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网游 > 穿成攻略游戏的绿茶NPC > 番外三(蒸汽朋克平行世界·狼狼找...)

  ——平行世界if三号线·作者纯瞎编的蒸汽朋克世界观·世界观细节就不多描写了——

  ——这次狼狼找来了心(上)——

  煤油灯投下昏黄的灯光, 窗外偶尔有马车的声音路过,更远的地方,蒸汽轨道列车碾过路面时的声音带着一层朦胧地传来, 让有些破旧的玻璃发出了摇摇欲坠的声音。

  人偶工厂的牌子已经很久了,只整下一个人和一个工字还带着点光效,隐约可以从上面看出一点人偶工厂当年的辉煌,以及现在的坚持。

  ——人, 工。

  蒸汽机普及以后,人偶也开始进入了量产时代,捏好了模子以后,只需要捏一张漂亮的脸,大家的审美早就趋于统一了,穿上衣服又能看出来什么特别的地方呢?

  量产半定制人偶,性价比极高, 坏了再换两个, 价格也抵不上一个纯手工人偶,这种情况下,还有谁会去买高价还时不时有瑕疵的纯手工的人偶呢?

  一双苍老的手给面前的少女安上了最后一节齿轮, 再后退了半步, 满意至极地打量着面前的作品, 声音沙哑却偏执:“所谓完美, 就是有残缺。你就是我最完美的作品。”

  面前的人偶慢慢眨了眨眼睛,有些不解地看向面前的人:“我有残缺吗?”

  她的声音曼妙至极,完全不像是其他人偶到底带了一点机械的声线,就像是真正的人类……不, 比人类所能想象的声线更温柔,更美妙, 更宛如真正的夜莺。

  “当然有。”老工匠用一种近乎痴迷的目光看着她,说出来的话却仿佛某种不详却又疯狂的诅咒:“你没有心,所有人都想要得到你,但你不属于任何人。”

  “除非,有人给你找到一颗适合你的心。”

  “给你起个名字吧,就叫殷芷舒好了。”

  老工匠边说,唇角边渗透出了血渍,他用尽所有的心血打造出了此生最后也是最完美的作品,旋即,他又好似想到了什么有趣的画面,喑哑大笑了几声。

  他的笑声枯槁而疯狂,惊起了人偶工厂枯树上的几只乌鸦,再戛然而止。

  他面前精致漂亮的少女微微歪了歪头,像是不明白面前的人到底怎么了。她浅茶色的长发随着她的动作如海藻般倾泻下来,她有着最完美的面容,最娇嫩的肌肤和最动听的声音。

  没有人知道,可是她,没有心。

  ……

  所有人都应该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人偶。

  这是每一个威尔莫斯王国的人从小就知道的事情。

  在魔法面前,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都有可能背叛你,哪怕是最亲近之人也不可信,只有人偶才是从身到心与自己签了契约,真正完全地属于自己的。

  与自己的人偶步入婚礼殿堂的人,也因而越来越多了。

  只可惜,威尔莫斯王国的最后一间纯手工人偶工厂也倒闭了,工厂的大门被拆除,原来的厂址被夷为平地,无数废弃的肢体有些悚然地堆积在焚化厂,最后变成了锅炉里燃烧的黑色雾气,从烟囱里升腾出来,再变成了蒸汽机的燃料。

  殷芷舒站在大街上,若有所觉地侧头看向雾气中显得有些影影绰绰的大烟囱,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和四肢。

  相比起街上形色颇为匆匆的其他人,她的衣着实在是显得过分华丽了一些。

  浅咖色的多层次蛋糕裙边上是精细柔软的层叠蕾丝,束腰勾勒出了她盈盈不堪一握的腰肢和向上延伸的完美弧度,精致包裹的立领下,她修长美丽的脖子仿佛优雅的天鹅颈。

  她已经很适应自己的四肢了,并且在这样许久的观察后,变得越来越像是一个真正的人类。

  所以才会在一辆马车停在她面前的时候,稍显警惕地微微后退了半步。

  一位身穿纯黑礼服肩宽腿长的银发少年从车上走了下来,很快有路人从马车上的家徽认出了他的来历,低声惊呼一声,再悄然收起了方才对站在路边过分美丽的少女的一点遐思,飞快绕道。

