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被道侣捅死后我带着天雷回来了 > 第 33 章(盘古斧的下落...)

  第三十二章

  离境宗的罗山异象, 不仅惊住了离境宗人,也惊醒了酆都全城百姓。

  如今的酆都全城上下都张灯结彩,挂上了喜庆的红布, 以庆贺昏镜鬼尊大婚之喜!

  此刻,所有人都被那浩瀚阵仗惊得跑至街头,仰头望着离境宗所在的方向,便也都看见了,那道和翰墨鬼君打得难舍难分的纯白光剑!

  那光剑寒意凛凛,便是隔得老远,也能感觉到那光剑身上传来的暴躁冰冷的气息,是强大的,也是无情的,带着无人可挡的强悍威压。

  “这光剑的主人是谁?竟然如此桀骜嚣张, 敢挑战翰墨鬼君、挑战离境宗?”

  一时间关于“光剑主人是谁”的猜测纷纭,却又道不出个一二三四:

  “这光剑一看就非凡品,它的主人必不可能是籍籍无名之辈, 早该在鬼蜮闯出一番名头。我却从未听过这光剑?鬼蜮兵器谱前一百名之中, 也没有关于这‘光剑’的记载,难道是新起的少年才俊?”

  “非也, 当世少年才俊如今齐聚我酆都,前三非顾仙仙、第二陈、乌起领等人莫属, 却从未听说他们的佩剑是光剑啊?虽然这光剑形似顾师的那把二手剑小三, 但这到底不同!”

  因着顾仙仙的二手剑一举成名, 曾经备受嫌弃的“入门黑铁剑”都大受欢迎,不少顾仙仙的崇拜者更是以手持“顾仙仙同款”为荣。

  反正顾仙仙的二手剑也不是什么当世极品, 想买都能买带,于是, 连带着这入门黑铁剑的价格都翻了几倍不止。

  “要我说顾师的那把二手剑也绝非凡品,当初能一剑斩含光,又和九霄过招九天而不裂,想来铸造这二手剑之人,非炼器神手不可。”

  “所以那光剑是怎么回事?光剑主人为何不现身?”

  “今日不是昏镜鬼尊的大喜之日吗?之前是山门论剑到差点耽误婚期,现在又如此一闹,昏镜鬼尊怕不是要气死?”

  “昏镜鬼尊的婚礼还能办吗?”

  地上众人仰头望着天,只见翰墨鬼君和那光剑瞬息之间连过数十招,一人一剑于半空之上纠缠,一会儿出现,又闪瞬消失,惊至别处,刀光剑影,应接不暇!而九霄和光剑相撞时带来强大的剑气翻涌,惊得整个酆都都寒风阵阵,衣袍翻飞,以手遮眼。

  如此情况,见了的都得感叹上一句:“好强!”

  而这操纵光剑的主人,只怕更强。

  雾染已经在离境宗山门外徘徊许久,她亲眼见到顾仙仙随同离境掌门等人进了离境宗,虽然她找离境弟子问过顾仙仙的情况,都说她情况很好,并没有被囚.禁.迫.害,但没有亲眼见她出来,她就不会放心。所以雾染一直在外等候。

  她必须要确定顾仙仙是自由的、安全的。

  所以翰墨鬼君和那光剑比斗之时,她也是离得最近的,还因为猝不及防差点被那暴躁冰冷的剑气掀翻在地!幸亏身边有人拉了她一把,不然非丢大脸不可。

  不过相较于丢脸,她心中更多的还是懊恼,懊恼自己无能,什么都做不了。

  此刻听得周围人议论纷纷,她也是惊异万分,她的瞳仁中映照出翰墨鬼君和光剑于半空中纠缠不休的场景,那冲天剑意,令人叹服!

  眼前的比试和山门论剑又不同,山门论剑拼的剑术造诣,而眼下拼的却是力量,是最纯粹、最直接的力量!

  翰墨鬼君英姿勃发犹如天人,他剑指天下,轻轻带过的剑风都能在地面引来一阵飓风;一点衣袍翻飞都有着睥睨天下的狂傲霸气……

  ——那是另外一个世界,一个她无法靠近的世界。

  雾染看得呆了痴了,一时间愣怔不能言。

  此刻除了离境、泰泽、少咸三宗的掌门和长老以及个别修为较高的弟子外,都没反应过来,那天上的无主光剑非是剑,而是天雷化形!

