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七零] > 奖励的后续影响(三更合一)

  “插播一条通告, 今天上午,在我厂领导的陪同下,厂区派出所同志登门专门为我厂职工庄志希同志送上锦旗。据悉, 我厂医务室收费员庄志希同志在新年假期期间,不畏危险,勇敢大胆, 与家属一同抓获拦路抢劫团伙,为社会的安定贡献了一份力量。请各位职工能够向庄志希同志学习。”

  “插播一条通稿, 今天上午……”

  厂广播站响起。一条通告联播三遍, 大家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竖起耳朵。

  正在偷懒耍滑儿的王香秀听到这个通知, 咬了咬唇,她只恨自己怎么没早点对庄志希下手呢。那个时候他还没结婚呢, 小年轻有什么定力, 勾一下能有多难。

  她懊恼的不行, 这样有本事的男人, 怎么就没有把握住呢。

  王香秀只恨自己的眼睛都被风沙给糊住了,竟然没有看到这金镶玉。不过很快的, 她又燃起一抹斗志, 不就是个男人,她能拿不下么?

  这些男人啊,都得为他们家贡献一份力量。

  想到这里,王香秀收起懊恼, 扬了扬下巴,他家想要过得好, 这些男人就少不了要付出,她吃点亏, 不算什么。将来她儿子长大了,那就苦尽甘来了。

  而此时王香秀的忠实爱慕者白奋斗正在厂区内巡逻,他在保卫科工作,负责的就是这里里外外的安全,他被分在巡逻一小队,正在跟几个工友一起巡逻,走着走着,广播响起,他自然也停下脚步,听了个仔细。

  这一听完,就嘿了一声。

  “真的假的啊,就那小白脸儿还能抓贼了?”

  他有点不服气了,他觉得,这样的事儿得是他这样专门干保卫科的人干的啊,庄志希凑什么热闹,抢什么功。他嫉妒的说:“谁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呢。”

  几个一起巡逻的听了这个话,一个个笑着说:“哎不是,你是不是嫉妒了啊?”

  “就是啊,那长广播室总归不会是胡说八道的吧?派出所都来了你还质疑,哪儿有你这样的啊。我记得医务室那个小伙子还是你邻居吧?你这样可不好。”

  “可不呢,你这是嫉贤妒能啊。”

  白奋斗被挤兑了一顿,他红着脸说:“我怎么就是嫉贤妒能了,我就那么随口一说。再说,他就是运气好,我上我也行。这不是没遇见賊吗?”

  “就算是遇见了你也不一定抓的住吧?”

  “这话让你说的。我怎么就抓不住了。你会不会说话啊!”白奋斗不乐意了,他心道:不就是抓贼?我有机会我也行,这有什么不行的?

  他抿了抿嘴,说:“赶明儿我也抓一个给你们看看。”

  几个同僚都笑了出来,说:“得嘞,爷们儿,你可别吹了。”

  白奋斗:“我怎么就吹,你等着,我肯定能抓到,我们家那片儿最近闹小偷儿,你等着我非给这个小偷儿抓到证明一下我自己。”

  他一下子就想到他们家那一片儿最近闹贼的事儿了。

  其实吧,还有闹鬼。

  但是白奋斗是谁,无产主义坚定的无神论者,他是坚决不相信有什么鬼的。所有什么鬼不鬼的,他是不放在心里的,就是认定了,这个小偷儿,必然是他的手下败将。

  他这么一想,心气儿就高了起来,倒是一起巡逻的路人甲好奇的说:“庄志希抓到抢劫犯,你们一个大院儿的都不知道?”

  那关系处的也太浅了吧?

  白奋斗:“我怎么知道,我们是住一个院儿,又不是住一个被窝儿,他还能事事都跟我说?不过我们关系还挺好的,私下经常闹着玩儿,前一段,我还……啊!对对对,我知道这个事儿!”

