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天下剑修一般黑 > 雾影林②(路遇美少年...)

  02.

  雾影林安静得除了风动树梢的金石之声,就是脚踩过晨光下落叶的簌簌声。

  乔心圆一想到赵婉娘的腿,就恐慌得要命。
  就算跑断了腿,她也不愿拿腿喂鱼。

  她从天黑跑到了天明,拂晓的光斑渡在薄薄的皮肤上,带来一丝温度。

  乔心圆捏着空空如也的水囊,幸运地找到了一片清澈的溪流。溪旁有一棵粗壮的千年古树,树下有一片可以躲藏的空间。

  乔心圆在溪流中洗净双手,倒影浮现她现在的模样。

  影中少女模样瞧着不过十五六岁,乌发红唇,稚气未脱,长睫下一双人畜无害的杏眼。正是乔心圆看了二十年的那张脸——减了五岁的版本。

  一夜回春,按理说是好事,可她却只想抱头痛哭。
  她活得好好的,养父母爱她,粉丝爱她,年纪轻轻就实现了人生理想,是坐拥百万粉丝的知名漫画家。

  怎么就能被车撞死呢???
  撞死也就罢了,还穿到这种蛮荒之地!

  倒霉!

  乔心圆对着水里倒映的脸庞叹了口气。

  将水囊装满水后,乔心圆干脆用水底的烂泥往白皙的脸庞上抹,她将黑发放下,伸手抓得乱七八糟,活似个乞丐样。
  既是脸惹出的麻烦,那就把脸遮住。

  接着,乔心圆钻进古树下,坐在地上歇息,打算休息会儿再赶路。

  她的腿已快废了,身上大小伤口无数,胳膊有一条很长的划伤,淌着鲜血。

  乔心圆痛苦地闭上眼睛,捂着伤口,陷入沉沉梦境。

  隐约间,眼前出现一片巨大银湖,湖中游曳一条波光粼粼的白色大蟒蛇。当白蛇腾空而起时,居然直直朝自己飞来!乔心圆下意识闭眼,听见一道温柔的女声:“妹妹。”

  蛇说话了?乔心圆一惊,小心地睁开一只眼,只见白蛇已经到了跟前!
  说:“心圆,你终于回来了……”

  什么回来了,什么意思啊,她怎么知道自己名字……
  乔心圆下意识想躲,可身体又不听使唤了,不受控地御空而起。

  乔心圆发现,自己好似环绕白蛇而飞,她心惊肉跳地低头,雾气飘散,她在湖面倒影上看清自己现在模样——是条小黑蛇。

  她这黑蛇,约莫只有白蛇尾巴尖尖大小。

  乔心圆感觉古怪而玄妙。
  飞起来时轻飘飘的,自己还变成了蛇,在水里游,又从水里钻出的感受太过真切。
  真实得就如同曾经真的发生过一般,难道说,不是做梦…而是身体的记忆吗?

  乔心圆恍惚,再然后,她瞥见岸边雾气蒙蒙,似站着一个人,她飞得离那人越来越近,近到只有几尺远时,乔心圆终于看清楚那人模样。他身着白衣,面如冠玉,神姿谪仙。

  白蛇飞到了男人面前盘绕着。
  男人低声唤她:“白若。”

  旋即,自己也不受控地朝他飞去,小小的蛇身盘在男人的腕间,乔心圆感觉到了触摸,和温柔的注视。

  “泷儿。”男人的手指在她的脑袋上轻抚着。

  这种感觉太……简直太诡异了!乔心圆一个战栗,浑身绷紧,紧张地闭眼。

  她感觉脸侧有风在快速流动着,倏地睁眼,对上了一双冷冰冰的小三角眼。

  一条碧绿的毒蛇近在咫尺,吐着红色蛇信,乔心圆心登时跳到嗓子眼,她不敢出声,正欲摸出怀中雄黄粉,可这小蛇见她睁眼,却倏地失去方寸,掉在她身上。

  “……!!”乔心圆失语了。

  “走开……!”她哭道,这蛇却比她还慌,似是见了天敌,夹着尾巴簌簌溜走了。

  乔心圆崩溃地喘气,攥着雄黄粉踉跄就跑。
  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她还没有注意到,胳膊上的划伤几乎愈合了,只留一道浅浅红痕。

  但乔心圆却感觉手心发烫,一股难受的灼烧感。

  她当是受伤了,抬手一瞧,原是汗水浸透黄纸包,雄黄粉渗出,散发一股令她心悸的气味。而白色粉末一沾皮肤,竟烫得她手心溃烂,血肉模糊!

