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天下剑修一般黑 > 雾影林⑥(谢谢,没法处了!...)

  
  06.

  “子衡兄,我真的不愿怀疑你。”乔心圆眉心都蹙起来了。
  “可是……你为何撒谎!绑走老两口,还让大娘大叔给你拔鸭毛?”乔心圆想不通他这么做的用意,拔鸭毛是几个意思?

  但她知道子衡兄定有问题。

  “因为,唔……”
  虞衡之的确想不到解释的好理由,换做以往,他何需解释,杀了便是。

  “因为什么?”乔心圆审视着这位俊朗的少年,小小年纪,居然两幅脸孔!

  “因为……在下想求娶乔姑娘,我听猎户说想让儿子娶你做儿媳妇,我不高兴,不愿让乔姑娘嫁给别人。”

  乔心圆声音一噤,打量了一番少年。
  说实话,虞衡之挺好看的,乌发雪肤,眉眼精致。她对好看的人事物,一向很有包容心,可是她根本没想跟他搞对象。

  乔心圆又说:“你在说谎。”

  虞衡之反问:“我身上贴着乔姑娘的听话符,怎会说谎?”

  “你怎么知道这是听话符?我又没告诉过你。”

  这时候倒是聪明了,虞衡之的语气始终平稳:“在下行走江湖,自然认识这简单的符咒……乔姑娘为何笃定我说谎?我一直听姑娘的,在说实话。”

  乔心圆有理有据:“你说你要娶我,那你对我一见钟情了?这个……先不说这个,但你肯定有个同伙,否则那个眼睛小小的,十五六岁的男孩是谁?他逼迫猎户大叔拔鸭毛,而我早上吃了一份爆炒子姜鸭,大叔被绑在这里,是谁炒的菜,你吗?你看起来就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模样,不可能是你。”

  她一口气说完,喘了口气。

  虞衡之点头:“好吧,的确不是我。”

  “所以,”她言之凿凿地指着他,“你肯定有个同伙藏在暗处!”

  虞衡之不置可否地挑眉。

  “叫你的同伙出来!”

  虞衡之低笑道:“你打不过他。”

  乔心圆反应极快地掏出匕首,抵住他的腰,不专业地冷笑一声:“所以你是我的人质。”

  虞衡之眼眸低垂:“不拔下匕首鞘吗?”

  “嗯?哦……这还要你说?”乔心圆低头一瞧,尴尬地一把将匕首鞘拔开。

  她一手握着虞衡之的肩膀,一手拿刀,刀尖抵着虞衡之的后腰,但并未用力,可她声音软,再怎么冷,也至多仿个皮毛:“让你的同伙显形,不然小心我……,我、我杀起人来,连我自己都害怕!你不要不信。”

  虞衡之:“……”
  他懒懒地出声:“出来吧。”

  众手下对视一眼,把阿伟踢了出去。

  一个身着灰袍的半大少年从天而降,踉跄了下,跪倒在地,小眼睛里带着害怕,声音哆嗦:“属下拜、拜见少城主。”

  众手下差点从树上摔下去。

  空气一时静默。
  乔心圆脸色大变。

  一只麻雀掠过,打破了寂静。

  乔心圆吞了一口唾沫。
  她注意到,这人身上所穿的衣物,和那个章三一模一样,都是灰黑短衫,胳膊带一枚白虎肩章。

  她抬头看了一眼虞衡之。

  少年长了一双水波荡漾的桃花眼,其间尽是温柔之意,只是此刻,风扬起他的几缕发丝,眼底显出几分蚀骨的冷冽。

  “你就是那个……少城主?”
  乔心圆听见自己声音都在发抖。

  她只是怀疑他有点问题,可是根本没想到,眼前少年就是那个死变态!

  乔心圆要晕过去了。
  她想起来赵婉娘的腿了。
  是他干的???

  虞衡之鼻音嗯了一声,看向她抖成筛子模样:“不错,我是。”

  乔心圆牙齿一颤。

  她用力握紧匕首,手心止不住地颤抖,刀尖顶着他的腰,磕磕巴巴:“你、你不许……不许动。”

  “你们…少城主在我手里,你也不许动!”乔心圆指着那个跪着的大声喊,继而她对一旁完全不知所措的猎户夫妻道:“大叔!你帮我把地上跪着的那个绑在树上!然后你带着大娘跑远些!这人是个大变态,喜欢把人抓了喂鱼,你们跑得越远越好!千万别回来!我怕这大变态会寻仇。”

  乔心圆只知道这位少城主脑子有病,现在发现他居然假装好人在自己身旁,更是不寒而栗,她只想保住这些无辜之人的性命。

  “这……好!”猎户大叔已经看出来了不对,闻言直接捡起地上绳子,阿伟本欲反抗,却瞧见少城主手势指令。

  他默不作声地被猎户捆住双手,旋即被扎扎实实地绑在了树上。

  旋即猎户背起妻子,乔心圆让他快跑,猎户回过头,踌躇叹息道:“可…可我们又能…跑去哪里呢?”