  他拍着头,说:“你看我这个记性,我爸前几天还说了,大年初一那天的事儿,我家老爷子说过一嘴的,不过我当时没走心,以为他们开玩笑了。”

  路人甲:“哎不是你……”

  他无语:“咋可能有人拿这种事儿开玩笑啊,肯定是真的。”

  白奋斗:“嗨,我哪儿想得到啊。你看也不是我自己当做开玩笑啊,我们院儿里的其他人也没走心啊。”

  “你们可真行。”

  白奋斗:“走,咱也溜达过去,看看那锦旗长啥样儿。”

  “行,我还没收到过锦旗呢。”

  几个老爷们直接奔着医务室就过来了,医务室工作轻松,庄志希此时正在跟几个大姐侃大山,一见白奋斗过来就笑:“奋斗哥你怎么过来了?哪儿不舒服?”

  白奋斗翻白眼:“哪不舒服你也不会看,我们就是过来看看你的锦旗。”

  此时锦旗已经被挂在墙上了,大家都好奇的看了过去,白奋斗稀罕的啧啧,说:“这一看就是好东西啊,你小子行啊,有点能耐。”他很没分寸的说:“你等着,我可不能让你一个人享受这个荣誉,咱们那片儿的小偷儿,我肯定能抓到。”

  庄志希笑了笑,说:“那敢情儿好,你要是早点抓到我妈就不用巡逻了。”

  白奋斗:“你等着。”

  他在这头儿跟庄志希耍嘴皮子,却不知道,真的有人因为这事儿气的吃不下饭,这就当属周群了。周群听完广播都愣住了,整个人丧丧的抿着嘴,他一直都觉得自己是四合院第一人,所有比他好的,都让他很不愉快。

  现在庄志希竟然受到表扬了,这哪里能让人开心?

  周群抿着嘴,没想到这事儿还真是真的,其实他也听到这个事儿了,但是也没当做一回事儿,他甚至还想去跟庄志希说道说道,可没想到……

  周群只觉得心里格外的烦躁,他将手上电笔扔在了桌上,陷入了浓浓的沉思。

  这样下去可不行啊,庄志希可不能比他更好。

  他该怎么办呢?

  庄志希的全厂通报表扬,有人羡慕有人嫉妒,中午庄志希去食堂打饭,杨立新还多给他打了点,说:“小庄恭喜你啊。”

  庄志希笑了,说:“能够为社会做一点贡献,我也很高兴。”

  他端着饭菜找了一个地方坐下,这个时候厂里奖励一张自行车票的事儿已经传出来了,真是看红了多少眼啊。当然也有看中他年轻有为的。

  “小庄,你有对象没有啊?我七大姨家有个闺女,可富态了,特别有福气,我介绍给你?”

  另一个看不下去了,说:“你这消息也太不行了,人家小庄都结婚了,再说,你没听到广播说吗?人家是和家属一起抓获的抢劫犯。家属,那是有媳妇儿的人。”

  庄志希其实不认识眼前两个大姐,但是既然坐在对面,他也不烦躁,反而是露出笑容,说:“我结婚了,我媳妇儿特别好,又漂亮又厉害。”

  “啊,结婚了啊!你这结婚也太早了,你才多大啊。”

  庄志希:“我可是够法定结婚年龄结婚的。”

  他笑了笑:“我今年二十一了。”

  “那你也算是早婚了。”

  “也不算早吧,咱们这边挺多都二十来岁结婚的,还有十八十九就先摆酒不领证的呢。”

  先头儿要介绍对象那位直接说:“那也不是啊,你看保卫科那个白奋斗,他不就还没结婚。”

  这话,大家没法儿接啊。

  谁能跟白奋斗比啊。

  庄志希含笑:“其实什么时候结婚都是一样的,有人早有人晚,还有人不婚。都正常的。”

  “问题是,他想啊,找不到合适的啊。”这时有人插话儿,过来的是杨立新,他端了一碗汤,说:“小庄,给。”

  庄志希惊讶的很:“哎,鸡蛋汤?我没打这个啊,你这是……?”

