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天下剑修一般黑 > 雾影林③(谁暗杀我嘎?...)

  03.

  这雾影林古怪非常,饶是元婴、甚至化神修为,入了毒林腹地,也很可能身陷险地。

  有许多毒物是一发致命的,在看不见的地方,被渺小的虫子咬上一口,兴许连一刻钟都不要,就会迅速毒发身亡。

  所以几乎不会有人没事进来送命,若非青天白日,而子衡有本命白虎傍身,寻常毒物忌惮他,这一路也不至这么平安。

  路上,他随口问道:“不知乔姑娘是哪里人士?家中可有姊妹?”

  “姊妹?”乔心圆被他的话勾起回忆,“以前……我有个姐姐。”她是孤儿,被养父母收养的,有个表姐。

  子衡凝视她的杏眼:“为何说以前?”

  “就……出了些事,我跟家里人失散了。”她声音黯然,面对周遭一切,有种茫然的陌生,很不真实,又真实得可怕。

  如果这只是一场噩梦就好了。

  “所以乔姑娘和姐姐失散后,流落至此,还遇上了山匪,险些在雾影林丧命……”

  “差不多吧……”乔心圆声音低落,长长的睫毛在脸上落下扇形的阴影,“罢了,不提这个了。”
  她啃了一口不好吃的馕饼,又扬起笑脸:“子衡兄你吃么?这个虽然味道不好,可至少能充饥。”
  虽然她对吃的一贯挑剔,但此情此景,还是保命要紧。

  “多谢乔姑娘,不过,”子衡摇头,“在下服过辟谷丹。”

  “就是那种,吃了可以不用吃饭,也不会饿的丹药吗,”她好奇心重,“好不好吃?”

  “没什么味道,我这里有一颗,”子衡掏出一粒丹药在手心给她看,“乔姑娘要尝尝么?”

  乔心圆拿起丹药,鼻尖嗅了嗅:“嗯……苦的,给你。”她把辟谷丹还给对方,子衡却道:“送你的。”

  乔心圆摇头:“你已经帮了我很多啦,不能再要你的东西了。”
  她不是很习惯麻烦别人,而且这个辟谷丹闻着也不太好吃,若是好吃的东西,她早就厚着脸皮收了。

  乔心圆埋头继续啃饼,要有力气了,才有动力跑啊。,是好长时间没喝水,越发口干舌燥。

  子衡注意到了,眼看快到决明山庄的阵法了,他将手背在身后。

  很快,乔心圆就在前方树下捡到了一个熟悉的水囊。

  看样式,和她从绑架犯手里拿走的是一样的,她一张小脸霎时凝重,当即攥住子衡兄的衣袖,警惕地左右探看:“不好!这是那些匪徒留下的!附近肯定有他们的人,我们快些走!”

  话音才落,忽从林中飞出三个气势汹汹的灰袍男子,三人身着城主府护卫的灰衣,肩带白虎袖章,其中一人一声大喝逼近,一刀劈出——

  乔心圆眼睛睁大,忘记了躲闪。

  子衡反击一掌击退来人,抽出长鞭卷住右边敌人将之丢远,朝乔心圆道:“乔姑娘,这是那伙山匪?”
  他声音不紧不慢,似是不俱。

  “对…是他们。”乔心圆两腿又软了,眼睁睁看着子衡应付三人,施展鞭法,半攻半守,他还扭头朝自己说:“你先跑,我稍后追上你!”

  “我……”
  乔心圆知道自己在这里没用,反而会拖后腿,可哪有丢下救命恩人自己跑的道理。

  她深吸口气,瞅准机会,摸出那包将她手心烫到溃烂的雄黄粉朝对手猛地挥出,纷纷扬扬的金黄粉末飘浮,而后她立刻抓住子衡,“快跑!”