  昏镜鬼尊立玄天殿前,看着翰墨鬼君和天雷化剑打斗连连,他穿着红色长袍,面色深沉,眼中没有一点结婚该有的欢喜之意。

  邵师兄和无上宗几人还被关押在玄天殿前的笼子里,他们作为吸引天雷的诱饵,自然不可能被放走。

  此刻看到天上打做一团,一边祈祷翰墨鬼君将那天雷杀个形神俱灭,一边又高兴不已:天雷既已出现,他们终于可以重获自由了!只求昏镜鬼尊可以网开一面,勿要赶尽杀绝。

  一长老突然出现在玄天殿前,落于昏镜鬼尊身旁:“天雷化剑,果真厉害,上次见时它们明显比现在蠢笨,不是我们的对手,这才几天,竟然已经能和翰墨鬼君打成平手,当真了得!看来那场山门论剑,它们也受益匪浅。”

  昏镜鬼尊道:“了得也无用,他们终究会为我所用。”

  “尊上英明。”

  “婚礼安排如何?”

  “一切都已准备妥当,大婚定会正常进行。”

  “顾仙仙他们还在藏宝阁?”

  “已经有四人被弹出来了,这四人都没什么有价值的收获,想必顾仙仙他们也很快就能出来。”

  “善!你且去安排。”

  昏镜鬼尊看着眼前这热闹纷呈的景象:今日,谁也不能扰了他的婚礼。

  ……

  此刻,藏宝阁内,顾仙仙等人还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在统一好“先找到盘古斧”的思想后,另外两位鬼婴修士也纷纷拔刀,奈何也都以失败收场,一时间叹气连连。因为太过泄气,就连天上的雷鸣都忽视了,任由它们轰隆隆的响彻半空。

  顾仙仙对昆吾刀势在必得,任何人都阻止不得。

  这昆吾她是拔的出来要拔,拔不出来也要拔,反正这刀她是拔定了!

  就算没有缘分,她也要强求试试!

  此时此刻,她严肃道:“诸君且退,我来!”

  昆吾刀老神在在,言语间十分淡然:“我看你如何!”

  顾仙仙凝神静气,体内灵力疯转,丹田处的荧荧鬼心散发着奇异的能量,她素白手指,再次握住了昆吾刀柄——

  昆吾是刀,是物,是灵,从来不曾感受世间冷暖,但是此刻,很奇怪的,它感觉顾仙仙握住它的手很冰很冷,那是一种极其狂躁冰冷的气息,竟然让它感觉到了冷!一种刻骨的冷!

  它心惊万分,为何会如此?本不该如此!

  “轰隆隆——”

  狂躁天雷再次从天而降,劈在头顶,此刻给它的感觉再不似之前那样虚无缥缈,浩瀚神秘,而是莫名给它一种“谁敢忤逆于我,便劈了谁”的凶狠霸道!

  ……这又为何?

  白山、龙牙显然也感觉到了这雷和之前的不同之处,竟也隐约有些敬畏,纷纷后退散开,一边茫然惊异的望向头顶。

  白山道:“外面如此动静,是打起来了?”

  龙牙道:“定是两位不下大乘期的大能在过招!”

  “听这剑鸣……是九霄那小子!”

  “九霄蛮横霸道,在酆都城内过招,怕不是要将酆都掀个底朝天?”

  “噫!想我当初也是人人争抢的绝世神剑,无数人想得我青睐,想成为我的主人,后来,又有无数人想与我一战,想我也曾风华于世——”

  “别说了,快看昆吾!”

  剑灵们纷纷从前程往事中回过神来,惊讶的看向昆吾,却见顾仙仙立于昆吾刀前,她双手握刀,面容狰狞,长发飞舞。此刻,隐约有疾风在她身周旋转起来,随着她越发用力的拔刀,那风越转越快,越转越快,慢慢形成了一道漩涡!

  顾仙仙位于漩涡中心,在狂风席卷之下,更衬得她身形缥缈,仿佛要羽化归去。

  第二陈、乌起领、第三兰和两位鬼婴修士也是惊讶万分,没想到拔刀还能闹出如此阵仗。

  第二陈惊异万分,道:“看来顾仙仙和昆吾刀确实没有缘分,她在用蛮力拔刀!”

  乌起领道:“顾师,勿要莽撞,小心两败俱伤!”

  普通的刀或许可以用蛮力拔出,这昆吾刀明显不是普通的刀,就算它如今在藏宝阁生锈,也依然不是普通的刀,早在五千年前,它就是能够称霸修真界的绝世好刀了!