  杨立新倒是坦荡,他说:“我爸单独给你做的,别人没有。花钱的哈,他单独请你的。”这个可是要说清楚的,反正面儿上他们可没占公家的便宜。

  背地里……嘿嘿不用说。

  庄志希笑容更灿烂了点,说:“谢谢李叔。”

  他说:“老头儿说你小子做好事儿,应该奖励你。”

  庄志希坐的地方距离后厨儿窗口不太远,他高声:“谢谢李叔。”

  李厨子对他微微点头,庄志希:“杨哥你们吃了没?”

  杨立新:“没,我们哪儿能吃这么早,都是你们吃完了才有我们的份儿。哎对了,听说厂里奖励了你一张自行车票?”

  庄志希眼神闪了闪,点头说:“嗯对。”

  杨立新微笑:“什么牌子的啊,你家不是都有自行车了?”

  庄志希:“我还没去领呢,不晓得是什么牌子、不过这个自行车票来的正及时。我妈早就念叨要买个自行车了,但是我家不是一直没有票?我媳妇儿倒是有自行车,但是她每天上班都要用的,她上班又比我们远,总不能让她把自行车让出来,家里别人几乎用不上这个自行车了。这下好了,我们家也能买一个了。你可不知道,自从奋斗哥买了自行车,我妈都心动了。”

  庄志希感慨着,就见杨立新脸色稍微变了变,不过杨立新倒是很快的掩饰了下去,依旧那副带笑的样子,他说:“那咱们院儿你家可是独一份儿了,谁家也没有来两辆车的。”

  庄志希摆手:“什么头一份儿不头一份儿的,过日子,谁不想添点大件儿。”

  “那倒是。”

  周围几个听热闹的人都纷纷的点头,觉得庄志希这个话说得对,还有人为了省钱买自行车,都不吃饱饭呢。还不是为了一个自行车?

  “自行车可是大件儿。”

  “小庄,你媳妇儿有自行车啊?”

  庄志希点头:“有,我媳妇儿陪嫁的。”

  “有缝纫机不?有手表不?”坐在庄志希对面干练的大婶子立刻追问。

  庄志希笑:“没有,我媳妇儿也不会用啊。”

  大婶子落寞:“没有啊,那比不过姜芦了。咱们厂这都十来年了,至今还没有人打破姜芦的陪嫁啊。”

  他们可都是一直盼着有人能够打破呢,没看每次说起陪嫁,姜芦都格外的得意吗?

  “我媳妇儿又不是厂里的人,可不参与你们这个攀比。”庄志希和和气气的。

  “但是你是啊,不过你们这些小伙子啊,真是硬生生给咱们厂小伙子的行情都拉高了。你看你们都找这么能干的媳妇儿,其他人还怎么找?”

  大婶子抱怨了几句,不过再一看庄志希的脸,又隐约觉得,人家女方愿意陪嫁也是正常的。庄志希长得好啊。他虽然不是现在特别流行的浓眉大眼国字脸,一脸英气。

  但是庄志希斯斯文文的,带着书卷气,又是见人三分笑,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再一个,相比于厂里这些灰头土脸的糙老爷们儿,庄志希干干净净清清爽爽。

  在一片灰蓝工服的男人里,他干净白衬衫外面穿着鸡心领的暗红色毛衣,一条黑色的长裤。怎么看怎么体面,真的觉得格外的亮眼。就算不是在外面见到他,是在医务室,他们医务室也跟车间不一样,一身白大褂,看起来斯文干净。

  这人啊,多少都是有些看脸的,这么一看,就觉得就算陪嫁一辆自行车也很值得了。

  “小庄啊,你媳妇儿干什么的啊。”

  庄志希:“她在公交客运站工作,做乘务员的。”

  “工作不错啊。”

  眼看庄志希和陌生大姨唠上磕儿了,杨立新回到了后厨儿,他小声跟李厨子说:“爸,我看小庄不能给自行车票让给咱家了,他说他妈还要买一辆车。”