  子衡一时不查,被她攥住了手腕。

  他一时怔愣,低头看去,这双手原本是很细嫩的,却布满了伤口,此时她手心热热的,是跳动着的,鲜活的,充满生命力。

  三人被漫天雄黄粉呛得猛咳不止,其中一人却还不忘目标,忠心耿耿、锲而不舍地追上去。

  乔心圆回头看了眼,发现没人像自己,会被雄黄粉所伤。
  自己不会真是蛇妖吧?

  她无暇细想,跑一会儿,就精疲力尽。

  乔心圆累得弯腰蹲在地上,乌发汗湿地贴在白皙的皮肤上,脸上些许皮肤被雄黄粉的沫子烫出的红点。

  她剧烈喘息道:“子衡兄,你…你先跑吧,他们的目标是我!你快…千万别被我连累了。”

  乔心圆心急如焚地催促,子衡站在原地,低头审视狼狈至极的少女,眼底情绪万千。

  “乔姑娘。”子衡掏出一粒棕黑色的丹药,拧开水囊,声音透着难以察觉的愉悦之意,“这是在下身上最后一颗回血丹,你吃了它吧,还有这水,是无毒的,你喝吧。”

  乔心圆仰起头来,脸上有汗水,有泥巴,有血点。她喘着气,眼眸却透着朝露般的光亮。好像不管发生什么,她永远都充满朝气。

  “谢谢子衡兄……”乔心圆根本没怀疑,伸手接过,咬了一小口,苦涩的口味让她微微皱眉,丹药一下化在口中,化作了浓郁的药力,弥漫至四肢百骸。

  旋即,乔心圆伸出手,脏兮兮的手指捏着那剩下的一大半的回血丹:“你吃。”

  子衡看着她。

  “我们一人一半,你别嫌弃我啃过啊,还有水,我给你留着的。”
  少女眼中带着一种清澈的执拗,理所应当般:“我只喝了一口,喏。”

  “好。”子衡冁然一笑,喝了一口水,又扭头看着她。
  好似透过她在看某个人。

  药力发散,乔心圆呼吸间,能感觉到了身上的力气回来了小半。

  这丹药还真神奇,她蓦地站起,这才惊觉,自己好像慌乱下跑错方位了,又朝着反方向走了。

  乔心圆有点懊恼道:“子衡兄……我好像跑错路了,决明山庄是不是在那边?对不起啊,是我平白连累了你,其实你完全可以丢下我跑的,我现在也走不快,刚刚那么凶险,你险些就逃不了了,要不,你别送我了,我们现在就分开吧……”

  “无碍,是我帮不上姑娘忙,”子衡话锋一转,问:“不过决明山庄那边好似有那伙人埋伏,他们为什么抓你?”

  “好像是有个长得像我的杀人犯,杀了他们主子的家人吧?”她晦气道,“我也不太清楚,反正他们主子肯定有病,有病就应该治啊,为什么抓我……”

  子衡看出她是真不知什么情况,觉得这情况还挺好笑的。

  他拱手道:“若乔姑娘你去决明山庄有什么要紧事的话,在下愿舍命陪你再闯一闯!”

  “不不不,”乔心圆疯狂摆手,“我没有什么要紧事,我只是……”

  她不是非去不可的,只生怕拖累他,稍一犹豫,指了指前方道:“要不,子衡兄你走这条路!你去城里办你的事,我走那条路,这样如果再遇到坏人,也不会害你为了救我受伤了。”

  子衡注视她的脸庞,忽然发现她耳垂有颗颜色浅浅的小痣,干干净净的。

  “那边是一条死路,出不去。”他说。

  “那我……走这边!”乔心圆指着另一方向。

  “雾影林只有一个出口,在下认得路。”子衡抬眼,密长的睫毛在眼下深深地投下阴影,“……乔姑娘怕连累我,所以不愿和我一道么?”

