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被道侣捅死后我带着天雷回来了 > 第 35 章(进阶!)

  第三十五章

  “轰隆隆——”

  劈下的天雷落于离境宗, 就算有防御符阵和避雷柱,也依然劈得离境宗石块乱飞,尘土缭绕, 离境宗弟子纷纷御剑避让,一时间喊叫声与轰鸣声交错,场面极其混乱。

  陈翁听到动静,早早便躲到一旁围观,原以为这是一场外敌和鬼蜮之间的较量,却没想到会牵扯到顾仙仙!她手持天雷突兀的闯入战场,一瞬间便从鬼蜮的天才修士成了鬼蜮的敌人。

  他呆了,怎会如此?

  离境掌门也对眼下情况十分担忧,顾仙仙并不是会轻易服输的人,否则她当日也不会以鬼心修为和翰墨鬼君叫板, 再闹下去,恐怕只有两败俱伤一个结局。

  他实在不忍看鬼蜮生灵涂炭,自相残杀, 鬼蜮能有今日实属不易!

  他招来一名弟子:“快!速去请尊上前来主持大局!”

  如今局面, 只有昏镜鬼尊可以控制。

  ……

  此刻,顾仙仙手持天雷, 以一己之力力战鬼蜮十余位分神期大能!

  她脸色苍白,嘴角挂血, 长发衣袍在狂风中飞扬, 只她眼中的灼灼战意不曾消减分毫, 明明被逼至此,却没有流露出半分自弃之意。

  如此心性, 当真了得!

  翰墨鬼君想靠近顾仙仙,却被小一拦住, 不能得近分毫。

  如今,大部分的战斗力都聚集在顾仙仙身上,一大能喊道:“翰墨鬼君,拖住天雷化剑!”

  他们认为,只有顾仙仙死了,二雷没了主人,才更好操纵。

  虽然有天雷护在顾仙仙周围,但敌人大都是分神期的大能,他们速度更快能力更强,除了会死追着他们不放的飞升雷劫,眼下的天雷他们能避则避能让则让,或是以法器阻挡,尚不能对他们造成致命的伤害,只时刻防备被雷劈,也确实让他们束手束脚,久久不能将顾仙仙拿下。

  一大能喊道:“顾仙仙,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限你立刻束手就擒,否则今日定叫你后悔莫及!”

  听得这话的翰墨鬼君吐了两字:“愚蠢!”

  顾仙仙若是愿意投降,就不会有眼下局面。

  果然,顾仙仙手持天雷,高高扎起的长发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四散开来,她长发披散,衣袂翻飞,凛然无惧:“今日我与诸君一战,不是为了毁灭鬼蜮,也非与鬼蜮为敌,而是要为我自己博一条生路!”

  “诸君固执己见,不听我的解释,眼下一切,实非我所愿也!”

  “诸君,得罪了!”

  “喝!无知小儿,纳命来!”

  十数位大能朝着顾仙仙攻击而去!定要将她斩于剑下!

  顾仙仙双眸灼灼,天雷在她顾仙仙中飞出一个剑花,瞬息间再次过了百招。

  小二只觉顾仙仙像个无底洞,它的力量源源不断的进入她的身体,可她还未进阶成功,它感觉自己都快枯了,真的快枯了!

  好在小一对它极为了解,眼见它快枯了,立刻用意念驱使从天边落来一道天雷于它相连,于是,源源不断的天雷之力通过小二再次进入顾仙仙体内。

  顾仙仙:……??现场充电呢?

  她剑指苍穹,竟然看见有天上雷电与小二相连,拉出一条长长的光线来!顾仙仙当真只觉头皮发麻,熟悉的痛感传遍全身,好在她早就习惯,不至于痛叫出声。

  好在外人不懂,见此情况也是目瞪口呆,更加确定的骂了句:“……你这怪物!”

  顾仙仙不屑道:“尔等鄙薄,孤陋寡闻!”

  如此一来,顾仙仙反而如有神助,剑气驱动天雷之力,《九天风云剑》被她使至巅峰,一时间竟然将大能们逼得连连后退,那雷电之力比之前强悍数倍,竟也让他们心生惧意,露出败势!

  眼见如此情况,终于有人上前拖住小一,让翰墨鬼君杀到顾仙仙面前——

  顾仙仙愈战愈勇,便是翰墨鬼君来了,她也丝毫不怯,凛然之姿,犹如九天仙人,无所畏惧,无人可挡!她一剑劈向翰墨鬼君!天雷作剑连接着天上天雷,那寒光凌厉,向他劈来,翰墨鬼君一时间竟也不敢相接!

  他飞身而退,顾仙仙却是不让,她欺身而上,剑指咽喉!

  俩人一退一进!

  四目相对,目光冰冷,皆从对方眼中看见了自己。

  一个潇洒肆意,无怒无惧,就是被逼至此,她依然胸怀畅快;一个冰冷无情,仿佛世间万物也不能在他心中留下丝毫情绪。

  大仁不仁,大善不善。

  谁能认定他是恶是善呢?