  他们院儿,条件不错的都买上自行车了。

  庄志希家是明美陪嫁的;

  周群家是姜芦陪嫁的;

  白奋斗也不知道是不是抽风,年前竟然买了一辆永久大杠。

  还有后院儿老隋家……

  现在没买自行车的,他们家就在其中了。

  以前还好,只有老隋家是自己买的,周家和庄家都是儿媳妇儿陪嫁,还能说得过去。但是就连白奋斗那个家伙都能攒够钱买自行车,这就让李厨子一下子警惕起来了。

  虽然他很节省,不买没用的东西。

  但是,人家都有了,他家没有,这像话吗?

  他家可是院儿里过的不错的人家,他媳妇儿还是院里的管事儿,这在这方面落后了,说出去总是觉得有点掉价儿。他们老四九城的爷们,最要面儿。最近他都为这个事儿琢磨呢。

  本来觉得今天倒是多了个机会,没想到,庄志希竟然说他妈要买。这她娘的不是开玩笑吗?赵桂花那抠门的老娘们,家里都有一辆自行车了,怎么还会买呢。

  他是一个字儿都不信的。

  “这小子比猴精,是不是看出你的意思了啊?”

  杨立新想了想,说:“不至于吧?他说他妈看白奋斗买了,就心动了。”

  李厨子:“……”

  好巧,他也是。

  他说:“你说这个白奋斗,竟能给人惹事儿,咱们院儿多少个人都因为这个事儿心情浮躁了。一个保卫科的小保安,他挣多少钱啊,还要贴寡妇养孩子,怎么就能买得起自行车呢。真是平白无故给我找事儿,如果不是他买了自行车,我哪里至于这样局促。”

  现在的情况就是,白奋斗都买了,他不买,不好看啊。

  “算了,等让老婆子跟赵桂花聊吧。”

  庄家,还是赵桂花当家的,虽说现在内部相当于分家,但是他还真不相信庄志希不交给赵桂花。

  “都怪白奋斗这个小兔崽子。”

  杨立新小声的凑到李厨子身边,低声说:“爸,你说白奋斗,要钱没钱,要票没票,怎么买下来的车?”

  这个事儿,其实大家心里都有些嘀咕的,毕竟,白奋斗一个月的工资是固定的,他也没个票,哪儿来的啊。大家面儿上不说,心里多少是好奇的,诸多猜测都有的。

  李厨子:“鬼知道。”

  他要是知道,自己就买了。

  杨立新:“等我探探他的底?”

  “我看行!”

  庄志希不晓得他们院里邻居的这些想法,下午专门去厂办领了自行车票。不是现在最流行的永久和凤凰,而是飞鸽。这也相当不错了。

  永久飞鸽凤凰,这是现在最最体面的三大自行车品牌。

  不过这三大品牌里。永久又大又结实又耐用,比较深受老爷们喜欢;凤凰则是精美一些,比较受女同志喜欢,所以飞鸽就有点不上不下了。

  但是飞鸽也是卖的很好的。

  毕竟三大嘛!

  庄志希这张自行车票,上面标注的就是飞鸽。

  下班的时候,庄志希领着东西往家走。心里猜测明美他们客运站是个什么情况。不知道能不能有奖励。应该有的吧?

  庄志希走到巷子就听到一阵铃声,路宽也不至于撞到人啊,他一回头,就见果然不是为了让路,是为了逗他呢。这骑车的不是旁人,正是他媳妇儿。

  明美笑眯眯的从车上跳下来,说:“李公安今天去你们单位了吧?”

  庄志希扬了扬手上的礼物,说:“看。”

  明美笑着说:“我也有。”一模一样的礼物。

  小两口一起推车往回走,庄志希:“我们单位还奖励了我一张自行车票。”

  明美挑眉:“呦。”

  庄志希笑了:“你们呢?”

