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黑莲花美食暴富攻略 > 第4章 一舌知天下味

  南意是个无脑妈妈吹。

  哪怕他的舌头可以精准分辨隔壁饭店的菜是大厨炒的还是学徒炒的,但在南枝这里,他的原则就是没有原则。

  妈妈辛辛苦苦做的菜怎么会不好吃呢?妈妈的手艺就是最棒的!哪怕菜的味道有点古怪,那也不是妈妈的问题是菜的问题!

  他这套逻辑没有人教,天生就会,以至于一开始把南枝都给迷惑住了。

  南意初任试菜员那会儿,南枝每天都在怀疑——

  她的手艺真的进步了?积累多年一朝开悟了?南家小馆要重回巅峰了?

  持续惨淡的小馆生意证明,这些都是幻觉。

  南枝还是那个经常翻车的南枝。

  南意的话更不能尽信。

  最后南枝摸索出办法,就是通过南意的细微表情,判断这道菜的好坏。

  现在,这个答案显然跟系统判断没差。

  她叹气:“可惜了这么好的春笋。”

  连评级都不配拥有的腌笃鲜是不可能卖给客人的。

  忽然,南枝的目光略过南意头顶,停留在系统面板上。

  早上她就已经试验过,除了她,其他人包括南意在内,都看不见系统的存在。

  南枝点开抽奖池,对南意说:“来,一一,你往这个方向戳一下。”

  南意挠挠头不明所以,却还是听话按照南枝的指示去做。

  胖乎乎的食指戳进只有南枝能看见的三维星云。

  那团星云随即开始旋转。

  居然真的可以!

  南枝紧紧盯着星云中间乍现的金光,和跳出的像宝石碎片的东西。

  【光环:一舌知天下味(残缺1/4)】

  南枝当场就被这五个字给镇住了!

  她这次可能真的抽出了好东西!

  南意:“妈妈?”

  南枝兴奋地捧起南意小脸儿,吧唧一口:“妈妈的宝贝!”

  南意不知道为什么被亲,不过他被亲得很高兴。

  他踮脚吧唧回去:“一一的宝贝!”

  母子俩抵着脑袋乐呵好一阵。

  等到南意结束“工作”跑去看绘本,南枝才有空去看系统面板。

  此时,物品栏已经刷新了——

  【物品:店铺1间(租赁中)、光环(一舌知天下味1/4)】

  南枝对着虚空里宝石碎片状的“光环”轻点一下。

  金色的宝石碎片立刻洒下星屑飘进南枝身体里。

  没有惊天地泣鬼神的特效,也没有任何酷炫的变化。

  身体只有被春日阳光晒到的暖意,连神经末梢都宛若徜徉在温水里。

  南枝惬意地眯起眼睛,明显感觉周围好像有点不一样了。

  以前她对世界的感知,像是隔着一层薄薄的透明的膜。

  现在这层膜消失了,那些生动的鲜活的气息,都朝着她纷涌而来。

  起初南枝以为这个光环就是提升她的味觉,现在看来,效果远不止于此。

  对美食的品味,不止限于味觉,还有嗅觉、视觉、触觉乃至听觉,是这些感官的联动,一起构成了人们对美食的认知。

  所以,所谓的“一舌知天下味”,对她而言是全面强化——她看到的、听到的、闻到的、感受到的、品尝到的……

  无数的信息碎片,像是活泼小精灵跳跃、围绕在她身边,迫不及待地告诉她这个世界的模样。

  南枝甚至感受到身体多年积病的沉疴也一扫而空,精力前所未有的充沛,头脑无与伦比的清醒。

  这也让她真切体会到,她正活着。

  南枝突然动作起来。

  她一会儿贪婪吸着厨房里的香气,一会儿又跑到调料罐前去尝试不同的味道。

  她像是饿了很久,连那碗系统和南意都认证难吃的腌笃鲜,也吃得津津有味。

  “爷爷……”

  泪水骤然滚落,坠进汤里,尝尽苦涩。

  但南枝却在笑,笑得如释重负。

  *

  激动过后,南枝注意到系统面板有了更新,原先简陋的内容也变得详细:

  先是【等级:?】变成了【等级:初级】。

  后面还跟着一行小字: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从初级到厨神,你还差一个银河系。】

  另外,技能那栏也多出不少信息:

  【食材:初级(食无定味,适口者珍)】

  【刀工:中级(以神遇而不以目视)】

  【火候:初级(无物不堪吃,唯在火候)】

  【调味:初级(因料调味,因菜调味,因时调味,因人调味)】

  至于白案那栏仍然是个“?”,毕竟南枝从没有涉足过,她学的是红案。

  下面的【任务】一栏仍然是空白,【抽奖】的次数则变成了0。

  到现在,南枝才算有绑定系统的真实感。

  所以,她现在有件想做的事情——

  重做腌笃鲜。

  上午煮的那锅不能要了,味觉大幅度提升的南枝,哪怕兴奋连吃两碗腌笃鲜,也不得不承认吃它是种折磨。

  可怜她的一一还要昧着良心称赞。

  以前爷爷还在,她以糟糕水平胡乱烧出来的菜,总能被爷爷以各种方法拯救。

  而她显然没有这样的水平,还是认命重做。

  腌笃鲜是时令菜,选用初春最嫩的春笋与才度过漫漫冬天的咸肉,细火慢笃下,一点点熬出它的滋味,直到汤白汁浓才可以收火。

  最好吃的腌笃鲜,融合了春笋的鲜灵和咸肉的醇厚,让清淡和浓重这两个矛盾的词在它身上完美体现。

  这道菜是季节与季节的碰撞,在江南人心里,它才是当之无愧的“春天第一鲜”。

  南枝的腌笃鲜做法,也是跟爷爷学的。

  一般人家里做腌笃鲜,就是把嫩笋和咸肉和五花肉丢进清水里慢炖,爷爷教的方法却要用到高汤。

  高汤做法有很多种,不同的菜品所需要用的高汤也不同。

  南枝厨房里备的是最简单的猪骨汤,她这两年几乎天天熬,早已得心应手。

  在她的厨房里,也只有这锅高汤从一开始就评价为【高汤 C级】。

  南枝猜测C级应该就是系统评测的最低等级。

  她刚才尝过高汤,算得上好喝。

  估计在系统这里,连好吃都算不上的菜品,不值得评级。

  就像之前那锅腌笃鲜。

  现在高汤能用也是万幸,让南枝不用花上几个小时重新吊一锅。

  如今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题外话------

  “食无定味,适口者珍”出自林洪《山家清供》

  “以神遇而不以目视”出自庄周《庄子·内篇·养生主》

  “无物不堪吃,唯在火候”出自段成式《酉阳杂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