  翰墨鬼君手持九霄,剑震九天,杀意凛然,他长剑无情,定要一剑拿下顾仙仙!却猛地见顾仙仙畅然一笑,鬼心修为的她已经进阶鬼婴!可她的进阶还未停下,源源不断的天雷之力进入她的身躯,她压抑许久的灵力在此刻爆发,她竟然直接度过鬼婴,步入了出窍期!

  翰墨鬼君大惊!

  围攻顾仙仙的所有修士大惊!

  就连远远围观的修士们也都大惊——

  不知道谁惊讶大叫道:“喝!顾仙仙竟然吸收天雷之力,从鬼心期直接道了出窍期!”

  “她没有飞升雷劫?为何?”

  “这顾仙仙当真异类!”

  “哇!我顾师果然强悍,临危不惧,堪为我等榜样矣!”

  “喝!榜样?你莫非也有为祸我鬼蜮之心?”

  “等等,你们且看,顾师的进阶还未结束!”

  “……”

  顾仙仙这会儿可不太好受,太过强大的力量似乎快要将她的身体撑爆,她能感觉到她的鬼心比之前要大上一倍不止,跌进出窍期实属意外之喜。可同样的,体内灵力急速旋转,天雷之力还在源源不断的进入她的身体,竟然不受她的控制,怎么都停不下来,但若是放开小二,她战力又大打折扣,一时间也是进退维谷。

  顾仙仙如此情况,自然也被翰墨鬼君看在眼中,他的神情也由最初的惊讶转为怜悯:“小鬼,你兵行险着,玩火自焚,今日只怕真的是自取灭亡了。”

  之前顾仙仙强悍至斯,他要杀她;如今她即将走火入魔,他依然要杀她,但也是遗憾的。

  他对顾仙仙本就无憎无恨也无妒,只是两人立场不同,理念不同,站在两个对立面,成为了对手。从本质上而言,他很欣赏顾仙仙,毕竟这世间,只怕再也找不出第二个能和他比拼剑术而不败的女子了。

  顾仙仙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

  她若是消失,他自然会遗憾,也只是遗憾。

  他想,百年千年后的今日,他依然会记得顾仙仙。

  她也是唯一让他佩服惊叹的女子,

  “闭嘴!”顾仙仙哪有心思听翰墨鬼君废话,她极力控制体内能量,想要减缓天雷涌入身体的速度,奈何这奔腾之势犹如黄河决堤,实在难以控制,撑得顾仙仙快要爆炸。

  “翰墨老鬼,我今日才知你不仅是个自大狂,还如此呱噪!”

  呔!不管了!

  今日是危机也是机缘,不若她来做这个天下无双!

  ——我体内能量这样多,不如散些出去!

  她大笑一声,声音瞬间传遍半个酆都:“诸君且退,若被误伤,切莫怪我,当好好反省反省,之前的修炼都修到哪里去了?可是摸鱼去了?”

  天上地上的修士们都齐齐看向顾仙仙,只见她长发飞舞,手中天雷凌厉霸气,竟犹如天人!一时间竟是哑口无言,满眼惊艳:

  “顾师豁达,我等不及分毫!”

  “顾师此等心性,怎会有那等龌龊心思?”

  “希望尊上快来主持大局,还顾师公道!”

  “……”

  也有义气之辈,纷纷飞至战场:“我曾手顾师指点,愿为顾师一战!”

  “我也愿!”

  “我也愿!”

  很快的,竟然有数百人愿意站在顾仙仙一边,愿意为她一战。

  “尔等找死!”很快有三宗弟子领命上前,想将那些小宗散修驱逐开去,一时间,竟然造成了一场混乱!

  天雷作剑在顾仙仙手中飞舞,她神情带笑,剑指翰墨鬼君!她一剑劈去,强势凌厉的剑气混杂着天雷之力倾巢而出,攻向翰墨鬼君!翰墨鬼君飞身闪避,那力量便落向地面建筑,劈得石块翻飞,无数修士御剑避让。

  顾仙仙已经再次提剑攻上,她已是出窍期,力量勃发,终于能够使出完整的《九天风云剑》!

  “小鬼猖狂!”两个分神修士在顾仙仙和翰墨鬼君对剑之时朝她后背攻来,顾仙仙速度太快,瞬间飞至上空,旁人只见她几道残影,再抬头时,顾仙仙已经一剑劈来!她毫不留情,强大的灵力蕴含着雷电之力,直接将二人震飞出去,砸向地面,带起一地尘土飞扬。

  喝!

  顾仙仙此举定然骇得其余等人所有顾忌,不敢像之前那样轻易上前,顾仙仙却不管不顾,天雷之力源源不断的涌入身体,她大喝一声,天雷作剑在她手中舞到极致,她再次像身前横劈一剑,强大的力量瞬间四散开去!

  轰——

  围攻顾仙仙的十数名大能被震散开去!

