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天下剑修一般黑 > 四方城⑥(她到底是什么人...)

  13.

  半空中,五光十色的打斗场面半点没有停歇的架势。

  虞衡之的父亲虞枫悬立当空,身旁立着一只比人还高的白虎——这是他的本命灵兽雷霆白虎,当凛然正气的虎啸声响彻四方城上空,雷雨伴随着粗壮紫电,城外的地缚灵、小妖怪,登时吓得缩回地里,瑟瑟发抖地用身边仅有的沙土草木为将自己埋了起来。

  雷霆白虎,妖魔克星。

  乔心圆也忍不住抖了一下,这雷声太可怖了。

  已有多年不见虞城主和他的雷霆白虎出世,城中百姓都出来抱着瓜子作壁上观。
  城主府也是水深火热。

  乔心圆把乌龟放入水中,摸摸龟壳:“乖,回家找妈妈去。”

  夏侯钰只想让她跳下去而已。
  他伸开四肢趴在水面上,滑稽得要命。

  可死也不能承认自己的真实身份。
  夏侯钰:“我不是普通乌龟。”

  乔心圆快步跑路。
  夏侯钰的声音在她脑海里响亮:“我真的不是普通乌龟!”

  “我知道你不普通,”普通乌龟能说话能出口成脏吗?但再不普通也是小动物。
  “你快回家去,这里有坏蛋在打架很危险的,殃及池鱼就不好了。加油啊小乌龟,早点修炼成人,以后就不用担心被没素质的二世祖一脚踹飞啦。”

  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般。
  夏侯钰感觉自己的人生就像个笑话。
  夏侯钰有气无力:“喂……”
  乔心圆:“加油!”

  夏侯钰走水路,乔心圆走陆路,要快不少。

  很快,小乌龟就看不见她了。

  雨声沥沥,夜幕沉沉,乔心圆朝大门跑去,迎面撞见提着琉璃灯的黑衣管家。乔心圆在雨中穿着侍女服饰,发丝凌乱贴在脸上,乍一看和乔姑娘判若两人。
  她随手一指,细声道:“我看见乔姑娘往那边去了!”

  管家搜了过去,走了两步觉得没对,转过身就追:“乔姑娘!”

  乔心圆拔腿就跑。

  急雨笼罩眼帘,比依萍要钱那天的倾盆大雨还要大的雨下,乔心圆在府中绕着圈被狂追,她一时找不到路,蓦地却在水里看见一个黑黢黢人影,她顿住脚步:“……前辈?”

  那人一动不动,乔心圆顿感不妙,向前走了几步去看——

  那天那个吓哭的小护卫,泡在水中,睁大黑窟窿的眼睛看着自己。

  乔心圆嘴唇微微一抖。
  他死了。

  她涌起一种深切的无力感,心中不忍,蹲在水道边,伸手轻轻将他的眼皮阖上,岂料一尾银白小鱼忽从水里射出,正要啄她一口,乔心圆差点没被吓死!她下意识反手拍过去,从她指尖弹出一道惊人白光,那条凶恶的小噬骨鱼便无声无息地瘫在了水面上……

  欸??这是……
  乔心圆不知发生了什么,见有人追来了,只好提着裙子跑路。几个护卫追到此处,却瞧见怪异的一幕,水面波光粼粼,似是铺散了一层银粉,可仔细一看……

  “这、这不是少城主养的噬骨鱼吗?”

  “怎么全死了?!”

  两个护卫对视一眼,都想到了诅咒,这个阿伟临死一定做了什么。
  “走走走,别看了晦气,快去追。”

  对此,乔心圆一无所知,雨雾中视线茫茫,她气喘吁吁跑出了百米冲刺的速度,可城主府大门已然封锁。

  “站住!”前方一群乌泱泱的黑衣仆役指着她。

  乔心圆正欲返回。

  “别跑!”后方也乌泱一群。

  乔心圆喘着气,走投无路地停在了桥中央。

  脚下雨水漫漫,浮在水面上根本没有动过的小乌龟,在她脑海里懒懒地出声:“小姑娘,跳下来,这是你唯一的活路。”

  乔心圆大脑一片空白:“可、可水里有伏魔阵。”

  “你非妖魔,身上又没有业障,你怕什么?”