  “喂。”乔心圆喊虞衡之,“再给我几颗灵石。”

  虞衡之翻手,几枚黄色的灵石显在手心。

  乔心圆扫了一眼他手上造型古朴的黑色戒指,单手将灵石抛给大叔:“您带着这个,找个地方安家,永远不要回这个村子了。”

  乔心圆不知道这个少城主,是什么样的人。

  眼前这个救自己性命,温润如玉的子衡兄,和旁人口中,捉人喂鱼的神经病,居然是同一人!她难以置信。

  乔心圆脑子乱七八糟的,她的确不是顶聪明的人,但她肯定不是傻子,居然被他骗的团团转。他什么用意?什么意思,这样耍自己?!

  乔心圆不知道,这对猎户夫妻刚离开她的视野,连哼都没哼一声,就被一箭爆了头。

  两个身着灰袍的护卫现身,熟练而麻木地挖坑埋尸。

  乔心圆的刀尖顶着虞衡之,她转头看了一眼地上跪着的小护卫,然后对虞衡之道:“你不许动啊。”

  “……嗯。”
  他感觉到,她手里的刀刃颤抖着、慢慢地挪开了。
  这傻丫头不会真的傻到认为,这低阶听话符能控制他吧?

  虞衡之看见她慌乱地从地上捡起剩下的麻绳,再次用匕首对着自己:“把手举起来。”

  虞衡之顺从地举手:“这样?”

  乔心圆:“并拢……对。”
  她不太熟练地去将他捆绑在树干上,踮着脚有些懊恼地从他手腕开始绑。

  因为凑得太近,虞衡之垂首就能闻见她身上的气息。

  其实不太好闻,血的味道,潮湿的味道,然而还有一种……说不出的,虞衡之闭上眼,密长的睫毛鸦羽般垂着,他呼吸一口,声音低到极致:“泷儿。”

  乔心圆停顿住,后退一步:“你叫我什么?”
  这是梦境中,白若口中的,自己的本名。

  虞衡之认得自己。
  她意识到了。

  乔心圆假装没有听懂,像缠一对耳机似的继续绑他,“子……少城主,你为什么抓我?我长得像谁?画像是谁?”

  她话音落,自己就想到了答案。

  昨日,虞衡之已经问过多次有关她姐姐的事。
  现在,虞衡之的答案也是:“你是白若的妹妹。”

  “我不是。”乔心圆直接否认,将麻绳打了个死结。
  周围城主府手下都看得心惊肉跳,都这样了,少城主今日居然还没动怒!

  “你不认我也认得你,你姐姐救过我,”虞衡之垂目凝视住她,“而我们,十年前就见过。”

  “……是吗,你认错了吧。”
  她确认绳结够稳后,又瞥见他的戒指。

  乔心圆顺手捋下来:“我知道你可以用意念从里面取东西。”

  虽被捆成了麻花,但虞衡之仍然神色不变,声音不紧不慢,运筹帷幄般:“泷儿若是喜欢灵石,宝珠,我府上有数不尽的宝物,只要泷儿愿意嫁与我,我纳戒里的东西,我府上的财物,都是你的了。”

  “……你都这样了还这么不要脸,我真是第一次见你这种人。”

  乔心圆猜测,虞衡之应当是白若的爱慕者,因为他上来就要成亲,这不科学啊,只有一种说法说得通。

  ——自己被他当替身了,包括他府上那些女子……

  可乔心圆不懂的是,如果说是爱,为何要伤害那些长相相似的女子?
  若是仇恨,又为何说要娶自己,是花招?
  那他大可以在决明山庄外就让那些手下将自己掳走。

  乔心圆似乎天生就不太懂这些复杂的感情,她唯一懂得的是那些善意和亲情,男女之情,已经超出她的认知范畴了。

  她让虞衡之打开纳戒:“我借点灵石。”

  “借?”他又笑了,这个字眼再次刷新他对这个小姑娘的认知。

  乔心圆板着小脸,一抿唇:“我不会还你的,你就说借不借吧?!”
  她从来没有对人这么凶过,不免气弱,用力挺起胸膛给自己壮胆,有什么好怕的,不就是打劫吗!

  “哈哈哈哈,好,我借给你。”虞衡之下巴扬起一点,嘴唇带着弧度,“你将戒指给我。”

  怎么可能还给他?当她傻?
  乔心圆摇头:“我不。”

  “那乔姑娘说,在下不能动弹,如何将灵石借给你?”

  “……”乔心圆有些犯难,她看着虞衡之那精致的、带着少年意气的面容,顿了顿道:“好吧,那我允许你动一根手指,多一根都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