  乔心圆被烫得嘶了一声,当即把雄黄粉丢远,两手捏住耳朵降温。

  这真是雄黄粉?
  她只听过雄黄粉驱蛇,没听过雄黄粉驱人。

  条件艰苦,乔心圆无法处理伤口,也断不敢丢弃此物,怕又遇上毒蛇,只得小心翼翼弯腰,用手帕将黄纸包捡起。

  吃了些干粮,乔心圆继续跑路,突然间,她感觉周围空气扭曲了下,周遭暗了下来,不见日光。
  雾气蒙蒙间,乔心圆仰头看向面前陡然出现的、一块足有三丈高的黑色石碑。

  她凝神望去,碑文如蝌蚪般歪歪扭扭,是看不懂的文字。

  这是决明山庄?

  周遭的树,比之前见到的更加高大茂盛,叶片呈现出一种剔透的深绿,仿若淬了毒的艳丽之色,正是这些茂密枝叶,遮住了太阳。

  乔心圆认真看碑文,却隐约进入一种神奇的状态,周遭一切远去,还听见一种呼唤的声音。

  “过来……”

  那声音是个男人的,听着很深很远,也很沉。乔心圆有些不受控制,正欲往前再走,忽听另一清朗的声音在她身后急声喊:“姑娘莫要再往前走了!”

  一条黑色长鞭突地卷住她的细腰,将她往回拖,乔心圆蓦地脱离方才那种不受控制的状态,她甩了甩脑袋,回过头看向手握黑色长鞭的男子。

  准确说来,是少年。

  乔心圆刹住脚步,有些慌张地目露警惕。

  少年看模样约莫十七八,唇红齿白,墨发半束玉冠,身着玄色长袍,袍上绣着精细暗纹,眼睛瞬也不瞬地注视自己。

  乔心圆一只手忙乱地摸到匕首,一手摸了摸脸,脸上的泥已经干了,现在自己的真实模样应该谁也看不出来了吧?

  “你是……”乔心圆望着对方,这少年模样虽俊,却瞧着有些不大灵光,目光怔怔地盯着自己。

  果然是自己打扮得太丑了吧?
  乔心圆忍不住搓了搓脸……

  她不丑的。

  乔心圆听他不说话,又道:“公子?”

  少年好似忽然回神般,颔首一笑:“在下是路过此处的,姑娘怎么独身一人在这危险四伏的雾影林?是打算去决明山庄吗?”

  “你是…决明山庄的人?”乔心圆紧握着匕首,注视眼前俊俏少年,感觉对方…不像是坏人,但也不能确定。

  “我刚从决明山庄出来。”少年说,“看起来姑娘好像迷路了?怎么误闯了那样的地方?”
  他指着看着一点异样都没有的森林:“姑娘可知,前面是何处?”

  “那不是决明山庄吗?”对方的温润让乔心圆稍稍松了口气,好像是好人。

  少年轻轻摇头,指着偏差一些的方位:“决明山庄在那边山上,不是很好找,姑娘你方才去的地方,有一些不太好的东西,沾惹上就会不慎入魔。”

  “……”
  乔心圆磕巴道:“这、这么邪门?”

  忆起方才那种勾人心魄的感觉,和那道声音,再观少年的面容,她不由得有些信他说的话。

  少年点头,收了长鞭:“还好姑娘心智坚定,只入了边缘,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谢谢你啊,你怎么称呼?”乔心圆的警惕稍微解除了些,不过完好的那只手始终按着塞在腰间的听话符。
  虽然少年长得不像坏人,可这年头,坏人也不都是把坏写在脸上的。

  “在下子衡,”少年道,“姑娘呢?”

  乔心圆学着电视剧里那样抱拳感谢:“我姓乔,太谢谢你了。”

  “乔?”子衡顿了一下。
  他说:“在下正要出雾影林去城中办事,如果乔姑娘实在找不到去决明山庄的路的话,在下可以带乔姑娘一段路。”

  “谢谢,山庄,在……那里对吧?”乔心圆指了下,思量片刻,抬眼看他。

  她不是麻烦别人的性格,若是单纯的爬个山也就罢了,可这里满是未知的凶险,她兀自挣扎了一会儿,想着兴许有个熟路的人带她走,会好很多。

  乔心圆瞧少年气度斐然,的确不像是什么坏人,轻声问道:“如果你带我去的话,不会耽误你时间吧?”

