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网游 > 穿成攻略游戏的绿茶NPC > 番外三(蒸汽朋克平行世界·狼狼找...)

  ——这次狼狼找来了心(下)——

  人偶拍卖会最终还是被取消了。

  被取消的原因是, 人偶流通管理局发现,新来的这一只人偶并不完整,本着对买家负责的原则, 不能进行拍卖。局长已经亲自着手去调查此事了,还希望各位买主敬候佳音。

  上城区的贵族们眉眼之间都流转着某种你懂我懂的暧昧和意味深长。

  讲道理,过去管理局也不是没有卖过残缺的人偶,当时买主还想来退货, 结果不是被管理局的保安直接打出去了吗?

  这会儿良心发作,就显得十分不合时宜,又欲盖弥彰。

  而且,他们还不知道那位小陆局长什么性格吗?他怎么会知道人偶有什么问题?除非是亲手检查了。

  注意关键字,亲手。

  耐人寻味的意思,就在这两个字里面。

  更何况,除了他之外, 薄家季家那两位扬言不要人偶的小少爷也都行为十分异常, 连夜离开了上城区,好似要去往威尔莫斯王国之外,甚至连神殿那位天赐神颜的预备小主教, 也不顾神罚, 深夜提着行李, 上了去往不知何处的列车。

  上城区依然平静, 但所有人都隐约有某种奇特的预感。

  或许这份宁谧,在这四个人回来的时候,就会被打破。

  美轮美奂的人偶少女依然在人偶流通管理局里无忧无虑地荡着秋千,她的长发浓密漂亮似海藻, 她的眼瞳柔软如蜜糖,她一天比一天更像是一个真正的人, 却甚至不是一个完美的人偶。

  她当然将同样的话同时说给了四个人听。

  虽然听不懂那个创造出她的人最后声嘶力竭又沙哑的笑声到底是什么意思。

  但她却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人偶需要一颗心。

  可是人偶需要什么样的心呢?

  季风宵很是苦恼,威尔莫斯王国里已经没有纯手工的人偶工厂了,所以他走遍了整个王国里所有的其他人偶工厂,请每一家的工厂负责人吃了饭,最后拿着每一家工厂殷勤地笑着递过来的不同款式和种类的、林林总总十几种人偶心脏,意得志满地踏上了回程的路。

  薄雁回也走遍了整个王国,他比季风宵更细心一些,不仅请负责人们吃了饭,还去询问了每一个真正在流水线上参与制作的师傅,收集了几十种不同的成品和半成品心脏,最后再将这些心脏挑挑拣拣,找出了他自己觉得可能最适合的、最漂亮的心脏,每天对那些心脏说着情话,微笑着坐着马车向着殷芷舒的方向而去。

  至于那位未来的大主教,他如入无人之境般,穿梭在每一个工厂之中,一夜之间,全威尔莫斯王国的人偶工厂都停工了。

  因为所有的工人一觉醒来突然发现,原本应该储存人偶心脏的地方,竟然变得空无一物。

  “昨天真的这里都是满的。”有工人惊慌失措地开口道:“我发誓,我临走之前还检查了一遍的!”

  “那你怎么解释现在这个情况?”

  “……我倒是也想解释啊,可是、可是那不是一颗心脏,那可是足足四百六十五颗心脏啊!!就算是竞争对手来焚烧,恐怕都需要一些时间的吧?更别提偷走了,我无法理解,无法解释。除非……”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显然都想到了某种超凡能力上,同时噤声不语。

  黑发黑眼的少年好似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问题,他理所当然地用麻袋拖着无数颗心脏,再指挥神殿的那些神官将这些装着无数心脏的麻袋运去威尔莫斯王国的首都。

  只有陆砚,他在每一个人偶工厂面前驻足,却始终没有踏入半步。

  最后,他去了最初遇见殷芷舒的地方,再站在了已经成为了一片废墟,刚刚被画上了新的规划黄线的曾经的人偶工厂面前,终于踏入了其中。

  昔日的厂房已经被移平,他所能看到的,不过是一些瓦砾和玻璃,但这些之中,到底还有一些残存。

  比如,原本精密但却有些生锈了的,大大小小的齿轮。

  陆砚弯腰捡起一片,在指间摸索,再微微拧起了眉头。

  他当然知道人偶的构造,这也是他之所以觉得人偶不过是人偶,无法理解人类会对这种机械齿轮与魔法回路的结合产物产生真正意义上的情感依赖的原因。

  可他很快就闭了闭眼睛。

  再露出了一抹苦笑。

  他已经没有资格这么想了,毕竟,他也被一只人偶蛊惑,并且真的这样奔波在了大街小巷,只为她找到一枚合适的心脏。

  他的手指突然顿住了。

  人偶的心脏,从本质上来说,无论做工如何精细,无论外表多么漂亮亦或逼真,但本质来说,依然还是机械齿轮的结合罢了。

  他想要她有的……

  是那样的心脏吗?

