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黑莲花美食暴富攻略 > 第10章 妈妈漂亮

  当那辆黑色车子与南枝擦肩而过时,她似乎感觉到什么,回头望了眼。

  直到南意奶声奶气喊了声妈妈,才拽回她的思绪。

  南枝回过神,难得板起脸,严肃地看着儿子。

  南意讨好地朝她摊开手掌,露出包着彩色玻璃纸的漂亮糖果。

  “妈妈,这是我刚刚买的糖糖,给你吃哦!”

  南枝险些维持不住,破功笑出来。

  但她还是紧绷住脸皮:“刚才答应的我什么?”

  南意略显心虚,黑溜溜的眼珠子转了圈:“我……”

  一旁观察的东东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止了抽噎。

  他匆忙抹了把脸,大义凛然地站出来:

  “阿姨你不要怪一一!是我非要来这边的!”

  南枝看着东东挡在南意面前的模样,眼神有所软化。

  她身体底子不好,生完南意之后更是虚弱。

  南意好像从生来就知道这点,襁褓时不哭不闹,走路后懂事听话。

  他像个小尾巴,总爱围着南枝转悠,成天妈妈前妈妈后。

  自然而然的,也就没什么交好的小朋友。

  直到今年春天,三岁半的他上了幼儿园,这才有所改变。

  东东是南意的同桌,据说两人在入园第一天就交了朋友。

  他也是南意带回家的第一个朋友。

  南枝欣慰看着这一幕,尤其是东东勇敢站出来维护南意时,更是让她动容。

  当然,现在的她还不知道自己对儿子产生了多么大的误解。

  她还是一脸正色,只是语气温柔许多:

  “这里临近公路很危险,以后不要独自跑过来玩知道吗?”

  “知道了阿姨!”

  南意看着在妈妈面前格外活泼的东东,不动声色挤开他。

  他朝南枝仰起小脸:“妈妈,刚才遇到了一个叔叔,给了我们钱。”

  说完,他露出攥在掌心的三张粉色钞票。

  南枝大惊失色,还以为南意是遇上了不怀好意的人。

  不过南意很快把事情经过讲给她听,条理清晰、逻辑清楚。

  南枝听完,缓了神色:“这钱,是那位叔叔的礼貌,所以我们就听他的,去帮东东买个更好的奥特曼玩具吧。”

  东东原来都差点儿忘了,可一听见奥特曼三个字,就迅速被勾起伤心事。

  泪水重新蓄满他的眼眶:“我的杰克……”

  南枝笑盈盈问他:“想要新的杰克吗?”

  东东果断点头:“想!”

  南枝:“那我们去买吧。”

  东东:“好啊好啊。”

  转眼就把逝去的杰克丢在脑后。

  毕竟他很快就会有更多的迪迦、赛罗、艾斯……

  *

  南枝领着两个小孩儿走在回店的路上。

  之前她提过要一手牵一个,但是南意却摆手拒绝了。

  他说自己和东东都上幼儿园已经是大孩子,不需要妈妈牵着。

  东东本来有些惋惜,可是听到“大孩子”立刻来劲儿,立即附和起南意。

  南枝没想太多,让他们跟在身后,时不时回头看他们一眼。

  一高一矮两个萝卜丁儿,正凑堆说悄悄话。

  南枝嘴角扬起,还特意往前走了两步。

  殊不知身后那两个小孩儿的对话,就是关于她的。

  东东抓着刚买来的奥特曼,却无暇去看,而是羡慕不已地对南意说:

  “你妈妈长得好漂亮好漂亮哦,比电视里的明星还要漂亮!”

  南意颇为骄傲地扬起下巴:“那当然!我的妈妈全世界最漂亮!”

  东东用力点头附和:“就是就是,比我妈妈漂亮多了!”

  南意尽管认同,但他还是认真说了句:“每个人的妈妈都是世界上最漂亮的。”

  东东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也是,她不打我的时候还是很漂亮的。”

  南意诧异:“你妈妈要打你吗?”他妈妈从来不打人。

  东东撇嘴:“我就是拿她的瓶瓶滚地板,她就好生气,打了我的屁股,可痛了!”

  南意表示同情:“就是一个瓶瓶吗?那你真可怜,东东。”

  东东特别高兴,激动地比划:“对啊!就是一个黑色的瓶瓶嘛!看起来圆滚滚的,像个球一样!不过质量不是很好,被我滚下楼梯就摔碎了……哎我记得上面还有英文!我们才学过的字母!叫……叫……HR!对!HR!”

  南意拍拍他肩膀以作安慰:“没关系,以后你妈妈打你,你就来我家睡。”

  东东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好啊好啊!要是我妈妈经常打我,那我就可以经常去你家睡啦!”

  南意问他:“你妈妈还有什么时候打你?”

  东东掰着手指头开始回忆:“很多啊!有次是我偷吃了五袋薯片……有次是我把爸爸电脑的键盘给一个个抠下来……还有次我把他们柜子里的小气球翻出来,她居然和我爸一起打我!太过分了!”

  南枝不小心听完全程:……

  孩子,听我的,这打挨得不冤。

  前面就是南家小馆。

  南枝停下脚步,看着不远处一名微胖女子疾步走过来:

  “董东东!你跑哪儿去了!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多久!”

  女子嗓门洪亮,此刻应该整条街都听到了她教训儿子的声音。

  东东皱巴起小脸,几乎条件反射喊道:“我错了妈妈!”

  看得出来,这个场景是经常演练。

  女子双手叉腰,似乎很想动手揍儿子,只是碍于旁人在,不得不收敛。

  女子身形微胖肉感,皮肤白皙五官大气,和东东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不过南枝注意到的却是——

  她精心打理的头发因为快速跑过乱得像鸟窝,昂贵的真丝长裙因为被汗水湿透紧紧贴着身体,穿着镶钻高跟鞋的后脚跟已经磨得渗出血。

  对方也很快注意到她,眼里流露出惊艳,用手指捋了捋乱糟糟的头发:

  “你好,你是南意的妈妈吧?我是东东的妈妈,我叫薛琴。”

  她礼貌伸出手。

  但她随即意识到掌心全是汗,又收回去,从包里摸出湿巾。

  仅仅一个小举动,便让南枝对她好感倍增。

  她等到薛琴把手擦干净了,才回握过去:

  “你好薛女士,我是南枝。”

  南意和东东两个小萝卜丁,站在两人中间,左看看,右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