  殷芷舒看向面前过分英俊的银发少年,他的双眼像是最剔透的绿色湖水,在这样注视着她的时候,他的眼中的湖面上好似起了一些涟漪,但他的表情依然是冰冷的,虽然他极力让自己的嗓音柔和一点,但显然,柔和与他整个人的气质都很不符。

  又或者说,他的生命里,还没有学会柔和。

  “所有人偶都要进入流通市场。”他注视着她过分完美的容貌:“你也不例外。”

  殷芷舒眨了眨眼。

  “我是陆砚,人偶流通管理局的新任局长,麻烦跟我走一趟。”银发蓝眼的少年摘下了白色手套,露出了骨相漂亮至极的右手,向她伸出手。

  殷芷舒盯着那只手看了几秒,终于开口道:“我会被卖给谁?”

  她的声音如蜜又如夜莺,每一个吐出来的字眼都像是无声编织的某种甜蜜的网。

  “一个……合适的人。”陆砚斟酌着语句。

  他又微微为自己的这份斟酌稍微皱了皱眉。

  这不是他第一次追缴人偶,但这是第一次,他在面对一个人偶的时候,说话如此……温柔。

  是的,这已经是整个威尔莫斯王国公认的这位冷面冷心的小陆局长最大的温柔了。

  一定是她太漂亮,太像是他伸出一只手就可以轻易打碎的陶瓷了,所以他才会这样。

  ……可是那又怎样呢?

  陆砚敛去眼底微动的波澜。

  人类会对人偶产生感情这件事本身,就是荒诞至极的。

  ——注视着面前这位漂亮至极的人偶小姐轻轻伸出两根手指提起裙子,再坐上自己的马车时,陆砚如是想道。

  路面并不平整,只有老式贵族才会执着地继续采用这样的颠簸马车,仿佛最原始的木料与血统最纯正的马匹才能象征他们的身份。

  殷芷舒坐得并不太习惯,她努力固定着自己的身体,却依然在一个过分明显的颠簸后,猛地倒向了对面的人。

  陆砚本来是可以推开她的,但是在对方这样想着自己冲来的时候,他鬼斧神差地没有动,而是任由对方就这样跌入了他的怀中。

  在他有了记忆以后,还没有人离他这么近过。

  精致漂亮的人偶有些无措地从他怀里抬头看向他,再像是受惊了一样移开与他倏而对视的眼神,想要撑起身,却被紧随而来的下一次颠簸,更深地沉入了他的怀里。

  隔着这么多的布料,他理应是无法感受到她的肌肤的,然而她的头发微微划过他的颈侧,而她的额头也轻轻擦过了他的下颚侧面,带来了某种细腻的战栗。

  人偶的身躯柔软温热,毫无任何机械感,她的眼神灵动如小鹿,也不像是他曾经见过的流水线量产人偶的那种空洞与千篇一律,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觉得她像是真正的人类。

  “陆先生。”她突然开口道:“你还没有问过我的名字。”

  陆砚猛地回过神来,他的眼神从方才一瞬间的柔软恢复了冰冷。

  他抬手不着痕迹地将她重新扶正坐好。

  “不需要告诉我。”他移开视线:“告诉你未来的主人就可以了。”

  对面的漂亮人偶“哦”了一声,听不出什么情绪。

  陆砚却莫名产生了某种奇特的失落。

  失落什么呢?

  失落她……没有再坚持一下。

  坚持一下,他就可以知道她的名字了。

  可他为什么要为这件事情失落呢?

  再颠簸的马车也有尽头。

  马车停下的地方,是与方才人偶工厂破败的坐落地截然不同的街区,这里的地面更加平整光滑,甚至所用的石料都更为大块整齐,这里没有肉眼可见的冲天烟囱,那些弥漫在整个王国境内好似永远都不会散去的灰白色烟雾似乎被某种天然的屏障遮挡开来,树木花草显露出了原本的娇艳色彩。

  那种原本理应随处可见的斑斓,在这个时代,好似早已成了某种奢侈。

  所以人们的注意力才会无限制地转移到其他的那些更加娇嫩精致的假象上,好似繁复的裙摆与蕾丝,塔夫绸缎的逼人光泽和人偶完美的脸蛋就可以遮盖天空中的烟雾与下城区的肮脏不堪。

  上城区永远是体面优雅的。

  就算是看到人偶流通管理局新任局长亲自出动,得知此事的贵族们心中再好奇,对过几天即将召开的人偶拍卖会再迫不及待,也鲜少有人真的会堵在陆局长的马车前。

  之所以说是“鲜少”,而非“没有”。

  是因为,确实有这么一位过分肆意、无法无天的小少爷,尤其喜欢和陆砚对着干。

  陆砚一下车,就看到了季风宵一脸嚣张地骑在马上,一头红发在阳光下耀眼张扬,他挑眉看过来:“老陆啊,这次又带回来了什么在逃人偶?你也知道,小爷我还没有人偶,不然让我先开开眼?”

