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和嫡姐换亲以后 > 谋划亲事(他们两人不合适...)

  谢景之霍得一下站起来,“这不可能!”

  林宝珍看着谢景之的模样,心中有一种微妙的得意感。

  她嫁给魏武侯,做了侯夫人,手中会有富可敌国的铁矿,昔日里喜欢的人想要娶什么样的妻子得听自己的,他的妻子会需要伺奉自己,日日给她请安。
  她一嫁入侯门,就会掌整个侯府之权,免去了旁人嫁入之后被婆婆蹉跎的命运。

  林宝珍笑了起来,把手腕一转。
  帝王绿翡翠镯子滴溜溜地转动,让谢景之的目光下意识地落在其上。

  “倘若不是要嫁给侯爷,我哪儿来的这镯子?这可是魏武侯的传家宝。”

  谢景之猛然想到,曾经老夫人在喝过酒有些醉了,絮絮叨叨说这个镯子是给未来侯夫人的。
  谢景之本来以为自己娶了妻,祖母会把镯子给自己新婚的妻子,没想到竟是给了林宝珍,而父亲又给了林宝珍一封信。

  谢景之彻底说不出话来,而林宝珍上前一步,用诱惑的语言说道:“我知道你喜欢我那个妹妹,不就是让她做个妾吗?我可以如你的愿。”

  微风拂过,谢景之看着眼前的林宝珍,清楚地看到了她眼底的恶意,但是他又被这个主意所蛊惑。

  最终,谢景之还是说道:“实不相瞒,我虽说想要点头,却也想要知道二小姐的心意再做决定。”

  “那你可要快一点。”林宝珍笑了起来,“因为你即将是我的继子,我才想成全你,要知道我这个二妹妹虽然身份不好,但是容貌是一等一的好,昔日里,我在长青侯府的表哥,一直都觉得她无趣得要命,刚刚竟是缠着我,说是下次让我外出的时候也带上她,这是什么意思,我想谢世子应该也知道。
  谢世子,你可要快一些,若是不成全你,我就去成全他了。”

  /

  当林映雪听到了丫鬟如同唱双簧一样把林宝珍和谢景之的话重述了出来,不由得双手搅在了一起。

  她知道嫡姐不喜自己,但是林映雪想着,自己刚刚强硬表露出来对谢景之无意,或许嫡姐会放开这些旧事。
  嫡姐已经有了预知梦,定然可以有个璀璨前程,不会一直拘泥于和谢景之的那些旧情上。

  现在看来,一切都只是她的痴想。

  女子嫁人等同于第二次投胎,林映雪本来就不愿意与人为妾,从欧嬷嬷那里知道了生母的事情,更是排斥做妾,现在嫡姐非要把自己逼为妾室,林映雪少不得要想法子避开。

  林映雪看着摇椅上的人,打心眼地感激她。

  身子下蹲,林映雪郑重行礼:“多谢长公主的告知,民女不胜感激。”

  躺在摇椅的是明瑞长公主,她本来是躺在摇椅上,脸上铺着一块儿帕子,足尖点地让摇椅摇啊摇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已经是把帕子扯掉,露出了帕子下的眼来,足尖也停止了摇晃。

  这花宴是明瑞长公主所办,所有不起眼的地方都布置了人手,免得在花宴上闹出什么岔子。
  这样的布置本是以防万一,没想到林宝珍和谢景之说这样私密的事情,被长公主布置的人听得正着。
  明瑞长公主从丫鬟那里知道了这事之后,就让人把林映雪请了过来,把林宝珍和谢景之的对话都重新演绎了一遍,这才有了林映雪的郑重感激。

  明瑞长公主饶有兴致地看着林映雪:“你若是感激我,不如说说你这个嫡姐,我实在觉得她太有意思了。”

  明明喜欢谢景之,却又要嫁给谢景之的父亲。
  给自己的心上人做娘,这事比戏本子还要荒诞,让明瑞长公主好奇到了极点。

  “其实我对我嫡姐了解得,只怕还不如大公主多。”林映雪说道。

  明瑞长公主一愣,继而失笑着对自己身旁的嬷嬷说道,“刘嬷嬷,显然这京城里的人都知道我爱凑热闹,是个喜欢打听的性格。就连这位头一遭出现的林二小姐也知道。”

  林映雪连忙解释:“我与嫡姐的喜好并不相似,小时候偶尔还会一起玩,自从读书之后就渐行渐远,虽说是姐妹相称,也就比陌生人亲近一些,实不相瞒,刚刚谢世子过来了,众人都在看我们几人的笑话,显然满京城都知道这些事情。所以我才说我知道的,长公主只怕都知晓,至于说我嫡姐要嫁给魏武侯,我也是刚刚才知晓的。”

  林映雪忍不住想,这魏武侯莫不是有从龙之功?所以才让嫡姐选择嫁给魏武侯?
  魏武侯谢渊的年龄足可以当林宝珍的父亲,而且还是和林怿同朝为官,倘若是真的嫁给了谢渊,那林怿如何自处?整个长青侯府还有汪氏会怎么看?

