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天下剑修一般黑 > 四方城③(沉睡的邪神苏醒...)

  10.

  抠完夜明珠,乔心圆将黄灵石和南海鲛珠放进纳戒
  她虽喜欢漂亮的珠玉石头,可对钱向来没兴趣,但她也知道,若没钱,就算逃出生天,也很难活下去。
  钱是安身立命的根本。

  不过现在更大的问题是怎么跑路。
  走水路吗?

  乔心圆无法静心筹谋,她太累了,本想休息,又想起那些受伤的女子,更是难以平静下来。

  她知道门外有护卫守着,强打精神,推开窗户,小心翼翼地打算翻出去。
  可一开窗户,就有个护卫扭头看着她。

  乔心圆:“……嗨。”

  护卫皱眉。

  “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跟你说声……早点休息,哈哈。”
  乔心圆瞥见院子里足有五六个高大护卫,默默地将窗户关上了。

  她生无可恋地躺在床上,捂住了脸。

  自己手里有一包毒粉,一张听话符,一张禁言符。

  除了服毒自-杀,还能怎么摆脱这局面?

  ……

  翌日。

  晨光渡在光洁的窗棂。
  乔心圆迷茫地睁眼,面朝那缕光线,有种还在家的错觉。

  她养的小猫咪会从被窝里钻出来,用带着猫屎味的尾巴扫在她脸上提醒她:“铲屎官,起来干活了!”

  她请的阿姨会做好热腾腾的早饭,放在蒸箱里保温,等她起床了就吃。

  现实残酷,她没有小猫咪了。
  她永远的失去她的小猫咪和阿姨了。

  乔心圆握起拳头给自己打气,支愣起来,今天一定可以的!

  起床后,两个侍女围着替她穿衣,说姑娘今日心情怎么这么好。

  乔心圆扭头看她们:“有美女看我当然心情好了!”
  这算是唯一的乐趣了,城主府的侍女样貌都很不错。

  侍女哪里见过这种主子,都有些不好意思,过分卖力地替她打扮起来,乔心圆没说什么,跟她们道谢。

  她昨夜用灵石调息过,今日精神好了,便准备出去看看那些女子,再看看逃跑路线。

  但今天府中来了一群穿着黑白太极道袍的道士。
  这些人在城主府水道旁数不清的石祠中布阵,这里放一块灵石,那里放一碗鲜血,还有奇奇怪怪的粉末,以及散发着异味、黑乎乎的珠子和骨头。

  这些道士一边念叨咒语一边举着铜铃,绕着府中水道石祠布置。

  乔心圆看见地上有颗漂亮的蓝色石头,吸引了她的注意力,正要弯腰去捡,一道火红术法倏地打来,把她的手打开。

  乔心圆吃痛地缩回手,听见两声咳嗽,一道冷冰冰的声音:“阵法未成,禁止碰触。”

  乔心圆抬头。

  说话之人一头银白长发,被墨玉冠束起,他身穿白色滚黑边的广袖道袍,织得细密的袍上刻画着数不清的白色咒文。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她道歉。

  男人只瞧着二十来岁的模样,五官凌厉而皮肤苍白,单只眼睛被白色布条遮挡,却是羸弱地咳嗽两声。

  年轻修士冷着脸提醒道:“此乃九转伏魔阵。”

  一听“伏魔阵”,乔心圆马上倒退几步。
  完了,自己好像是个蛇妖!

  正当她无措时,侍女突然从身后抓住她的胳膊:“乔姑娘,您怎么出来了,布阵是大事,咱们不能随意出来的……”

  乔心圆被侍女拐着胳膊带走,那男人还停在原地,望着她的背影,鼻子动了一下。

  “刚才没找到您,可吓死我了!”侍女低声对乔心圆道,“乔姑娘,那可是大阵师!地位超然,非同小可!少城主都说了,不让您乱跑,您怎么不听话啊……”

  “对不起,我只是想出去透透气……”乔心圆下意识为自己的错误道歉,旋即一想,自己一个受害者,为什么要道歉。

  “我不回房间。”她硬气起来说,“我要去找你们少城主,你别拦我了!”

