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被道侣捅死后我带着天雷回来了 > 第 34 章(一人二雷战群雄...)

  第三十四章

  黑压压的雷电天幕下, 虚空缥缈中。

  “嗡!”

  九霄和天雷化剑再次相撞!

  强大的力量让翰墨鬼君衣袍翻飞,长发飞舞,他目光冷沉的看着面前的对手——一把剑, 一把天雷幻化出来剑!

  一人一剑已经练过数百招,却难分高下。

  翰墨鬼君是大乘期修为,剑术高超,灵力强大;小一虽是诞生之初,但它于剑术上也是天资过人,否则也不会只是看过他和顾仙仙比试,便模仿出了他的剑招。

  翰墨鬼君也没想到这天雷如此聪慧,最开始时他明显能感觉到这天雷出剑有些生涩,可是越到后来,便越流畅, 它甚至还能将他前一秒的招式复制下来,在下一招时与他对阵,让他生出一种自己在和自己过招的错觉。

  连他都不得不感叹一句:这天雷太聪慧, 若是为人, 前途无量!可若是敌人,也必定后患无穷。

  若不能收为己用, 那它就留不得了。

  “小妖,你若臣服于我, 我今日便留你一命!如若不然, 定让你魂飞魄散, 形神俱灭!”

  小一哪肯听他废话?

  它咻咻咻连砍数剑,杀气蓬勃, 恨不能将翰墨鬼君劈成碎片!

  ——就是这人害得刁民不能出城给它们念书,不劈他劈谁?

  可惜就算它再聪慧, 也才刚刚诞生灵识,不懂人间险恶,和活了几百年的翰墨鬼君比起来,还是差了那么一些。

  它不可能彻底赢了翰墨鬼君,翰墨鬼君也不能将它彻底拿下,两相僵持之下,反而让离境、泰泽、少咸三宗的掌门和长老们,越发肯定了天雷化剑乃是不祥之兆!

  他们看到了天雷的狂猛、暴戾、冰冷、无情,不通人情,不晓世事。

  它们和雷兽一样,是宁愿自爆也不愿屈居人下的妖兽!

  ——何况还有一个一直执着于劈山头恐吓昆吾剑的小二。

  于是,他们得出了一个结论:这天雷化剑,留不得!

  为了鬼蜮众生、为了鬼蜮的未来,这诞生灵识的天雷,必须除之!

  就算举鬼蜮之力,也定要让它们消失!

  何况他们才又从第三兰和乌起领的口中得知了盘古斧的下落,便更加坚定了要除掉“鬼蜮大患”的决心。

  泰泽掌门道:“诸君,这是我们鬼蜮寻找了五千年的机会,决不能因那两道小小的天雷而前功尽弃!”

  少咸掌门:“然!只要再给他们一些时间,定能找到盘古斧!此时此刻,一定不能让他们被外界所扰。找到盘古斧才是重中之重,那可关乎我鬼蜮未来!”

  离境掌门抽出佩剑,他长袍翻飞,目光深沉的看着“天雷化剑”,声音威严,瞬间传遍整个离境宗:“今日我们就是倾尽三宗之力,也要斩天雷于剑下,保鬼蜮万世平安!诸君可愿与我一道,护卫鬼蜮安平——”

  “愿!”

  地面的弟子们仰头看向半空的大能们,他们被这豪情所染,一时间热泪盈眶,群情激愤。

  只见三宗掌门、长老一行数十人纷纷抽出佩剑,瞬息间便飞至翰墨鬼君身周,并将天雷化剑包围了起来。

  十数把剑刃指向小一!

  小一:?

  离境掌门道:“小妖!我们知你能听懂人言,限你立刻束手就擒,勿要再徒增杀孽,否则我们便是拼了一死,也要将你斩杀!”

  “诞生灵识不易,你如此聪慧,只要你归顺我鬼蜮,听从尊上教化,必能早登仙途。”

  “然!小妖,莫要在无法无天,胡作非为!”

  “若你再要执迷不悟,就是自寻死路!休怪我等无情!”

  小一:……这群愚蠢的人类。

  它本就桀骜不驯,不似小二那么蠢笨,便是对着顾仙仙那刁民也是生气不听话的时候居多,何况顾仙仙那刁民也不曾这样命令它做任何事情,更不曾呵斥它。

  她要做什么都是先和它商量,愿不愿听都随它心意。

  眼前这些人类也配?

  它懒得听他们废话,只一个意念之间,天上便降下数十道天雷,朝着三宗掌门和长老们劈去,这雷霆一击,惊得众人纷纷抬剑格挡,一边祭出防御法器遮挡。

  如此一来,他们便也不再废话,纷纷抬剑攻向小一!

