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天下剑修一般黑 > 雾影林⑦(你是不是缺钱?...)

  
  07.

  “你休想耍花招,刀枪不长眼,小心我刺你……”她一手匕首怼着虞衡之,用一张完全无法凶起来的脸蛋,用她生平最最冷漠的嗓音,颤抖着手将戒指靠近他。

  虞衡之弄出数百颗灵石来,哐哐落地,声音叮当作响,是乔心圆最喜欢的声音,这些灵石堆成小山,有红的黄的,分别是中品和下品。

  他:“够吗?”

  “……算你识相!”乔心圆一把夺走他的戒指,匆匆从地上捡起二三十来枚灵石,一半黄灵石,一半红灵石。

  乔心圆撕下符纸,正要带着灵石跑路时,却听见虞衡之道:“你为何不杀我?”

  乔心圆没接话,弯腰捡灵石,这东西可以修炼,恢复体力,她多带点在身上,方便跑路。

  虞衡之目光中燃起了他自己也不懂的东西:“泷儿,你现在不杀我,会后悔的。”

  “……你想死你就自己一头撞死行吗。”她连一只鸡都没杀过,遑论杀人。
  怎么可能。

  但乔心圆还是铆足劲地放狠话,一根手指死死指着他:“记住,等我下次碰见你,就不会这么客气了!”

  她揣着若干灵石麻溜跑路,身后,传来虞衡之淡然的声音:“你跑不远的。”

  “这要你说!闭嘴!”
  乔心圆头也不回的大喊:“拜拜了少城主!咱们江湖不见!”

  被捆在树上的虞衡之被她猖狂的模样逗笑,口中倒数:“十、九……”

  这是他给手下的暗号。

  给她十息时间,看她能跑多远。

  “五、四……”

  乔心圆只来得及跑出去十几米,就本能地产生一种危机感。这是一种没由来的直觉!

  她停下脚步,转过头去望向虞衡之。

  他为什么会这么平静?

  乔心圆鬼迷心窍地返回去,将听话符重新拍在他肩膀上:“你是不是骗我了,周围肯定还有你的人!”

  虞衡之是真没想到她会回来,有些讶异,耐着性子摇头:“怎会。”

  乔心圆盯着他的表情,终于知道哪里不太对了:“你为什么这么高兴?这符是不是……对你没有用?”
  她越说,自己越害怕,掏出了匕首。

  虞衡之的眼睛的确在笑。
  他看确实也瞒不下去了,点头认了:“不错,这听话符,对我没有用,周围是有我的人。”

  “……”乔心圆一惊,立刻抽开刀鞘,用尖锐匕首抵着他的腰。

  一干手下见状慌张现身:“少城主!!”

  “无妨。”虞衡之轻易挣脱绳索桎梏,握着她的手,眼眸低垂,“你下不了手的。”

  乔心圆环视一圈,发现居然有十多个灰袍壮汉,手里还都提着刀剑,整个人都懵了。

  “谁、谁说我下不了手!”乔心圆气息不稳地喊道,“让你的手下把剑都扔了!”

  他声音平静道:“都收起来吧。”

  “是…”所有手下把剑都收了起来。

  冷静,冷静……

  乔心圆低声警告:“现在你就是我的人质,你轻举妄动,我就撕票!”

  “好。”虞衡之没有说什么,“要不让我的手下送你回家?你家在何处,我在你手里,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你当我傻?你的手下万一把我抬进城主府喂鱼怎么办,我打得过吗??”

  “你很聪明”他垂眼笑道,“如果你嫁给我,那就不用喂鱼了。”

  “你做梦。”她这会儿害怕得紧,思路凌乱,“让你的人把我送到……”
  乔心圆卡了一下。

  她对这里压根不熟,没有熟人,更没有熟悉的地方。

  虞衡之:“送到哪里?”

  她想,自己得去紫云城。
  这是白若在她手心画的符号,虞衡之说是紫云城什么的。

  可她肯定不能全信他的话,况且自己人生地不熟,又没有方向感,其实这群人带她去往何处,她都是不知道的。

  乔心圆独自面对一群灰袍人,对方人多势众,她急得心跳如擂,浑身冒汗。

  她深吸几口气,死死攥着刀子,对虞衡之说:“你带我去紫云城,你的手下……走在前面,不许轻举妄动,走在我看得见的地方!他们若是、若是耍心眼,我就、就……给你一刀。”

  这话说的半点没底气,还结巴,可见她根本没有这种胆量。

  虞衡之声音倒是轻松:“都听见了吗?”