  侍女为难,劝她:“可是少城主说了……”

  “我管他说什么!”乔心圆大声道,“你是我的人,你要听我的!你别惹我生气!”
  她不习惯这样凶巴巴的,说完也气弱,手指揪住裙子。

  侍女犹豫了会儿,只好带她在府中走了圈,见她要往昨日去过的方向去,侍女忙拦下她:“乔姑娘,那里不能去。少城主不在那边。”

  远远地,乔心圆看见从那个养着噬骨鱼的院落中,走出几个护卫。
  虽隔着一段距离,但依稀能闻见那种惊人的血腥味。

  一个小护卫脸色惨白地从院中冲出,趴在水道旁就吐了。

  乔心圆忍不住抓住了侍女的手。

  侍女看向她:“乔姑娘……”

  “你、你陪我过去,”乔心圆声音都在抖,“我不做什么,我就去看看,少城主问起来,我也会护着你,是我执意要去的,你别害怕。”

  “可是……”

  乔心圆打断:“没有可是。”

  侍女为难地点头,紧跟着她。乔心圆走过去,方才看见那小护卫的脸,原来是那个叫阿伟的少年。

  “阿伟?”乔心圆迟疑,“你在这里做什么?”

  那半大点的少年仰起头来,眼睛细小,脸上还有血迹。

  乔心圆心一颤,转头看向敞开的房门,浓郁的血腥气涌到鼻间。
  “少城主是不是……让你们,把她们都杀了?”

  阿伟听见她的话,忽然表情一变,悲恸大哭:“我、我不想杀她们!我不想,可少城主让人逼我,说我不杀,就把我拿去喂鱼。”
  这是在惩罚他之前心软,没有杀那对猎户夫妻。

  阿伟好似疯了,他跪坐在地,瘦弱的双肩战栗,那灰黑衣袍下露出一截腿,腿肉上还有被那些小银鱼啃噬过的痕迹。

  乔心圆忍不住用力握紧了侍女的手腕。

  她闭了闭眼,呼吸不稳。

  对待手下人尚且如此,那对待其他人呢?

  乔心圆精神恍惚地被侍女带回房中,侍女看她气色差,给她泡了壶红茶,乔心圆看见这个颜色,一阵反胃:“谢谢……你先出去吧。”

  她被禁了足,只能平躺在床上,再次陷入了梦境。

  蒙蒙雾气散开,乔心圆听见一道熟悉的、属于温柔姐姐的声音。

  “子衡,这是我妹妹泷儿。”

  记忆回溯。
  乔心圆睁眼,仰头看见了那个和自己有八分相似,但气质更清冷的女子。

  她注意到自己的小手,被女人牵着。
  自己这只手,瞧着好似不过四五岁的年纪。

  再望向虞衡之,眼前少年和她今日所见的模样,似乎差不太多,眉眼还要更稚气几分,眼底映满了单纯的爱慕之意,唤她:“白姐姐。”

  乔心圆看见了一些过往,看见她的“姐姐”白若,被一个叫封凛的男人带走,说要成婚。

  虞衡之抓住白若的手,不让她走,但白若很坚决。
  他卑微地乞求:“阿若,你要男人,我也是男人,你跟我成婚吧,我从来没有当你是我姐姐过,你不要跟那个魔修走!我是未来四方城城主,我会给你无上的荣光和宠爱。我会好好修炼,我定会配得上你的……”

  白若只是摸摸他的头说:“子衡,你还小,你会遇上自己真心喜欢的人的。”

  “我不小了,我有十八了,很快我就可以金丹,我爹说,我的天赋绝佳,百年可以化神。你再等我几十年,我一定会比那个狗魔修强的!”

