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黑莲花美食暴富攻略 > 第7章 赵诚和王小月

  正为南枝奔波的钱大妈不知道,赵诚王小月夫妻俩已经在去南家小馆的路上。

  上个月赵诚在地下赌场大赢四方时,还阔绰地跟王小月说要买辆车来开。

  尽管他没有驾照。

  但现在,买豪车BBA的梦想彻底破裂,夫妻俩只能顶着初春凉风骑着小电瓶,疾驰在前往南家小馆的路上。

  以夫妻俩的“法外狂徒”形象,戴头盔是不可能戴头盔的,交通法规又是什么东西?

  赵诚把手柄拧到最大,小小电瓶车硬是被他骑出了摩托的巨大轰鸣声,在马路车流里横冲直撞,过红灯也是压着倒数三秒冲出去。

  俨然一副马路是我家的姿态。

  疾风拍打着他那张肤色发黄、眼袋过大的脸,头顶稀疏的头发危险地来回晃悠。

  相对来说,坐在他身后的王小月就要内敛许多。

  不,不应该说内敛,而是瑟缩。

  她长得比赵诚好看很多,年近50依然皮肤细腻洁白,除了眼角没有太多皱纹,乍看比实际年龄至少年轻10岁。

  但是,她却天生一股愁苦气质,眉心随时微蹙,看人眼神也是唯唯诺诺。

  她安静地坐在丈夫车子后座,和他形成鲜明对比。

  只有在赵诚不看红灯冲出去时,她才轻轻拍了他肩膀。

  “小心点。”

  赵诚刚扭动车头绕了个大弯,衣角险险和路过车的车尾擦过。

  勉强稳住车身,他立刻扭头朝王小月怒斥:“我在骑车你吵什么!就是因为你,刚才差点儿撞到了!”

  明明是他先冲出去王小月才拍的他,但是赵诚从不会觉得自己有错,反手就把这口锅扣在王小月头上。

  王小月缩了缩脖子,在丈夫的暴躁脾气下不敢过多辩解:“是,都怪我,你别生气。”

  赵诚这些天本就心情不好,这会儿被王小月惹到,就像是点着的炸药桶,所有火气都冲着这个发泄口来,时不时扭头去骂王小月两句。

  王小月不敢吭声,逆来顺受地承受着怒骂。

  直到:“……小心!”

  已经来不及了。

  正扭头大骂的赵诚根本没注意前面的车,电瓶车头笔直冲上去,撞在前面车尾,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砰。

  电瓶车当即被掀翻在地,赵诚和王小月被摔了个结结实实。

  赵诚最惨,右脚被压在车头下,让他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而他们前面那辆车的车尾,也出现了一块明显的凹陷。

  小镇车道不宽,这场突如其来的车祸直接堵塞住后面车流。

  慢慢的,有过路人停下来围观,后面一些车主也走下来张望。

  被赵诚撞到的那辆黑车的副驾驶座也跟着走下来一个人。

  老实说,这人出现时,还有点惹眼。

  小镇虽然距离省城只有一个多小时车程,但是这里经济水平一般,旅游发展也没有隔壁镇好,镇上也没有什么大公司大工厂,留在这里的大多是些中老年人和没什么事业心的年轻人。

  简单来说,就是生活节奏慢,环境氛围咸鱼。

  大家伙上班,穿的都是休闲装,夏天穿短裤人字拖的也不在少数。

  而从这辆黑车走下的年轻男人呢,却一身西装革履,戴着金丝眼镜,长得浓眉大眼英俊帅气,像极了电视剧里面的商业精英。

  围观群众虽然认不出他的西装品牌,但是看那剪裁和面料,就知道肯定不便宜。

  这样的人怎么会来他们小镇?

  不应该出没在燕京沪城这种大城市的CBD写字楼吗?

  难道说是什么电影明星跑来拍戏的?他们这附近的确有个影视城来着!

  就在大家伙脑洞大开时,那年轻男人已经走到赵诚身边,客气询问:

  “先生,你没事吧。”

  赵诚正抱着腿哎哟哎哟地叫唤,瞧着有些虚弱。

  可被人这么一问,他立马把眼睛瞪成铜铃:

  “没事?你哪只眼睛看出我没事?是不是瞎?”

  喘了口气,又立刻恶人先告状,

  “还有你们怎么开车的!这么宽的马路也能蹭到我!”

  年轻男人:……

  他扯起虚伪的笑:“先生,我们的车是正常行驶,刚才是你的电瓶车撞了我们。”

  年轻男人试图讲道理,却没想过赵诚的字典里根本没有道理这两个字。

  他怒瞪眼睛,一手指着对方:“你什么意思!难不成觉得我在碰瓷?我现在腿可是受伤了!都是因为你们不好好开车!”

  年轻男人推了推眼镜,语气冷凝:“我们有行车记录仪,先生你如果有异议,可以通知交警,查看监控。”

  赵诚才不管,往地上用力一躺:“撞人啦!外地车肇事逃逸啦!”

  他大声叫唤,试图用地域拉拢周围人的同理心。

  王小月泪流不止地趴在赵诚身上,活像是赵诚马上要死过去了。

  周围的人要不是全程目睹了经过,看这夫妻俩狼狈不堪的样子,恐怕还真的会误会黑车车主。

  年轻男人低头看了眼腕表,掐算着时间,忍不住焦急:“能不能别再无理取闹!”

  语气难免加重几分,这也惹来赵诚不快。

  他大吼:“我们可是弱势群体!”

  王小月:“对啊。”

  围观群众:……

  年轻男人:……

  两口子连哭带喊吵出二十个人的架势,就这还弱势群体?

  年轻男人下意识往车子方向瞟了眼,略显焦灼不安。

  他终于妥协:“你们到底要怎么样。”

  赵诚不嚎了,转而兴奋起来:“赔钱!当然要赔钱!”

  这是哪儿来的大傻子!简直是天降横财!

  他偷瞄着那辆黑车——车身虽然擦得干净锃亮,但是看起来旧旧的,车标是个三角圈圈里叠着两个M,右后方还有62S的标志。

  这是什么牌子的车?见都没见过!不是BBA,肯定是个什么杂牌车!

  赵诚在心里不屑冷哼,对于不能喊个高价更是遗憾。

  “医药费检查费还有什么精神……什么来着?”

  “精神损失费。”王小月适时提醒。

  “对!精神损失费!”赵诚狮子大开口,“加起来一共1万块!”

  年轻男人讶然:“你抢劫吗?”

  赵诚二话不说直接扑到车窗上。

  ------题外话------

  全文温馨轻松向,为数不多的反面人物登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