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黑莲花美食暴富攻略 > 第8章 时先生

  “你做什么!”

  年轻男人勃然变色,立马就要去拽开赵诚。

  而赵诚正得意着,自认看穿了年轻男人的伪装,嗤道:

  “你爸妈是不是在车上?你这毛头小子做事扭扭捏捏我懒得跟你谈!叫你爸妈下来!!”

  说着一把拂开年轻男人的手,

  “做什么!做什么!你要是扯到我,那可就不是1万块能解决的事了!!”

  年轻男人方寸大乱,完全失了商业精英的冷静自持,急得额头鼻尖都渗出汗珠。

  这时。

  后座车窗降下,一道似隆冬霜雪般冰凉刺骨的嗓音淡淡飘来——

  “那你想要多少?”

  这声音听着年轻,并不是赵诚以为的中年人。

  他先是愣住。

  然后转头,望进一双幽黑的眼里。

  流淌的时间忽然变得凝滞缓慢起来,巨大的森冷寒意笼罩住他。

  不可名状的恐惧自脊骨攀爬而起,如蚀骨小蛇钻进他的后脑勺,直冲天灵盖。

  他甚至有种自己不过一团腐肉白骨,须臾间便要在天地间灰飞烟灭的错觉。

  他浑身一个激灵,当即吓得连连倒退几步。

  竟是再也不敢去看那双眼。

  王小月以为他不舒服,赶紧上去扶住他:“老赵你怎么了?你说话啊。”

  赵诚下意识偏头,避开与车里那人的对视。

  那年轻男人也正好冲过来,挡在赵诚面前,也挡住身后车窗。

  “有什么事麻烦和我谈!”

  “哦……哦……好……”

  赵诚无比配合,简直和刚才判若两人。

  王小月不安:“老赵你……”

  话还没说完。

  围观人群外突然传来嘈杂声。

  是交警到了。

  原来在赵诚撒泼那会儿,有人看不惯悄悄打电话报了警。

  交警一来,堵塞的车辆立刻被疏散,就剩些围观群众流连不去。

  交警了解完所有情况,没有如赵诚王小月所想的站在他们这边,反而明确指出这是他们全责,而黑色车辆是照常行驶,不承担任何责任。

  王小月当场哭起来:“那怎么行!我们老赵受伤了!他可是我们一家之主!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和儿子要怎么活啊……”

  交警顺口问了句:“你儿子多大?”

  王小月愁眉苦脸:“才20多呢。”

  交警:……

  都20多了?

  他又上下打量起赵诚:“哪儿受伤了?”

  王小月指着赵诚的腿大倒苦水。

  交警:……

  这伤口,要是不赶紧去医院,估计都快愈合了。

  交警看清了这对夫妻的本质,当即板起脸:

  “好了!人家的车被你们撞到,没找你们赔钱就是好的!”

  赵诚王小月认不出那车,交警却认得出。

  就车尾那个小坑,修理费六位数起步。

  车主却不计前嫌地表示不需要对方承担修理费用,但凡换其他人身上,那都是能登上热门新闻的善举。

  反倒这夫妻二人,哪哪儿都不满意,果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交警本来还想对赵诚王小月二人进行了一顿严肃的批评教育,可他还没说两句,王小月就一个劲儿地抹泪,把交警吓得够呛,担心被误会,赶紧打发他们走了。

  王小月还想纠缠,可赵诚却一声不吭转头就走,王小月只能赶紧跟上。

  “老赵你怎么了!”王小月拉了他一把,“这事就算了?”

  赵诚扶起电瓶车,扭头望了眼。

  漆黑玻璃隔绝开他的视线,但那双眼睛却依然清晰在眼前。

  赵诚想起地下赌场追债的打手,个个彪形大汉,一手能打十个他。

  赵诚吃过他们的苦头,光是看到都忍不住两腿发颤。

  可是刚刚那双眼睛带给他的恐惧感,是赌场打手的十倍,哦不,百倍!

  就像被顶级猎食者盯上!那是物种的差距!是血脉的压制!

  赵诚不禁打了个寒颤。

  “快走快走!”

  他可不想今晚做噩梦!

  *

  闹事的夫妻走了。

  和气的交警走了。

  年轻男人,也就是陶安,松了口气,坐回车上。

  他身边那位开车的司机,像尊雕像端正稳坐,除了呼吸,没有任何动静。

  寂静到让人发毛的车厢里,只有极有节奏的木珠碰撞声。

  陶安忍不住坐直,愧疚不安地低头:“……抱歉,时先生。”

  他后背已经全是冷汗,压根没想到自己作为随身助理上任的第一天,就能遇上这种幺蛾子!

  可以想象,但凡今天陪在时先生身边的不是他,而是助理团队除他以外的任何一位,都不会允许这种琐碎小事耽搁时先生的时间。

  啪嗒,啪嗒。

  那只骨节分明、冷白如玉的手,一下一下,捻动木珠。

  那是串檀木流珠,共计八十一颗,木质算不得上乘,品相也略有瑕疵,却因为主人的用心,被盘得温润生浆、通透泛光。

  忽然,木珠停住,碰撞声也跟着消失。

  “没有下次。”

  这句话,让车内凝滞的气氛重新流动,陶安那颗提到嗓子眼的心也随之安放。

  车子重新出发,行驶在路上。

  后座木珠碰撞声音重新响起。

  陶安以前听着神经紧绷,现在却分外安心。

  他忍不住在心里祈祷,让接下来一路千万别再出事。

  但是上天似乎没有听见他的祈祷。

  车子速度逐渐放慢,直到停下。

  陶安拔高声音:“怎么了?”

  又出什么事了?

  司机一如既往的少言:“有小孩儿。”

  陶安倒吸冷气:“我们……我们撞到人了?”

  司机懒得解释,只示意他看后视镜。

  其实不用看。

  因为下一秒后座车窗就被笃笃敲响。

  陶安赶紧解开安全带,推门下车。

  “小朋友什么事啊。”他努力挤出微笑。

  事实上他现在内心已经快崩溃了。

  真不知道他做错了什么上天要这么折磨他啊!

  在心底发出哀嚎的陶安,在看到那小孩儿模样时,也安静了几秒。

  这个还不及车高的小萝卜丁,长得实在是有点好看。

  他穿着洗得有点发白的小熊t恤,一看就是不超过20块的质量,可在他身上却像是在发光。

  如果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十个人里有十个看了他都要忍不住回头。

  随便当个童装模特,也能吸引得人失智狂买。

  ------题外话------

  男主登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