  可白若并非是嫌他小,弱,才不肯应他的。
  只因白若当年遇见虞衡之时,他还是个小孩。白若救了他一命,虞衡之便死心塌地想要以后长大娶她。
  这小孩根本不懂什么叫爱。

  所以,一切不过是个骗局,白若没有跟任何人成婚,这只是骗虞衡之放手的伎俩。

  结果后来,白若又跟其他男人好了,虞衡之就越来越恨,为什么谁都可以,就他不行。

  围观了一些记忆里的恩怨情仇,乔心圆身临其境,可还是不能理解虞衡之为什么把无辜之人禁锢在水池边。是为了让她们没有双脚走路,永远留在他身边吗?
  这是因爱生恨吗?

  乔心圆不懂。

  乱七八糟的记忆,一段一段的袭来,塞满了乔心圆的大脑。她头痛欲裂,梦中也不安稳。

  乔心圆试图从这些记忆中,搜寻中逃离的方式。
  画面一转,一只恐怖的巨眼出现在视野里,她惊惧后退,看见棕黑的隆起皮肤上,长着无数的眼睛。
  怪物喘息着,身上滴答流着浓稠绿液。
  ——还不止一只。

  是兽潮。

  乔心圆胆子小,在梦里依旧抖成筛子,san值狂掉。
  她试图闭上眼睛,然而根本做不到。

  “泷儿,”她感觉到一双手捂住了她的双眼,是白若的声音,“别看。”

  白若将幼小的她抱起,她紧紧地搂住了姐姐的脖子,闻到姐姐身上的气味,她情绪慢慢平复下来。

  不知为何,虽然自己是半路穿越的,可看见白若,仍有一种近乎血脉相连的亲近之意。
  她第一眼就很喜欢这个和自己长相很相似、气质却完全不同的女子。

  只见白若咬破手指蹲身,冷静地在河面上画了一个阵法,她画的动作很快,乔心圆还没看清,那血阵就完成了,继而沉入水中。

  再然后,乔心圆看见一群模样可怖,浑身冒着黑烟的魂兵,狰狞从水里爬出,被白若驱使,为她凶狠厮杀。
  这群魂兵战斗力惊人,没一会儿就踏平兽潮。

  尸骨绵延千里,随即白若捻诀念咒,送魂兵离去。

  ……

  一觉醒来,已是入夜。

  乔心圆揉了揉因为大量记忆而疼痛的太阳穴,侍女送来了晚膳和珠宝,说这些珠宝都是少城主送来的。

  乔心圆也没打开看,她用力地吃饭,埋头喂饱自己。她一边吃,一边回忆,梦中,白若画的那个阵法,从水里召唤出了一群很牛逼的东西。

  乔心圆开始细想,手指蘸了茶水,在桌上试着画了起来。她从前是粉丝数百万的职业漫画家,照本宣科画点这种鬼画符……对她不算什么难事。

  当她一遍遍回忆,快要成功、画出时,便感觉到脑仁针扎似的疼了起来!

  按理说,画个圆圈,在里头塞满符号,不至如此,可就是疼到受不了,乔心圆浑身脱力,又干了几碗饭,死鱼般躺在床上休息。

  今天好像吃多了,肚子好撑。
  她捧着自己的肚子想,城主府的厨子手艺真好啊,等她以后厉害了,就回来重金把厨子挖走。

  不过,这阵法似乎极其耗费神识和精力。她吃了那么多,还是感觉疲累,所以不能一直练习,而要一发入魂。

  乔心圆用了一颗灵石来吐纳,她推窗看了眼天色,旋即唤来侍女。

  待小侍女进来,乔心圆悄悄将听话符和禁言符拍在她的背后:“不要说话。”

  果然,侍女不说话了。

  乔心圆和她对视。

  她想试试,这听话符对弱小的人是不是有用。毕竟手里除了一包毒粉,也没有别的东西了。
  毒粉那种东西,她也不敢对人使用。

  她想过了,听话符无法控制虞衡之,可能是因为他实力远超自己。
  但是对侍女就不一定了。

  看见侍女中招,乔心圆歉疚地说:“我不会害你的,你不要动。”

  侍女僵硬地看着她。

  乔心圆撕下禁言符,轻声问:“你们少城主,是什么修为?你千万不要大喊大叫。”

  侍女弱弱地张口:“金丹……”

  “那我是什么修为?”