  明美:“你猜呀。”

  庄志希挑眉,一看她这个得意的样子就晓得了,肯定是更好,不然她不会这么得意的,这尾巴都要翘上天了。他低声:“我猜,肯定是比我好。”

  明美娇嗔的笑,笑声里带着小得意,她骄傲的说:“那肯定啊。”

  庄志希看着明美,等她的答案,明美也不卖关子了,说:“我们没有奖励什么东西,不过呀,我们单位给我补助了。”

  她眉眼都是笑意,超级骄傲的,说:“我们站长给我申请了补贴,从下个月开始,我每个月就多两块钱的补贴了。我跟你讲哦,如果不是我工龄不够,我这次能涨工资的。不过一个月多两块钱,我也是很高兴的。”

  一年就二十四块钱呢。

  这相当于一般工人一个月的薪水了呢。

  要不然,明美能这么开心吗!

  她哼着小曲儿,说:“我可真开心。”

  庄志希也羡慕的很,他说:“你们单位真的好实惠啊。”

  其实这一点上,庄志希和明美多少都是有点懂的,庄志希他们是工业大厂,庄志希是在外面做好事儿,并不是在厂子里,而且他还不是保卫科,而是医务室的工作人员。虽然厂子也很高兴,但是这件事儿本质上跟厂子没有关系。就算是说出花儿来,也不能太过分的奖励。

  至于明美就不一样了,他们是对外的服务型单位,虽说这件事儿也跟他们公交客运站没有关系,但是作为她作为一个有能力的售票员,对公交客运站是有正面的宣传意义的。

  更不要说,明美不是第一次抓贼了,本身就更有正面意义,就算是做宣传,对他们公交客运站都是很正面的影响。所以他们对明美更重视一些。

  当然,除此之外,今天李公安的话也是造成结果的原因之一。李公安不是第一次挖人了,公交客运站自然不乐意的啊。这人留在他们这里,好人好事儿的荣誉是他们单位的。

  走了可就没了。

  明美可是客运站子弟,她妈都是这个岗位退下来的。在这样多方面的影响下,他们公交客运站给明美争取更多的待遇,那是很理所当然了。

  明美得意洋洋:“我比你厉害吧!”

  “那是当然,我媳妇儿能不厉害?这次都是我跟你沾光,不然我一打四肯定要挨揍的,说不定还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这点避暑,庄志希还是很有的。

  明美:“那你可得好好对我,不然我可是会甩掉你的。”

  庄志希:“你才舍不得,我表现那么好。”

  明美调侃的笑:“哪儿表现好了啊?”

  庄志希眨眨眼,说:“我哪儿表现的好,你不知道?谁都不知道,你也一定知道的啊。我每天都有好好表现。”

  明美:“……”

  她的脸一下子就变成了红苹果呢。

  她嗔道:“你可给我闭嘴。”

  她不放心的到处看看,说:“你干嘛在大庭广众之下说这个啊,生怕别人听不见是吧?你怎么回事儿啊。”

  明美娇嗔着:“不许说。”

  庄志希的笑了,说:“你看你,你想到哪儿了,我可什么都没说。”

  明美的眼睛瞪的大大的,重重的哼了一声。

  庄志希牵住了小媳妇儿的手,说:“好啦,是我错啦。”

  他是很积极认错的,但是就是不改。

  “对了,我想跟你商量一下,这个自行车票,我打算……”

  小夫妻两个一起进了院子,周李氏又在阴阳怪气了:“哎呦,小夫妻感情可真好啊。”

  庄志希点头,说:“对啊,感情不好能结婚吗?当然是感情好啊,周大妈您可是说了一句废话。”

  周李氏:“哎你个小兔崽子……”

  庄志希叹息一声,说:“周大妈,我知道你家没孩子,但是你也不能见到谁都叫小兔崽子啊……您看您这年纪也不小了,可别整天都这么大火气,虽然我不是个大夫,但是也经常听那些医生说的。这岁数大了还整天跟个斗鸡似的,可是对身体很不好的。您这样,不行的,真不行。”

  “你你你……”周大妈骂道:“你懂不懂尊老爱幼,你说我什么,我也是你能编排的?我看你这个小兔崽子就是个混蛋,就是个畜生,就是猪狗不如!”

