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天下剑修一般黑 > 雾影林①(穿进玄幻世界...)

  01.

  乔心圆被车撞死后,便是长久的黑暗笼罩。

  等再有意识时,她发现自己身处一片树林,不受控制地跟在一个身着灰黑短衫的古装男子背后,手上拴着铁链,身不由己,无法出声,形同僵尸。

  前面灰袍男子手持一个红色铜铃铛,男子对铃铛说:“回少城主,属下成功把赵姑娘抓回来了!不过她性情刚烈,和奸夫殉情,一头撞树上,命大,没死。而且属下还在山里找到一个比赵姑娘还像画像的女子!那可真真是一模一样,晃眼就是同一个人呢!”

  不一会儿,一道带着少年般清朗感的声音从铃铛中传来:“一模一样?她叫什么。”

  灰袍男子回身,露出一张獐头鼠目的脸,他伸手揭下贴在乔心圆脸上的符纸:“你叫什么?”

  什么情况?
  乔心圆有些懵。

  她看着古装男子,再低头看自己手上的锁链,虽不明所以,但显然自己是被人绑架了!
  这环境怎么看怎么像是古代,一低头,自己身上穿着水色襦裙。那贴她头上的符纸竟能控制她言行!

  一个不切实际的荒唐猜想出现在脑海——

  难不成…是穿越了?!
  还是做梦?

  这里似乎是个古代玄幻世界。

  她张嘴想说话,却像哑了。但身体突然能动弹了,乔心圆不管三七二十一抬脚就跑——

  灰袍男子“哎呀”一声,当即把符纸拍回她脸上:“不许动!”

  乔心圆维持抬腿逃跑的姿势,整个人全身定住。

  “撕错了,把听话符撕下来了,好险呐。”男子单手按着腰间佩剑,另一手去揭贴在乔心圆后脑勺的禁言符:“是这张才对……嗯,敢问姑娘,姓甚名谁?”

  “我……”符纸一撕下,乔心圆张嘴发现能出声了。

  她不敢流露害怕的情绪,小心开口:“我叫什么……你猜?”

  灰袍男子:“……姑娘说笑了,我要是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我怎么会问你呢。”

  “是啊……你为什么不知道呢?”她声音很弱,“你要不反省一下,你都不知道我是谁,为什么抓我?”

  灰袍男子噎住。

  乔心圆听见绑架团伙另一人说:“章三哥,看来这是个脑子有问题的!姑娘,马上你就是城主府的人了,以后啊,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你可是有福分的人呐!”

  “……福分?”
  乔心圆低头看着手上锁链,就是她脾气再好,也不代表遇见这种破事都没脾气,气道:“这福分给你你要不要啊?”

  那人当即不出声了。

  他们奉命来抓捕长得像画像的女人,这些女人带回去什么下场,大家都心知肚明。
  有时候看她们,也觉得可怜。可若不抓长得像的女人回去,少城主睡不好觉,白天发怒,受苦的还是他们这些城主府的下人。

  “姑娘,得罪了。”只见为首那叫章三的男子,把符纸重新贴回乔心圆的脑门,他牵着锁链一拽:“走吧。”

  一句“走吧”,乔心圆就好像被控制了般,腿不是自己的了,不由自主跟着男子背后走。

  乔心圆又懵了一会儿。
  自己这是……被当成狗了?
  ??!!

  乔心圆快气哭了,等她能动了,她一定让他们被绳之以法,痛哭流涕唱铁窗泪!

  可乔心圆越想越沮丧,这是古代,她无法报警,更不能指望有人来救……
  不行,下一刻她便振作起来——她要自救!

  乔心圆记得,自己好像被车撞死了,睁眼就是这幅场景。

  穿古装的诡异丑男,自己如奴隶般被一条锁链拴着手腕,头上贴两张符。
  据乔心圆观察,一张符让她乖乖听话,喊走就走,叫听话符;一张符让她口不能言,叫禁言符,两张一起,现在她活似苗疆赶尸的“尸”。

  乔心圆只有眼珠还能动,瞥见右侧身旁还有四个灰袍男子,他们两前两后,肩扛竹架,竹架上躺着一女子。

  这女子长相有些眼熟,仔细一瞧,竟和自己有三分相似!

  女子此刻模样凄楚,黑发混合泥水黏在脸上,额心一片血红,躺在竹架上一动不动。

  乔心圆更害怕了,怎么还有死人呐……

  但很快,她就发现对方没死,只是气息微弱,眼神空空的,失去了生的意志。

  一切都真实得可怕。

  乔心圆心凉,越来越肯定自己是穿越了。

  听刚刚那章三的话,自己和这位躺着的赵姑娘,都长得像什么画像上的姑娘,所以才惨遭绑架。

  不知走了多久,乔心圆望见天色渐黑,一片黝黑密林中,弥漫着令人发怵的气息。

  章三用火折子点燃了火把,转头看了眼浑浑噩噩的乔心圆,继而对后面那躺在竹架上的女子说:“赵姑娘,你本事真是不小,居然跑到了雾影林来,叫我们好找。”

  另一个绑架犯呸了一声:“这破地方!到处都是毒障,还不能御剑,天都黑了还没走出去。”

  章三叹息:“不过今日运气还算好,没遇见什么毒物。”

  “传闻中十死无生的雾影林,也不过如此嘛哈哈哈……”

  乔心圆闻言,小脸皱了一下。

  她从小到大没吃过什么苦头,更是很少远足,如今却从天明走到天黑,腿软得走不动,也无法吱声。

  她强迫自己冷静,观察着环境。
  每逢风吹过,乔心圆都忍不住祈祷,把头上的符纸吹掉吧,这臭符完全控制了她的言行!