  乔心圆:“可是我好像……不是人。”

  “不是人,那你便是妖?”夏侯钰顿了下,想到她的血居然能穿透檀音寺秃驴布置的金刚结界和伏魔阵,知道她多半不是什么普通的妖道,便说:“就算你是妖吧,你身上血液可解百毒,最少也是有功德的妖。你尽管下来,我会救你的。”

  ……什么血液解百毒,她怎么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么牛逼的技能。

  夏侯钰的声音如水妖般勾人:“我定会护你周全。”

  两边人马汇聚,乔心圆插翅难飞,难以思考。
  跳?或者不跳?
  只有两个选择。

  蛊惑的声音再次响起:“你不是要回家,我会送你回家。”

  “本座与你签了血契,绝不食言。”

  ……不管了!乔心圆一咬牙,从纳戒中摸出那颗粉色的南海鲛珠,纵身跃入水中。

  见状,岐山夫人袖中瞬间抽出三尺细发飞出,还未卷住人,她已“咚”地落入水中。

  浮动的水流将乔心圆全身包裹,直接破开了水面金色的伏魔网。

  岐山夫人看着伏魔阵,有些迟疑,她立于岸边,一声令下:“放箭!”

  突突的箭矢飞蝗般入了水中,从乔心圆背后贯穿而过,她容色痛楚,血腥味迅速在水里弥漫开。

  深渊之中,镇仙台上。
  缠在夏侯钰身上的深黑缚魔锁嗡嗡震荡起来,檀音寺和尚庄严念经的声音充斥深渊,越来越高亢,九根立柱围绕观音像结阵,只见那看不清面容的观音像变得犹如罗刹,喃喃佛音,烁光熠熠。

  水面浮出滚滚气泡。

  乔心圆吃痛,那小乌龟跟她一道游下来,看见一颗散发蓝色光辉的珠子在她手里发光,“咦”了一声:“你分明有南海鲛珠,怎么不用。”

  “我还没来得及炼化……”她根本不知道怎么炼化。

  “用不着炼化,吃了它。”

  “什么?我不会噎死吗?”

  “死不了的。”

  “那、那我死了怎么办……”

  “死不了的!!!”

  大佬好像很暴躁……
  “那……我吃了吧,反正噎死了……”她就变成鬼找虞衡之算账!

  乔心圆别无他选。
  她只能硬生生咽下足有半个拳头大的珠子,将要噎死之际,猛从腰以下生出一股力来,晶亮的鳞片在尾巴上闪耀着。

  乔心圆在水里呼出一贯泡泡。

  急雨簌簌,风声呼啸。
  雨滴落下,水面噼里啪啦,几个护卫蹲下查看:“怎么还不见血?呀,水温好烫。”

  岐山夫人皱眉:“给我仔细搜!不要放过任何角落,她绝不可能游出城主府。”

  城主府的护阵强大,是老祖宗传下来的地阶阵法,上天入地下海,修为就算到了封凛那个级别,也难以轻易攻破。

  岐山夫人抬头望着城外半空在大雨中战得难舍难分的自家儿子和那魔道,厉声吩咐下去:“快去请大阵师!”
  她对乔心圆的恨意几乎是滔天的燃烧着:“谁捉到人,就赏灵石一千!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闻言,这些护卫打鸡血般,纷纷跳入水中。有些是佩戴了法珠的水卫,他们一下水,双腿便幻化出了一条条尾巴,朝深处扎下去。

  水温回降。

  水下并非无尽深渊,约莫只两丈深,每隔一段距离,侧边有个狭窄出水口,偶有鱼虾游入。

  没一会儿,护卫挨个钻出水面,对岐山夫人摇头:“老夫人,水底下没有人,乔姑娘可能是从出水口跑了!”

  “她才炼气修为,跑不掉的。”岐山夫人根本没想过这种可能性,就算从出水口游出去,就算她身怀法宝,也不可能离开城主府范围,她厉声道:“一定是躲在哪了,再去给我找!”

