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黑莲花美食暴富攻略 > 第19章 大妈的战斗

  赵诚和大妈们打起来了。

  确切的说,是赵诚单方面遭群殴。

  “别打了!别打了!”

  惊慌失措的王小月试图阻止,直接被膀大腰圆的大妈们一把薅开,推出战斗圈。

  其中一位大妈甩了甩头发,不屑地看了眼她过分瘦弱的小身板:

  “走开!不关你的事!我们不打女人!”

  这话说得,简直意气风发掷地有声。

  王小月急得跳脚:“他是我老公!”

  大妈冷笑挑眉:“正好,我们帮你教训教训男人!打得他以后只听你的,叫他往东他不敢往西,叫他打狗他不敢撵鸡!”

  王小月恍惚两秒,居然可耻的……有点心动?

  她很快回过神,依然奋力往大妈群里钻。

  可是她身形单薄,在战斗力爆表的大妈面前,就像迎上狂风暴雨的可怜小船。

  头晕眼花,飘摇起伏,根本挤不进去。

  南枝看着她的身影。

  其实,比起对赵诚的纯粹厌恶,她对王小月的感情要复杂许多。

  在南枝刚到小镇的那年,王小月也曾施舍她母爱。

  尽管这母爱微薄且廉价,还被1年多以后到来的弟弟迅速冲散。

  但那也是南枝童年里为数不多拥有过的念想与祈盼。

  “王……”

  “往他身上招呼!别打脸!”

  “对!扯他头发!”

  “揍他肚子!”

  钱大妈的嗓门直接压过南枝的。

  她正兴奋地在战斗圈外指挥,顺便传授丰富的动手经验。

  结果兴奋过了头,身体失了重心晃悠起来,吓得南枝赶紧扶住她。

  也就无暇去关注王小月,那点为数不多的同情跟着被压下。

  而被大妈们包围的赵诚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救命啊!杀人啦!杀人啦!”

  他的破锣嗓门真的很大,声音越过门槛往外传去,也引来附近路人的注意。

  他们纷纷驻足,四处张望——

  “是不是有人在叫救命?”

  “出什么事了?”

  此刻。

  一位大爷抓着扫帚笑眯眯站在南家小馆门口。

  要是南意在,就能认出这位就是亲切还养狗的赵爷爷,也是南枝口中的赵叔。

  也不知道赵叔什么时候开始站在这里的,看他老神在在,至少旁观有一会儿了。

  有路人在这附近停留,他就会笑呵呵的主动解释:

  “没事没事,杀猪呢。”

  如果对方是熟悉面孔,他才会勉强透露一二:

  “里面是赵诚那两口子,他们来找枝枝……哎你们也知道的。”

  附近街坊邻居发出了然的感叹:

  “又来闹事?撞上钱大妈了吧?活该!”

  “这两口子能不能消停消停?”

  “可怜的南枝。”

  “……”

  纵观下来,没有一人同情赵诚和王小月。

  甚至还有几个摩拳擦掌,试图加入殴打人渣队伍。

  只能说,赵诚王小月夫妻俩在小镇实在是臭名昭著。

  因为他们不止对南枝过分,对自家以外的任何人都很过分。

  自私自利形容他们都算保守,这夫妻是自私自利完了,还要往别人身上泼脏水。

  一个横行霸道天老大我老二,一个悲惨苦情我弱我有理。

  加起来简直就是成倍的杀伤力!

  难怪邻居们都是这态度。

  也是这时。

  薛琴和董昌平正朝着南家小馆走来。

  夫妻俩刚送了自家小胖子去幼儿园,按理来说应该直接回省城。

  无奈董昌平昨天被儿子描述的腌笃鲜给馋到了,晚上回家食不知味地干掉两桶方便面,早上起来也食不知味地解决了三笼包子两笼蒸饺一碗白粥一杯豆浆……

  东西虽然吃进了肚子里,但脑子还是一直心心念念着那碗好吃的肉肉。

  所以,到底是有多好吃?

  看出丈夫心不在焉的薛琴,索性提议在回省城之前先去趟南家小馆。

  董昌平答应得那叫一个爽快,早饭点刚过就急忙赶来。

  薛琴半推半就,一路上反复强调她作为妻子的善解人意。

  她来也是陪董昌平,绝不是因为她也想吃腌笃鲜。

  “对对对,老婆你说得都对!”董昌平不假思索,狗腿赔笑,“哎?前面怎么聚了这么多人?是不是有什么热闹?”

  薛琴瞥他一眼:“我们还有正事!一天天的就知道凑热闹。”

  说完,身体就已经很诚实地站了过去。

  董昌平赶紧跟上。

  夫妻俩这才发现,原来被围观的热闹,就是南枝家的南家小馆。

  薛琴一惊,赶紧拨开人群试图往里挤:“让让!让让!”

  董昌平也试图发挥吨位的优势:“借过!借过!”

  人群最前,拿着扫帚的赵叔往后望了眼,不动声色地跟周围邻居使了个眼色。

  邻居们瞬间了然,很自然地调整了站位,很自然地竖起一面人墙。

  也把薛琴董昌平两口子结结实实得挡在了外面。

  毕竟不管这两人吨位再大,也抵不过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

  薛琴被挤得满头大汗,她忽然意识到什么,灵机一动高声喊道:“我是这家店老板的朋友!让我过去!”

  她面前挤得密密实实的人墙,下一秒果然如她所料开始挪动,眨眼间就多了条可供两人通过的道路。

  薛琴和董昌平不约而同静默下来。

  他们看向四周,那些普通寻常的大爷大妈们正在聊天,半点眼神都没分给他们,就好像拉起人墙和让开道路的人都不是他们一样。

  薛琴暗道,这到底是怎样一个神奇的地方?

  来不及多想,她提着被挤得蔫巴巴的爱马仕铂金包,一口气冲进南家小馆。

  “南枝!”薛琴气势汹汹,大有英雄救美的架势。

  站在混乱之外的南枝闻言朝她望来。

  两人之间隔着大妈们激烈的战斗圈,一时之间交谈不上。

  倒是王小月,眼看有外人来了,也不管这外人身份是什么,果断扑过去。

  “救命啊!”

  薛琴心惊不已。

  她眨眨眼:“你是……”

  王小月哭道:“我是这家店老板的妈妈,也不知道哪儿来的一群泼妇,冲上来就打我老公!现在人都快被打死了!”

  薛琴一盘算,老板的妈妈那不就是南枝她妈?那被打的就是南枝她爸?

  所以这群大妈就是闹事的食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