  乔心圆从没见过符,只在电视中看到过此类设定,未曾想过自己现实真能碰上这玩意儿!

  她推测,如果符纸撕下,自己就能跑了。

  所以乔心圆努力吸气,粉颊微鼓,噘着嘴长长地吹了口气。

  黄符飘起一丝一毫。
  然后缓缓落回,仍贴在她脸上,岿然不动。

  ……乔心圆满脸都写着绝望。

  终于,一干人行到一片竹林,忽听“嗖”地一声,利刃划破空气!一支箭猝不及防扎入一个绑架犯的眉心。那人哼都没哼一声就倒下,连带竹架上的女子也滚下来。

  “婉娘!我来救你了!”只听一声暴喝,一夜行衣男子倏然从林中飞出,手里一把暗器唰唰射出!

  乔心圆微愣,婉娘是谁?是自己现在的名字?
  他是来救自己的吗?

  跟着,她瞥见一旁地上的赵姑娘眼睛里燃起一簇光亮,嘴唇微动。

  然后乔心圆就被一股巨力钳制住手腕,锁链另一头缠在了树上。

  章三朝乔心圆吼道:“待着不许动!”

  呜!痛!乔心圆鼻尖轻皱,背部剧痛,她被巨力带着拴在树上,后脑勺的禁言符被树干蹭掉,她疼得叫出声来。只见章三右手拔剑出鞘,左手夹住暗器飞身上去,和黑衣男缠斗在一起。

  二人出招眼花缭乱,左拳右掌,暴风骤雨。

  月色如水,竹叶簌簌。

  乔心圆垂眼看见地上一动不动、唯有一双眼还有一抹神采的女子,小声问:“赵姑娘?那人…可是来救你的?”

  赵婉娘抬眼,点头。

  “那,赵姑娘,我看你身上没有符,你能动么?可否帮我把我脸上这个符纸撕下来?然后我们一起逃跑!”

  赵婉娘摇头:“我无法起来。”她伸手撩起裙摆,露出两条腿,乔心圆登时倒吸口凉气——

  原因无他,赵婉娘的腿,已经不能称之为腿了,一截红色的糜烂血肉,烂泥般模糊,流着脓水,露出内里森森白骨。

  好可怕!
  乔心圆双眼恐惧地睁大,隐约瞧见了几条白虫在爬……她嘴唇一抖,不忍再看:“你这是怎么弄的?!疼…吗?”

  这腿伤太过可怖!瞧着不知像是被什么东西啃的。都这样了,她居然…还活着吗?

  “是四方城少城主的手笔,”赵婉娘有些难堪地把裙摆掀下去,将伤口遮住,目光凄凄,“他的手下照着一张画像,捉了许多女人,在我们身上种了傀儡,让我们坐在水池边,腿浸在水里不能动,日夜被噬骨鱼啃噬。”

  乔心圆双腿开始发软。

  赵婉娘咬着牙:“我被那些鱼当做食物吃了一整日,是城主府有我的故人,他救我出来的。”她望着这女子和画像几乎一模一样的脸庞,忍不住道,“姑娘,有机会的话,你还是快跑吧。”

  “好,我们一起跑……”乔心圆不知道怎么说关心的话了。

  她生活在安稳和平的时代,从没想过会遇到这种事。现在被赵婉娘的腿吓破胆,很没出息地发着抖,望向打斗那方。

  来救赵婉娘的只有那一黑衣人,他剑招凌厉,功力高深,一招将章三从半空拍下去,并不恋战,两三下收拾残局飞过来,蹲下道:“婉娘,你还好吗?!”

  赵婉娘的眼泪汹涌而出,攥着男人的手痛苦道:“我动不了,师兄,我的腿废了……”

  黑衣人撩开她裙摆一看,瞳孔紧缩。
  饶是他行走江湖多年,见过死人无数,仍控制不住一瞬的心痛和憎恨:“婉娘…你受苦了!你放心!师兄这就带你去找神医,让他治好你!”

  他咬牙切齿道:“虞衡之!我一定要将他千刀万剐!”

  赵婉娘泣不成声,她被师兄背起后,一旁乔心圆高喊少侠留步,见二人转头,她声音小了些:“大侠,能…麻烦您帮我一下可以吗?”

  乔心圆眼里流露浓浓的祈求。

  赵婉娘点了下头:“师兄,你帮帮她。”

  “好。”黑衣人看了乔心圆一眼,一刀将锁链劈断,伸手揭掉她脸上的符,乔心圆一能动弹,立刻踢开脚下锁链:“多谢大侠施救!我、我能不能跟你们一起走?”