  庄志希无辜的挑眉:“你咋还骂人呢。你看我都没说什么,我好心提醒您,您还这么大火气,气大伤身,您可别气过去。这要是真的气过去,那可就能吃席了。”

  “你你你!”周大妈大喘气,她一贯都是吵架小能手,但是在面对赵桂花和庄志希这娘俩儿的时候,真是时常感觉自己力不从心。他娘的,赵桂花不做人,她儿子也不做人。

  周大妈在这一片儿打遍天下无敌手,但是却偏生不是庄志希的对手,竟然骂不过他。

  “你……”

  “庄志希明美,你们两个干什么呢!回来做饭,下班不着急回家在外面瞎唠嗑什么!”赵桂花推开了门,大声叫:“一天天的就想给我躲懒。”

  庄志希:“来了来了。”

  他一秒就狗腿子起来:“您看我这不就来了?”

  随即又转头儿说:“周大妈,您信我的,还是悠着点哈。”

  周大妈暴怒:“小混蛋!你什么意思!”

  庄志希给她一个“你懂”的眼神儿,领着媳妇儿回家了,边走还边说:“现在不让大操大办,吃席也吃不着啥。”

  明美:“噗!”

  周大妈疯狂厚道:“你个该死的!!!”

  庄志希充耳不闻,进门还跟老娘和大嫂说:“你看看周大妈火气多大,也不知道是谁惹她的。”

  赵桂花:“……”

  梁美芬:“……”

  你在说什么屁话?

  赵桂花翻白眼,说:“少招她。”

  庄志希:“我没啊,我可真是太冤枉了。”

  这一点,明美可是要给她男人作证了,她点头说:“志希哥真的没有招她啊,你们不能冤枉人。”

  赵桂花嘴角抽搐,冤枉不冤枉的?一家人谁不知道谁?

  倒是梁美芬的视线落在他们的小布袋子里,说:“你们这……?”

  庄志希:“哦,我们年初一不是抓贼了?今天去我们单位感谢……”

  他把情况说了一下,笑着问:“妈,你想不想买自行车?你要是想买,我自行车票就给您,黑市儿卖,至少能卖三十呢。我这个飞鸽要三十五或者四十也不是卖不出去。你看您给我多少钱合适?”

  赵桂花幽幽的看着庄志希。

  庄志希:“亲兄弟明算账哈,那您不能要了我的东西白要吧?我也不要现金,您给我顶点饭钱。”

  赵桂花:“我怎么不知道你这小兔崽子这么能算计呢?”

  庄志希:“我这不是也得攒点钱,我们夫妻两个以后也得生娃儿呢。”

  他可不觉得自己实实在在的说有什么不对呢,没看他大嫂一样能算计吗?庄志希笑着说:“妈,我不跟您多要,您给我做成两个月的饭钱呗。我跟您讲啊,那谁,李大叔还想要买呢。”

  赵桂花:“他家确实该买一个了。”

  庄志希看着他妈,就听赵桂花说:“如果我拿了这个钱,也买了这个票,以后这个自行车,你们就不能用,完全是属于我跟你爸的,我这么说,你认吗?”

  庄志希点头,他说:“那肯定啊。”

  赵桂花:“那行,那……”

  梁美芬:“妈,我、我们也不能用?我家志远可是长子啊。”

  她心里这个苦涩啊,这家子都是什么人啊,怎么一点也不偏心长子啊,谁家不是长子养老。他家倒是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儿,公公没有存在感,婆婆又不做人,小叔子猴精,这日子太难了,真是太难了啊。

  “你想出钱?”赵桂花问。

  梁美芬立刻:“我哪有。”

  脱口而出就见婆婆似笑非笑的表情,她一下子慌了。

  赵桂花幽幽:“你可真会算计,怎么脸这么大呢?”