  侍女:“炼气……”

  乔心圆:“炼气和金丹中间,是不是还有个筑基?”

  侍女:“嗯……”

  乔心圆:“金丹过了是什么修为?”

  侍女:“元婴,化神,大乘,渡劫,成仙。”

  和乔心圆在回忆里了解的是一样的。
  她重新把禁言符贴在侍女身上,随后,乔心圆脱下侍女的衣服,让侍女换上自己的,她动作小心地将侍女扶着躺在了自己的床上:“你躺在我床上,不要说话,也别动……这个姿势你躺着辛苦吗?”

  刚说完话,乔心圆就看见听话符“呲”地一声,无火自燃起来。

  侍女直接抓住了她的手,乔心圆差点没被吓死。

  “对不起对不起……”她一边道歉,一边用绳子将侍女捆在床上,内疚地说,“我真的不会伤害你的……你安静等我回来,不会有事的。”

  随即,扮作侍女的乔心圆端着盘子推门而出。

  一个护卫拦下她,乔心圆低眉顺目道:“乔姑娘饿了,让我去膳房给她准备些糕点来,她要吃我亲手做的。”

  护卫没吭声,放下了剑。

  乔心圆用尽全力绷着,快步端着盘子离开。好险,幸好没露出马脚!

  夜色静谧,月光如水。

  城主府太大了,乔心圆昨天和今天加起来,也不过只走了小半个城主府。

  乔心圆看见布阵用的道具被封印在矮小的石祠里,在夜色下,如一盏盏小小的石灯笼亮着幽光。

  想来这个九转伏魔阵已经完成了。
  乔心圆始终记得虞衡之说的,水底封印有魔头,听着很了不得。

  既然如此,那打死一个虞衡之不算过分吧?

  很快,乔心圆便悄悄找到一处无人的水道,她蹲下后,用备好的针扎破手指,闭着眼挤出血来,以鲜血为媒介,迅速在水面上画了个圆,乔心圆忍耐着,一笔一划地在其中描出晦涩难懂的古老咒语。

  然而越画,她就越是痛苦,精神几欲支撑不住,紧紧咬着牙,将阵法完成——

  一次成型!

  血阵完成后,只微弱地发出一道朦朦光亮,就缓缓沉入了水中。乔心圆低头含着出血的手指,脑袋晕眩,喘着气坐在地上。

  然而水面一动不动,什么反应都没有。

  乔心圆垂头丧气地丢了颗石子儿进水,溅起无声的水花。

  看来自己的确没什么真本事。
  连条鱼都召不出来。

  你至少给我蹦条蝌蚪出来也行啊!

  乔心圆恍然不知,她绘制的血阵的确不完整,效力微弱,远不如白若绘制的强大,但沉到水下时,却被深处镇仙台上封印的那位,闻见了气味。

  他被唤醒了。

  墨发如瀑地披在身后,被沉重的缚魔锁缠绕躯体的男人,在沉睡三百年后第一次抬起了头。露出一双暗如深渊的眸子。

  他鼻子轻嗅,看见了近在咫尺,在水中虚幻漂浮的血阵。

  只一仰头的工夫,血色阵法就被吸入了他的躯体,眨眼烙在他的胸口皮肤上,同时升腾出了浓郁的森森魔气,黑色的锁链上缠绕无数禁咒符光。

  “不够……”
  男人吸了一口气。
  这点血远远不够——

  “叭!”
  一颗沾血的石头弹在了他的脸上。

  男人头顶冒出了问号。
  “?谁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