  第三兰担忧道:“不如我们助她一臂之力?”她作势要为顾仙仙输送灵力,却被乌起领制止:“你也别莽撞,小心添倒忙。”

  第三兰气愤的推开乌起领:“那不然如何?就这么干看着吗?盘古斧事关鬼蜮,我们不能袖手旁观。”

  “你先别急,且看看再说!”

  而位于漩涡中心的顾仙仙,此刻已经什么都听不见了,她确实在用蛮力拔刀,她一定要找到盘古斧!没有缘分,也要强求一个缘分。

  昆吾刀也被惊得目瞪口呆,它自诞生以来数千年,从未见过如此无脑强硬之人!

  谁拔刀不是看机缘,若不能拔出,便是无缘,理应顺应天命,再去寻找别的机缘,这顾仙仙怎么如此不讲道理?

  它也不免有些生气,倒要看看顾仙仙如何拔刀!

  “咔嚓!”

  终于,只听咔嚓一声,昆吾刀终于出鞘,露出一截刀身来!

  “刷——”

  在所有人不敢置信的眼神中,尘封千年的昆吾刀自刀鞘中展露全貌,它通体漆黑,寒光凛凛,只刀刃处隐有红光闪过!

  昆吾刀终于出鞘,藏宝阁内万剑齐鸣!

  一时间,所有的目光都齐聚于那个手持长刀、素衣长发的少女身上——

  无论是在场修士,还是剑中剑灵。

  顾仙仙手持昆吾刀,长刀横于眼前,她手指在刀身缓慢划过,衣袂翻飞,笑容灼灼,叹道:“好刀!”

  第二陈瞪大眼睛看着顾仙仙,只觉此刻的她更加光芒万丈,夜光石的光亮落在她身上,那荧荧淡淡的光亮,凝聚成了更加灿烂的光芒,这一刻,他仿佛看见了传说中的太阳,光彩灼目。

  第三兰已经激动的冲上前去,拱手道:“顾师大才,受我一拜!若是找到盘古斧,这定然是顾师全功,鬼蜮一定不会忘了你!”

  顾仙仙赶紧扶起第三兰,道:“不必如此!我也是自救罢了。”

  乌起领都不由得叹服,顾仙仙实乃女中豪杰,人中龙凤,莫说女子不及她分毫,便是男子,也大多比不上她。

  “蛮横小儿,蛮横小儿啊!”昆吾刀没想到顾仙仙真能将自己拔出,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气该恼,只得连连感叹顾仙仙这蛮横小儿,实在无理得很!

  顾仙仙淡笑一声,她如今已经是昆吾刀的新主人,自然和昆吾刀心意相通,道:“你且安心,我的目的只在于盘古斧的下落,只要你将实话告知于我,我便放你自由,你若还想继续待在藏宝阁,也可随意,我必不阻拦。如此,你也不算叛主,依然是忠义两全的豪杰英雄。”

  昆吾刀沉默许久,叹息一声:“盘古斧诞生于数万年前,传闻它能开天辟地,所向披靡,但它一直是传说中的神器,从来没有人真正见过它。直到五千年前的星石之乱,我主死于贼手,我被扔入藏宝阁,我当时在藏宝阁内,感受到了一个特别强大的气息!”

  “你们当知,弱者臣服于强者乃是本能,不仅你们人类修士如此,我们剑灵也是一样。当时我便发自内心的畏惧于那道气息,它太过强大,仿佛只是随意一叹,我便能裂成碎片。”

  第三兰惊道:“盘古斧果真如此厉害?那我们怎么会没有察觉?你莫不是在撒谎,故意恐吓我等?”

  昆吾道:“喝,自己无知,焉能怪我瞎说?蛮横小儿,你虽用蛮力收伏于我,这对它却是无用,只怕你还没有走到它面前,就能被它强大的气息震裂神魂!”

  顾仙仙道:“多谢前辈提点,我必加倍小心。”

  昆吾看着顾仙仙,它虚无的身形立于刀身之上,道:“我记得当时它说‘何人扰我安眠’,又说‘你这小刀怎么如此吵闹’,之后,我便睡了过去,再醒来已经是百年之后。鬼蜮鬼修被镇压在天幕结界之下,为了出去,所有人都在寻找盘古斧,藏宝阁也被他们翻了个遍,可惜没有任何人找到它。”

  昆吾刀回忆起当年的事,虽然已经时过境迁,但对于它本就枯燥单一的生活而言,那些过去仿佛还在昨日。

  它记得当时每天都有人来藏宝阁寻找盘古斧,可惜都无功而返,它也一直记得那个声音,无数次试图呼唤它,五千年来,它只回应过它一次。

  “你若还是如此吵闹,我就将你丢出去,莫要扰我清静。”

  昆吾当时十分开心,它虽是剑灵,但是慕强的剑灵,见到超级大前辈,自然敬畏好奇:“前辈气韵高绝,怎么隐身于此?您的主人也陨落了吗?”