  他也不是第一次这样了,陆砚每次都懒得和他计较。

  但唯独这一次,他眼眸微深,竟然有一丝不想让开。

  可惜季风宵已经一阵风一样卷了过来,他有些轻佻地俯身想要用手中的马鞭掀开马车车厢的门帘,却有一只手先他一步探了出来。

  那只手上带着黑色的蕾丝手套,反而显得蕾丝之下的肌肤格外白皙柔腻,原本端坐在车里的人偶自己站起了身,从车厢里走了下来,她的裙摆自然地拖曳在地上,让人下意识忍不住想要俯身去为她托起。

  季风宵俯身去开门的手愣在了原地。

  “陆先生,是这里吗?”人偶少女对季风宵好似视而不见,而是转头径直看向了陆砚,她稍微环视了一圈四周:“谢谢您接我来这里。”

  她对季风宵的这份忽略竟然隐秘地取悦了陆砚,银发蓝眼的少年竟然破天荒地微微勾了勾唇。

  “看够了吗?看够了就让开。”陆砚看向季风宵。

  红发金眸的少年这才猛地回过神。

  他甚至有些怔忡地坐在马背上,就这么呆呆地看着陆砚带着人偶少女路过他眼前,再消失在了人偶流通管理局的门后。

  “这是……人偶吗?”季风宵喃喃了一句,他的眼中倏而爆发出了雪亮的光芒:“这个世界上竟然存在这样的人偶吗?”

  他觉得自己的心噗通噗通地跳了起来,这些年来一直不想要一个无趣的人偶的念头在这一瞬,像是被什么倏而打破。

  红发金眸的小少爷心里,有了一个强烈至极的念头。

  他想要她。

  他……想要那个人偶,做自己的人偶!

  季家的小少爷看上了陆砚带回来的新人偶的事情,很快就流传遍了整个上城区。

  无数人议论纷纷,都想要知道是什么样的人偶能引得这些年来对人偶不屑一顾的季小少爷如此魂牵梦绕,如此便对于几天后的人偶拍卖会更多了几分好奇,有平素里与季风宵不对付的几个人,更是提前多备了几分钱,不为别的,就只是为了抬抬杠,给季小少爷添添堵。

  陆砚第无数次将探头探脑的季小少爷拦在了管理局门口,他眉眼冷淡地看过去:“季风宵,你差不多就行了。”

  季风宵根本不怕他,反而嗤笑一声:“陆砚,平时也没见你这么严防死守过,怎么这次突然一反常态?难不是你也看上了她?”

  陆砚的脸上是一如既往地面无表情,心底却有了一种隐秘偷藏的心思被倏而戳穿的恼羞成怒。

  他甚至罕见地没有继续加班,而是在这一日暮色降临的时候,鬼使神差地走到了可以看清后花园的某扇二楼的小花窗前,垂眸向下看去。

  殷芷舒正坐在花园的秋千上随意的晃动着,而她的身后……

  陆砚瞳孔微缩。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给她推秋千的那个黑发黑眼的少年,分明是神殿那位未来将坐上主教之位的阿德莱!

  他怎么会在这里!

  他们俩……是怎么认识的?!

  陆砚的心底有了一种奇特的,密密麻麻的酸涩之意,他的人生里从未有过这种感觉,所以几乎完全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自己此刻的感觉。

  他的脑中冒出了一个又一个奇特的念头。

  “她怎么可以背着他去认识别人?”

  “她的神色看上去真是十分柔和,为何唯独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就从未这样过?”

  “他们到底在说什么?那个阿德莱,也想要让她成为他的人偶吗?”