  这时别说是赵桂花了,庄志希都笑出来了。

  他好像就等着梁美芬开口一样,一听到她开口,笑的格外的厉害。

  他笑够了,他上前揽住赵桂花,说:“妈,我跟你开玩笑的啊,当儿子的,给你什么都是应该的,我怎么可能跟你要钱?”

  他掏出自行车票,交给了赵桂花说:“喏,给你,不要钱不顶饭钱,我就是开个玩笑的。”

  赵桂花:“你竟是给我搞这个有的没的。”

  庄志希:“哪啊,我这不是想着闲着也是闲着,开个玩笑吗?喏,你看明美也有自行车,咱家的自行车我也用不上,不过就算用不上。我也愿意把自行车票拿出来。你可是我妈,你和爸往后出去骑车总比步行轻松,这个道理我不懂?我也是很孝顺的好不好!”

  赵桂花睨他:“好好好,你最孝顺。”

  庄志希:“当然了,你看,派出所还奖励了我一个保温壶和一对儿枕巾,枕巾我就留下了,保温壶给您二老留着用,不管是您出门用还是我爸带点热水上工,都很方便的。”

  赵桂花点头:“算你有点良心。”

  “什么叫算我有点良心?我是最有良心的,你可不能说我不好。你看大嫂都只想占便宜不想付出呢,我可是实实在在的。”

  梁美芬:“……”你戳我干嘛!辣鸡小叔子!

  庄志希笑着说:“我媳妇儿这个就不给您了,她在公交车上的工作,整天喊的嗓子不舒服,得多喝水。”

  说到这里,庄志希顿了一下,心中猜测派出所送的礼品,是不是就是考虑明美的工作啊。这样想也不是不可能啊,毕竟那边可是很看好他媳妇儿的。

  明美在一旁附和着点头。

  她软乎乎的说:“我这也有一个水壶和一对枕巾,我跟志希哥的奖品是一样的。我们单位没有单独给,不过我每个月多了两块钱的补贴。”

  “啊,这不错啊,你们单位倒是敞亮。”

  明美点头说:“是呀,如果不是我的工龄实在是不行,我这一次还能涨工资呢,好遗憾哦。”

  停顿一下,她双手合十,说:“希望天降坏人,我再立点功。”

  赵桂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你瞎说什么?行了,你们把枕巾收起来吧。自行车票和水壶,是你们的心意,妈知道。”

  小两口轻声笑。

  两个人手拉手一起回屋,赵桂花把票收起来。又反复的摩挲起保温壶,这个时候的保温壶和后来可不一样,是个军绿色的椭圆形水壶,她点头,说:“质量不错。”

  梁美芬因为刚才的事儿,一点也不敢说话,默默的做晚饭,倒是明美跟着庄志希一起回屋,她把两对儿枕巾都收了起来,又把水壶放在柜子上,这才转头说:“你本来就打算把自行车票给爸妈的,为什么还要先那么说开玩笑啊?”

  庄志希:“我就随便开个玩笑呗。”

  明美才不相信呢,虽然才结婚不长时间,但是明美也是有点了解庄志希的,她自己仔细想了想,说:“你故意那么说,想让大嫂开口的?”

  庄志希:“我可没这么说。”

  明美:“你就是这个意思了。”

  庄志希这么说,明美反而肯定了。

  她挠挠头,说:“你知道大嫂贪心会开口,所以故意做给妈看的?你为什么啊?”

  庄志希:“你没听过吗?小人报仇,从早到晚,我就是个小人呗。她恶心过我,我就隔三差五恶心恶心她呗。”

  庄志希当时婚事谈好了,差点被这个大嫂搅合黄了,虽然最后平稳渡过,但是也不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虽说,都是一家人他不会去故意给这个大嫂造成什么伤害,但是隔三差五的恶心一下人总是可以的。

  他大嫂最怕的就是他妈,庄志希就故意这么做。

  她大嫂总是要不痛快几天的。

  以后但凡是她用自行车,他还能继续恶心她,呵。

  “你可真行,不过你也没乘胜追击哎。”

  庄志希一本正经:“都是一家人,乘胜追击干什么,家和万事兴啊!我可不是那样的人。”

  明美:“……你看我信吗?”