  林映雪忽然意识到,只怕汪氏还不知道林宝珍的心思。

  “是啊,魏武侯就算是有爵位,也并没有嫡妻、嫡子,现在这个谢景之也是过继来的,但是他的年龄摆在这里,你家嫡姐竟是为了他非要拒了那位傅公子的婚事。”

  明瑞长公主笑了起来,到了她这个位置,还有这个年龄,所见的事情要比旁人更为深远一些。

  她注意到了京中无端的风波,明明这个故事里有林家姐妹、谢景之还有傅嘉泽,偏偏傅嘉泽是被撇下了。

  还有她这个赏花宴的帖子,是有那么好拿的吗?
  看起来好像是傅嘉泽机缘巧合进来的,帖子的来源是合情合理。
  但是在明瑞长公主看来,这简直是太合理了一些,就像是有人在背后帮着傅嘉泽一样。

  那个人帮着抹黑了林宝珍的名声,那个人悄无声息让傅嘉泽拿到了赏花宴的帖子,那个人让傅嘉泽在这次花宴上有了美名。

  提到了傅嘉泽,林映雪的心跳漏了一拍,尤其是听到长公主觉得可惜,就想着难道长公主也觉得傅公子的才华很好?

  林映雪想到了嫡姐的预知梦,傅嘉泽在科举上缺乏了运道,倘若是有贵人赏识,或许他的科举之路会更顺遂一些,于是大着胆子替傅嘉泽说道:
  “刚刚傅公子的诗做得很好,嫡姐和他的婚事不成很是可惜,要我看,傅公子是有状元之才的。”

  明瑞长公主看着林映雪,把这个小姑娘看得左右不安的时候,忽然来了一句,“你嫡姐和他婚事不成,依我看,倒是你可以和他成。”

  林映雪本来在喝水,一下就呛了出来,不住咳嗽,等到平复好了之后,面颊通红,不知道为何,心跳也加速得厉害。
  “长公主莫要说笑,他曾与我嫡姐议亲。”

  “那就当我是说笑好了。”明瑞长公主摆摆手,她也就是顺口那么一说,毕竟那位傅嘉泽背后只怕有人,真的会愿意让傅嘉泽娶一个外室女吗?

  “我想着,倘若是你不愿为妾,嫁给傅公子倒是正好,也省得谢世子惦记你,你嫡姐想着坑害你,毕竟没有日日防贼的道理,还是早些嫁出去的好。不过你说的也是,他与你议亲过,若是你们真成了,你身为礼部侍郎的父亲是最尴尬的。你们并不合适。”

  在听到了长公主说嫁给傅嘉泽的时候,林映雪害羞地想要否定对方的说法,在听到长公主说他们两人不合适的时候,她心里头又是不自觉反驳起来。

  他们两人有什么不合适?当时在山上明明是傅嘉泽救了自己,倘若是他和嫡姐的婚事成了,自己自然不会动任何心思,现在嫡姐和他的婚事不成,自己为什么不能动一动这个心思?

  至于说身为礼部侍郎的父亲……
  他自己都做出诱骗生母为外室的事情来,可以说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若是折了他的面子才好。

  这些念头升腾起来,像是漂浮在河面上的葫芦,林映雪试图把它们按下去,只是很快就会重新浮出水面。

  明瑞长公主站了起来,伸了一个懒腰,“你父亲是想要让你在赏花宴上寻一门夫婿?他确实疼爱你,但是这个举动不合适,只要是到了谈婚论嫁这一步,你的家世在男方家人那里一览无余,还是嫁给一个门楣低一些、读书有些天分的人好。你回去同你父亲说一说,早些定下吧,免得生出什么是非来。”

  林映雪的手捏皱了裙摆,她在知道了林怿昔日里的所为,怎会愿意多与林怿说话?他对父亲少了信任。

  今日的事情,告诉生母?让她替自己做主?
  温蕙已经很苦了,为了自己的事情,去请了父亲到小院里,难道要再次告诉生母,让她再为了自己的婚事曲意奉承?

  林映雪竟是无人可说林宝珍的打算,能够依靠的只有自己。

  明瑞长公主的年龄大了,格外喜欢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加上林映雪着实长在她的审美点上,不由得最后再次提点。“还是早些定下你自己的婚事。”

  林映雪有绝色容貌,偏偏命不好,是庶出也算是外室女,这犹如小儿抱金行在闹市,容易引起人的觊觎。

  林映雪慎重点头,她的心中模模糊糊升腾起一个念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