  一时间,天上乱做一团,地上众人甚至看不清谁在出剑!

  小一面对翰墨鬼君时尚且能应对自如,如今来了二三十个修士对它进行围攻,加之又都是不下于分神期的大能,又精通战术,互相合作。一时间,它应对起来也不免顾此失彼,短短几息时间,已被砍了几刀。

  小二见小一被围,很是生气,立刻对着那几人劈了几道天雷,它纵身飞来,就算身形似棍,也不影响它使用《九天风云剑》,它不似小一聪明,只是几眼就能领悟九霄,但它第《九天风云剑》的领悟却是超越小一,因为它更蠢笨,也更专注。

  眼看小二加入战场,泰泽掌门不得不分出几人前去阻拦,甚至故意将它驱离,让它远离天雷化剑,必然不能让这两道天雷汇合!

  翰墨鬼君已经持剑退至一旁,看着僵持不下的战局,手中的九霄嗡鸣难消!

  离境掌门大喝一声:“翰墨——”

  眼看小一被逼至死角,所有退路都已经被数十位大能被封死,已经退无可退,只差致命一击!翰墨鬼君手持九霄,飞身欺上,他手中剑意磅礴凶猛,衣袍簌簌,对准天雷化剑,这一剑犹如从九霄落下,带着无可匹敌浩瀚之气——

  一旁观战而无法加入占据的鬼心修士们纷纷出手:“翰墨鬼君,我等助你一臂之力!”更多的灵气注入翰墨鬼君体内,这一剑的杀气便更加磅礴可补,锐不可当!

  顾仙仙从藏宝阁出来,御剑飞至半空,看到的便是如此景象:小一被数十大能围困中央,翰墨鬼君带着他致命一击,攻向小一。

  此刻,她的直觉告诉她,若是小一真的接下这一击,必定会魂飞魄散!

  她来不及多想,大喊一声:“小二!”

  小二急得要死,此刻一听顾仙仙的声音,当即咻地一下消失原地,泰泽掌门惊讶的立在原地,再回头时,却见顾仙仙手持天雷,一跃飞入战场中心,挡在了天雷化剑身前,也接下了翰墨鬼君那浩瀚一剑!

  “轰——”

  强大的剑气朝着四面八方爆炸开,也震开了围攻小一的数十位大能!

  一时间,所有人都凝神看去!

  翰墨鬼君更是惊得瞪大眼睛,他惊讶的看着顾仙仙,看着她手中握着的那道天雷——

  顾仙仙长发飞扬,天雷乖乖的被她握在手中,散发着凛凛寒光。

  她脸色瞬间苍白,眉头紧皱,她想说话,却满嘴鲜血,想要强行咽下却咽不下,终于忍不住喷出一口血来,还真如天女散花——

  翰墨鬼君当真没想到,顾仙仙会在此刻冒出来,还是以这种形式。这一刻,他的脑海里冒出无数个念头:顾仙仙到底是什么人?她和天雷是什么关系?难道是商量好了要一统鬼蜮?

  这顾仙仙果然不容小觑!

  周围大能也在此刻惊讶万分:“顾仙仙?顾仙仙为什么在这里?她不是应该在藏宝阁吗?她手里握的是天雷??”

  “她和天雷化剑是什么关系?”

  “难道他们是一伙的?”

  “……那可是天雷,又不是普通小妖?顾仙仙何德何能,她怎么做到的?”

  周围猜测纷纷,翰墨鬼君却是懒得多言,剑尖一转,对着顾仙仙便攻击而去!

  这一次,他没有再压抑修为,属于大乘期修士的能量倾巢而出——小鬼,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此刻的顾仙仙哪有功夫应对?接这一剑已经要了她大半条命,若不是融卓鬼尊留下的传承中蕴含了他一部分的灵力,若不是她的鬼心异于常人,若不是她体内拥有那奇怪的力量,此刻,她恐怕也早已魂飞魄散了。

  幸而小一已经一跃至她身前,挡下了翰墨鬼君的攻击!

  它状似癫狂,不管不顾,无数道天雷从天而至,护在顾仙仙周围,也逼得翰墨鬼君连连后退。

  顾仙仙愣了一瞬:??小一竟然还有如此技能?

  但此刻她也顾不得疑惑了,得空喘息两秒,在震耳雷鸣钟喊道:“诸君误会!我保证它们不会覆灭鬼蜮!若我食言,再杀不迟——”

  戒律堂长老呵斥道:“现在再说这些有什么用?我早就问过你实情,你为何隐瞒?定是你有不轨之心!顾仙仙,你太让我失望了!”