  陆砚沉默地站在原地。

  然后,好似终于下定了某种决心般,转身重新上了停在一侧的马车。

  几辆马车与小汽车同时停在了人偶流通管理局的大门口,与此同时,还有一列过分长的马车车队,驮着不知道什么东西,一字排开,极有气势地停靠在砖石马路的一侧。

  陆砚沉默地坐在马车里,看着季风宵、薄雁回和阿德莱依次从自己的交通工具上下来,再带着某种期待的目光,向着花园的方向快步走去。

  换了一身漂亮衣服的少女正坐在白色大理石的雕塑喷泉边,她手里捧着一本书,有些被这边的动静惊动了,再有些好奇地抬头看过来。

  在看清他们时,她的脸上扬起了一个完美的愉悦笑容,再起身向他们行礼:“你们带来了我的心脏吗?”

  “当然。”

  “带来了。”

  “希望不负所托。”

  三道声音同时响了起来。

  无数人偶心脏随着仆人们的来回走动,逐渐铺散在了花园之中,阳光倾泻下来,洒落在那些心脏上。

  人偶少女的目光在上面扫过,她看得很认真,显然一个都没有错过,却始终没有点头。

  陆砚从道路的尽头走过来,然后站在了脸上带了一点失望之色的殷芷舒面前。

  “你说了,只告诉了我一个人的。”他垂眸看着面前依然精致美丽,好似永远都不会凋零的人偶少女。

  殷芷舒抬头看向他,声音轻巧而愉悦:“是呀。”

  她歪头露出了一个格外天真的笑容,然后用手指向薄雁回:“我告诉了他,我这里没有跳动的声音。”

  她的手转向了一侧的阿德莱:“告诉他的是,我这里好像缺了一些什么。”

  细白的手指停在了季风宵的方向:“至于他,我说的是,我的胸膛里好空空荡荡。”

  她摊开手,最后重新看向陆砚:“我没有骗你呀。”

  “只可惜……”她有些遗憾的转过头,目光扫过那些琳琅满目各式各样地散落了一地的心脏。

  那些心脏中,有的散发着淡淡的光泽,看上去宛如琉璃般易碎却漂亮,恐怕在人偶本身腐烂消失后,心脏也依然会宛如一件艺术品般永存。

  有的简单直接,可以看到机械齿轮以及上面附着的魔法回路,明显是最便宜的那种机械人偶用的。

  还有的则是在模仿人类心脏,上面细致地描绘了血管的色彩与样子,甚至还模拟了那种膨胀再收缩的韵律。

  殷芷舒收回目光,脸上的笑容依然平静,她接着刚才的话继续说了下去:“……没有任何一颗心脏,是适合我的。”

  季风宵和薄雁回露出了有些懊恼的神色,阿德莱依然沉默,他转身便要去再找。

  却听到陆砚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我还没有给你。”

  殷芷舒微微一愣:“嗯?”

  “我也去找了,但我还没有给你。”陆砚重复了一遍。

  殷芷舒有些不解地看着他:“可是……他们告诉我,这里已经是全王国所有的人偶心脏了,你还有其他不一样的吗?”

  陆砚看着她,露出了一个奇异的微笑。

  “当然有。”

  他抬手,牵起她的手,再带着她的手,按在了自己左侧胸膛的位置。

  殷芷舒可以感觉到自己手下,一颗属于人类的心脏在有力地跳动着,又好似跳得格外有些快,不知道是因为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情,还是因为她的手距离那颗心脏,只剩下了短短的距离。

  下一刻,陆砚的手下开始有奇异的色彩倏然而起,他的手臂上有了奇特的魔法回路涌动,一旁的三个人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半步,有些愕然地向他看来。

  殷芷舒觉得自己的手明明抵着他的胸膛,不可能再有寸进。

  但此时此刻,他却分明带着她的手,深入了他的胸膛之内,再让她触碰到了他涌动的心脏。

  “这颗心给你。”他看着她,轻声道:“我的心是你的,而你……是自由的。”

  殷芷舒愕然抬头,不等她说什么,她突然觉得自己一直空荡的胸膛的位置,倏而被填满了。

  稳定而不容忽视的跳动声从她的胸膛传递到了五脏六腑,再传递到了她的四肢,她身上的齿轮依然在转动,但好似却又和从前并不相同。

  那是一种陌生却坚定的力量,而她看着面前温柔沉默地看着她的陆砚,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心动,以及,某种更加陌生的……担心。

  “那你呢?”她怔忡地看着他:“你的心给我了,那你呢?”

  “满地这么多心脏,我随便拿一颗都可以用。实在不行,我自己重新捏一条魔法回路出来。”陆砚满不在乎道:“没有了心脏,我还是我。但拥有了心脏,你才是真正的你。”

  殷芷舒沉默地看了他片刻,终于俯身搂住了一直单膝跪在她面前的陆砚。

  “你说过,我的名字要告诉我未来的主人。”

  “我叫殷芷舒。”

  她的声音美妙如夜莺,在他的耳边轻吟吞吐出最动人的音律。

  “陆砚,我是自由的,也是你的。”

  ——全文终——