  庄志希笑了出来,他说:“过犹不及。”

  他委屈的靠在媳妇儿的肩膀上,说:“我差点娶不到你哎。所以我现在稍微膈应一下她,根本不算什么好吗!我又没干什么,再说,我还贡献出去一张自行车票呢。我可是吃亏的。”

  别看他们院的人都挺不像话的,但是庄志希还是更烦他大嫂,因为旁人不好也没给他造成影响,但是他大嫂有。不过这些话,庄志希倒是不会在家人面前说。

  他说:“她要不是我大嫂,我可不会这么算了。”

  明美:“知道知道,知道你委屈。”

  庄志希:“就是。”

  庄志希:“说起来……你看着吧,今天我们被表扬的事儿一出,这几天咱们这巡逻可能热闹了。”

  明美:“怎么?”

  随即很快的反应过来:“你是说大家都想抓贼。”

  庄志希点头:“就说这个荣誉就能迷住人眼了,更不要说还要自行车票呢。你看着吧,不说旁人,白奋斗周群那些肯定是要参加的,哦对,杨立新也一定会参加。”

  谁不想获得荣誉啊。

  明美小声:“哎你说……”

  她纠结了一下,说:“他们就不怕抓到的小偷儿,其实是对面苏家的三个小孩儿吗?如果抓到的小偷儿是那三个小孩儿,这算怎么回事儿?”

  庄志希笑:“如果抓到的是那三个小孩儿,应该也没什么,白奋斗是拼死也能把人保下来的。不过我觉得咱们这一片儿脑小偷儿应该不是他们,他们再厉害也就是小孩儿,那可能深更半夜出去活动?应该还是大人的。”

  明美:“那倒是。”

  果然哦,晚上就如同夫妻两个想的那样,集合的时候,各家都换成了壮汉,还有主动来参加的,一时间,人声鼎沸。庄志希趴在窗口看,乐不可支。

  明美:“你不替你妈去?”

  庄志希:“我妈不愿意啊。”

  赵桂花坚决不乐意,庄志希哪里拗得过亲妈。

  庄志远又出车去南方了,这一趟要十多天才能回来。家里就庄志希一个年轻的壮小伙子,按理说他最该去,不过赵桂花坚决不同意。她此时已经拎着自己的金箍棒站在院子里了。

  白奋斗嘴欠儿说:“赵大妈,你家的高手呢?怎么刚做了好事儿就不参加巡逻啊,这觉悟不行啊。”

  赵桂花:“呸,你给我闭上你的狗嘴,我家本来就定了我,原本也不是我家老三巡逻。他不休息好,怎么能投入好的工作?再说,你看不起我老太太?我老太太怎么就不能为咱们街道做点贡献了?我乐意巡逻,管你什么事儿?倒是你,说这个话什么意思?破坏团结?我知道你嫉妒我家老三能干,但是也不用做的这么明显吧?谁看不出你这是什么意思?真是好笑了,还想在这里挑拨,你算个屁啊!给我滚!”

  白奋斗被喷了一顿,无语的撇嘴,说:“你这大妈,你也太凶了吧。”

  赵桂花:“我凶也是因为你嘴贱!谁不知道你们图了什么!前几天还不出来呢,现在还不是为了立功?我不拆穿你们,你们也少来烦我,咱们和和气气,不然我老太太可不客气!”

  杨立新十分嫌弃白奋斗,但是想着打听一下自行车票的门路,所以故做好人的扯了扯白奋斗,说:“你看你,说这些招人干什么。咱们认真巡逻,争取抓贼就行。”

  白奋斗有点尴尬,赶紧顺坡下驴。

  “巡逻巡逻,我这不是为了巡逻?走走走!”

  赵桂花冷笑:“呵呵!”

  瘪犊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