  “她人呢?”
  虞衡之本体仍在闭关而不能动,有他一半修为的傀儡化身则正在城中和魔修缠斗不休,却突然感受到埋入乔心圆体内的傀儡线异动,化身一时不察,右颈穴位挨了魔修一掌后,他斜身闪避,气劲一松,又被当胸刺了一刀。虞衡之反手如鹰钩般抓去,拧断魔修脑袋后,连丹药都来不及吃便飞速掠身回府。

  虞衡之衣衫带血,掐住一个护卫就问:“她怎么了!”

  “乔姑娘,她……跳下去了。”

  他脸色阴翳地翻手,几条红色丝线从袖中倏地飞出,在他手上飞快地结成印:“天令归我,九天荡魂,追!”

  音落一瞬,红芒作闪,一条微弱的线牵引到了水中!这说明乔心圆就在水下无疑。他脸色沉着,伸手一勾。
  忽地,傀儡线被一股强横的神识给弹了回来,啪地断掉!他踉跄几步,一口鲜血喷出。

  底下怎会有这般骇人的神识?!
  虞衡之被这股惊人神识反噬,脑仁针扎般剧痛难忍,护身的本命白虎咆哮一声出现在身侧,这只雷霆白虎只有半人高,俨然就是虞枫那只的缩小版,浑身缠绕着如出一辙的紫色电流。

  水下,乔心圆努力摆动身后蓝紫色的鱼尾巴,她刚刚还游得很快,但现在快游不动了,因为失血过多。

  乔心圆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所牵引着,朝着越来越压抑的深渊坠去。

  “前辈…你骗我。”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呜,我要回家……”

  乔心圆没力气了。
  迷迷糊糊之际,她感觉周遭越来越冷,阴冷噬骨,逐渐失了知觉。
  锁骨处,有一片蛇鳞形状的印记透着微光。

  乔心圆全身被白若留下的温暖气息包裹着,镇仙台上,深红的血液缠绕着夏侯钰。
  缚魔锁哐啷作响,似是被一种无形的压力所挤,锁上符咒从底部开始,一个接着一个的“砰砰”破碎掉!镌刻着上古符文的玄铁锁链上逐渐生出一道道裂纹,当啷如乐音。

  在缚魔锁断裂那一刻,水面掀起滔天波澜!几十个潜入水底找少泷儿的护卫纷纷受到波及,死鱼般被弹到岸上,靠着法宝幻化出的尾巴被烫到溃烂,血混着雨水流淌。

  深渊下仿若有巨龙在喘息。
  “轰隆隆——”
  整个城主府都跟着颤抖了几下。

  岐山夫人站不稳地扶着手杖,惊疑不定:“怎么回事?!”
  她虽知下面封印着什么,可这都一千年过去了,风平浪静的,且才加固了阵法,能有什么事呢?

  四方城外,正在斗法的虞枫和封凛感受到那股惊天气息的瞬间,神情同时大变。

  这是——

  闻人诺走出院门,脸色也是微变。
  被遮住的那只眼睛滚烫。
  “去。”他广袖一挥,飞出一道金光烁熠的玄武印,金刚不坏的玄武大阵霎时笼住偌大的四方城,半空中,四面八方似站着数不清的“人”,一道道强烈的金线连接起来,汇成阵法。

  玄武印是闻人氏祖传至宝。此印一出,代表着城主府被他接管,阵法完成,无人能从这阵中逃跑。

  封凛一惊:“玄武印!老病猫,你府上有渡劫境的大阵师?!”

  这种强大的威压,定是渡劫境高手无疑。今日三星连珠日助长魔气,他就是越阶挑战也不怕,可这气息显然远超大乘,加上玄武印一出,封凛直接转身掠向骨鸟。很有骨气地跑路了:“快回羽渊。”
  若阵法一成,晚了就直接困死阵中,化成灰也跑不掉了。

  可虞枫知道,虞家根本没有这种气息的强者。
  ——糟糕,定是镇仙台出了岔子!
  他心神登时大乱,惊出了一背冷汗,抬手一招,本命剑回手瞬间便迅速折返,疾风般杀回城主府。

  -

  海底深渊。

  夏侯钰身上的魔气收敛,袍角在水中沉浮,可就算是锁链开了,符咒燃了,依旧是动弹不得。

  他垂下头来,后颈赫然钉了一根纤细的黑钉——此乃密山对待妖魔的极刑之物,从后颈入,定到尾椎骨,名曰入魂神针。

  被入魂神针定住的妖魔,大概就像他这样,三百年岿然不动,至死无法转世投胎。
  他如何也想不到,会用在自己的身上。

  乔心圆被那股无形的力量拽到这样深的深渊之时,已经快没气了,迷迷糊糊间,她听见前辈的声音说:“喂,帮我把这根针抽出来。”

  抽出来……抽什么?