  “是……”
  “是!”

  众下属也不知如何是好,得,继续陪玩吧。

  乔心圆只身押着他,可她知道这样下去不行,这是消耗战。
  虞衡之的手下都是高手,随时都可以上来杀了她,所以她必须时刻保持高度警惕。

  现在只有走到人多的地方,她才有机会摆脱这局面。

  可乔心圆总觉得哪里很不对劲,这是哪个方向,在往哪走,到底是不是紫云城,紫云城又是什么地方,她完全方寸大乱……

  此刻,她的神经绷到了极致,满脸是汗,她拿了一颗灵石来吐纳调息,喂了一声:“你心上人是不是不喜欢你,导致了你的变-态?”

  虞衡之眼睛暗了一瞬,转过头去:“乔姑娘何出此言?”

  “不然你为什么要抓我去喂鱼?”

  虞衡之摇头,看着她:“你跟我成亲,不喂鱼。”

  “不。”

  虞衡之还是在笑,他的皮肤很白,嘴唇是红的,表情是愉悦的:“你不跟我成亲,那只好把你喂鱼了。噬骨鱼的嘴和牙齿很小,也不锋利,它们迟钝,吃人肉吃得很慢,约莫三四日,才会把你的腿啃成白骨。”

  “……现在,你的小命在我手里。”乔心圆抬起袖子抹汗,“你、老实点!”

  虞衡之:“你用力刺一下呢?”

  “?”不要命了?
  乔心圆:“我真的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提这种要求……你真的有点毛病,那好,我满足你。”

  乔心圆心一横,干脆手持匕首稍稍用力一顶……咦,怎么刺不动。

  她更用力了些。

  虞衡之眼睛一弯:“是不是发现刺不伤我?”

  “…你穿了护身宝甲?”

  虞衡之:“是,差不多,不过以你的修为,还不能奈我何。”

  乔心圆忽然哑声了,握着匕首的手掌在颤抖。

  “乔姑娘怎么不说话了?”

  乔心圆:“…………”

  乔心圆浑身脱力。

  “其实……我长得和你心上人,一点都不像。……你真的认错人了大哥!”她说完用力一刺。

  ……真的刺不进去!就好像他的皮肤是铁铸一般。

  虞衡之放任她刺。他和他的本命灵兽,幼年体雷霆白虎的命是连在一起的,所以防御力惊人,加上身上还有高阶防御法宝,且这具身体只是他的傀儡化身,他真身还在城主府内闭关修炼。

  别说一个灵力低微的弱女子,就算是元婴化神期修士来了,也不一定能伤的到他。
  而且她手上的匕首,还只是普通的精铁。

  乔心圆一脸茫然地在他后背刺来刺去,又忍不住刺了一刀他的铁心脏,刺完心脏刺小腹。

  被他抓住了手:“这里可不能刺。”

  乔心圆抬眼:“你的软肋?”

  “算是吧。”虞衡之不置可否,轻轻的,把刀从她手中轻易卸了下来,望着她的目光是柔和的,“我不会伤害你的。”

  他话音落,周围的城主府护卫停下来,层层叠叠地围着他们。

  乔心圆嘴唇一抖,睁大眼睛看着虞衡之,发现他还在笑,真的气哭了:“你有病,你真的有病。”

  她从不骂人,到这种时候了,竟连一句脏话都说不口,这也太没出息了,为什么,为什么她不会骂人。乔心圆第一次这么懊恼自己的好脾气。

  “泷儿,”虞衡之看见她真哭了,顿了一下,“你跟我回家吧,他们不会为难你的。”

  “都说了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泷儿!”就算自己是,这时候也不能承认。

  “无碍,不管你是不是,你也得跟我走。”

  乔心圆欲哭无泪,直接把刚刚捡的灵石全部丢地上:“少侠,你是不是缺钱?我借给你,你拿去买鱼食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