  子衡摇头:“要不了多长时间,此地离决明山庄已经很近了,但危机四伏,还有毒障和阵法在,很容易走错的。”

  乔心圆并不知决明山庄到底是何处,她是别无选择,赵婉娘的师兄只说让她去那里,也就是说,那里应该是安全的……吧?

  她挠挠鼻子,又抬头望着少年。对方一双桃花目含着笑意,无论如何,他的外表都很容易令人联想到风度翩翩的少年侠士。

  乔心圆认真道:“子衡兄,那就麻烦你带我去决明山庄了,真的很谢谢你!”
  虽穿越落到这番田地,可乔心圆还是愿意相信有好人的,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坏人。

  从小到大,身边人都对她充满善意,乔心圆似乎是天生的福星,上辈子一直安然平稳,直到车祸死去。

  她刚刚只是太害怕了,才会防备心过重。

  这会儿乔心圆放下了按着符的动作,安静地跟在他身旁,也不说话吵闹,子衡注意到她腿有些瘸,问道:“乔姑娘可是伤到腿了?”

  “可能是跑太久了,没关系。”至少她的腿还长在她身上,而不是进了鱼肚子。

  子衡:“若乔姑娘走不动的话,在下可以背你一截路。”

  “啊,背我?”她愣了下,觉得这个少年未免太心善了些。

  “谢谢你,不过我还能走,”乔心圆声音温软,一双明亮眼睛望着他,“你不用迁就我的!我其实没有看起来这么软弱,对了…我这儿有水!你带水了吗?渴么?”

  她掏出水囊和饼,眼睛眨巴两下,一张脸上全是泥,乌发乱糟糟的,眼睛却黑白分明,眼里是能让人融化的真挚:“若是渴了饿了,就吃一点这个吧,我现在也没有别的了。”

  子衡看了水囊一眼,接过道:“乔姑娘这番狼狈,可是遇见山匪了?”

  “说来话长,”乔心圆眉眼耷拉,眼睛一暗淡下来,又黑又湿润的双眸就像一只被雨淋湿的小猫咪,“也不是山匪,不过比山匪还要恶霸,简直是黑暗势力,哎……”
  她一声叹息,也没多说。

  子衡垂首凑近水囊口子,水的气味升到鼻间,他脸色却猛地一变,扫了一眼面前模样狼狈的少女。少女目光清澈透亮,虽说还没完全信任自己,可已经没有方才那么警惕了。

  可她居然拿雾影河的剧毒之水来给自己喝?

  “子衡兄,你怎么不喝呀?这水虽然是我在河里装的,但那河水还算清澈,也没有怪味儿。”
  “喏。”乔心圆见他发呆,顺便掰下一块馕饼递给他,子衡却倏地逮住她的手腕。乔心圆哎了一声,轻柔细致的眉毛拧起:“你干什么呀!你……”

  她下意识用力挣,然而这少年瞧着比自己高不了太多,身形也并非那么地强壮,力气却格外地大,是练家子。

  “那河水有毒。”子衡二话不说掏出一粒解毒丹,两指捏住她的手腕,眉心一皱,“……毒似乎还没入血脉,快吃了这颗清蕴丹!”

  “有毒?!?!”乔心圆惊惶失色,马上接过他手中丹药,正要吞下,却又在半空中停住了。

  等等。
  若是有毒,她喝了河水过了那么久,怎么现在还没毒发身亡?这丹药……

  她脑中一道灵光闪过。

  “我真中毒了吗?”

  乔心圆犹豫,这才看见,自己胳膊的伤口新长出了一层淡粉的肉,还有手心的溃烂,不知是否错觉,似比方才好了不少,伤口缩了一圈。

  咦……
  怎么回事?

  好这么快,不可能啊。

  子衡见她表情,低头便从她手上咬了一半的丹药下来。

  “你!”乔心圆懊恼地抽手。

  子衡在她惊惶的视线下,将一半丹药吞下腹中,轻声解释:“这是上好的解毒丹,绝非害人的东西,乔姑娘放心。”

  乔心圆见他吞了丹药,尴尬到无以复加:“我不是那个意思……哎,对不起啊。”

  她很不好意思地吃下另一半丹药,抱拳:“多谢子衡兄。”

  人家救她一命,还好心给她解毒丹药,她却怀疑别人,实在是不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