  ……

  此般重重念头喧嚣纷杂,在他的胸膛里穿梭尖叫。

  可陆砚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想。

  他强迫自己离开花窗,却又在短暂地工作了片刻后,难以抑制地再次站在了花窗边。

  人偶少女身边竟然又换了一个人。

  那是个金发蓝眼的少年,陆砚看不清殷芷舒的表情,却能看到少年的表情十分温柔缱绻,他抱着大束的玫瑰,毫不在意花园里还有许多其他人,就这样将大片的玫瑰递到了她手里,再后退半步,说了一句什么。

  陆砚听不到他说了什么,她又回应了什么,只能看到周遭的人都微微偏过头,眉目中带着些揶揄却充满了善意的笑意。

  那是……薄家的那个小少爷?

  他又为什么会在这里?

  那种仿佛被什么东西细密地啃咬心脏的感觉又翻涌了上来,陆砚眼眸渐深,随意垂搭在窗棂上的手中发出了“咔哒”一声脆响。

  竟是不经意间,将手下的那一小块木质窗棂掰断了。

  陆砚突然很想取消第二天的人偶拍卖会。

  她不应该像是一件商品一样,被放在那儿被人待价而沽。

  她应当……

  陆砚微微闭了闭眼,不敢继续往下想。

  有那么一个瞬间,他想起了所有自己曾经说过的话,他觉得爱上自己的人偶是愚蠢的,觉得人偶终究不过是人偶而已,人类为什么要在人偶身上寻找精神和感情寄托,就算全世界都背叛了自己,但这个世界上,谁又不是孑然一身,为何一定需要一个可以依靠的存在?

  他重新睁开眼,有些痛苦地抬手撑住了自己的脸,再自嘲般低笑了一声。

  ——如此这般笃定地坚信着的人,却甚至不敢承认,他的目光停留在了一只自己带回来的人偶身上太长时间,他不想她的眼眸里看到任何他意外的人,他甚至对她魂牵梦绕,甚至一刻都不希望对方离开自己的视线。

  “陆先生?”一道过于蛊惑的声音突然响起。

  陆砚缓缓放下手,向前看去。

  穿着精致繁复套裙的人偶少女歪头看着他,再慢慢眨了眨眼睛,开口问道:“请问陆先生,明天的拍卖会上,我可以自己挑选一位主人吗?”

  陆砚愣了愣。

  人偶少女还在继续向下说:“薄先生很温柔很幽默,路德维希先生虽然沉默寡言,但是也很照顾我,愿意很认真地倾听我的每一句话,季先生笑起来很明媚很动人,看我的目光也很炙热……”

  下一刻,人偶少女愕然睁大了眼睛。

  冷静自持的小陆局长在这一刻,失去了所有他自己引以为傲的特质,猛地上前一步,用两根手指捏住了人偶少女精致柔软的下巴,微微抬起,再俯身用嘴封住了所有她接下来的话。

  “那陆先生呢?”辗转吮吸间,陆砚听到自己的声音带着自己都陌生的味道,低声问道。

  “陆先生啊……”他唇下的少女竟然真的很是认真地想了想。

  然后,她浅茶色的眸子里带了一抹笑意,再专注地看向了他:“他吻了我。”

  她分明说的不过是此时此刻发生的事实。

  陆砚却觉得自己的脑子里好似有烟花轰然炸开的声音。

  一个念头从未如此清晰地呈现在了他的脑海里。

  于是他摩挲着她的下巴,吮吸着她的唇舌,再低声问道:“你愿意做我的人偶吗?”

  人偶少女微微歪头,然后绽开了一个梦幻般的微笑。

  “薄先生,路德维希先生和季先生也这样问过我。”

  陆砚只觉得自己呼吸一窒。

  “可是他们没有吻过我,所以,这个秘密,我只告诉陆先生一个人。”下一瞬,殷芷舒的神色里竟然带了几分狡黠。

  陆砚近乎呢喃地问道:“什么秘密?”

  殷芷舒牵着他的手,将他的手放在了自己胸口的位置。

  陆砚神色微僵,几乎不敢用力去触碰手下的过分柔软。却听到对方的笑声更清晰更愉悦了几分。

  她向前半步,强迫他的掌心完全贴合在了自己的胸口。

  “感受到了吗?陆先生。”

  “这可怎么办呀?我……没有心呢。”

  “没有心的人偶,要怎么和主人签订契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