的照耀下犹如灿烂星河,她站起身来,看向黑压压的乌云天空,“飞升大道或许是很多人所追寻的道,但不是我的,至少现下不是。”

  “……何意?”

  顾仙仙望着天空,我的道是无形,我的追求是快意恩仇,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她回过头,长发飞扬,看着陈翁,笑道:“我如今心中所想所念,便是劈开那天,重回人间!”

  只有回去,她才能手刃狗渣!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翰墨鬼君猛地睁开眼睛——

  他游离在外的神识,也在这一刻回到了本尊身躯。

  一眼一息之间,整个离境宗都在他的眼皮之下。

  此刻,他依靠于殿中长塌之上,面冷如雪,长发如墨,他只着一件素白长袍,单手支额。一绝美女修跪于一侧,膝上放一焦尾琴,琴音幽远,美妙无双。

  翰墨鬼君坐直身躯,他手掌轻摆,绝美女修便停了下来。

  “退。”

  “诺。”

  绝美女修退后,翰墨鬼君起身走至殿外,他望着黑沉沉的天空,想起数百年前,他似乎也说过那句:我要劈开那天——成就鬼蜮的不世传奇。

  没想到时隔数百年,他竟然从顾仙仙嘴里听到了同样的话。

  便是稚子狂妄,也说不出这种话来。

  天雷天幕压在鬼蜮数千年,这道结界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弱,它一动不动,仿佛什么都不能改变它。

  它压在众人头顶,也压住了他们的希望和傲气。

  没想到顾仙仙竟然能说出这种狂言,但她双眸明亮,眼神笃定,那么认真,那么坚定。

  呵!

  当真是稚子狂妄,甚好,甚好。

  他倒要看看,顾仙仙能走到哪一步!

  终于,他暂时打消了对顾仙仙使用搜魂术的想法,相较于让顾仙仙变成傻子痴儿,他更想看顾仙仙会如何实现她的豪言壮志。

  顾仙仙说完她的豪言壮语,果然见陈翁呆住了,她挠了挠额头:“那个……人生在世,生命漫长,总得先有个小目标嘛。否则该多无趣?”

  其实也不算多大,这有什么,她曾经的目标是先挣她十个亿,不管能不能成,志气不能输。

  陈翁:“……”这能是小目标吗?他想了想,“那你努力。”

  “嗯嗯!我会努力的!”

  陈翁一哂,众所周知,在鬼蜮,劈开天幕结界比登天还难——这句话可不含半点玩笑成分。毕竟鬼蜮五千年来,也有大能飞升,却没有大能能真正劈开天幕结界,还鬼蜮自由。

  也因为连飞升成仙的大能都不能解救鬼蜮,数千年来积压的绝望和失望,才多了那么多得过且过的小鬼。

  顾仙仙可以吗?

  他望着眼前的小鬼,如果是她,他倒也不介意在她身上放上些许希望。

  顾仙仙原想多留一会儿,却有离境宗弟子前来道:“顾道君,掌门真人有请。”

  顾仙仙和陈翁等人道别后,随同引路弟子去见离境掌门,直到了大殿,才从离境掌门口中得知:“虽然大比被迫中断,但尊上许诺的大比前三可以进入我离境宗藏宝阁一事,没有作废,顾小友,你且准备一下。”

  还可以进藏宝阁?这昏镜鬼尊还真是一言九鼎。这等好事她自然不愿错过,她摸了摸腰间的储物袋,再多宝贝她都装得下!

  “我准备好了,随时出发。”

  离境掌门淡笑一声:“藏宝阁内机关重重,能拿到什么,还要看个人本事了。”

  还要闯关?

  不过片刻,只见又几人来到殿中,其中还有顾仙仙熟人,竟是第二陈、第三兰、乌起领等人。是了,竟然要去藏宝阁,肯定少不了他们。

  顾仙仙道:“诸位道友好。”

  他们看到顾仙仙时,不知想到什么,脸色也十分精彩。

  在此之前,谁能想到这个他们最不放在眼中的分宗小鬼,竟然有如此能耐,还对他们影响至深。想到之前种种,一时间,可谓感慨万千。

  第二陈率先道,他拱手低头,礼貌非常:“第二陈,今日谢过顾师。”

  第二陈既是如此,其余几人自然没有犹豫,同样道:“谢过顾师!”

  顾仙仙:“?”

  离境掌门哈哈一笑,很是畅快,解释道:“他们都你因而参悟剑道,如今更胜一层,确实可称一声‘老师’。你顾仙仙功不可没啊!”

  原来如此,顾仙仙便回了一礼:“机缘巧合,纯属意外,诸君随意。”

  其实想要谢顾仙仙并称她为师的不止第二陈等人,离境宗山门外还站了不少,只是顾仙仙一直不曾外出,也没有和人八卦,便也不知道了。

  并且随着观战修士的陆续醒来,在他们的谈论中,还将那九天自证清白的比试命名为“山门论剑”,分别以顾仙仙和翰墨鬼君为首,分做两派,相互间争论不休——为到底熟赢熟负,谁更厉害而发生了多次辩论。

  不过这些顾仙仙更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