  子衡还以为遇到这种事了,她肯定会跟着自己逃命的。不成想她事到如今,也不愿拖累旁人。

  “嗯……”乔心圆小声说,“我这不是怕害你嘛,而且我也不能跟你走,我不能去城里。”

  抓她的人叫什么少城主,城主,那就是住在城里的,她怎么可能自动送死,她又不傻。

  子衡终于知道她在怕什么了。

  他忍不住的笑:“在下目的地在徽州府,徽州此地最是太平,可有乔姑娘的仇家?”

  “徽州?好像不是,你知道那个…那个四方城么?我不能去那里的,刚刚那伙人就是四方城的恶势力!不知,子衡兄你说的徽州又是哪里?”

  “徽州府位于云梦洲西南方位,和四方城是两个不同的地方。”

  “哦哦,两个地方啊,原来如此!”

  乔心圆对此地一无所知,一听不是四方城,还当远着呢,突然就心动了:“那,那我跟着你去徽州吧?我会努力跑快些的!你的丹药很管用的,我又有力气了,子衡兄,我尽量不拖累你的脚程!”

  “好。”子衡被她炽热的掌心拉着衣袖一角,二人在危机四伏的雾影林中逃命。

  日落前,子衡靠着本命灵兽的方向感,带着她顺利跑出雾影林。

  橘红色的夕阳落幕,远方炊烟袅袅,瞧着是有个村庄。

  乔心圆指着炊烟,有气无力道:“看着不远,不如我们过去看看,有没有落脚点?”

  子衡点头应了,他自然瞧得出,她的身体已经撑到极限了,可为了逃命,一个弱女子也有如此毅力。

  村子瞧着近,实则也走了半个时辰,天边只剩最后一抹余光,乔心圆蹲在村口河边,正要洗手,蓦然想起什么,转头问子衡:“子衡兄,这河水是没毒的吧?”

  子衡掬起一捧:“无毒。”

  “那我就放心了。”她搓洗双手,血迹洗掉,子衡借着余晖的光亮,注意到乔心圆手上伤口竟已痊愈,手心皮肉近乎完好!

  他微怔:“乔姑娘这恢复能力,有些过于好了。”

  “哎?是吗……”乔心圆也看着自己的手心。

  其实不止是手,她全身都是磕碰的伤,可似乎…都好的差不多了。

  她心里猛一跳,也知道自己这样很不正常,包括那雄黄粉,她还喝了有毒的河水也没事。
  “嗯……可能因为我之前吃过那种,就是……疗伤的丹药。”

  “丹药?这等功效,可是生肌丹?”

  “我不知…我家人留给我的。”她随口胡诌,试图掩盖过去,她都怀疑自己是妖,遑论别人。
  因为很少撒谎,乔心圆多少有些不自在,也没敢看他。

  子衡神色动容。

  乔心圆渴坏了,埋头痛饮了几口清澈河水:“唔,子衡兄,你也喝!这水是山上流出的山泉吧,特别甜。”

  子衡看她无拘无束,眼眸晶亮,便应了声好,刚喝一口,就瞧见上游来了一群嘎嘎乱叫的野鸭子,有一只游得飞快,到了岸边,鸭掌叭叭踩在芦苇丛里,撅着屁股,拉了一坨不明物体在水里。

  乔心圆:“……”
  子衡:“……”

  两人脸上表情同时凝固。

  子衡面色僵硬地扭过头去,一副想吐又觉得不礼貌的纠结。
  乔心圆却舔了下嘴唇,眼睛放光地锁死鸭子:“子衡兄,我看那只鸭子很肥,可能有脂肪肝烦恼,不如……”

  “…嗯?”

  “不如我们把它烤来吃了?”她掏出一把匕首,看着少年,“你会拔鸭毛吗?”

  子衡陷入长久的沉默,旋即摇头:“在下……实在……没有拔过。”

  “我也是……哈哈。”乔心圆看他也确实不像会拔鸭毛的那种人。

  二人只好起身进村,乔心圆在前,子衡手背在身后,一颗石子儿从指间悄然飞出,没素质的鸭子“嘎”一声栽倒在地,昏厥不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