  “把手给我。”

  她看不清,也听不清,缓缓抬起手,好似触碰到什么冰冷的铁器。

  “对……”夏侯钰手指微微一动,闷哼一声,低头看着她,有些不可思议。她到底是什么人,不仅连檀音寺大师的金刚阵都能直接穿过,她的血液还能愈灵,她的手居然还能碰到入魂神针?

  顺着整根脊椎嵌入他元神深处的黑钉,在她手心的力道下松动半分,也就是这半分,她好似彻底失去了气力和意识,闭眼沉沉睡去。

  随即,她变回了原形,身后鱼尾收缩,变成墨汁一样的黑色,慢慢变得纤长。

  也正是这半分的松动,让夏侯钰恢复了自由,他久违地伸展四肢,五掌成拳,复而松开,伸手,接住缓缓落下来的小黑蛇,音色有些哑:“竟然是只蛇妖。”

  夏侯钰的手心握住她的七寸,低下头不知在想什么。

  他思索了下,要不干脆把她吃掉……虽然他从来不吃蛇,可这小蛇一点血液就有这种功效,比千年雪灵芝还厉害,不知道是修炼多少年的老妖怪了。修炼这么多年,怎么还这么小一只?
  不过……说不定吃了她后,他这具残破的肉身可以恢复如初呢?

  而且他已经睡了足足三百年了,正好还没打牙祭呢,正要张嘴,心口处就传来火辣辣的灼烧感——

  夏侯钰停下。
  这血契印记,方才已死死钉在了他的元神上。

  他喝了她那么多血,血契的作用出乎意料的强大。

  啧……
  算了。
  想来蛇的滋味多半也不怎么样,肯定很苦吧,而且……夏侯钰转过头去,后颈的入魂神针还扎在脊骨上。

  夏侯钰灵力一裹,将小蛇揣入袖中,纵身朝上飞去。

  深黑水面倒映着煌煌灯火。

  在城主府众人惊惧害怕、不明所以的目光下,只见水中忽钻出一道快如闪电的黑色身影,此人身着破烂的广袖黑袍,修为低微的,已被那惊人威压摄得匍匐在地,万不敢抬头,只恨不能缩回襁褓。

  就连金丹境的岐山夫人也是被震得连连后退。
  这种气息,饶是当年战无不胜的虞氏战神也比不上!这样的横空出世,让她突然想到了一个人,简直难以置信,手杖脱手落地:“夏侯钰……”

  夏侯钰本欲直接离开,人在半空却忽地顿住,他兀自掉头折返。

  眨眼不到的工夫,人就到了地面。

  众目睽睽下,浑身散发着强大气息、比虞城主全盛时期更甚百倍的青年,站在少城主面前,恐怖的威压,叫此刻虚弱至极的虞衡之完全不能动弹。
  半步金丹的修为,在此人面前却是渺小如尘,仿佛十万大山当头压下。

  这种修为碾压式的压迫感,虞衡之十年前从封凛身上感受过,自己那时还很弱小,可他拼命修炼的这十年时光仿佛瞬间倒流回去,再次变回了那个弱小的他。

  虞衡之正要喊爹,这时,高人突然说话了:“欺负小动物?”

  什么?
  本命白虎蹲在他身侧,却全然不似平素那样威风凛凛,像只病猫似的趴着,替虞衡之抗下了大半的威压,毛茸茸的猫脸上就差没说大侠饶命了!虞衡之还未说话,夏侯钰抬起一脚便将他踹飞:“个臭没素质的。”

  抛物线完美划过夜幕,落入几里开外的护城河中。

  “咚——”

  正在闭关潜心修炼的虞衡之本体,噗嗤喷出一口鲜血,苍白面容越发孱弱。

  他辛辛苦苦炼制的、蕴含他半生修为的化身……
  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