  “我和你们不同。”

  “哪里不同?”

  “……”

  “前辈您在哪?我去找你!”

  “哼,在你旁边,你看不见?”

  “……前辈我身边没有您啊,前辈?前辈!”

  “莫要吵我!”

  之后两千年,盘古斧再也没有回应过它,“它应该还在沉睡。”

  顾仙仙听完昆吾的叙述,一时间眼中神采奕奕,她知道昆吾说的是真,不含半丝假话;它虽然没能给出盘古斧的具体地址,但它的话已经表明,盘古斧在它身边。

  如此说来,盘古斧近在咫尺!

  昆吾说:“这五千年来,我一直在这里,未曾离开。”

  第二陈:“也就是说,盘古斧就藏在这第四层的某处!”

  乌起领疑惑重重说:“这第四层不过丁点大小,早已被翻找了数千年,怎么会一直没人找到呢?难道有什么机关匣子?”

  第三兰高兴地跳起来:“善!大善!既如此,我们就算把这藏宝阁拆了,也一定要找到盘古斧!不若我将这消息告诉我爹他们,让他们也来想想办法,一同寻找!”她没有立刻联络泰泽掌门,看向顾仙仙道,“顾师,我可以把这个消息说出去吗?当然,这是你费劲千辛万苦得来的消息,我们不会抢你功劳……”

  顾仙仙笑道:“不必如此拘束,你且说便是。”

  第三兰就知顾师豁达,决不会在意这点小事,她没有犹豫,很快走至一旁,用通讯符牌联络泰泽掌门,也就是她的父亲;乌起领也走至一旁联络少咸宗。

  顾仙仙走至昆吾刀之前的藏身之地,确实是没什么特别的一处角落,只是地面因为昆吾刀长久落于此处,而留了一个凹痕;周围也没有任何机关凹槽,顾仙仙摸了半晌,没发现任何奇异之处。

  第二陈蹲在她身边:“不然我们也试着吵吵它?”

  “刚才的动静还不大吗?”顾仙仙莞尔一笑,“若是能轻易将它吵醒,它也不会在此沉默五千年。我们先找找再说。”

  “然!”

  恰在此时,第三兰和乌起领同时脸色沉沉的走过来道:“我鬼蜮真是多事之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如今鬼蜮危机重重,定要早寻出路!”

  顾仙仙这才听说,原来翰墨鬼君竟然和天雷化作的光剑打了起来,其声势浩大,威猛无比,已经震动整个酆都!

  “天雷化剑,鬼蜮将倾!”第三兰说,“不过你们也不用着急,翰墨鬼君虽然无法仅凭一己之力消灭雷剑,但幸好三宗的掌门长老都齐聚酆都,为了参加昏镜鬼尊的大婚,鬼蜮大半的大能都来了,有他们出手,定能斩灭雷剑,保鬼蜮太平!”

  “当真?三宗掌门都已经决定出手?”

  “然,天雷化剑,残酷狂暴,主动攻击我等,这等祸害可留不得!”

  顾仙仙原本不着急的,这会儿着急了,天雷化剑?和翰墨鬼君打起来了?

  ……那两只不好好藏起来,怎么打还起来了?

  难道是刚才劈自己的时候被发现了?

  顾仙仙无奈的揉了揉额头,看来得先去确认小一小二的安全,盘古斧虽然重要,但并不急于一时,她可不想找到了盘古斧,却失去了小一小二。

  再则小一会找翰墨鬼君单挑,恐怕也是为自己出气,如此一来,她更不能袖手旁观。

  她站起身来,拱手道:“你们寻找盘古斧,我有要事先出去一趟,等会再来!”

  第三兰疑惑道:“出去?现在吗?我们刚有盘古斧的下落,你就要走吗?什么事情比寻找盘古斧还重要。”

  第二陈和乌起领等也万分惊讶:“你有何急事?这可是藏宝阁,机会有限!”

  顾仙仙并不犹豫,再次道:“盘古斧是重要,但眼下之事也很重要,我必须要去。抱歉诸位,我先走一步!”

  第二陈只能看着顾仙仙快步下楼,她脚步匆匆,长发飞舞,潇洒之姿,竟有乘风归去之象。

  他自然不会想到顾仙仙急着出去,是为了众人口中的“鬼蜮大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