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黑莲花美食暴富攻略 > 第18章 非亲生

  20多年来,这个秘密都鲜为人知——

  南枝不是赵诚和王小月的亲生女儿。

  她是赵诚和王小月在归乡途中捡来的孩子。

  据说她被人抛弃在冰天雪地里,小小一个也不知道独自沿着路走了多久,遇上夫妻俩时都快冻成小雪人。

  因为赵诚身体的缘故,夫妻俩一直没有孩子,当时遇见南枝,王小月非常惊喜他们不用花钱也能要来孩子,不喜欢丫头片子的赵诚也因为“免费”二字心动。

  他们给南枝取名招娣,希望她能给赵家带来一个继承香火的儿子。

  后来的事情就众所周知了。

  南枝到小镇没多久就因为在雪地里冻狠了开始生病,高烧不退让她失去了之前所有的记忆。

  赵诚王小月夫妻俩也开始嫌弃她这个病秧子,想要把她丢到孤儿院去。

  夫妻俩不觉得行为有错,自诩善良正义,被关进局子也怪钱大妈多管闲事。

  想想,要是南枝没在路上遇见他们,可能早就被冻死了!

  这是救命之恩!怎么报答都不为过!

  至于在派出所为什么没能说清真相……

  主要是夫妻俩恰好遇见俩人贩子被抓,那副被群众发现后遭遇围殴的惨样吓坏了他们。

  夫妻俩捡孩子目的不纯,生怕和这俩人贩子落得同等待遇,就心虚撒了谎。

  正好南平山愿意接手,他们也就赶紧把这烫手山芋推了出去。

  关于这些事情,南枝刚开始并不知道。

  她记忆朦胧心性懵懂,睁眼看到的爸爸妈妈就是赵诚王小月。

  她自然对两人生出孺慕之情,却被冷落、被指责、被抛弃。

  她伤心过,也自我怀疑过。

  直到爷爷南平山看不下去告诉她真相,还抚着她头说了句:

  “不管是不是亲生,爷爷永远是你的爷爷”。

  南枝是在成长过程里,才慢慢明白这句话的真正意义。

  对赵诚王小月,她也从不解,到看透,再到放下。

  南枝已经不再是蹲在孤儿院门口眼巴巴等着爸妈回来接她的南枝。

  现在的她,面对王小月的情感与道德绑架,可以说百毒不侵。

  说完该说的话,南枝转身进了店里,为中午开店做准备。

  而她的姿态落在王小月眼里,就是残忍绝情。

  王小月不可置信地倒吸凉气:“你,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话!”

  南枝不予理会,她就快步追上来,追着南枝开始哽咽、啜泣。

  这同样是她惯用的招数,试图用眼泪解决这世界上99%的问题。

  南枝:“王女士,我们店现在还没开门,请闲杂人等离开谢谢。”

  王小月被噎到了,眼里迸发怨怼:“你真的要这么绝情?”

  南枝就要说什么,在旁观察一会儿的赵诚猛地冲过来:

  “你这不要脸的白眼狼!我看你就是被你爷爷惯坏了欠收拾!”

  说着高高抬起手,就要动手打南枝。

  王小月装模作样拉了他一把,实际根本没用力。

  倒是南枝,没有任何畏惧地迎上赵诚暴戾的眼神。

  她说:“你应该知道我身体不好,这一巴掌落下来,等着你的会是派出所,你这次想在里面待多久?”

  南枝太冷静了,冷得像是没有任何人类该有的畏惧、害怕、担忧等等情绪。

  那瞬间,她的气势甚至压倒了张牙舞爪的赵诚。

  赵诚本来就是个欺软怕硬的,被南枝一个眼神看来,竟然真的生出退缩之意。

  可他也好面子,举起的手不愿意轻易放下,最后只能不进不退地僵在半空中。

  于是,带着老姐妹过来的钱大妈,就刚好看到这一幕。

  她本来正笑呵呵地跟老姐妹们说着什么。

  无意间转头——

  “赵诚!你要做什么!”

  尖锐拔高的声音划破小店门口的平静。

  赵诚还没来得及回头,就和王小月一起,被率众姐妹冲来的钱大妈挡住。

  众所周知,在华国,大妈的战斗力近乎无敌。

  这里足足有8个大妈,树成一道人墙。

  都烫着类似的羊毛卷,穿着鲜艳不一的裙子。

  围在一起那简直就是8倍叠加的精神攻击。

  为首的钱大妈挡在南枝面前,双手叉腰气势汹汹:

  “赵诚啊赵诚,你可真不是个东西!当初对你爸你女儿不闻不问就算了,现在你居然还有脸找上门!还想动手打人!”

  赵诚憋屈不已,很想把“南枝不是我亲生的”这件事宣扬出去。

  可是心头压了太久的秘密,往往牵一发而动全身,根本无法轻易说出口。

  他只能把话憋在嘴边,恶狠狠地瞪着钱大妈:“关你屁事!这是我们家!”

  钱大妈根本没在怕的,不甘示弱地瞪回去:“南枝是我亲眼看着长大的!她的事就是我的事!”

  不提还好,一提赵诚就怨上心头。

  想当年他和王小月都把南枝这个烫手山芋丢到孤儿院,偏偏被钱大妈撞见。

  把他们害进局子不说,还嚷嚷得全镇人都知道,让他们一直被指指点点。

  这些年南枝虽然丢给老头子,不用他们操心,可是把她一个药罐子好好养大,老头子不知道砸了多少钱进去。

  要是没有南枝,这些钱都该是他赵诚的!也不会这样平白打了水漂!

  说起来,根源就在钱大妈身上!

  新仇旧恨一齐涌上,赵诚竟然不管不顾地推了钱大妈一把。

  钱大妈往后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多亏南枝在身后扶住她。

  不过她还是发出“哎哟”一声,很明显崴到脚了。

  南枝皱眉正要发火。

  “你居然敢动手打人?”

  钱大妈的老姐妹们先发火了。

  赵诚试图硬气:“是她先骂的我!”

  老姐妹们才不管,直接把赵诚团团围住。

  忽然,不知道是哪只手率先往赵诚脑袋上扇了一巴掌!

  “你个死秃子看老娘不打死你!”

  这话简直戳心窝,赵诚最恨人骂他头秃。

  尤其是那巴掌还顺势扯掉好几根他宝贵的头发!

  “你敢动我我打死你……”

  啪。

  又是另一方向的另一只手扇了过去。

  “你要打死谁死秃子!”

  “别叫我死秃子……啊!”

  凄厉惨叫。

  紧接着就是抓头发、扯耳朵、拳打脚踢……

  ------题外话------

  本文主基调就是轻松风格,所以极品往往蹦跶不了两章就会开始歪画风,放心,不憋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