  翰墨鬼君也不得不飞身避让,他敏锐的察觉到,这力量竟然和之前又有所不同,它更纯粹、更霸道、更无情……

  这仿佛才是顾仙仙真正的力量!

  他惊讶的看向顾仙仙,顾仙仙竟然以身做器,以操纵天雷之力?她当真狂傲,不要命了!顾仙仙已经再次提剑想他攻来,那样快的速度,顷刻间便已到他身前,剑指咽喉!

  翰墨鬼君立刻抬剑,“噔——”

  天雷作剑与九霄相撞!

  强大的力量攻得他连连后退,她欺身压上,那灼灼双眸中,是冷酷的,坚定的,是无畏亦无惧,是一种就算苍天阻拦于她,她也绝不认输的狠!

  两人再次四目相对。

  这一眼,依然谁也不曾动摇。

  两人僵持不下——

  翰墨鬼君只见顾仙仙左手朝半空一伸,二手剑突兀的出现在她手中,二手剑于她手中飞舞旋转,剑尖所过之处,竟在空气中留下奇怪的波动,又似电流滋滋划过,那股剑气韵动,竟也带着强势威压……这分明是《九阳玄极剑》!

  他惊讶万分,只见顾仙仙一手《九天风云剑》、一手《九阳玄极剑》,自己果然还是低估了她,她果真是天生剑修!

  只有顾仙仙知道,真正的顾仙仙是个左撇子。

  顾仙仙已经一剑刺向翰墨鬼君!

  翰墨鬼君面色冷凝,他立刻抬手相挡!两人于后退间又连过数十招,翰墨鬼君连连败退,终究被顾仙仙一剑刺穿肩甲!

  “啊——”

  周围哗然!

  顾仙仙竟然伤了全盛时期的翰墨鬼君?她明明才出窍期的修为啊!

  翰墨鬼君被击飞数百米,他捂住肩甲,明明疼痛至斯,伤口处还带着被雷电烧灼的痛感,隐约散发出焦意,竟然笑出声来:“小鬼,有趣,有趣!”

  他当真好久不曾遇到,像顾仙仙这样的小鬼了,他或许不止记她一百年。

  顾仙仙越战越勇,她飞身到了小一身边,只是挥出数道蕴含天雷之力的悍然剑气,便将围攻它的十几名修士震得连连后退,顿觉血气翻涌,口中腥甜,再不敢轻易上前!

  她再是几剑,将围攻那些散修的宗门弟子也尽数震开,这场混战终于暂且停下——

  无数人在心中惊道:喝,好强!

  顾仙仙面冷如雪,长发簌簌如疯批,长剑染血,她大笑一声,道:“诸君以为人多势众,便可欺压于我,便可将没有的罪名安装在我头上,给我扣一个灭世妖女的罪名!我蔫能服之?”

  “既如此,你不仁,我不义,我顾仙仙于此立誓,再污蔑我者、欲杀我者,定不手下留情,杀无赦!”浩瀚杀意再不隐藏,服软解释果然无用,只有强大才能威慑人心!

  她再回头,对着一旁散修拱手道:“多谢诸君相助!诸君大义,我铭感五内!”

  小宗散修纷纷拱手回礼。

  静默!

  长久的静默,这一次,倒无人敢呵斥顾仙仙是“小儿狂妄”了,也没人不相信顾仙仙会做不到“杀无赦”!

  小一立在顾仙仙身边,它虽是剑形,但这一刻,众人似乎从它身上感受到了傲慢和蔑视。

  一人两雷一剑,立于半空,竟然无惧与整个鬼蜮为敌!

  离境掌门差点急死,他派人去请昏镜鬼尊,怎么还不来?就算没去请,这边如此动静,昏镜鬼尊能不知道吗?他为何还不来?他这婚礼还办不办了?

  他只能飞身上前,道:“诸君,且听老夫一言!我们鬼蜮本就穷途末路,凡是皆可商量,不必闹到两败俱伤的局面。诸君虽认定顾仙仙意图不轨,但她被逼至此,与诸位动手之时也不曾痛下杀手,我相信她并不是那种绝情好杀之辈!”

  顾仙仙笑道:“还是掌门真人明白事理,我确实不是嗜杀之辈,我只想找一安静之所,好好修炼,重回人间!你们考虑考虑?”

  一旁的修士大能们果然面露思量,看看她,又看看她身边天雷。

  就在交谈之际,却突见一道道诡异红光于酆都城内升起,整个酆都都在红光范围之内,一时间,众人惊异连连:

  “这是什么玩意儿?是为了庆贺昏镜鬼尊大婚之喜?”

  “还挺好玩的,果然大喜之日都喜红色。”

  “奇怪!我感觉我的灵力在流失?”

  “我的也是!”

  地上众人已经惊异连连,纷纷御剑飞行,妄图摆脱红光,以减缓灵力的流逝,而那些修行浅薄的,没过一会儿便被吸尽灵力,无法御剑,跌落在地。

  顾仙仙立于半空,竟也感受到体内的浩瀚灵力在一点点流失,她惊讶万分,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