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黑莲花美食暴富攻略 > 第5章 腌笃鲜

  春笋剥皮,切滚刀块,焯水去涩。

  咸肉浸泡过后,与新鲜五花肉放入高汤,大火烧开后又转小火,直至汤汁泛白,才把春笋放进去一起炖煮到出锅。

  方法看似简单,但是这道菜最考验的就是火候。

  《随园食单》袁枚曾说,“有味者使其出,无味者使其入”,腌笃鲜也是如此。

  要把咸肉炖得酥烂出味,五花肉熬得浓厚入味,笋肉保持水灵脆嫩的口感,汤汁还要浓重不失清淡——火候就是关键。

  当然,刀工和调味也必不可少,正是细节环环相扣,才能做出最完美的腌笃鲜。

  南枝做不到完美,但她可以尽力。

  她忘却了外界的时间流逝,全身心灌注在面前的黑色瓦罐上。

  好在中午没有客人,她才可以不用分神。

  原来南枝也有一天会为生意差而庆幸。

  除了抽空做了午饭,剩下时间全都守在灶台前。

  面对中午这顿饭,南意竖起大拇指:

  “妈妈,我觉得今天的午饭好好吃哦!超级棒!”

  南枝习惯了他的夸赞,笑眯眯点头应下,转头又进了厨房。

  南意小声嘀咕:“我说真的呢,妈妈今天做的菜比以前好吃多了。”

  才说完就意识到什么,赶紧甩甩脑袋,一脸严肃正色地自我批评,

  “不对!妈妈以前也做得好吃!只是现在做得更好吃!不愧是我的妈妈!”

  他趴在厨房门口看了会儿南枝的背影,见她无暇分神,就独自乖乖地坐在店里的收银台后,继续看他的绘本。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冷清无人的店门口突然传来哒哒哒的脚步声。

  “欢迎光临!”南意在收银台后冒出圆圆脑袋,“钱奶奶!”

  那又甜又奶的声音,响亮得隔着一条街都能听见。

  别说正走进店里的隔壁邻居钱大妈,厨房里刚巧关火的南枝也听见了。

  烫着羊毛卷、穿着大红花裙子的时髦精钱大妈脸上笑开了花。

  “哎!”钱大妈应声,恨不得抱着南意亲一口,“奶奶的乖宝,你在干什么呀?”

  南意举起绘本。

  “一一乖宝在看书呀!这么热爱学习,奶奶看你就是天生读书的料!”

  南意摇头:“这是故事绘本。”严格来说不算书。

  钱大妈:“都一样!小时候看绘本,长大看课本,以后肯定是燕大高材生!”

  南意:“燕大是什么?”

  钱大妈:“那可是我们国家的最高学府,能考上的,放在古代都是状元!”

  南意对状不状元的不感兴趣,他举手宣布:“我要当厨师!”

  钱大妈乐呵摆手:“不冲突,你妈妈也是燕大毕业的!”

  南意眼睛亮了:“那我也要读燕大!我要跟妈妈一样!”

  钱大妈乐得不行,一个劲儿劝他好好努力。

  南枝用帕子擦着手从厨房跨出来,看到的就是这其乐融融的一幕。

  她眼里也多出笑意,走过去:“钱姨您怎么来了?”

  “有点事给你说。”钱大妈笑容一顿,先对南意道,“一一,你要不要先去外面玩会儿啊,奶奶给你钱买糖吃!”

  虽然南意很想拒绝并表示三岁半的他已经不爱吃糖了,但是聪明如他,也看出钱奶奶有话要跟妈妈说。

  贴心小棉袄很懂事地自己出去了,因为这附近街上都是相熟多年的邻居,南枝也不担心孩子出事,只叮嘱让他别跑远了。

  南意的身影消失在门口。

  钱大妈这才开口:“那个,有件事儿,枝枝你做个心理准备——你爸妈回来了。”

  南枝一愣,抬眉:“他们怎么会回来?不是说要搬去省城吗?”

  钱大妈欲言又止:“这事儿是我听说的……只是听说啊!不一定是真的!”

  南枝不用猜,就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您说吧。”

  钱大妈叹气:“你爸上个月不是到处跟人嘚瑟,说他赚了大钱,要去省城买房享福吗?后来我听说,他那钱……是赌来的!”

  南枝眸光骤沉。

  她倒不是担心对方,只是不想这些糟心事波及到自己和南意。

  尤其是南意。

  钱大妈也是这么想的,她越说越激动:

  “你说那些开地下赌场的能是什么善茬,真能让你爸赢去大钱?还不都是设套等他钻!前脚还阔绰得要去省城买房,后脚就哭天抢地说家底都没了。我估计啊,你爷爷去世后留的那些存款,都给他败光了!要是光没钱还好,万一欠钱了,说不定又要打这房子的主意,到时候你和一一……哎,你说你爷爷怎么就走得那么突然呢?他要是还在,怎么可能把房子留给你爸!”

  南枝爷爷南平山是因为意外摔跤而脑溢血去世的,当时南枝正在燕京读大四,连爷爷的最后一面都没来得及见。

  在意外发生前,南平山一直身体很好,没有任何基础病,也就没有想过立遗嘱。

  所以在他去世后,所有财产理所当然由独子继承。

  包括几十万存款和南枝现在住的这座院子。

  当年南枝她爸想把这院子卖掉,可是因为小镇地广人稀卖不起价,南枝又愿意每个月付钱租下它,这才把爷爷的南家小馆保下来。

  现在要是情况真的像钱大妈说的,可能几年前的旧事又要重演一次。

  钱大妈是发自肺腑的担心,却又想不出任何解决的办法。

  最后只好捏着拳头,像个气势汹汹的女战士:“放心,要是你爸真敢来闹事,我就叫上我那群老姐妹把他打出去!卖房?先过我们这关再说!”

  钱大妈把胸口拍得梆梆响,南枝都被她逗笑了。

  “钱姨,你放心,事情不会到那一步的。”

  至少她不会让事情发展到那步。

  现在的南枝,也不是四年前才失去爷爷庇佑的南枝。

  为了保护她想保护的一切,南枝可以坚不可摧、无所畏惧。

  可是钱大妈似乎不这么想。

  她眼里的南枝,是如此的弱小可怜,像极了电视剧里受迫害的小白花女主。

  至于南枝那对父母,就是电视剧里对女主角百般折磨、让人恨得牙痒痒的恶毒大反派!

  ------题外话------

  以后每天上午10点更新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