  顾仙仙道:“小一小二不会人言,它们虽然善良,行事却狂傲不羁,我若说它们没有威胁,你们就会信吗?我若把它们绑起来交给你们,便能说明我的忠诚吗?我能管束它们不为祸鬼蜮,所以才一直将它们藏起来!”

  “狡辩!”

  “蛮横小儿,满口胡言!”

  顾仙仙:“我句句是真,若有半句假话,定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喝!你们若真的没有不轨之心,就立刻束手就擒,等候发落!”

  “然也!除非你先交出天雷,才有资格言说其他,否则你说的字我们一个不信。”

  顾仙仙深知此刻不过是对方的缓兵之计,便是自己真的束手就擒,难道就这能拥有她想要的“和平共处”吗?天知道她真的只是想要好好修炼,重回人间啊!

  “我可以答应你们的要求,但要我们先签订契约,对天道立誓,我们不损害鬼蜮一丝一毫,你们也不能伤害我们、禁锢我们。若是毁约,心魔立生,永不能飞升大道!”

  离境掌门道:“我看顾仙仙不是那等恶毒之辈,眼下情况复杂,不若我们再商谈商谈?”

  少咸掌门:“然,顾仙仙的剑意中带着浩瀚正气,不像是阴险狡诈之徒。”

  “呵!两位掌门难道想拿整个鬼蜮的安全去赌?顾仙仙可不像你们信任她那样信任你们呢,不然她怎么不提前告知你们?”

  “是也,两位掌门当以鬼蜮大局为重,莫要徇私!”

  “若真的出事,我鬼蜮万万众生,你们能负责吗?”

  “……”一时间,两位掌门被噎的哑口无言。可也确实如此,他们不能拿鬼蜮众生去赌。

  “顾仙仙,束手就擒吧!”

  “小儿狂妄!”

  “笑话,我们怎能听你威胁?”

  没人听她的,毕竟此刻的她在他们眼中算是强弩之末,是回光返照,不足为惧。不足为惧的人,又怎么能拥有谈判的资本呢?

  数十位大能握紧了手中佩剑,谈判破裂!

  顷刻间,所有人都攻向顾仙仙和小一小二——

  顾仙仙只是鬼心修为,便是灵力强大,面对如此多高手大能,一时间也不得不生出“天要亡我”的感叹来,但她并不后悔,小一小二因她而来,她和它们之间的羁绊本就牵扯不清,若是不来,便是无情无义,这不是她的道。

  她当初不想暴露自己和小一小二的关系,一是不想节外生枝,二是要为自己留下退路,却没想会惹来今日之祸。

  可惜事已至此,再悔无用!

  眼看几十把剑朝着自己围攻而来,顾仙仙只得提剑应对。

  小二在她手中乖巧听话,却在与旁人剑刃相接时散发出狂暴冰冷的气息,这气息强大,几乎能冻人于三尺之外!

  眼看攻击越来越激烈,杀气十足,顾仙仙心中凛然:不行,如此下去,我必死无疑!

  自己和小一小二已经被逼至此,昏镜鬼尊还未出手,若他出手,还有她反抗余地吗?何况她还因为那一剑身受重伤,便是全盛时期,以她如今修为也不可能是这么多大能的对手。

  整个鬼蜮三分之二的大能只怕都齐聚于此了。

  顾仙仙再犹豫不得,下一瞬间,她便做了一个决定,

  她要进阶鬼婴!

  顾仙仙已经在鬼心阶段停留许久,本来早就可以进阶,只是因为近来事多,也一直没有适合的时机,如今却是等不得了——看来没有进阶雷劫,可以自己控制进阶时间,竟然也不是坏事了。

  只有提升修为,才能在如此情况下博出一条生路来!

  小二似乎察觉出她心中所想,雷电之力源源不断的输入顾仙仙体内,顾仙仙迅速运转体内鬼心,希望能尽快进阶鬼婴,她此举定然惊得周围修士目瞪口呆,满头问号,差点以为是自己看错。

  尤其她还是“握雷进阶”?

  “这顾仙仙果真异类,她当日能和翰墨一战我就觉得蹊跷,现下看来,必须除之!”

  一分神期大能持剑攻向顾仙仙,也不管漫天劈下的天雷,当真是要置顾仙仙于死地!顾仙仙只能一心二用,抬剑格挡,此时此刻,她不能避也不能让,若是露出丝毫胆怯之意,就真的必死无疑了!

  这一战无可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