  黑衣人果断摇头:“婉娘的时间不多了,姑娘,我无法救下两个人。”

  “……我可以帮你照顾她!”她急忙道,“想必你一个男人,照顾婉娘多有不便。”

  黑衣人看出她的求生欲,回过头看了眼自家师妹。

  婉娘的腿……
  他再次摇头,从袖中掏出两包药粉递给她:“黑纸里的是毒粉,黄纸里的是雄黄粉,雾影林毒物众多,你往这边走是决明山庄,”他指了一个方位,“决明山庄崇山峻岭,地形险要,你拿着这些,往那边去躲一躲,找到阵法,你就安全了。”

  话音落,他背着婉娘身法如箭地离开了。

  “哎!等等……”乔心圆着急地追了几步,可二人几息就消失在了视野里,她追不上了,有些无助地站在原地。

  “师兄……”赵婉娘趴在黑衣人的背上,虚弱道,“你为什么让她往决明山庄去,天黑了,林中这么多毒兽都出来了,那边……我听说镇压了邪物,这不是、不是让她不是送死吗!”

  “她看起来只有炼气修为,怎么可能活下来?不管往哪儿走都是送死,往决明山庄的阵法跑还有一线生机,只要她别找错路……婉娘!你坚持住!”

  两人已走远,这会儿的对话,乔心圆是听不见的。
  她咬了咬唇,现在应该跑……不对,她要找些防身的武器。

  乔心圆蹲下,把地上两张符折起揣怀里。这符很不同凡响,她认了认,一张长一张短,长的是听话符,短的是禁言符。

  随即,乔心圆看见旁边绑架犯尸体上插着的飞镖,她只停顿了一下,便颤巍巍地伸手握住飞镖头。

  乔心圆闭着眼,用力将飞镖拔出,霎时鲜血飞溅,滚烫血液喷在脸上,许是飞镖扎破了动脉,血还在不断喷涌,尸体双目俱是睁着,正死盯着她。乔心圆慌得一批,下意识把暗器插回尸体腹中,害怕地哆嗦,不忍多看:“对不起大哥我不是故意的,我给你堵上……”

  只见尸体的双眼睁得越发地大,看样子是死不瞑目了。

  乔心圆哪里见过死人,还是这么多的死人。

  她无措地收回手,低头看着满手鲜红,刺鼻的腥味让她眩晕。

  乔心圆胡乱在衣服上擦拭手上血迹,这时,她注意到尸体的衣襟间露出一张纸,似乎是一张画像。

  她犹豫了下,小心翼翼将纸抽出——

  乔心圆怔愣,这画像上女子,竟和自己的模样有八、九分的相似!可她无暇细想,将画像匆忙揣上 ,找到了一把匕首防身,搜刮了这行人的水囊和干粮就跑。

  她下午一直在被“赶尸”,现在腿是软的,跑得踉踉跄跄,只一刻不停地朝着方才赵婉娘师兄指的方向逃命。

  她才不想因为长得像某个人,而被拿去喂鱼。

  这个少城主,究竟是多恨画上的女人。
  是杀了他全家吗?!连长得像的都不放过!

  迷雾之中,月光笼罩,两旁若隐若现一些黑黢黢的庞大生物,它们听见活人的动静都出来了,只是闻到她身上的气味,又默默退去了。

  竹林。
  身中数剑的章三睁开眼,他痛苦地抓着树干起身,见锁链开了,脸色陡然一变。
  不好,两个女人都跑了——

  少城主为何抓这些女人,章三不太清楚,只知他总是在画一个叫白若的女子。

  传闻白若抛弃了少城主嫁给别人,后来死了,所以少城主才捉来无数长得像她的女人,让她们对自己说:“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可等那些一无所知的女人说完,少城主就开始折磨她们。

  每隔三日,这些年轻貌美的女子就会坐在池边被噬骨鱼啃得不见腿肉,两条小腿全成了森森白骨,在夜里惨叫。

  少城主似要看着她们痛苦的表情,听见她们求饶的声音,幻想心上人后悔的模样,才能安枕入眠。

  若一段时日寻不到长得相似的,或寻来的不够相似,他晚上睡不好,白日就会乱发脾气,滥杀无辜。

  章三挣扎许久,如果少城主知道自己放跑了她们,还苟且偷生,自己恐怕会……
  生不如死。

  一想到下场,他不免打了个寒颤。章三将周围兄弟的横尸裹起,又过了许久,待天蒙蒙亮了,他才不得不摇晃传音铃。

  “回禀少城主,属下办事不力!有高手出手相救,属下的人马…都死了,还……让她们跑了。”

  “跑了?废物。”铜铃传来少年冷冰冰的声音,“既然知道自己没用,就以死谢罪吧。”

  “求少城主饶过属下!属下发誓!跑丢的那个白姑娘,和白若姑娘的画像一模一样,真的一模一样!属下句句属实,绝无虚言!”

  “姓白?”少年的声音变了。

  “是,属下知道她的下落!”既然那姑娘脑子坏了,那章三就说她姓白好了,只要她活着,自己就能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